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最强驭兽师(穿越) > 83.第083章 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为防盗章

  秦蓉立马将羿娴这次在鱼中下毒的事娓娓道来, 中途添油加醋将她过往所做的坏事穿插进话题, 更表示她毫无悔念, 着重提到一个关键性人物——祝语。这人是秦蓉的朋友, 并刚被检查出怀有身孕,秦蓉为救朋友, 为救兽人幼崽, 在知晓羿娴回来第一时间闯过来,冒犯了各位等等。

  言语恳切,催人泪下。

  羿娴在旁不时点头, 多感人的故事啊, 如果她们指认的施毒者不是她的话, 她肯定也会觉得秦蓉这人有胆识,重情义,是个仁慈善良的大好人。

  “是这贱奴下毒?”

  “大人, 羿娴她无法接受生下幼崽,想不开才会这般, 还请大人看在她为蓝瞳生下了小蓝,饶她一命。”

  “无法接受?”

  “等等。”

  羿娴连忙打断她们擅自替她决定未来的路,她可不想像上次那样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结果在小黑屋中遭遇一系列不可控的事,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下毒, 除了那两株被毁尸灭迹的草药外, 你可还拿得出其他证据?”

  秦蓉, “鱼是你亲自送的, 不是你下毒,还有谁?”

  这理所应当的态度让羿娴忍不住发笑,“你也说是我亲自送的鱼了,有人会蠢到在自己送的食物中下毒?”

  秦蓉语噎,没料到羿娴会反驳,她想了想,又道,“你从林子里带回来的那一株药草有毒,你怕我们查到,所以才毁尸灭迹。”

  羿娴懒得和她在这咬文嚼字,“不如这样,将所有人叫到集合地,我把下毒的人给你找出来,如何?”

  秦蓉笃定道,“羿娴,别再拖延时间,祝语她快支撑不住了,你若还有点良知,就将解药交出来。”

  羿娴从容淡定的注视着她,笑道,“急什么,找到下毒的人,自然就有解药。”

  陆大人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贱奴狗咬狗一嘴毛,末了还兴趣盎然的问道,“蓝,你觉得呢?”

  蓝瞳和小不点悄无声息的将石锅中剩下的鱼汤分了个精光,大的那只吃相还有点‘斯文’,小的那只把石盆舔了一遍,鱼头连同鱼骨全部吞入腹中,堪堪打了个悠久而长远的饱嗝。

  被点名的两只大眼瞪小眼,完全状态之外。

  如果不是场面气氛太紧张,羿娴差点笑出声来。

  陆大人见她们将石锅中的吃食分光了,震惊万分,“蓝,有毒。”

  蓝瞳擦了下嘴角,特坦然,“没毒。”

  羿娴挺意外这牲口在关键时候居然选择站在她这边,于是自主的将桌子上的石盆石碗收拾掉,“去,还是不去?”

  蓝瞳将仰着小脑袋的小家伙抱起,斩钉截铁道,“去。”

  ****

  她们几人站在集合点,一盏茶的功夫,兽人以及那些带着镣铐的人族奴隶们陆陆续续来了,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兽人往前一站,后面的人族全部被遮挡住,看都看不见。

  “现在大家都在,羿娴你还不快点把解药拿出来?”秦蓉先发制人。

  “别慌。”

  羿娴风轻云淡的拍了拍秦蓉的肩,她踮起脚尖来也看不到半个人族,“能让那些中毒的人站到前面来吗?我想让她们第一眼就看到下毒的人。”

  蓝瞳朝着陆大人身旁的兽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很快就去办了。不消片刻,中毒的人族被扶的扶、抬得抬全部送了上来。每个人都一副惨淡的模样,脸色发白,唇色发紫,眼眶乌黑,估计这两日因腹痛的缘故都没法好好休息。

  羿娴上前一步,想检查下祝语的情况。秦蓉却冲过来,狠狠的拍开了她的手,挡在祝语身前,“她肚子里还有幼崽,羿娴,你不能因为自己的遭遇就恨所有人的幼崽。”

  一语激起万丈浪,原先安分的兽人们开始躁动,幼崽永远都是兽人们最关注的点。羿娴之前虐待小蓝的行径算是触犯到她们的底线,加上这次投毒,还有危害祝语肚子里的幼崽等一系列的事,羿娴瞬间被推动到风尖浪口之上。

