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194章 怀疑对象,凤山罗家!
  原本摆放着那件名为踏雪寻梅玉雕作品的展示台,防爆玻璃已经被击碎,玉雕被人取走,只留下了展示台下方贴着的意向表,那表格内,密密麻麻的贴着超过十颗以上的星星。

  叶非烟站在展示台面前,看着空空如也的展示台,脸上的表情略有些难看。

  李石头站在叶非烟的身边,看着眸光中冰封千里的她,不得不轻声安慰道:“非烟,你也不用太着急,不管是什么人抢了玉雕,相信警方一定都会帮你找回来的。”

  “石头,你来这里的时候,看见什么了吗?”叶非烟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不是暴跳如雷、理智尽失的时候,保持最大程度的冷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没有,吴桐给我打电话,我十五分钟内赶到了这里,这里就已经这样了。”李石头摇摇头,随后将自己回到艺廊时的情形简单介绍了一遍。

  叶非烟闻言之后看着李石头的目光里,已经升起了几分疑惑。

  不等李石头开口询问,她就已经率先开口问道:“石头,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艺廊里休息?”

  叶非烟此话一出,李石头顿时脸色一寒,显而易见,这是叶非烟对他提出的质问。

  “你在怪我?”李石头根本没有丝毫婉转的想法,直截了当的道出了叶非烟的心中所想。

  “老子说过怪你了吗?”叶非烟直接瞪了李石头一眼,而后说道:“你如果在艺廊里的话,我想不管是谁,都在这里拿不走任何东西!”

  叶非烟的解释让李石头心里舒服了一些,不过,他不是神仙,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所以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谁也阻止不了。

  “先去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少其他东西。”李石头没有继续和叶非烟纠缠这个话题,转身去检查艺廊其他的展品去了。

  叶非烟看着李石头的背影,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质问有些伤到他了,不过现在叶非烟也没什么心思去道歉,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说道:“我去楼下看看,你帮我看看楼上。”

  很快,李石头的身影下了楼,和叶非烟、凌莎莎会和,检查的结果也已经出来了,除了那件玉雕之外,艺廊内更多值钱的东西一样没少。

  不管是谁做的,他的目标都十分明确,否则的话,不可能放着几百万的东西不拿,就拿一件标价几十万的玉石。

  凌莎莎此时也已经检查完了所有的监控录像,只是,这检查的结果却让她有些目瞪口呆。

  “莎莎,情况怎么样?”叶非烟看着凌莎莎满脸的意外,忙低声问道。

  “非烟,你还是自己看吧。”凌莎莎没废话,直接将监控视频调出来让叶非烟自己看。

  当叶非烟从头到尾的看完饰品之后,整个人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惊!

  她想过有人会在展览期间觊觎这里价值不菲的展品,也想过各种各样的偷窃方式,可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选择了一个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正面强攻硬抢,而且还将所有安保人全部重伤,琴初到现在依旧生死一线,前途未卜。

  那面具人就这样一拳击碎了防爆玻璃,而后如获珍宝一般双手捧起了那件玉雕,而后对着艺廊里的摄像头留下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眼神,随后便快步离开,消失在了监控摄像头的覆盖范围。www.d9cn.org

  “这个人的战斗方式很特别,有些像是鹰爪功。”凌莎莎已经看过面具人和琴初之间的战斗,而且反复看了好多遍,对那个带着面具的人所使用的功夫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猜测。

  “不管他用的什么功!抢了老子的东西,老子就饶不了他!”叶非烟可不会在意那么多,她只知道,自己雇佣的安全小组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展览还没结束,一件展品就被人给硬抢走了,这对她菲烟艺廊的打击,可不是一件小事。

  艺廊的展览,搞不好恐怕就得提前结束了。

  这不是叶非烟想要看到的局面,这次的展览,对她而言真的是太重要,太重要了。

  “非烟,我看展览需要终止了。”凌莎莎是一名警察,她考虑问题的角度,从来都是以一个警察的角度来进行的,终止展览,无疑是眼下最为合适的处理方式。

  不过叶非烟却摇了摇头,而后说道:“不行,展览明天就要进行拍卖会环节了,这是整个展览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如果取消,我的心血,就算是彻底的完犊子了。”

  “非烟,你能不能考虑问题成熟点?”凌莎莎了解叶非烟,所以本能的变出声劝了起来。

  然而,叶非烟却没例会凌莎莎,反而盯着一边的李石头。

  李石头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监控录像的视频画面上,那个面具人所使用的功夫,看似鹰爪功,但是却又有些不同。

  “石头,你在看什么?”叶非烟知道李石头不会闲着没事才看视频录像。

  “他懂什么?装模作样!”凌莎莎瞥了李石头一眼,一如既往的充满敌意。

  “我大概知道东西被什么人拿走了。”李石头在最后看了一遍视频录像之后,转身看着叶非烟,随后便补充了一句:“但是我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而且,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你想要再拿回来,基本上希望为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莎莎在一边听了李石头的话,当即便脱口质问道:“你是不是认识疑犯?快说,你是不是和他一伙的?里应外合,到时候在坐地分赃!”

