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401章 石头,记住你今天的选择!
  这身影一进包厢,江老师等人立马放下了筷子,叶非烟也随即转过了身,目光落在了这个年轻帅气,外加气场强大的男子身上。

  “柳老,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啊。”年轻人一进门,目光直接落在了柳寒潭的身上,口中的问候也是随即便道。

  “卓公子,上次一别,三月有余,看样子,你的劫以解,恭喜,恭喜啊!”柳寒潭面露笑意,轻声回道。

  “多亏了柳老的锦囊,才让我顺利度过红年的血煞之劫。”年轻人话音落地,随即目光落在了李石头的身上,旋即满脸笑容中带着些许的意外:“石头老兄?你怎么也在这?”

  石头老兄,这称呼可是从卓如风口中说出来的,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

  这卓如风虽然谦和有礼,但是云北卓家的身份和地位,使得他始终还是眼高于顶,基本的礼貌他做的很好,不过要想让他发自内心的叫其他人一声老兄,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来蹭饭的。”李石头淡淡一笑,说话间还拿起筷子展示了一下自己筷子夹黄豆的高级技能。

  接下来,轮到江老师等人意外了,柳寒潭更是满脸诧异的看着李石头,而后又看了看卓如风,轻声问道:“你们认识?”

  “嗯,石头老兄可是我的贵人啊!”卓如风点点头,这话一出口,李石头在一边倒是有些不解了。

  “贵人?”李石头放下筷子,看着卓如风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淡淡笑意:“卓公子何出此言?”

  “简单来说,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回死的人,也许就不是马不凡了。”卓如风一进门便大概猜测出了屋子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加上有柳寒潭在,他也就没打算隐瞒或者绕什么弯子。

  “是你的一号,激怒了马不凡。”卓如风随口又解释了一句。

  虽然李石头现在还多少有些想不通其中关键,但他也没什么兴趣去主动询问,相信等下卓如风自然会解释的清清楚楚。

  “柳老三个月前去云北写生的时候,偶然作客卓家,给我算了一卦,说我有血煞,还给了我一个锦囊。”卓如风似乎对这事儿十分的在意,满脸认真的解释了起来:“这锦囊就四个字,天下第二。”

  “天下第二?”一直没机会出声的叶非烟下意识的接过了话茬重复了一遍,满脸的诧异和不解。

  “没错,天下第二。”卓如风点点头,接着转头看向李石头,轻声笑道:“不然的话,云北卓家怎么可能会真的输给滇南马家?”

  卓如风此话一出口,李石头这才瞬间明白了这天下第二的含义究竟在哪。

  的确,以云北卓家的实力,甭管是财力还是物力、人力、战力,都不见得真会输给滇南马家,但是卓如风从始至终都只是在争第二而已。

  李石头本以为是卓如风衡量利弊之后才放弃的争夺,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时候,李石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干脆竖起了一根大拇指,而后笑着点点头。

  “好了,既然如风已经来了,那就赶紧入座吧,服务员,走菜。”江老师也没再多问什么,招呼了一声之后,服务员迅速将桌子上吃的差不多的菜撤掉,重新上了一套刚刚备好的菜品。

  虽然当着客人的面这么做似乎有些不礼貌,但是卓如风却丝毫不在意,只是目光在这时候却落到了叶非烟的身上。

  “柳老,您这次叫我来,是为了这位美丽的女士吗?”卓如风看着叶非烟,眼神里没有过多的打量,只有礼貌的注视而已。

  “嗯,小叶,这位是卓如风,卓公子。”柳寒潭点点头,接着便又解释道:“如风,这位是小叶,叶非烟,獠牙山温泉度假村的十二座雕塑,就是她的作品。”

  “原来如此,您好,认识您很高兴。”卓如风点点头,并未伸出手去跟叶非烟握手,因为他一进屋就看出来了,这个叶非烟跟李石头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

  如果他的直觉判断没错的话,俩人之间,可能关系密切的程度超出了普通朋友。

  “卓公子好,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叶非烟也礼貌的点点头,因为她到现在还不太明白,这个卓如风跟她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瓜葛。

  还有柳寒潭为什么要刻意提及獠牙山温泉度假村的那十二座雕塑的事情。

  “既然人已经来了,那老柳也就不用继续端着了,直说吧。”江老师显然看上去是个急性子,卓如风刚一坐下,互相介绍完毕之后便催促着。

  “好吧,那就先说,完了在吃。”柳寒潭点点头,接着目光投向了叶非烟:“小叶,我希望你这一次的雕塑工程,能跟如风一起合作完成。”

  柳寒潭这话一出口,叶非烟顿时愣了一下。

  要她和卓如风一起完成獠牙山温泉度假村的雕塑工程?

  叶非烟有些不明白原因,但同时也不得不立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柳老师,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会让我的作品假手于人的,这不符合我的理念。”

  “我知道。”柳寒潭点点头,而后笑着继续道:“我只是说让你们合作而已,又没说如风会干涉你的创作,东山市虽然不是云北的地界,但是卓家在东山市还是有着不俗的影响力的,有他帮你,你的工作,进度会更快一些。”

  “柳老师,我不觉得我独自一人来完成这个项目会有什么问题,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叶非烟做事极有原则,尤其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就更是如此。

  这番话说完之后叶非烟没忘记看了看卓如风,而后满脸歉意的解释道:“抱歉卓公子,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这只是我的工作习惯而已,还请你不要见怪。”

  “没关系的,其实我也有些不太明白柳老的意思。”卓如风摇摇头,接着将目光投向了柳寒潭,而后道:“柳老,不管我和叶小姐能不能合作的事情,我现在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您为什么有这样的安排?”