  羿娴看到秦蓉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光,她略惋惜的想,秦蓉做人族医师为实太屈才,“安静。”

  她的声音犹如一滴水,并未引起多大的关注,而是迅速汇进大海,连丁点浪花都没激起,羿娴无奈的看向蓝瞳。

  蓝瞳像能够猜到她的想法似的,“安静。”

  各种吵杂、讨伐声在蓝瞳一声呵下,立即消声。

  羿娴想,这个传话筒效果真是出奇的好,在某些时候比如现在,这牲口还是有点用的,“各位,这次让大家聚集在此地是为了找出真正的下毒者,大家别急,最多一炷香的时间就会真相大白。”

  秦蓉挑眉,“你在开玩笑?”

  羿娴耸耸肩,低声和蓝瞳说了几句。很快,就有兽人将她需要的东西一一展现在众人面前。

  她要来了一只大缸,大缸比人还高一点,缸中有活水和鱼。羿娴点了几个人,让她们轮流上来看了看,“大家看清楚了吧,这是鱼和鱼缸。”

  包括蓝瞳在内,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压根不清楚投毒者和鱼缸有什么关系。

  陆大人很不耐烦,催促道,“别卖关子了,快开始。”

  羿娴蹲下身和小家伙商量一会,借来紫元宵,当着众人的面将紫元宵丢进鱼缸中,小家伙激动的拍着鱼缸啊啊叫着,蓝瞳没法,干脆将她举高坐在自己肩头,让小家伙能够将鱼缸中惊现的一幕看得清楚明白。

  “咯咯。”

  “哇。”

  惊叹声夹杂着小家伙的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化形草还能不能用?她记得她被那鸟人甩下时将它暂丢到一颗树旁。紫果有没有找着?这些问题羿娴暂时管不到,她被那不懂怜香惜玉的牲口甩背上时又猛吐两口血,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记得中途被对方捏着下巴强行灌了什么,味道奇特,最重要的是那玩意其臭无比,羿娴硬生生被熏醒来两次。

  一睁开眼,熟悉的小屋,熟悉的木椅,她回来了?

  羿娴稍稍动了下,不小心扯动伤口,疼得吱呀咧嘴直想骂娘。被窝里一软乎乎的东西钻啊钻的冒出小脑袋来。看到小家伙那睡眼惺忪的蓝眼,她悄然松了口气,深怕自己被窝里钻出个其他东西来。

  呜呜——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呜咽,闭着眼靠在她肩窝处,动了动它那殷红的小鼻子,这动作像极了那牲口,总喜欢在她脖颈处嗅来嗅去,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娃。大概确认她的气息,小家伙非常安心的卷缩一团,毛茸茸的尾巴尖不时在她脖颈处扫动,痒痒的。

  羿娴戳了戳她两只耷拉的兽耳,小家伙很不满的睁开眼看她。羿娴再弄,小家伙甩甩脑袋,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随即调转个头,像个毛毛虫似的将自己埋进被窝,不理她了。

  还有小脾气了。

  应该说这小东西脾气本来就不小,都敢和蓝瞳叫板。

  “什么东西?”

  “嗷呜。”

  羿娴只感觉被窝被顶起,一会是毛茸茸的触感从她小腿扫过,一会冰冰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惹得她寒毛直竖。这时蓝瞳推门进来,瞅了一眼,掀开被子,将罪魁祸首揪了出来。

  一只毛茸茸的小狮子和一只光溜溜的元宵。

  羿娴见蓝瞳徒手拽着小崽子的后颈,惹得小家伙四肢乱蹬,嗷呜嗷呜的凶她。至于紫元宵更惨一点,被蓝瞳一脚踹出,像皮球似的麻溜滚远了。

  “小家伙天赋测过了吗?”

  “测过了。”

  羿娴瞠目结舌,觉得自己这一觉错过了一个亿。她紧张的问,“结果……如何?”

  蓝瞳将小家伙往地上一丢,小崽子一着地立即撒丫子跑,精力十足,比起刚兽化那会简直天囊之别,而且很适应兽型状态,比起人形来更敏捷。

  蓝瞳嘴角微翘,“很好。”

  很好……很好的意思就是过了?

  蓝瞳将被子掀开到羿娴腰间,随后压了上去。

  卧槽!!!

  羿娴高兴不过三秒,她还是个病重的伤员,这牲口真TM……羿娴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这牲口了。谁想,一温热的柔软在她后背一寸寸的扫过,她全身一僵,一字一句的问,“你干什么?”

