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124章 现在就跟姐上楼!
  “怎么回事?”金雅远远看见蜻蜓酒吧门前围着的人,顿时眸色便是一紧:“王三桥这动手的速度,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雅姐,别紧张,不一定是王三桥的人。”李石头面色平静,将车子缓缓停下之后,率先推门下了车。

  金雅紧随其后快走几步挽住了李石头的胳膊,二人并肩走向了酒吧的门口。

  “发生什么事情了?”李石头来到酒吧门口,看着门口站着的大山还有另外几个保安,随口问道。

  “石头哥,老板娘,没事,酒吧满座了,这些朋友只能在门口等着了。”大山的解释让李石头顿时愣了一下,一边的金雅也多少有些纳闷:“满座了?这才几点?”

  李石头分开人群而后带着金雅走进了酒吧,一进门,顿时被眼前这景象给意外了一把。

  酒吧内的确是满座了,至少一楼大厅是如此,至于二楼,楼上装修难免会砸墙穿孔,很多包厢的线路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所以干脆在装修完之前二楼包厢就暂停开放了。

  吧台内,荆棘手中的调酒器飞速旋转着,做着各式的花样,在吧台前,七把高椅之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滚圆如山的身影正是东江区的肥龙,而另外一个,身材纤细修长,黑色连身超短裙配小皮靴,正是胭脂,这小娘们儿两条长腿光溜溜在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引的周围一群牲口们是口干舌燥。

  李石头的视线很快便扫过整间酒吧大厅,几乎瞬间便分辨出了其中的客人构成,大半数的客人都是生面孔,还有一小部分一瞅就是胭脂和肥龙的人。www.d9cn.org

  “雅姐,看来蜻蜓酒吧这生意可是越来越好做了。”李石头淡淡笑着,反手握住了金雅的纤细柔荑,而后便径直走向了吧台。

  到了吧台前,李石头一屁股坐在了胭脂的身边,而金雅则是紧挨着李石头坐在了一边。

  吧台内,调酒师荆棘满脸笑意的将两杯色彩斑斓的酒放在了肥龙和胭脂近前,吧妹小莎更是在一旁忙忙碌碌的收单出酒。

  李石头一坐下,胭脂的目光立马便转向了他,那眼神里的幽怨简直犹如实质,盯的李石头真的是心里一阵阵的发虚。

  “雅妹子,看你这样子是刚刚约会归来啊,容光焕发越发的招人稀罕了。”肥龙看着李石头身边的金雅,当即笑着出声调侃道。

  “是啊,女人是需要男人滋润的。”金雅也不含糊,说话间双手挽着李石头的胳膊,近乎直白的答道。

  金雅这动作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回答肥龙,还是向胭脂宣示着自己对李石头的所有权。

  总之,此话出口,肥龙倒是哈哈一笑了之,但胭脂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不过这小娘们儿倒也识大体,没在这时候发作什么,只是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大口,闷不出声的坐在一边。

  “石头老弟最近可是风头正劲,我听说那天我走之后,你把那几个犊子都给揍了?”肥龙的目光落在李石头身上,他这一次来,其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李石头。

  他想见识一下这个敢同时把四大区的大混子都得罪遍的牛人,到底值不值得东江区的结交。

  “托你这死胖子的福,我不揍他们,他们就要弄死我,你说我该怎么办?”李石头撇嘴一笑,看着肥龙的眼神里带着邪呼呼的戏谑。

  仔细算起来,那天的事情,全都是因为肥龙这死胖子的一句话引起的,归根结底,这笔账其实还是得算在肥龙的身上。

  这一句死胖子,也算是丝毫不留情面的骂了肥龙。

  不过肥龙这货养气功夫可是非同一般,而且,他也听得出来,李石头虽然骂他一声死胖子,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多少怪罪的意思,相反,还带着几分亲近。

  “石头老弟这是在怪我了,好,我肥龙认错,妹子,再给我来三杯刚才这样的。”肥龙当即大手一挥,又叫了三杯鸡尾酒,而后当着李石头的面,端起酒杯便一口闷掉。

  当这货端起第二杯酒准备喝的时候,李石头从一边也已经随手拿起了最吼一杯,接着嘿嘿一笑:“死胖子,好酒得分享才行,一个人喝太不要脸了。”

  话音落地,李石头拿着酒杯与肥龙碰了一下,而后一仰脖,一杯火辣辣的混调鸡尾酒进了肚子,酒杯,也被李石头直接倒扣在了桌子上,干干净净一滴未剩!

  “哈哈哈,石头兄弟够爽快!”肥龙见状,也毫不迟疑的喝完最后一杯,酒杯倒扣在吧台上,二人相视一笑,默契尽在不言中!

