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常家主母 > 第 14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蔡氏被抬走, 男客那边也起了动静。

  常孝松往常伯樊身上砸了个杯子过去,常伯樊一闪头,杯子落在了地上,常伯樊头上则沾了一脸的酒水, 这厢边上好几个朝常孝松扑了过去,南和带着的一个小厮把大爷拦腰抱住,另一头有常家的族兄失声迭道:“使不得使不得,孝松你可别动手, 那是你弟弟。”

  “他是弟弟,可哪儿有我这样窝囊的大哥。”常孝松涕泗横流,仰头哭喊道:“爹,爹……”

  他也不像前次一般, 说让他死去的爹的做主的话, 只是一声声喊着“爹”, 尤如黄莺泣血,凄惨无比。

  热腾的酒席瞬间就冷了, 皆往他们这边看来。

  “娘子?”这厢靠近着后院的女客桌席也看到了那边的光景, 胡三姐紧张地叫了娘子一声。

  她们娘子正看着那边, 神色淡淡,也不知在想什么, 当三姐以为娘子全神在姑爷那边,没听到她说话之时, 却见她们娘子转过头, 朝她道:“无需着急。”

  不一样了。

  前面听着常孝松的哭叫会动容的人, 这次也在,他们脸上已没有了那种被常孝松打动,要为他出头的神情了。

  蔡氏前世拿银钱给他们夫妻买来的助力,这世已不见了。

  当家有什么好?当家就是这点好,没人想得罪但凡能帮得上他们一点忙的人。

  “啊?”胡三姐不解。

  那厢男客所在的一方,就听有老人站了起来,怒斥道:“我常氏一族,近半甲以来头一次有族人功成事遂,你这嚎的是什么的丧?是嫌我常氏一门这些年来过的还不够惨吗!”

  这老者一想那一生中饱私囊,一生为所欲为从未为家族、族人谋过什么利的老家主更是怒从心起,朝常孝松大怒道:“要哭丧滚出去哭,我常氏没你这样不通人情的逆子。”

  众人闻言纷纷为之侧目,便连正拿巾帕擦着脸上酒水的常伯樊也朝这老者看了过去。

  这老者巍然不动,一身正义凛然,接着朝常孝松声色俱厉道:“你还想胡闹到何事?眼见地见家族有了起色,你是不甘心是罢?跟你那个爹一样,非要把族里人的血全吸干了才会知足吗?”

  要说这老者前面的话还让人侧目,这番话一出来,在场的常家人,不管是与本家在五服内的,还是在五服外的,皆安静了下来,更有甚者,朝常孝松看去的眼里带着显眼的怒气与凶光。

  “七叔说的对,正是此理。”突然间,有一人站起,朝那俨然呆愣住了的常孝松接而厉声道:“孝松,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面,是由得了你胡来的日子吗?你们夫妻俩一个两个不是闹就是哭,是想吓唬恐吓谁?”

  “我……我……”常孝松一脸茫然,看过那一张张以前与他推杯换盏,推心置腹,宛如再亲不过一般的兄弟叔伯,不明了为何才短短不过半年,他们就变得跟不认识他了一般。

  他不是他爹,他可是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的呀。

  “好了好了,”这厢有人过来打圆场,“孝松弟啊,我看你气色也不好,让老哥哥陪你屋里头坐会去。”

  也不管常孝松答应与否,这人朝旁边一使眼色,几个人齐上,连抱带拖,架着傻着的常孝松往旁屋走去。

  常伯樊的小厮倒是松了手,退在了一步。

  “来来来,喝酒喝酒,六公,什么时候开席啊,您看这吉时也快到了罢?”人一走,与常六公、常伯樊同桌的一人迅速打岔道。

  “到吉时了,来人,把残酒撤下。”六公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笑眯眯站起,朝通公拱手,“有劳通弟帮为兄一家通报天地与列祖列宗一番。”

  开席之前,要先祭天地祖宗,六公一说,一身的冷肃通公抬头看了看天色,点了下头,走向了正堂前摆着的神位牌位桌。

  一番唱词,常六公夫妇俩领着在场但凡常姓人者朝神位拜过,等鞭炮响过,又等老爷子常六公一说开席,大宴开启,直到午后近申时方散。

  临苏城但凡做席除了婚嫁娶还有白事有所不同,但凡虽的喜宴开的皆是午宴,午宴接待所有亲朋戚友,除此之外,晚上还有一顿,招呼着近亲与来帮忙的人。

  这次是常家的登科宴,来的几乎都是常姓族人,是以晚上这一顿留下来喝酒吃饭的人跟午宴差不离几许。常伯樊欲走时,常六公再三请他留下吃完晚席再走,还是被常伯樊借铺子中的事实在脱不开太长时间的身为由推拒了下来。

  等他们夫妻俩一走,好几桌的人就他议论开来。

  “七叔,”有人冒到之前仗义执言的老者身边,急急道:“家主跟你说什么了?”

