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八十一章 战法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八品魔修对自己虎视眈眈,暗藏在阴影中,随时可能再次出手,给他致命一击。

  让陆青山心中有种寝食难安的感觉。

  唯有除去嬴界,才能平复这种不安之感。

  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最为棘手的敌人。

  “嬴界!”他在心里念叨着这个名字,杀意凝结。

  ......

  赤黎府。

  “.......赤黎殿下,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了。”心腹手下元崖将“青戈”遇袭的情况,详细禀报给赤黎。

  赤黎显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殿下是怎么打算的?”元崖问道。

  “你觉得是谁指使凶徒袭杀青戈的?”赤黎一脸戏谑之情。

  元崖微微皱眉,认真道:“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当是嬴界吧,他手下正好有一批死士,与青戈又有着明显的利益冲突。”

  赤黎一拍掌,“我也是这么想的。”

  “只可惜,这些事光想可没有用,青戈与嬴界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层面上的对手,所以在此事中,他就只能处处被动挨打,毫无反手之力。“

  “殿下想说什么?”元崖不解。

  ”在青戈这种孤立无援,心中仇恨最盛时机,我若是出手稍稍帮他一下,那结局又会如何?”赤黎笑道。

  “出手帮青戈,那这样岂不是得罪了嬴界?若只是为了一个青戈的话,这并不值得。”元崖认真分析道。

  “他虽然潜力无穷,但潜力毕竟只是潜力,他也终归是个杂血。”

  “不,”赤黎摇了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

  他伸出手指,“首先,还是那句话,嬴界是父亲的人,他再强也与我无关。

  而青戈却是独立的,若是能将他拉拢到我的阵营中来,那就是实打实的利益。”

  “其次,我也并不准备是直接出面,完全是可以即帮青戈一手,在明面上也不得罪嬴界。”

  “不直接出面,那要怎么帮他?”元崖疑惑。

  “青戈遇袭一事,究其根本,其实应当算是弑吴魔尊的家事。

  所以我们这些外人根本也决定不了什么,一切都得看弑吴魔尊的态度。”

  赤黎有条不紊道:“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弑吴魔尊必然是会偏向嬴界,但在表面上,也会再三安抚青戈。”

  说到这,赤黎不由嗤笑一声,“嬴界也是因此才有恃无恐,不过我可以给他们加一把火。”

  “在许多方面,我根本不用付出太多实质性的东西,对此刻的青戈来说,却是犹如甘霖,”赤黎顿了顿,沉声道:“比如,嬴界参与这件事的证据。”

  下一瞬,赤黎的手中出现一枚墨玉。

  “这是?”元崖眼神闪烁了一下。

  赤黎似笑非笑道:“嬴界培养死士为自己卖命,而我手上,则是有其中一部分死士的名单。”

  “巧的是,袭击青戈的那个魔修,便是这份名单上的一个死士。”

  “影楼......”赤黎念叨了一下出手死士的名字,继续说道:

  “青戈也明白,只要能找到证据,他就能凭借此问责嬴界。”

  “问题在于,他在王城之中并无根底,所以很多事情他心知肚明,却是无能为力,无从查起,只能吃下暗亏。”

  元崖此时已经是意会了赤黎的打算,但很快,他又提出新的问题,“嬴界身份尊贵,就算铁证如山,弑吴魔尊也不可能因为此事让嬴界偿命的,顶多就是小小惩戒一番,并无大用。”

  一个是亲生孙子,一个是女婿。

  一个是六品杂血,一个是八品纯血。

  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赤黎冷笑一声,“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准备帮青戈对付嬴界吧?”

  元崖浑身一震,终于是彻底明白了自家殿下的打算。

  “弑吴魔尊就算再偏向嬴界,在铁证之下,也必须得有所表示才行。”赤黎继续道。

  “不然,人心就散了。”

  “但是这种表示,象征意义必定大过于实际意义,既无法让嬴界伤筋动骨,也不会让青戈真正感到释怀。”

  说到这,赤黎的笑意愈发冷酷,“唯一的作用就是,将他们两人的矛盾彻底激化,并且将这种斗争摆到明面上来。”

  “可到了那时,嬴界家大业大,青戈别说是与他斗个有来有回,甚至终日都得是担惊受怕。

  他就必须得找一个靠山,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我一旦适时插手,他就只能死死抱住我这颗大树来救命,”赤黎面上露出好似要吃人的残忍笑容,“现在,还是我在拉拢他。

  可到了那时,那就是他在求我,就得任由我揉捏玩弄。”