  卓如风这话一出口,叶非烟也下意识的点点头,这也是她想要弄清楚的。

  不过,一边的李石头却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接过了卓如风的话茬道:“卓公子,这问题问的好。”

  “天机不可泄露。”柳寒潭看着卓如风和叶非烟,眸光中并没有多少强求的意思,本来,这种事情就不是强求可以解决的,他笑着摇摇头,而后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没有这样的打算,那就算了,当我老头子什么都没说,吃东西吧。”

  柳寒潭一句话,已经摆明了不想多说什么,卓如风和叶非烟俩人就算是再有疑问,也只能藏在肚子里了。

  一顿饭吃了两把,所以也没吃几分钟,卓如风便笑着低叶非烟说道:“叶小姐,我们换一下电话号码吧,即便是不合作,以后有机会去云北的话,我可以尽地主之谊。”

  “没问题。”叶非烟也点点头,随即跟卓如风互换了电话号码。

  而后,卓如风起身告辞,叶非烟也打算离开了,她始终还是不明白今天这顿饭,到底为何而吃。

  三位老者之中,吴松柏在卓如风到来后就一直没出声,柳寒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而江老师的眼神里,却也多有几分迟疑在闪烁。

  “小叶,陪我走走吧。”江老师看着叶非烟准备离开的身影,突然开口说道。

  “好吧。”叶非烟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而吴松柏则是笑着起身告辞。

  叶非烟跟着江老师和吴松柏一起离开了菜馆,这包厢之内,一时间就只剩下了李石头与柳寒潭二人。

  当然,二人也没准备多待。

  “石头,送我老头子回棋室吧。”柳寒潭看着李石头,忽然笑着开口说道。

  “没问题。”李石头点点头,接着便起身与柳寒潭一起离开了养生菜馆。

  柳寒潭的棋室位于东海市西江区的郊区,说是棋室,实际上就是一个很安静的四合院,院子的建筑很古朴,看上去颇有些年代感,这里是柳寒潭的住所,也是他平日里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当李石头将柳寒潭送到四合院门口的时候,正准备离开,却被柳寒潭笑着邀请道:“会下棋吗?”

  “一点点。”李石头点点头,随后便应了老者的邀请,下车跟着柳寒潭一起走进了四合院。

  四合院的院中,一张石桌之上,摆着一副围棋棋盘,两盒棋子分别安静的放在两边,两把石凳上铺着用芦苇编制的圆形垫,垫子的磨损程度不低,显然是经常有人坐在上面。

  “进来坐吧。”柳寒潭话音落地,从厢房内走出来一名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妇人,妇人头发乌黑,手里端着一个茶壶,慈眉善目的迎了过来:“回来啦老头子。”

  “嗯,这是石头,一个小朋友。”柳寒潭点点头,随口介绍了一下李石头的身份。

  妇人没过多问,只是冲着李石头点点头,微笑着将茶壶放在石桌之上,接着便转身进屋去了。

  李石头坐在这石凳之上,看着面前的棋盘,而后笑着说道:“我很久没下棋了,恐怕棋艺会让您见笑了。”

  “无妨,棋由心生,重点是过程而非结局。”柳寒潭摇摇头,而后便笑着打开了棋盒,淡淡道:“落子吧。”www.d9cn.org

  李石头持黑子,棋落中局,并不另类,但是也不是寻常开局。

  柳寒潭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专心致志的持棋落子。

  一场对李石头来说有些意外的棋局就此铺开,而且,对于围棋而言,两个人落子的速度稍显快了许多。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棋盘上的战局也已经开始有硝烟弥漫,杀机四伏!

  一个小时之后,战局僵持,柳寒潭的脸上,隐隐多出了几分赞赏之意,而李石头的鹰眸之中,原本难以克制的杀伐之气却渐渐隐去,看着棋盘上的局势,一时间隐隐有种四面楚歌的气息在朝着他笼罩而来。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置之死地。”柳寒潭看着李石头,端起身边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而后道:“石头,你一直在追寻的东西也许很快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就像眼前这盘棋,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许多时候,人活着总是要有些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李石头沉思片刻,而后淡淡落下了一子。

  这一子落下,整个棋局瞬间狼烟四起,杀气暴虐。

  那一直隐而不发的杀机,顷刻间蔓延开来!

  “这就是你的选择?战死,亦或者是为了真相而死?!”柳寒潭看着面前的棋局,原本的对峙与布局已经被一子破开,剩下的,就只有早已潜藏多时的杀机显出狰狞。

  剑已出鞘,刀以饮血,剩下的,就只有畅快淋漓的战个痛快了!

  “这是我现阶段存在的意义。”李石头点点头,而后鹰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坚毅。

  “好吧,那我们就来看看,你存在的意义,究竟有没有意义。”柳寒潭话音落地,棋子落局铿锵有力。

  “你说过,结局很多时候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李石头淡淡一笑,落子围杀,取敌三千!

  “的确,但结局会令整个过程显得更有意义。”柳寒潭点点头,毫无惧色,反手落子,绝地反击。

  一盘棋杀到中盘,就已经血流成河,四处狼藉。

  似乎,柳寒潭也被李石头的疯狂激起了血腥之气,竟然抛弃了所有的防御,和他正面开战!

  一盘棋局,没有防守,只有正面厮杀,可想而知这局棋会是怎样的局面。

  只攻不守的棋局,结局很快出现,一片涂炭,两败俱伤!

  结局一出,柳寒潭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被李石头不畏生死的气息所感染,平日里的沉稳与淡然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结束之后,老爷子也是深呼吸数次,这才平复了自己翻腾不已的气血!

  “石头,记住你今天的选择!”柳寒潭看着棋盘上的破败山河,深邃双眸中隐隐闪过了一丝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