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196章 等着看热闹!
  叶非哲看着自己的老婆突然间陷入沉思,顿时便轻声问道:“宝贝,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刚才你说的话。”杨百合回过神来,转头满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而后说道:“你说你在老爷子的身边见过那个女人,那你知不知道她的身份,又或者是她是作什么的?”

  “我没记错的话,她叫胡洋,好像是一条穿着西装的鲨鱼。”叶非哲口中所说的穿西装的鲨鱼,指的是律师。

  “你确定她是律师?”杨百合是一个女人,思维相对比叶非哲的大局观,她想事更加细腻,而且很多被叶非哲忽略掉的小细节总是能被她挖掘出来,甚至有时候这些小细节会改变一件事情的最终走向。

  “我确定。”叶非哲点点头,这话音刚落,拍卖厅的门口,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之下,一个身穿干练洋装的身影迈步走了进来,这个人,正是他口中的律师胡洋。

  杨百合见状马上向对方投去了一个满是微笑的目光,而胡洋却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作为回应,并没有上前来寒暄的意思。

  这一刻,杨百合的心里,便开始犯起了嘀咕。

  既然叶非哲在老头子身边见过胡洋,那胡洋就一定是认识叶非哲的,可眼前的情况却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胡洋从表现上来看好像并不认识叶非哲。

  叶非哲此时也皱了皱眉,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胡洋的心思根本不在自己身上,甚至,眼神从头到尾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停留过,如果不是杨百合主动和她打招呼,她可能会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胡洋坐的位子在第三排,手里拿着座位号和参拍品目录,坐下之后便低头专心翻看了起来,丝毫没有例会任何人的意思。

  “百合,你想办法过去和她聊聊。”叶非哲思索了一下,而后对杨百合说道。

  杨百合点点头,随即起身朝着胡洋走了过去。

  当杨百合坐在胡洋身边的时候,胡洋依旧没抬头,直到杨百合看似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您是胡洋律师吧?”

  杨百合的询问很直接,这也算是寒暄的一种,直接叫出对方的名字和职业,那剩下的事情也就可以随机应变了。

  “我们认识吗?”胡洋听见杨百合叫她的名字,顿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面带不解的问道。

  “我们见过一面,不过您可能不记得我了。”杨百合当即接过话茬,随后自我介绍道:“我是杨百合,辉煌集团董事长叶非哲的妻子。”

  “哦,原来是你啊,抱歉,我这个人记性一向不好。”胡洋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后便继续问道:“辉煌集团的叶老先生最近怎么样?我很久没见过他了。”

  “老爷子还好,在国外逍遥玩耍呢。”杨百合马上接过胡洋的话茬,并且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

  远处,叶非哲一直关注着这边的一举一动,十几分钟之后,宾客已经到位的差不多了,杨百合这才离开胡洋回到了叶非哲的身边。

  “怎么样,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杨百合一回来,叶非哲马上便低声问道。

  “应该没什么问题。”杨百合摇摇头,而后补充道:“她说她已经很久没见到老爷子了,应该不是老爷子派回来的。”

  “不是就好。”叶非哲也松了口气,而后随手翻开了参拍品的目录,专心等待马上开始的慈善拍卖会。

  当所有人都到场之后,拍卖厅便随即进入了关闭状态。

  叶非烟与李石头是最后走进拍卖厅的两个人,只不过,她们两个人手里,居然也拿着一张号牌,而且是直接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子上。

  这时候,拍卖师见人到齐,马上登台。

  “欢迎大家来到菲烟艺廊,我是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师凯文。”拍卖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带着眼镜,很有范儿。

  简单几句开场白之后,便宣布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

  “下面,有请第一件拍品闪亮登场!”拍卖师一声令下,身高腿长的礼仪小姐端着一个托盘走上了台,托盘之内盖着一块红绸,红绸之下放着的才是参拍的拍品。

  “第一件拍品来自于我国雕刻大师刘一刀的刀下......”

  随着拍卖师的介绍开始,这一场慈善拍卖会也算是正式的拉开了拍卖的序幕。

  拍卖会的进行,并不影响展览的同步举办,只不过,由于今天是展览的倒数第三天,基本上来参观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少,所以,仅剩的几名109安全顾问组的成员,也能够应付的来。

  其实话说回来,艺廊的安保系统被琴初给升级的十分牢靠了,如果想要不惊动守卫就想要潜入艺廊,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正常开放的时间里,反而是艺廊最为安全的时候。

  危险,旺旺都来自于黑夜,黑夜的掩盖之下,才是罪恶滋生的本源核心。

  提到了109安全顾问组,就不得不再次提起琴初,她在医院里依旧昏迷不醒,生命特征还算稳定,可就是昏迷不醒,医生除了继续观察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范强安排了一个人在医院里陪着琴初,他和另外一人则是回到了菲烟艺廊继续执行安保任务。

