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大魏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承志总感觉这李韵很奇怪,仿佛在暗示他:路给你留好了,要逃就趁早……

  如果理性考虑,再往深里想,这八成是欲擒故纵的把戏,真要逃了,说不定半路上突然就会冒出一支伏兵,将李承志有不臣之心的罪名彻底给坐实。

  但直觉又告诉他:好像是陷阱?

  一时间,李承志竟有些无所适从了……

  看他去而复返,还那么急,李松手忙脚乱的爬下云梯,急声问道:“郎君,出了何事?”

  “先去请李遵!”

  李承志先给李时交待了一句,又问着李松:“如果抛开朝廷,抛开奚康生,只是李韵的话,他会不会因怀疑我有不臣之心,从而引兵来剿?”

  “怎可能?”李松失笑道,“李韵吃饱了撑的……”

  看李承志眼神不善,李松顿时收敛神色,恭声回道,“郎君,再如何论,这泾州之困也是你一手解围,只此一点便是大功。仅凭一丝臆测就对我祖居李氏不教而诛?他李韵还没这个资格,换奚康生还差不多……”

  略一犹豫,李松又压低声音说道,“其实仆也多有不解……若按两家的私交,李韵真要受奚康生之令来对付郎君,怎么也该提前透丝风过来……”

  提前透丝风?

  李承志有些懵:“两家的关系非常好?”

  李松更懵:“先皇时,先敦煌公李茂(李宝嫡子,李韵的二叔,李遵的二伯)任镇西将军,镇守关中时,乃之公(李其)为行台(监军),二人私交甚笃……”

  顿时,李承志的脸色黑的就跟锅底似的:“谁跟我讲过?”

  李松才反应过来:好像真没给郎君讲过……

  他猛一低头:“仆错了!”

  “等着!”李承志用鼻子冷哼一声,“待我问过李遵再做决断……”

  此时再想,李承志觉的好不惊奇:这李韵,好像真的在放水?

  正惊疑着,李遵就来了。

  李承志飞身下马,往下一揖:“是小侄的错,实在是委屈世叔了……”

  自战起,所有外军及闲杂人等,全部被圈进了营内,并有专人看守。

  不过军中规距就是如此,李承志如此做法,李遵也无可指摘。

  再说了,不见连张敬之,杨舒也是同样的待遇么,李遵能见怪到哪里去。

  “无妨!”

  李遵无所谓的摆摆手,扫了一眼一片狼籍的战场,高兴的问道:“可是大胜了?”

  “还未全胜!”

  李承志哪有时间细说这个,只是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又低了声音,“世叔,小侄有一事请教……”

  听李承志语气不对,李遵先是一愣,又往四周看了一眼:方圆十丈内,竟再无第三个人?

  李承志问的绝不是小事……难不成是真的要反?

  李遵心中一突,沉声问道:“你且先讲!”

  意思是我不一定如实奉告……

  “正午时分,也就是大战刚歇,阵南突然冒出来了一支大军……打的虽是姑臧伯(李韵的爵位)的旗号,但即不通传,也无示令,只是停在二十里外观望,且虎视眈眈……”

  “连丝风……不,连个信使也没派?”李遵差点就说漏了嘴。

  李承志狐疑的盯着他:你该不会说的是:连丝风声都没透吧?

  “没有!”他摇了摇头,“直至方才,大军突然进逼,竟似是要开战?我令胡保宗阻击时,才见了令信……果真是姑臧侯……”

  “不可能!”李遵断然摇头,又目灼灼的盯着李承志,模棱两可的说道,“嗯……便是大兄受了奚镇守之令……嗯……来的,至少会通传令信,亮明身份……”

  李遵嘴里像是含了个核桃,话说的含糊不清,但李承志哪还能听不出来他的潜意:李韵真要是被奚康生派来对付你的,坚决不可能不提前给你透个风……

  李承志心里惊骇莫明:应算祖父和李茂的关系好,那也是三代前的事情,祖居李氏的脸就那么大,值得李韵冒着被问罪的风险,给自己通风报信?

