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两个A是没有好结果的! > 第50章 5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盛灿知道醋加火鸡面面不会在意这些,他笑了笑,甚至好心情地给她这条哭丧的评论点了个赞。

  不得不说,盛灿还是低估了粉丝的威力。

  醋加火鸡面面算是盛灿粉丝圈里比较有代表性的粉丝,俗称“粉头”。

  她的评论底下也有不少人回复“心疼面面”和“哈哈哈哈”的。

  但过了会,盛灿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热搜前几的时候,不免有些诧异。

  热搜的tag是#盛灿不发自拍#。

  一开始走向还算正常,一个像是营销号的博主截出了盛灿和醋加火鸡面面的互动,并配字“哈哈哈哈酷男本质xxj吧!不过这能怪他吗!谁看了帅哥能不心动呢!”

  随后几张配图都是宴川最近的一些商业活动图。

  看着挺正常的,但这样一来,盛灿那些事业粉可就不乐意了。

  带着盛灿大名的单人热搜,点进来头一条却是别人的照片,这不就是明晃晃的分流吗!

  哪怕他们家灿崽看样子已经对宴川情根深种了,那也不可以影响灿崽事业!

  盛灿的粉丝年龄跨度很大,各行各业的都有,分分钟就这件事情给出了各式各样的数据图,理智粉丝赚足了好感。

  然而渐渐地,这些发言中却掺入了极端的字眼,有人甚至披着盛灿粉丝的皮开始攻击宴川。

  盛灿翻着那些偏阴谋论的言论,一眼瞥过去都不想细看。

  这个圈子里没有人可以做到让所有人喜欢自己,黑粉是必然存在的。

  盛灿向来傲,黑粉那些言论根本戳不到他。

  而宴川不一样。

  盛灿巴不得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人有多好,对自己又有多独特,他受不了别人说宴川一点不是。

  分手以后的这五年里,盛灿甚至有个专门关注宴川的小号,不和宴川互动也不留言,专注怼每一个黑子,活得不像个正经粉丝。

  宴川的黑粉他都要管,他就更受不了这些披着自己粉丝皮的人说宴川了。

  盛灿动动手指,即将切换小号和这些人摆事实讲道理的档口,李翼打来了电话。

  他听起来有些暴躁:“你下回发动态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啊,你这样每次上热搜我很猝不及防。”

  盛灿正烦着:“我发个吃饭的照片也要和你说?”

  李翼:....

  “不是,那你能不能克制一点!别老发宴川,跟那个...”李翼就算气极了,也没忘记盛灿的凶名,他不由自主小声继续道,“跟那个恋爱脑一样。”

  闻言,盛灿干巴巴回应:“是吗。”

  显然一副对李翼的话不感兴趣也不相信的模样。

  李翼重复:“公司的硬性规定是每个艺人每个月必须至少发三条动态,自从这条规则发布以后,你就没有遵守的那一天,现在呢!因为一个男人!因为一个Alpha!一个礼拜不到你都发两条了!”

  盛灿注册小号的网址莫名卡得不行,他“啧”了声,“你就这个事吗?没别的话赶紧挂了。”

  李翼噎了下:“等等!还有那个热搜的事,我已经确认过了不是宴影帝他们工作室买的,毕竟这种粉丝之间的斗争闹大了,对你们双方影响都不好,我们已经在商量对策了,你别瞎掺和。”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家粉丝吵起来对谁都没益处。

  更何况网络上的东西孰是孰非说不清楚。

  然而只要有心人稍加操控,都有护崽心理的粉丝们就会下意识地跟着节奏走,盛灿和宴川粉丝基数本就大,不好管理,一旦闹大,他们两个的路人缘都会跟着下降。

  说不定又能扯到两个Alpha不该在一起的事情上。

  李翼十分了解盛灿的脾气。

  盛灿活得自在通透,往高了说,甚至有那么点自我。

  他固执地认为他和粉丝的关系仅在于唱和听,这也是为什么盛灿自出道以来就十分抗拒和粉丝分享自己的私人生活,遑论参加什么真人秀。

  听众说他的歌不好听,他欣然接受。

  可若是对他的私生活指指点点,盛灿表示不管您的事,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和宴川分手的这几年,盛灿出道积攒了一定的名气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让李翼去接触和宴川有关的资源。

  李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综艺的录制,然而节目开拍前却得到了宴川不会来录制的消息。

  那时候盛灿咖位不算大,单人场面不超过十分钟,但他正沉浸在被间接拒绝的不解里,脸色算不得多好看。

  好在盛灿平时给人的感觉都是冷脸酷哥,这样也不算崩人设,反而给他涨了波颜值粉。

  有红就有黑。

  说得最过分的一个营销号直接评价盛灿“摆着张爹脸给谁看”,还带了一些侮辱性的词汇,一看就讨骂赚流量的。

  李翼回想到这,不由得咬咬牙,心道怎么他带的艺人没一个省心的——

  那会盛灿直接操着大号去回复了,“你爹求你看了?”