  艺廊一楼,范强和自己的兄弟小周站在门口,眼神犀利的打量着进入艺廊和离开艺廊的每一个人。

  小周也是昨天晚上追击面具人的人之一,不过他在面具人手底下只坚持了不到两秒钟,便被击倒在地,所以他和范强一样,都对那个战力强大的面具人的身份格外的好奇。

  “强哥,你说昨天晚上那人到底是谁?”小周现在脑袋里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他长这么大,败仗不是没吃过,但是这种连对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败仗,其憋屈程度甄的是前所未有。

  “不知道。”范强摇摇头,随后又说道:“不过以他的实力,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够使唤的,在东海,身边有这样的人,不多。”

  “强哥,你的意思是,是地下世界的人做的?”小周顺着范强的思路接下了话茬,而后继续说道:“在中海,地下世界能达到条件的人,不超过三个。”

  “没错,中岛区的那个老怪物算一个,北河区那个妖人算一个,还有一个,那就是上湾区桥爷身边的那个狠人断刃!”范强对东海市的地下世界了解的十分清楚,毕竟,有北河区胭脂的原因,想不清楚都不行。

  “强哥,上湾区的狠人断刃好像擅长的是刀吧?”小周接过了范强的话茬说道。

  “嗯。”范强点点头,接着说道:“断刃号称东海第一狠人,只不过我们都没见过他出手而已。”

  “强哥,你的意思是...找胭脂姐帮忙查一下?”小周看出了范强的心思,这一次的任务出了这么大的叉子,必须要找一切机会进行弥补才行,否则109安全顾问组的信誉和招牌可就砸成齑粉了。www.d9cn.org

  “嗯,你盯着,我出去一趟。”范强说着,直接出了艺廊,不过他没走远,而是站在艺廊门外的台阶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胭脂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胭脂那标志性的声音便传进了范强的耳朵里:“光头强,不好好执行任务给姐姐打电话干什么?难道是想姐姐了?”

  “胭脂姐,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帮忙。”范强先说出了目的,随后将艺廊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全都说给了胭脂,当胭脂听完范强的话之后,顿时便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你想让我查是不是王三桥的人干的?”

  “胭脂姐,我想在队长醒过来的时候,知道凶手是谁!”范强面色坚定,而后语气越发严肃:“否则的话,109安全顾问组,这块招牌,算是砸了。”

  “好了,不用担心,石头会卖给我一个面子的。”胭脂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琴初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她。”

  “市红十字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小李在那照顾着呢。”范强报出了琴初住院的地址,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胭脂姐,这一次,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们。”

  “放心吧。”胭脂点点头,随后便结束了通话。

  范强收起手机,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回到了艺廊内,打起精神继续工作。

  至于胭脂,在从范强口中了解到了情况之后,第一时间便带着几个人冲去了红十字医院。

  当胭脂见到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琴初之时,这小娘们算是彻底的炸了毛!

  “妈了个蛋的!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胭脂说着转身吩咐道:“马上去给我查,看看昨天晚上哪个区的狼狗被放出来咬人了!”

  “是,胭脂姐。”一名心腹马上转身去安排了,而就在胭脂吩咐下去的时候,她的手机却突然间响了起来。

  当胭脂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后,顿时便皱了皱眉,迟疑片刻之后这才接了起来:“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一个很中性的声音,像是女人,但仔细听却是男人。

  “胭脂,上湾区的事情,你没搀和吧?”那声音带着些许的关心,但同时也掺杂着几分质问。

  “我哪有时间搀和别人的事情?我现在自己都焦头烂额了。”胭脂马上接过话茬,而后话锋一转:“刚好,既然你给我打电话了,那我有事问你,昨天晚上,你身边的狼狗都拴好了吗?”

  “胭脂,你就这样跟你的大哥说话吗?”电话里那声音略带几分不悦,但是胭脂这小娘们儿却是压根就没在意,依旧一脸不痛快的说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挂了!”

  “等一下。”那声音最终还是让步了,随后补充道:“叫你的人不要去查了,昨天晚上整个东海都消停的很,大家都在等着看热闹的,没人大半夜的出去搞事。”

  “确定?”胭脂虽然清楚电话里的人说的话分量有多种,但她还是本能的追问了一句:“昨天晚上有人差点把我的暖被窝丫头给打死,这事情,在东海,能做到的人,不超过五个!”

  “我的消息,什么时候出过错?”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愠怒,不过胭脂这小娘们的回应却是突然间问道:“等下,你刚说大家都在等着看热闹,看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