  这其中定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李承志脑筋转的飞快,猛吐一口气,往前凑了凑,几乎要贴到李遵耳边的架势。

  眼中更是精光四溢:“但奇怪的是,方才姑臧侯向胡校尉出示的令信上,写的却是奚康守令姑臧侯镇守陇山,并未提到要应援我等的军令。所以小侄有些不解,也想请教请教世叔,这其中,是不是有小侄”

  李遵都被惊呆了:大兄好大的胆子,竟准备暗中放走李承志?

  嗯,不对?

  李承志为什么逃,他又没犯罪?

  就凭一丝臆测,奚康生就敢派兵来剿平了泾州之乱的功臣?

  简直放屁,皇帝都不敢这么干……

  大兄这分明是在暗示李承志:有什么把柄,就尽快处理干净了……路也给你放开了,真有要有上万兵,几千副甲之类的,就赶快转移……

  还有这李承志,分明就是猜到了这一点,但又害怕里面是不是有圈套,跑来套自己的话了……

  好家伙,这一个个不但胆大的都敢包天了,更是成了精了……

  李遵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该如何让李承志明白李韵的好意,但还不能留下把柄。

  他急的在地上转起了圏圏,转了好几圈,脑中灵光一闪:“世侄,我予你说桩旧事……”

  李承志眼角狂跳:来了……

  “世叔请讲!”

  “八年前,今上二叔、咸阳王元禧起兵对抗权臣高肇,事败后被诛……因堂姐是咸阳妃之故,三伯一家多有牵连,各位堂兄尽皆被诛,其余家人皆被流放河西……七弟九弟因未及冠,所以侥幸活下了一命,也在流放之例……”

  说了一半,李遵稍稍一顿,眼神悠冷的看着李承志,“但诡异的是,屡有矫诏传至河西,要镇军诛尽被流放的李氏男丁……

  若不是乃之公与那元族镇将据理力争,且多处维护,三伯一家,怕是血脉已绝……也是自那以后,乃之公与那镇将起了嫌隙……”

  李承志巨震加狂震,呆呆的看着李遵。

  他之前听李松讲古,一直觉的哪里不对:那镇将脑子被驴踢了,才会为了区区数百李氏私兵,勾结柔然暗害祖父、大伯,还有父亲?

  真要是因此反杀了那镇将,就该是李家占理才对,朝廷再不讲理,也不该将祖父与大伯召回洛阳软禁,而是一查到底,还李氏清白。

  原来根子在这里:高肇要斩草除根,但同在陇西李氏这面大旗下的李其肯定要处处维护,这仇就这样结下了……

  也根本不是他李承志长的像人民币,好像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搞了半天,原来是祖上留下的香火情……

  李承志微微吐了一口气:“小侄明白了!”

  李遵犹豫了一下:“那世侄……准备如何做?”

  意思是如果要销毁把柄、处理手尾的话就趁早……

  “自然是恭迎姑臧伯,谨遵其令!”李承志乐呵呵的笑道,“姑臧伯说攻,那我就攻,姑臧伯说退,那我就退……”

  意思是他什么都不会做……

  若是之前,李韵真能透个风,李承志说不定就会考虑一下,提前安派部分白甲兵遁入陇山。

  但已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再变更计划,就有些来不及了。而且李承志也不敢百分之百的相信李韵……

  再者,这计划漏洞太大,破绽更不少:胡保宗、杨舒、张敬之等人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李承志手下到底有多少铁骑,多少甲卒,但至少知道他有多少人。

  白甲营战兵加辅兵,再加民夫,堪堪过万的数据,所有人都知道。

  冒然少了数千,万一有人走漏了风声,传到奚康生和朝廷的耳朵里,有人要问:人到哪去了?

  李承志又该编多少借口,才能瞒混过去?

  还是那句话:他从不会将希望寄括到别人身上,更不会将自己的安危交到任何人的手中。

  包括胡保宗,杨舒,甚至十之八九会成为至亲长辈的张敬之……

  更何况是从未蒙面的李韵?

  自力更生吧!