  蓝瞳大掌压制住她的肩不让她乱动,埋头□□,一直将她整个后背舔了一遍,“治伤。”

  羿娴迷一般沉默。按理说用嘴吸毒或者疗伤都是一种错误示范,毕竟毒液也能顺着舌尖进入到这牲口的体内。

  但,如果真的中毒,这牲口肯定也毒发了。

  羿娴觉得后背没昏迷前那般火辣辣疼,虽看不见,估摸能好这么快全是这牲口的功劳。她不由在想,难不成兽人的唾液还能疗伤?

  蓝瞳见她发呆,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颗红果,“吃。”

  羿娴的视线在红果和蓝瞳两者间看了又看,特忧心的接过,“紫果没找到,那小家伙以后怎么办?还有那株化形草,我把它丢在那颗树旁边了……”

  蓝瞳打断她,“都带回来了。”随后似想到了什么,追问了一句,“你见过精灵?”

  羿娴,“???”

  大概是羿娴茫然的表情太明显,蓝瞳难得解释,“那只半兽人额头的箭是精灵族之物,是精灵救了你?”

  羿娴恍然大悟,原来这牲口误会了。

  鬼个精灵,全程根本就一只银耗子解救了她的危机。要指望这牲口来救,她坟头的草大概三米长了。

  说起来这件事真是玄之又玄,如果不是亲身体验,她可能还觉得自己在做梦,想到这,羿娴低头看了一眼拇指上那符号,原来是真的。

  羿娴眨眼,一脸天真的问,“精灵?精灵是什么?还有半兽人是攻击我们的那群鸟人吗?”

  蓝瞳见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好好养伤,三日后我们出发。”

  出发?

  羿娴琢磨了会,随后欣喜若狂。小家伙通过天赋测试,所以三日后蓝瞳是准备带她一道离开库斯城去其他地方了?

  这真是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也难为她为了一株草和几颗紫果差点连命都送掉。这一趟出门可真是见多识广。

  随后路南的来访验证了羿娴心中的猜测,路南看到她背后的伤,差点哭出来,要不是羿娴拦着,指不定得哭成什么样子。

  “当时蓝瞳背你回来,你们全身是血,大家都觉得你活不成了。”

  “……”

  这群人就不能盼点她好,羿娴无语。

  路南像个老妈子似的找她唠嗑半天,说完她的伤又说起大家最高兴的事,就是小家伙天赋测试通过的事,轰动了整个库斯城。

  小家伙人形时被嘲讽被欺负到变幻出兽型,最后天赋测试通过。整一系列事情,像某?潘磕嫦?蛄撑九镜纳衿婀适隆

  这群兽人难道不觉得脸肿?

  羿娴暂时也看不见兽人们的表情,不过从路南说到激动时手脚都比划上就知道,那场测试肯定震撼人心。可惜,她本来还想观摩下,这下算是错过了。

  “唉,你醒过来就好,倒是我刚才从祝语那过来,她哭的眼睛都肿了。”

  羿娴也不打断她,任由她絮絮叨叨的将事情说了大概,原来这趟出去的几只兽人都受了伤,伤得最重的就属那叫狮六的兽人,其他伤都算小事,重要的是他那只被半兽人攻击的爪子,因为中毒,发现太晚被截掉了。

  要知道兽人残缺的话,无论做什么,战斗力都不如从前,会大大的降低。加上祝语的崽子还没出生,以后如何生存算是个大问题。

  这件事算给羿娴提了个醒,这世界医学落后,动不动就截肢,死亡。想要生存,还得重视一下医术。

  路南走时刚好看到小家伙追着紫元宵进来,那毛茸茸的小爪一拍,紫元宵轱辘的往前滚两下,就像小猫扑蝴蝶似的,看得人心都发软。

  “羿娴,我好羡慕你,居然生下小蓝这么可爱的崽子。要是我也能生个天赋好的崽子就好了。”

  “……”

  对于路南这种入乡随俗自得其乐的性子,羿娴表示也好,傻白甜有傻白甜的生活方式,至少知足常乐,能活得更长久。

  羿娴将家里囤的鱼全送给了路南,只余下一小部分够这几日和路上吃的。其余任由路南去处置。大概是因为在这库斯城中,路南这傻乎乎的女人是第一个原谅原身并还愿意相信她从善的。