  他们一双眼睛可都看见家主走之前,来他身边说话了。

  “说什么了?”老者吊着眼睛看着他,“你们这些个尖耳朵能听不到?”

  就是来道了句辞行,在他身边的人皆听到了,更远一点的也能听到一点,就是不相信家主就是简单来道一句别。

  “呵呵,呵呵,”来人傻笑,“我们这些蠢瓜蛋能听到什么?七叔,您可是我七叔,您可别瞒我,家主可说要给你好处?我看您家路子哥就可以到铺子里去谋个掌柜的活计,我看路子哥就合适得很。”

  这人家还没说,他就给安排上了,这老者能出这个头,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闻言吊着的眼睛吊得更高,斜睥着来人道:“你有本事安排啊,那你给安排去,家主可没说这个,他就是来尽个礼数跟我辞个行。”

  来人笑了个前仰后倒,指着他道:“您可别说笑,在场这么多他要叫一声叔伯爷爷的长辈,他就专挑了您过来道别,小子可不敢以为家主是随便找了一个人说话,您可别谦虚了。”

  说是这般说,常伯樊来挑他辞行,哪怕什么也没明示,老者心里也是舒服的。按现在这年轻家主的行事,他出了这个头,想必也不会少了他的好处,这好饭不怕晚,他等得起,他心里高兴着呢,是以这小子无理,也没绝了他的好心情,闻言眼角不禁一挑,带出了丝丝笑意,让旁观者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得意来。

  “七伯,您这头出得妙,我当时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有人拍额悔恨道。

  那接了这老者的话的常氏族人闻言笑了起来,这厢老者朝他望了过来,他含蓄一笑,朝老者拱手一礼。

  他不贪功,就接了句话,七叔家念他的好就行。如若借此能在家主那留下个印象,那是再好不过了。

  姓常的人,撇开临苏城外的不谈,光一个临苏城就有数千近万者。他一个已出五服的族人,仅仅就沾了个常家而已,是比不得那些近亲的,想出头就只能另僻蹊径了。

  “你这小子,哪家的,报上门来?”离他近的有那与他不相识的有些嫉妒他,手臂用力地拐带了他一下,气道。

  “早算不了家里人了,只能算半个家里人。这位哥哥,我家早出五服了,不像您还跟本家那样沾亲带着故,好生让人羡慕呢。”

  “你这嘴……”这好话人人想听,这听着之人一愣,被他逗笑了,伸着手指点他道:“油腔滑调,难怪能跟上我们七叔的脑子。”

  “哈哈,哥哥谬赞。”

  未料他脸皮如此之厚,不少人被他逗得嬉笑取闹了他来。

  **

  从六公府一出,苏苑娘跟在常伯樊身边,常伯樊本欲与她分道而行去铺子,让她先行回府,但回头一看她的脸,鬼使神差间,常伯樊开口道:“要不要约父母亲一道去铺子里看看?”

  欸?苏苑娘抬头看他。

  “让南和送大哥回去。我们在外面等一等,让人进去叫父母亲出来,我们一道去铺子里看看,我今日要去布庄点此次送去京里的货,你和母亲也过去帮我掌掌眼,看看挑哪些的好。”也给她兄嫂或是苏国公府挑些一并代上。

  正好机会难得,常伯樊也想朝岳父岳母示个好。

  她才和爹娘说明白要上京之事,他就要让他们去挑上京之物了?也不怕爹爹生气,常伯樊当真是好生勇胆。

  可到时候爹爹生气的只是常伯樊,又不是她,她还能多得些跟爹爹娘亲的相处,这可是好事,苏苑娘听言略略转了下脑筋,当即就悦声道:“好,就叫。”

  她回头就叫明夏去。

  “明夏,去跟我爹娘说一声,我找他们出去玩。”

  她一吩咐,明夏就去了,常伯樊闻言却是哭笑不得。

  这世上哪有叫爹娘一块儿去玩的,她都离娘家许久了,怎么这说辞却还跟在娘家一样稚言稚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