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479章 我总不能在这给你松土浇地吧?
  “什么情况?”电话接通的瞬间,李石头便马上主动询问道。

  商刃那标志性的声音随即便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医生,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我告诉你省城那边的一些有趣的消息,你来为我的晚餐支付账单如何?”

  “成交。”李石头点点头,对于生意人主动提出来的生意,他几乎不会拒绝,因为拒绝的意义通常代表着失去情报来源,这是生意人提供情报的方式,甭管你是李石头亦或者是联合国总统,想要情报,就得支付账单。

  “省城有人对你的妹子格外的上心,那个富二代只不过是逗你玩的,真正的杀招马上就到了,想不想知道是谁接了这个独家合约吗?”商刃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而李石头却只是淡淡的询问道:“独家合约?”

  “没错,而且是A级独家合约。”商刃接过了李石头的话茬,而后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一想到居然有人肯为了你的女人挂出A级悬赏令,我怎么就这么嫉妒你呢?”

  “那把悬赏令换成你如何?”李石头没好气的接过了商刃的话茬,随即便话锋一转道:“我还有多久的时间?”

  “七十二小时,最近华夏入境很难。”

  商刃的语气从头至尾都是轻松的,在道出了时限之后马上又补充了一个名字:“还记得我们的老朋友仙人掌吗?那个全身都是刺儿的黑妞儿,她现在正在收拾行李,她报了一个来东海的旅游团,旅旅游,杀杀人,听起来似乎挺惬意的。”

  “帮我盯紧点,她入境之前通知我。”李石头听到这里随即没在继续多问什么,而后补充道:“你的账单从你的诊金里扣。”

  李石头这话一出口,电话另外一边的商刃瞬间,好半天这才满是愤恨的挂断了电话。

  “有人要来找麻烦?”嬴岚听到了李石头口中所说的“入境”两个字,作为一名玄武大师级的保镖,她很清楚这两个字在李石头的身上通常代表着怎样的含义。www.d9cn.org

  “放心吧,不是针对青鹭的。”李石头笑了笑,而后随即问道:“晚上的那个讲座,你会去吧?”

  “当然,青鹭在哪,我就在哪。”嬴岚点点头,听到这样的消息,李石头这才满是轻松的继续道:“有你和小草再加上哈小凡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嬴岚点点头,对于自己的任务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而且,在东海市范围之内,她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保护好自己的目标。

  然而这一次,嬴岚却没有想到,她的自信,差一点就要了她的命。

  “那你忙着,我先走了。”李石头不在废话,起身离开了学校。

  商刃告诉他的消息可是真心让他意外,没想到陆晓峰居然对金雅挂出了A级的悬赏合约,这个合约的等级就算是用来干掉一个大毒枭都绰绰有余了。

  “七十二小时,看来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李石头淡淡笑着,启动了车子直奔蜻蜓酒吧而去。

  在李石头到达蜻蜓酒吧之前,他就已经主动打电话给了金羚,约她在酒吧喝一杯,顺便聊聊去省城的事情。

  蜻蜓酒吧,李石头的车子刚刚停下,就看见了站在酒吧门口的金羚,这妹子看样子早就到了,只不过没进酒吧而已。

  下了车,李石头来到了金羚的近前,而后笑着打了招呼:“来很久了?”

  “十分钟左右。”金羚看了看时间,而后便摆摆头,和李石头一起走进了蜻蜓酒吧。

  因为酒吧还没到正式营业的时间,所以除了酒吧的服务员以及保安等人之外,没有任何客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金羚算是今天酒吧的第一个客人。

  “石头哥,今天这么早啊?”小莎妹子见李石头进门,马上便笑着过来打了一声招呼,这妹子一直以来都是金雅的重点培养对象,勤快、机灵更重要的是值得信赖。

  “嗯,聊点事情。”李石头笑了笑,而后坐在了吧台前的高椅上,待金羚也坐在他身边之后,他便马上开门见山的问道:“要我陪你去省城,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呃,很难理解吗?”金羚看着李石头,眼神里虽然带着些许的紧张,但总体表现的还算是没有什么破绽,在李石头愿闻其详的眼神里,她这才继续说道:“我和雅姐是好朋友,我借她的男人陪我去省城,难道不应该跟她打招呼吗?”