  “凌莎莎警官,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李石头对凌莎莎这种强词夺理的言辞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里应外合?坐地分账?放着一屋子更值钱的东西不拿,专挑一件破石头?”

  李石头的话呛的凌莎莎有些气喘,但她还想要继续强辩几句的时候,却被叶非烟直接拉到了一边:“莎莎你闭嘴,别没事找事!”

  “石头,你接着说,到底怎么回事?”叶非烟把凌莎莎拽到一边,随后面露期待的继续问道:“为什么说东西拿回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为东西极有可能是罗家的人拿走的。”李石头此话一出,顿时叶非烟就愣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

  罗家的人缺钱吗?很明显不缺,那他们为什么要来抢东西,而且抢一件相对不值钱的东西?

  “叶非哲!”叶非烟本能的想到了叶非哲,可是李石头在一边却笑着摇摇头:“不会是他,他还没本事请得动面具人那个级别的高手,况且,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胡猜乱猜就想破案吗?你当警察都是吃闲饭的?”凌莎莎总是抓住一切可以攻击李石头的机会,不遗余力的给他破着脏水,这样的做法,她似乎乐此不彼。

  不过李石头却没生气,只是笑着反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破案了?我只是说出我的猜测而已,信与不信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我是警察!你这是在误导警方的办案思路!”凌莎莎总是能够找到理由,而且,大帽子扣起来呼呼带风:“我可以以妨碍警方公务的罪名逮捕你!”

  “凌莎莎你有完没完?!”叶非烟这次算是彻底的火了,抓着凌莎莎的胳膊干脆将她推出了艺廊的门外。

  凌莎莎虽然满心的不满,可是也只能气呼呼的站在门口,不敢在进来,她怕自己还会忍不住去攻击李石头,到时候真要是把叶非烟给惹急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石头,如果东西真的是罗家的人拿的,那可就真彻底的完犊子了。”叶非烟看着李石头,这番话说出口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无奈。

  “这倒不一定。”李石头摇摇头,随后说道:“现在的难点不在于罗家,而是在于怎样证明那个面具人是罗家的人。”

  “对,你说的没错!”叶非烟点点头,随后面色一苦,继续道:“我们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去哪证明啊。”

  “是啊,所以说这事情,难度极大。”李石头点头,随后话锋一转:“非烟,你是不是想要展览继续下去?”

  “是啊,我当然想继续,可是,现在这情况...”叶非烟虽然极力反对展览停止,但是她也清楚,如果不顾劝阻的话,后面要是再出问题,那她基本上就万劫不复了!

  “我有办法暂时可以瞒天过海!”李石头看着叶非烟,随后低声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番话。

  “真能做到?”叶非烟闻言顿时满脸兴奋的问道。

  李石头点点头,随后又看了看门外的那个凌莎莎:“不过,能不能说服那个不长脑子的娘们儿,就要看你的了。”

  “放心,这事交给我。”叶非烟点点头,随后又说道:“帮我去一趟医院吧,看看琴初怎么样,这事情虽然不能怪她,可她毕竟是安保负责人,责任,是逃不掉的。”

  “行,那我去医院。”李石头没废话,点点头之后又叮嘱了一句:“你在这里善后,别忘了给我准备东西。”

  “放心吧。”叶非烟点点头,冲着李石头摆摆手,示意他抓紧时间离开。

  李石头出了艺廊的门之后,并未理会急匆匆重新走进艺廊的凌莎莎,出门上车便直奔红十字医院而去。

  当李石头赶到红十字医院的时候,急诊科的手术室内,琴初已经被推进去很久了,另外两人没有大碍只是被打晕而已,此刻已经安排到住院部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手术室门外,李石头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手术中的灯始终亮着。

  李石头可以确定琴初上救护车的时候,是有生命迹象的,而且,他也有把握琴初可以安全的到达医院,但是至于接下来的急救,那就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了。

  终于,在李石头的耐心等待中,手术室的灯熄灭了,紧接着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急救医生面露凝重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