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特极狂少 > 第109章 山猫哥,你辛苦了!
  “几日不见,胭脂姐的脾气又涨了许多啊!”声音落地,山猫的身影从烧烤店内走了出来,不过这货明显没想到胭脂的身边,居然跟着的人是李石头。

  他的眼神在看到李石头的时候,脑壳子忍不住就开始嗡嗡作响,不过这里是下湾区,是他的地盘,堂堂山猫哥的面子自然要做足了才行。

  “山猫哥,你别告诉我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是你的人。”有李石头在一边坐着,胭脂这小娘们儿心中有底,一脸冷笑的看了看周围围着的人,继续道:“连我胭脂都敢调戏,我到想看看,谁给你们这么肥的胆子!”

  胭脂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在道上,叫做亮腕儿,周围的这群小混混显然刚出来混没几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过胭脂这大名。

  山猫并不害怕胭脂,相反,他对胭脂一直都不怎么能瞧得起,毕竟,在道上混的,女人,本就是一个稀罕物种,因为这条路上女人有着天生的掣肘,她们就算再强,也无法成就与男人一样的高度。

  这也是为什么东海七大区内,所有的一哥大佬全部都是男人,甚至包括胭脂的北河区在内都是如此。

  胭脂在北河区虽然算得上是一块招牌,但是北河区真正的地下掌控者是秦若勋,一个比女人还女人的男人。

  外界都称秦若勋为秦大老爷,这名字的由来没人知道,但是大家都这么叫。

  这秦大老爷的身份很神秘,当然,做的营生也很另类,他是做宫廷私房菜酒店起家的,近些年开始涉及到一些减压会所之类的经营项目。

  不过这只是一些很笼统的说法,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秦大老爷所涉及到的产业经营到底有多广,反正,很多、很杂就是了。

  不过秦大老爷一直有一块没去做,那就是电商,这是他和胭脂之间的一些小默契,当然,他为什么会放任胭脂在北河区一枝独秀不归自己管辖,这事情没人知道原因。

  也许,胭脂自己知道,只不过她不会和任何人讲,包括现在的李石头在内亦是如此。

  所以,山猫对胭脂一直都瞧不上眼,这在道上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加上今天胭脂身边只跟着一个李石头,这货自然就更加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胭脂姐,这些小兄弟都是刚出来混的,自然没人听过你的大名了。”山猫笑着刚想要坐在桌子前,被是被手里拿着羊腰子啃的李石头瞪了一眼,这动作立马僵硬的变了形。

  山猫对李石头的恐惧是源自骨子里的,那天晚上在蜻蜓酒吧的事情,留给了他太多难以磨灭的记忆。

  所以尽管现在是在他的地盘上,而且,这周围他还带着不下二十个小弟,可对李石头,他却仍旧没有胆子动粗,毕竟,他自己也说过,那些小弟都是刚出来混的,咋呼的厉害,真要动起手来,一见血就得怂。

  何况在蜻蜓酒吧里,五六十人一起动手都奈何不了李石头这疯子,这几个,就更不够看。

  不过今天山猫既然出来了,那说什么也得表表态,否则他山猫哥的名声以后可就臭了,再想要带人,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山猫虽然不敢坐在李石头对面,但还是从隔壁桌子前拉过来一把椅子,距离李石头足足有两三米远坐了下来。

  “不过你今天打了我的小弟,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然,以后人心就散了。”山猫装模作样的样子派头十足,身边立马有小弟递过来烟,并且为之点上。

  山猫深吸了一口香烟,而后朝着胭脂的方向吐出了一个烟圈,一脸的嚣张与霸道,大哥风范是一览无余。

  周围的混子都是一脸崇拜的盯着山猫,眼神里带着对大哥的敬意和向往。

  然而,山猫这犊子装的虽然到位,可惜胭脂这小娘们儿也从来都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没理都要占三分,何况现在?

  “山猫,你想要什么说法,说来听听。”

  胭脂的眼神里突然浮起了一丝戏谑,这眼神看的山猫心里有些没底,如果胭脂身边没有李石头这个大杀器在,那今天他说什么都得让胭脂扒层皮再说。

  可惜,李石头在这,那他的那些肮脏龌龊的想法,也就只能先放到一边了。

  “胭脂姐,我听说,你买了一辆新车?”山猫思索再三,忽的有了想法。

  “没错,怎么,想要老娘把车子赔给你?”胭脂接着山猫的话茬,冷笑着说道。

  “怎么会?”山猫就算再能装犊子,他也没胆子去扣下胭脂的跑车,何况,他今天晚上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去做。

  “胭脂姐,你也知道,我这下湾区有几处不错的赛道,有没有兴趣玩一玩?”山猫受人所托,必须要将李石头带到浪景山,这货不敢在李石头身上直接打主意,只能在胭脂身上花心思。www.d9cn.org