  怼得很爽,但处理起来也很麻烦。

  所以这次李翼特地提前叮嘱盛灿,别发声。

  盛灿“嗯”一声,手上注册小号的动作还是没停。

  “小号也不行!!”李翼强调。

  盛灿顿了下,而后在网址里输入昵称,嘴里毫不犹豫地应答,“想什么呢你,你爹像是会用小号的人?”

  李翼思考了一下,觉得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于是他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盛灿笑了声,正想继续操作的时候,又一个电话弹出。

  “在干嘛?”

  Alpha温柔缱绻的声音通过听筒听起来有些闷,像是窝在被子里说的话。

  果不其然,宴川下一句话就证实了盛灿这个猜想,“我刚收工回家,躺在你平时睡的地方。”

  腻腻歪歪的。

  盛灿磨磨牙,哪怕心里被撩拨得起了一把火,面上也装作冷静,“哦。”

  “我在,注册小号。”

  他顿了顿,还是选择说实话。

  “弄个小号干什么?”

  盛灿不想让宴川知道自己为了他在网上和人争论,于是他把背后的原因故意隐瞒,“看到一些不好的言论,李翼不让我用大号骂回去。”

  低低的笑声杂着电流化成钩子在盛灿耳边轻轻撩一下,撩红了一片。

  盛灿莫名有些心虚地揉了揉耳朵,眼睛盯着摄像头,像是怕对面的人看见他这个动作一样。

  “说起不好的言论...”宴川顿住,“我刚在网上看到不少人私信我说我狐狸精,我迷惑了你。”

  盛灿窒住呼吸,他没想到宴川会主动说这件事。

  他急道:“你去看那个干什么?他们就喜欢乱说话,你别放在心上...”

  “不行啊,我当真了。”宴川打断他的话。

  盛灿有些反应不过来:“...啊?”

  “你今天也给我一个准话,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宴川像是翻了个身,声音懒散而勾人,“我是不是真的是狐狸精,把你迷得无心事业了?”

  宴川出道以来就一直活跃在大银幕,而电影的拍摄都需要直接用演员的原身。

  盛灿想起来自己看到过一个影评人对宴川的评价——光声音就能当男主角。

  盛灿却是被迷倒了,他结结巴巴:“你,那个,有没有想过去演个什么男花魁之类的角色?”

  “嗯?”宴川不明白话题怎么突然歪到了这里,他笑了笑,“我难不成真有狐狸精那个气质啊?”

  更骚了。

  盛灿深呼吸一口气,将脑子里那些废料都剔除。

  “少在这和我浪。”

  宴川笑笑:“哪就浪了,诶,对了,上回你说的生孩子那个事,你说,生出来了,跟我姓成不成?”

  盛灿睁大眼:“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就说,介意跟我姓吗?”

  “你要能生一个出来,姓李我都没意见。”

  宴川又笑了声,“那行,我过几天就给你生,双胞胎喜不喜欢?”

  这问题让盛灿更迷惑了,他顿了顿,一个大胆的猜测浮现出来。

  他没忍住问:“哥,你是不是在外面背着我偷人了,生了个孩子想领回来给我养。”

  宴川话音带笑:“别瞎想,等着吧。”

  再别的他也不愿意多说,硬是想吊着盛灿的胃口。

  直到盛灿的休息时间结束,又工作几天后,他却突然收到《我们平淡的生活》节目组的信息。

  [我们赤条条地来到这世上,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愿意和我们共度一生的人,和对方一起拥有属于自己的家是我们的毕生愿望。在一个小家中,孩子是必不可少的存在,为了提前丰富你们照顾孩子的经验,节目组特地为你们准备了课程,请您于今晚七点在齐城机场迎接你们的惊喜大礼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