  虽说原身也算受害者之一,可拿孩子和其他人族来出气,着实违背人之本性。至于其他人对她的态度,也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更何况,还有几日她就要离开,以后应该不会有相见之日。

  *****

  也不知蓝瞳给她吃了什么,除了每隔六个时辰压着她强行舔上一舔外。三日后,她竟能下床走上几步了。

  她给这两只做了烤鱼,大鱼干,以便路上带着,肯定比没处理过的肉感好吃。那香味引得她也食指大动,多吃了一条。小家伙嗷呜嗷呜啃的满嘴是油,如果不是蓝瞳拦着,羿娴的那点存货完全不够。

  “嗷呜。”

  “吃这个。”

  蓝瞳将一枚紫色的果子拿出来塞小家伙嘴里,“收拾一下,马上出发。”

  羿娴多看了一眼那果子,顿觉得无比眼熟。她拿了一块布去包裹那些鱼干,这鱼分量很足,也很大条,可到了蓝瞳和小家伙嘴里只能当零嘴,要吃饱还得准备个三五十条。

  她经常想,这兽人肚子难道是个无底洞?

  奇怪,怎么少了?

  羿娴以为自己走神数错,又重新数了一遍。嘿,足足少了十条!她不动声色的回头看了一眼,蓝瞳已出门,小家伙正啃着紫果,还不时伸出爪子去逗紫元宵,一看就不可能偷鱼。

  至于蓝瞳,那牲口要吃肯定不是十条这么简单。

  羿娴将所有鱼快速扫进布兜,脑子却浮现出挎着小斜包的银色耗子,那小挎包似乎是个宝贝,能装得下很多东西。

  羿娴抱着幼崽坐在蓝瞳的后背上,和来告别的人一一挥手,看到路南开心的在人群中和她拼命甩手,“羿娴,记得有空回来看看我们。”

  羿娴也和她挥手,心理想的却是,那个时候她肯定跑远了。

  陆大人以及她的那些兽人随从们在最前面开路,陆大人慵懒的坐在一只狼型兽人背上,悠然自得。她们和狐青一家在后面慢悠悠的走,从库斯城内出来的两只幼崽,一个是小家伙,一个是狐青家的,据说这种概率比起以往来算很高了。

  羿娴眼一瞥,就见灌木丛中一点银,头顶上还盖了一片大绿叶帽,不仔细看压根都找不着。滴溜溜的红眼正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她,两爪捧着一条烤鱼咯吱咯吱的啃,一脸享受……

  靠,还会伪装!

  “大人稍安勿躁。”

  意识回笼的刹那,一股剧烈的疼痛感自五脏六腑中传来,羿娴试图睁开眼,费力许久依稀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伫立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浅色的灰瞳散发着寒意。

  “抱歉,大人,是手下的人失误。”

  “处理掉。”

  冰冷不带丝毫情感的声音让羿娴一下子惊醒,她努力动了下,发现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劲儿,拳头握紧又松开,来回的做了好几次,手腕才有点知觉。

  她这是怎么了?

  巡逻队队长迟疑,“大人,这是蓝大人家的女奴。”

  那人绕开羿娴,丝丝凉的披风扫过羿娴的指尖,“是又如何?一个区区女奴值得蓝和我置气?”

  MD

  这已经不知道是羿娴多少次想爆粗口了,别让她有机会,有机会她一定将这群兽人们狠狠踩在脚底下。

  羿娴死命掐自己,她努力想看清楚这不把她当人看的王八蛋。可费了好大功夫,就看到一个特别高大的背影。

  “对不住了。”

  羿娴被两个兽人抬出去一段距离时,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暴怒,掺杂着各种质问。

  “这人怎么死了?我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她吗?”

  “抱歉,大人,昨日她还活着。”

  ……

  死了?

  昨晚那个对着她摸了半天的神经病女人居然死了???

  羿娴没觉得丝毫轻松,毕竟她有一段时间处于没意识状态,压根不知道那女人有没对她做什么奇怪的事。

  当一缕刺眼的光照得她睁不开眼时,羿娴才猛的清醒,先甭管那个神经病女人了,这群兽人似乎听了命令,打算将她‘处置’掉。

  她绝不能这么窝囊的死。

  羿娴拼命挣扎,奈何她那微弱的力量,对于兽人们而言像是隔靴挠痒,不足为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