  “你想和老娘赛车?”胭脂一语听出了山猫的话外之音,她的眼神下意识的便看向了李石头,这小娘们儿一点都不傻,她也看得出来山猫这犊子是在给她挖坑。

  如此一来,之前那个小混混跑来招惹她,恐怕就是山猫这货暗中授意的了。

  山猫也看出了胭脂眼神里的迟疑,当即笑着点点头,道:“不,我心脏不好,开不了太刺激的车,不过我倒是有几个朋友蛮喜欢玩的,你要有兴趣,我介绍你们认识,如果没兴趣,那就算了。”

  “那算了,没兴趣。”胭脂一点没给山猫转圜的余地,话音落地之后转头看了一眼李石头,而后嘿嘿一笑:“老娘还得和石头去看电影呢,没时间浪费。”

  胭脂毫不客气的一口回绝,这倒是让山猫脸色一怔,以他对胭脂的了解,这小娘们儿好像对于赛车这事情很痴迷的才对,为毛今天这么干脆就拒绝?

  胭脂拒绝了,那山猫的任务就没办法完成,这可不是山猫想要见到的局面。

  “胭脂姐,你不是怕了吧?”山猫冷冷一笑,直接用出了激将法。

  可胭脂心思都在和李石头的约会上,根本对他的激将法毫无所动,倒是李石头这时候从一边放下了手里的羊肉串,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而后笑道:“山猫哥,你辛苦了。”

  山猫闻言顿时一愣,他不明白李石头的话是何意,别说是山猫,就连胭脂都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石头,你说什么呢?他辛苦个蛋!”

  “胭脂姐,既然山猫哥兴致这么高,那咱们这面子得给。”李石头说话间朝着胭脂眨了眨眼睛,而后目光再次投向山猫:“我听说下湾区的浪景山景色不错,一直想去看看,要不,赞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李石头的一番话说完,胭脂在旁满脸的不乐意,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痛快,俩水灵灵的大眼珠子瞪着李石头,问道:“石头,你这是打算要放姐姐的鸽子喽?”

  “没有啊,去见识见识,没准顺便还能赚点外快,回来刚好去看午夜场,不是蛮好的?”李石头嘿嘿一笑,而后起身放下了两张大团结,转身拉起胭脂的手便走向了停车巷。

  山猫见状马上面露喜色,转身吩咐了几句,带着两个心腹小弟紧随其后。

  十分钟后,三辆车子从美食街的停车巷鱼贯驶出,开在最前面的是山猫的一辆丰田霸道,紧随其后的是胭脂的玛莎拉蒂,最后一辆才是李石头那拉风到极限的灰色夏利。

  丰田霸道车内,山猫的一个小弟开着车,他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不时的转头看着后面跟着的两辆车子,当三辆车相继离开市区,直奔浪景山而去的时候,山猫这才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拨通一个号码之后,山猫只淡淡说了一句:“人来了,剩下的,归你了。”

  通话到此便直接结束,山猫收起手机,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夜色,一张还有些肿的脸上,阴冷的笑意越发的狰狞。

  浪景山,距离下湾区市区只有不到三十公里,路况极佳,出了市区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便到达了山脚下。

  车到山脚下,速度骤降。

  这条盘山公路有着九曲十八弯的别称,虽然整条公路总长度不到十公里,可是光是惊险之极的大回环弹簧弯就有三处,另外还有一处三连的发夹弯,是飙车族心中最梦寐以求的圣地赛道!

  浪景山的山上,汽油桶内,火焰已经熊熊燃起,将这山上的广场映照的亮如白昼,数十名年轻男女在音乐声中舞动着自己的身躯,这是浪景山专有的户外运动派对,音响、灯光等等演艺设备完全都是车载。

  李石头在驱车跟着山猫上山的时候,整整发现了超过三十处人工假设而出的观赛平台,每一个平台上都站着三五个年轻男女,手里拿着望远镜,耳朵上带着通讯器。

  很明显,这些人是用来监控比赛过程的。

  浪景山的飙车派对已经由来已久,不过控制着浪景山这条赛道的人却不是下湾区的大佬枪爷,而是一群有钱的要死,却又闲的蛋疼的公子哥。

  这些家伙来自东海市的各个城区,没有特别的界限,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玩车,因此,这浪景山上的赛道,就成为了他们的主场。

  这里有着一切专业赛车场地上该有的一切,装载了摄像机的微型飞行器,专门负责直播的团队等等一应俱全。

  当山猫的车子停在浪景山山顶广场上的时候,广场上的派对依旧在进行,不过当他下了车的那一刻,派对的音乐,却是忽然间暂停了下来。

  “欢迎欢迎!山猫哥大驾光临浪景山派对。”DJ台上,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年轻男子拿着麦克风,率先跟山猫打了一个招呼。

  当然,山猫哥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这年轻人的脸上,可没有多少尊敬。

  “童少取笑了。”

  山猫的点点头,他虽然在下湾区声名显赫,可惜,对眼前这群人而言,却依旧是不入流的角色而已,所以他也尽可能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省的惹上自己不该去惹的麻烦。

  “童少,我是受人之托,带一个人入局,现在,人我带来了。”山猫说着,目光看向了夏利车。

  李石头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但是他的视线却不在山猫身上,他看着派对的东南角,脸上,满是戏谑的淡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