  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相处真的简单到让人目瞪口呆,这一杯酒,却是直接奠定了肥龙与李石头之间是友非敌的基础基调。

  “你们俩要不要去酒店开间房,然后好好捡捡肥皂联络下感情?”胭脂在一边看了看李石头和肥龙,面露不爽的讽刺道。

  “胭脂妹子,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火气这么大呢?”肥龙不知道胭脂和李石头之间的事情,自然对胭脂这小娘们儿的一脸不痛快有些不解。

  倒是金雅,她可是清清楚楚的明白胭脂现在的心情,不过事情的关键在李石头,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胭脂姐这几天肠胃不好,吃东西不消化有些上火。”李石头接过了肥龙的话茬,不等胭脂说话便突然话锋一转问道:“不过你这胖子今天跑来这里,不会还想着要盘我的酒吧,抢我的女人吧?”

  “不,如果说之前我有这想法,我承认。”肥龙直接摇头,而后笑着说道:“不过从现在开始,这想法就此从我这里掀篇,我今儿来这,纯粹的就是想捧捧场,仅此而已。”

  “那妥了,今晚上的酒,我请了。”李石头当即点点头,笑着对荆棘说道:“好好给肥龙哥亮亮绝活,让她感受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好酒!”

  “是,石头。”荆棘点点头,她对李石头的称呼,有些特别。

  “那我就不客气了。”有人请客,肥龙自然不会在客气什么,几杯酒下肚之后,这货才找了一个机会,笑着说道:“石头老弟,我可听说上湾区的桥爷从东南回来了,你这净土,怕是不太容易能一直干净下去了,老弟有什么打算没有?”

  “这个…还真没有。”李石头笑着摇摇头,而后拿起一瓶打开的预调鸡尾酒慢条斯理喝了一口,而后道:“不过蜻蜓酒吧这块土,没那么容易就被弄脏的,你这死胖子不妨拭目以待。”

  “嘿嘿,听石头兄弟这话,我懂了。”

  肥龙嘿嘿一笑,随后抬起手腕看了看那块亮闪闪的金表,而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时候不早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该找个地方交公粮去了!”

  肥龙说完,直接起身离开了吧台,临走之前目光玩味的看了一眼胭脂和金雅,随后哈哈大笑着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蜻蜓酒吧。

  肥龙走后,在外面等待的客人总算是能进来了,不过,这不是李石头关注的事情,他现在要面对的人是胭脂。

  肥龙一走,胭脂立马就转过身面对着李石头,而后一本正经的问道:“雅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已经把石头这犊子给吃了?”

  “你说呢?”金雅本想否认,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就凭胭脂此时那眼神,早已认定了李石头已经被她给吃了,否认,毫无意义。

  “算你狠!”胭脂当即气呼呼的瞪了金雅一眼,随后话锋一转,继续道:“亲,你今天有福了,现在就跟姐姐上楼,我怎么着也得吃点残汤剩饭!”

  这小娘们儿说话间就要拉着李石头上楼,而李石头却是直接将她按在了椅子上,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先别着急,早晚都有你吃的。”

  “什么叫不着急?不着急个蛋!”胭脂一瞪眼,接着便继续道:“要不是你临阵跑路,老娘早就把你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了,现在倒好,让雅姐给拿了首杀,老娘亏大了你知道吗?”

  “亏个毛线,跟你说正事呢。”李石头也是一瞪眼,随即便继续说道:“王三桥都找上门来了,你还有心思吃老子的骨头。”

  “好了,你们俩别吵了,我们上楼去商量一下吧。”金雅看着胭脂和李石头大有撸胳膊挽袖子肉搏的趋势,连忙在一边出声劝了一句,随后一手拉着李石头,一手拽着胭脂离开吧台上了二楼。

  一进包厢,胭脂便气哄哄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不爽。

  李石头则是看着这小娘们儿一时间也有些头疼,倒是金雅,进门之后低头在胭脂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这小娘们儿这才来了精神:“真的?”

  金雅微笑着点点头,随后笑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行,那我信你一回!”胭脂点点头,随后脸上的不爽突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这让李石头顿时很想知道金雅跟她说什么了。

  可是看样子,就算他问,不管是金雅还是胭脂,都不太可能会告诉他,索性,他还是不浪费时间,直接了当的说起了正事。

  “胭脂姐,猴子最近怎么样?”李石头话一开口,便问到了猴子,这让胭脂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寻常,她马上如实答道:“没什么大碍,那犊子脑袋出奇的硬,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而已。”

  “嗯,这样最好。”李石头点点头,不等他继续说话,胭脂便马上追问道:“石头,你问猴子的情况,是不是打算对付桥爷?”

  “嗯,他今天刚刚来过酒吧,想要让我跟他做事,我拒绝了。”李石头点点头,这事情既然需要胭脂帮忙,那就无需隐瞒什么。

  “你拒绝了他?那完犊子了。”胭脂一听顿时摇摇头,而后语气随即凝重了几分:“那老东西向来做事心狠手辣,三年前上湾区出了一个暴龙,迅速崛起,眼瞅着就能和王三桥平起平坐了,结果喝多了酒出车祸死了。”

  胭脂说到这里眼神里带着几分冷意,就算她没解释,李石头也清楚这种意外多半都是人为的,而胭脂说到这里看着李石头的眼神里也透着几分严肃与认真。

  “你想做第二个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