  李遵又惊又疑,直戳戳的盯着李承志,好似在说:你可是真有一千铁骑,数千甲卒的,就不遮掩一下?

  李承志只做不知其意,微微一笑,又往下一揖:“左右就离着五里,姑臧伯该是快到了,小侄去准备准备,也好恭迎世伯大驾……”

  李遵怅然一叹。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李承志才十七岁,之前更是连面都没见过,就能隔空与大兄这样的人杰过招了,可见灵醒机敏到了何种程度?

  根本不用自己再多话提醒……

  “我也去迎一迎,你派人带我出阵吧!”

  “好!”李承志点点头,一指李松,“陪世伯出阵,并召令与各军主,恭迎姑臧侯……李亮坐镇中军,紧盯敌营!”

  哪是紧盯敌营,是怕那些厢车里的尸体被人发现……

  李松恭声一应,给身边亲卫下着令,让其召集各将,准备出阵。

  李遵刚走,李承志就召过了李时,又急又快的交待道:“你亲自去,率所有塘骑往西查探,但有异常,快马来报……

  若是探到安武还未见异常,就告之舅父,说半夜可能有乱民溃逃,也肯定会有白甲营随后追击,让他谨守城池即可。

  若需他出兵拦截,或是需要他接受,李松或李亮等,自会与他也没有络……然后你继续往西,一直探到陇山,将实情随时报予李松……”

  李时心中一凌:郎君竟然连郭存信都不敢相信?

  要不然,李松行止安武,应该要休整一夜才对……

  其实不是李时想的这样,而是李承志怕夜长梦多。

  如果李韵真的放了水,往西再无官兵阻截防守,那为何不让李松连夜西行,最好赶天亮前就能出关,或是遁入陇山?

  更没必要将实情告诉郭存信,让他担惊受怕……

  ……

  胡保宗满头雾水。

  李韵竟让大军就地停驻,只是带了一队亲卫去见李承志?

  也不怕李承志将你给软禁了?

  看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三句中有两句就是在拿鼻子冷哼,胡保宗也懒的往上凑。

  陇西李与高肇用不共戴天之仇形容也不为过,而与高肇亲近的胡家,在李韵眼中自然就成了狗腿子,他能有好脸色才怪。

  但胡保宗奇怪的是,为何杨舒与张敬之,对李韵也没个好脸色?

  不会是两个因为帮李承志说话,从而与李韵闹翻了吧?

  翻脸就翻脸吧,李承志已有了官身,别说李韵,就是奚康生来了也不用怕了……

  心里转着念头,胡保宗领着李韵,往白甲军阵靠近。

  还离着十多丈,他就看到南阵前立着好多火把,其下站着好多人。其余皆着白甲,只有居首一位穿着金甲,骇然就是李承志。

  不是说又沉又重,还容易被当做靶子么,今日怎又舍的将白甲换掉了?

  看来这有了官身之后,心态顿时就不一样了……

  胡保正暗暗讥笑着,突见李承志往下一揖:“祖居李承志,见过姑臧侯……”

  旁人不觉的如何,但胡保宗却是脸色微变:李承志为何不自称官职,而是俗称?

  如果还是白身,你信不信李韵连理由都不用讲,就能将你就地绑了……

  离着这么近,李承志哪会看不到胡保宗脸上的急色?

  他暗暗的一叹气:胡保宗,对不住了,这官,暂时还真不能认。

  一认,就成高肇党徒了……

  看着李承志,李韵却有些恍惚。

  杨舒、张敬之写给奚康生的急报他也看过。特别是杨舒,一大把的年纪了,竟将一个小儿吹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连“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话都说了出来,也不觉的害臊?

  但此时再看眼前丰神如玉的少年,他竟生出一种“感同身受”的错觉?

  李始贤长那么丑,竟能生出这般俊巧的儿子?

  偏偏父子俩还足有六七分像?

  也是奇了……

  心里惊叹着,李韵脸上半点都不显,语气更是硬的像铁:“李承志?”

  李承志微一躬身:“晚辈在!”

  都以为李韵下一句就会喊出一声“绑了”,却不想李韵只是一点头:“入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