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清穿之小年妃 > 第225章 粉色钻石
  “啊啊??”

  “咳咳……”桑就道:“问,你就答……”

  “哦哦”多查朵朵回答:“下个月初六,是个吉祥的好日子。”

  “下个月初六啊,这么快啊,唉,可惜了,你这脸,若是想要修复,起码需要两个月,怕是赶不上大婚了。”

  “呃……没关系。”多查朵朵目光殷切:“只能能够治好,让我等多久,都可以。”

  桑就长叹一口气,道:“五公主,我需要准备一下,明日我会亲自登门,为五公主您医治。”

  “那好……”五公主多查朵朵笑着,转头看向年茉,说道:“茉茉,明日你也一同去慕王府吧,我哥哥赛马得了第一名,大妃赏赐的那颗粉钻,明日就会送到府上,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看看呐”

  “啊?”

  年茉摇摇头,她是吃饱了撑的吗,去羡慕人家?不去不去

  多查朵朵道:“茉茉,是我二哥,他特意举办了家宴,想要邀请你去的。”

  说完,多查朵朵悄默默地笑,因为在她的心里,是一直认为,年茉和她哥哥多查慕是有一腿的,而且,自从年茉走了之后,她二哥好像还很失落似的呢。

  桑就也跟着瞎起哄:“去吧去吧,总憋在这美容坊,为师都快闷死了”

  。。。。。。

  过了一会儿,桑就给多查朵朵开了些药方子后,多查朵朵便离开了。

  年茉去小厨房做菜,桑就则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叹气,不一会儿,又去了药房煮药。

  晚饭时候。。。

  年茉看着桑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忙问:“师傅,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做的菜不好吃啊?”

  “没……没有。”桑就叹气,道:“我只是在想五公主脸上的伤。”www.d9cn.org

  年茉努努嘴:“是啊,五公主脸上的伤简直是惨不忍睹啊,她有那样的伤,却也仍旧能够如此乐观,也是难得。”

  “哪里是乐观!”桑就吐槽:“她那是跋扈!嚣张,就是从小被惯坏了的!只是…唉,我总觉得,五公主的伤口,并不只是一种刀伤,一次刀伤,像是别人用不同的利器,屡次三番的划伤她的脸,才造成的,旧的伤口刚刚愈合,就又被割开,如此往复,皮肤变得僵硬,甚至腐烂……”

  “师傅,这些我也发现了,一定是那多查多伦太过可恶,伤害了五公主很多次……”

  桑就皱着眉,他简直不敢想象五公主曾经遭受过什么,桑就摇着头:“唉我总觉得,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五公主若是第一次被划伤了脸,就应该被发现啊,那个可汗、大妃、侧妃,还有她那个二哥,应该都会保护她,让她免受下一次伤害啊,可是偏偏不是这样,凶手屡次三番的得手……”

  “哎呀…别想了。”年茉无奈的扶额:“咱们现在,若是能够帮助五公主修复她的容颜,便好了,其他的,都不是咱们需要管的……对吧。”

  “那倒是对,为师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十分有信心的。”随后,桑就绽开了笑颜,他将煮好的药递给年茉,道:“徒儿,喝药吧。”

  “啊”

  年茉诧异:“师傅,你说我没病没灾的,喝什么药啊?师傅,你……老糊涂了吧??”

  “去!”桑就弹了弹年茉的小脑壳儿,道:“这是安神的汤药,最近你接诊太多的患者了,肯定累了,喝些滋养的药,补一补,为师……想让你这一辈子都无忧无虑的……”

  桑就这最后的一句话,颇有深意,那日莫云哲的话,他是听了进去的,年茉她是个快乐,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她的人生,本应该安安稳稳的度过,可是年茉的过去,太过沉重了,于其沉沦过去无法自拔,倒不如快快乐乐的活着。

  所以,桑就给年茉的安神汤,是能够加深年茉失忆的汤药。

  桑就只希望,从前的痛苦,年茉不要再次想起,再次痛苦……

  看着年茉接过汤药,然后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桑就的脸上,露着心疼、还有愧疚……

  。。。。。。

  第二日清晨…慕王府……

  “二王子,五公主”

  多查朵朵笑着:“茉茉,你来了啊我就说你会来的嘛。”

  这时候,可汗与大妃侧妃带着那颗粉色钻石,一同来到了慕王子,与此同时,许多想要一睹这粉钻风采的人,都纷纷来了做客。

  一时间,慕王府热闹极了。

  都是些达官显贵,年茉有如鸡立鹤群,好生的不自在,她悄悄对多查朵朵讲话:“公主,今天好多人啊,我还是过两日再来看望公主您吧……”

  “哎呀没什么么的。”多查朵朵坐着木轮椅,拉着年茉的手,道:“咱们快去一起看看那颗粉钻吧,那可是千年难得的稀世珍宝,据说啊,当年那清朝皇帝都要寻一颗送给他的宠妃,可是应是寻不到的,这……可是无价之宝呢,你就不想看看?你就不想知道……我哥一个男子,自然是用不上如此钻石的,那你猜猜,我哥会送给哪个女子呢??”

  “送给侧妃吧”

  “不不不……”多查朵朵摇着头:“这是大妃赏赐给我二哥的,若是他转手给了自己的母妃,那岂不是让的大妃很没面子?所以啊,我猜呢,我二哥一定会将这颗粉钻赏赐给自己的小情人”

  “哦。”

  “哦??”多查朵朵诧异:“你就不好奇,是哪个小情人?”

  年茉笑:“慕王子青年才俊,相必应是佳人无数……”

  “是你啊!”多查朵朵拍头:“年茉,你自信点,我哥他就你这一个小情人”

  “我不是!!”年茉立即否认。

  多查朵朵撇撇嘴:“哎呦,我都看出来了,我都懂我都懂!”

  “公主,我和慕王子殿下清清白白!”

  “好啦,不说了。”

  多查朵朵突然降低了声音,然后指了指前面,大妃走进大众的视野,侍女端着锦盒,跟在大妃的后面。

  “公主!”

  “嘘!”

  多查朵朵笑:“上次骑着马,都没有看清这粉色钻石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次终于可以看个清楚了。”

  “公主很喜欢?”年茉抿嘴,道:“我觉得,慕王子最后,会将这钻石给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