  金雅的解释几乎是无懈可击的。

  的确,金羚与金雅是朋友,而且还是关系不错的好朋友,她如果直接拉着李石头陪她去省城的话,如果被金雅知道了,显然很容易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通过金雅来约李石头,一切都顺理成章,而且也从某种程度上确保了金雅全程知晓这件事情,误会,也就没机会出现,这是一个很理智也是很智慧的选择。

  如果不是李石头在金羚说话的时候,捕捉到了她眼底深处的那一点点的闪烁,他几乎就相信了她说的话。

  “好吧,那说说看,要我陪你去省城,做什么。”李石头没有去质问什么,而是很正常的询问起了金羚要他陪着去省城的原因。

  “去见我的经纪人,一个整天琢磨着要把我祸害的女人。”金羚看着李石头,说话间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古怪的笑意。

  “一个整天琢磨着要把你祸害的…女人?”李石头看着金羚,刻意在最后面女人那两个字上加重的几分语气。

  “不可以吗?”金羚能看得出来李石头的意外,这种事情即便是现在的社会说出去,也总是能够让人意外的。

  “当然可以。”李石头摇摇头,接着便继续问道:“去见你的经纪人,似乎用不着我跟着去做挡箭牌吧?你们两个应该不是仇人吧?”

  “很快就会是了。”金羚接过了李石头的话茬,但是却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似乎,下面的话已经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好吧,计划什么时间走?”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李石头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直接询问起了时间。

  “我随时都可以,主要看你。”金羚接过李石头的话茬,而后随即补充道:“不过,方便的话,越快越好。”

  “好吧,我安排一下时间。”李石头点点头,但是他可没有直截了当的答应金羚具体的时间,因为在接下来的九十六个小时里,他都不能掉以轻心。

  这九十六个小时,其中的七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是仙人掌入境的时间,另外还有叶青鹭的生日也在三天后,所以,他在计算自己四十八小时的时间内能不能解决金羚的事情。

  如果能解决,他会尽快动身,趁早解决了金羚的麻烦然后回到东海来专心的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然而他只思考了不到两秒钟,便否定了这种可能,因为去他去省城可不是单纯的只为了帮金羚,他去省城,那可是要顺道就把自己的正事儿也办了的。

  “石头哥,小宝来了。”身后,突然传来了小莎妹子的声音,李石头转过身,看着刚刚从门口走进来的小宝,一脸意外的笑着问道:“胭脂呢?没跟你一起来?”

  “胭脂姐在后面,不让我跟着。”小宝看上去有些气呼呼的,显然胭脂不让她跟着已经惹的她很不开心了。

  “石头,你尽快安排一下时间吧,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金羚回头看了一眼小宝,而后离开了酒吧。

  金羚离开之后,胭脂的身影才无精打采的从酒吧门口走进来,来到李石头身边一屁股坐下来,脑袋歪着靠在了他肩膀上,唉声叹气着……

  “什么情况?”李石头看着胭脂这状态,顿时有点不解:“怎么着,昨天晚上的客户没搞定?还是说他欺负你了?告诉哥,哥帮你去教训他!”

  “石头,你不知道女人每个月总会有几天闹情绪吗?”胭脂白了李石头一眼,而后又补充道:“这世界上暂时还没有我搞不定的客户,不知道为毛这几天老娘我总是莫名的烦躁,可能有点渴了吧。”

  “渴了?”李石头愣了一下,接着便抬手将小莎妹子叫了过来,而后吩咐道:“给胭脂姐来一壶冰镇的啤酒,她渴了。”

  “滚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胭脂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了李石头的肩膀上,接着便朝着小莎妹子摆摆手:“忙你的去吧,我这是跟石头互相勾搭呢,别来当电灯泡。”

  “那,你们继续,继续。”小莎妹子看了一眼李石头,露出了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而后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心情好点了?”看着胭脂露出的没好气的表情,忍不住笑着调侃道:“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开心的活也是这些日子,不开心的活依旧如此,所以,开心点吧。”

  “你什么时候变成哲学家了?”胭脂有些诧异的看着李石头,而后继续道:“以前没发现你能讲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啊。”

  “这不都是让你给逼的吗?”李石头也是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接着转头看了看胭脂,而后道:“你这大白天就渴了,我能有什么招儿?总不能在这里帮你松土浇地吧?”

  “老娘虽然很渴,但还没渴到这种地步。”胭脂被李石头的一番话说的哭笑不得,松土浇地,这词儿本来听朴实的一个词儿,可是此时此刻听到耳朵里怎么听着这么污呢?

  “那就打起点精神来,小宝都被你给弄伤心了。”李石头说话间回头看了看坐在一边低头玩手机的小宝,而后一本正经的感慨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想死吗你?”李石头一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说的胭脂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没好气的捏住他肋下的肉狠狠拧了一把。

  “这就对了么。”李石头看着重新露出微笑的胭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刚要继续安慰胭脂两句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间响起了那酸爽无比的铃声。

  李石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萧雨蝉。

  “抱歉,我接个电话。”李石头对胭脂说了句抱歉,之后便接起了萧雨蝉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