  “我的利益也就会顺理成章的最大化。”

  赤黎的狼子野心与狠辣,远超乎常人。

  对于青戈遇袭一事,旁人大多数就是看个热闹。

  再深一层也就是看出了这是弑吴魔尊的家事,旁人不宜插手。

  而他,却是从中看到了值得利用的地方。

  “不过,这证据殿下最好还是不要直接送到青戈的手上,”元崖思路也被打开了,补充说道:“他心思深沉,擅长韬光养晦,难保不会看透这点,按下证据不表。”

  赤黎闻言,不禁赞同地点了点头。

  青戈就像一只野狼,为了猎物可以在暗中潜伏许久。

  他先前就能做到在森罗王界故意藏拙近百年,此时,同样也可能自知地位相差悬殊,先将证据藏在手里,等待合适时机再爆出来。

  这点倒是他疏忽了,幸好元崖提醒了他。

  一个人手段再通天,思虑再周全,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难免有疏漏的地方,这就是他要与元崖商量此事的原因。

  “那就将这个证据传给嬴明月吧,她可没有这么深的城府,”赤黎阴笑一声,“而且,就最近的情况来看,她可是对自己的夫婿格外上心啊。”

  关心则乱。

  “女人,愚蠢.......”赤黎呵呵一笑。

  ........

  夜晚,月如星盘。

  距离遇袭已经过去一整日,自回府之后,陆青山就一直闭门不出。

  所谓的那横扫同代的宣言,也被他借着遇袭受伤的由头,正式收了回来。

  不过这一回,众人对此却是再没有当初那么热衷了。

  因为这段时间,王城里发生的大事太多。

  不论是嬴钧遇害,还是青戈身陨,似乎都比青戈收回狂言来得更有谈资。

  府内。

  陆青山眼神冷漠。

  他的手中有一枚从森罗王界刚刚传来的墨玉。

  “赤普以我之名义私传消息,我已经对他进行惩罚。”这是獓刃魔尊对他发出的询问,所传来的解释。

  陆青山所料不错,他最开始收到的那枚印有魔尊印记的墨玉,并不是由獓刃魔尊所发出的。

  那是赤普为诓他出面,前往森罗楼,假借獓刃魔尊名义传来的消息。

  陆青山不相信獓刃魔尊会不知道他在王城遭遇袭杀之事。

  他也确定,獓刃魔尊必然知道赤普假传的这则消息,在这次袭杀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但是,在墨玉之中,对于赤普陷害他一事,獓刃魔尊只字不提。

  仿佛赤普唯一的罪过,就是假传消息。

  与弑吴魔尊如出一辙的操作。

  在许多小事情上,獓刃魔尊的表现,都是偏向青戈,似乎在三个儿子中是最为疼爱青戈。

  但实际上,这种“偏爱”并没有太多意义。

  因为,一旦到了赤普与青戈只能二选一的时候,到了真正的大事关头,獓刃魔尊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赤普。

  不论对错。

  赤裸裸的现实摆在眼前。

  可笑又可悲。

  甚至,并不是只有在唯血脉论的魔域中如此,即使在人族之中,这种情况也是十分常见。

  陆青山默然。

  他名义上的父亲不会为他出头,弑吴魔尊更不可能站在他这边。

  也就是说,要想复仇嬴界,他能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

  凭借自己,去对付一个八品境的纯血兵魔.......

  ........

  明月府。

  “小姐,小姐!”名为角儿的侍女,脚步匆匆奔向自家小姐的房间,急喝道。

  “出什么大事了,这么失态?”嬴明月打开房门,蹙眉问道。

  “小姐,赤远魔主的嫡子,赤黎府上,刚刚送来了一枚墨玉。

  说墨玉之中有小姐你感兴趣的东西,要让小姐你过目。”角儿递上一枚闪着微光的墨玉。

  “赤黎送来的?”嬴明月眼神微闪,心生疑窦。

  他们弑吴一脉依附赤尊一系,她自然清楚。

  可问题是,她不过是一个杂血,所以这些事情一般与她无关,赤尊那边的人也看不上她,素来与她无太多交集。

  这回怎么无端地给她送来了一枚墨玉,还说是她感兴趣的东西。

  带着疑问,嬴明月将心神探入墨玉之中,查探其中的消息。

  下一瞬,她的眸子中显露出惊骇至极的光芒。

  竟然是这个......

  她震惊异常。

  墨玉之中记录的是嬴界指使死士袭击青戈的证据!

  的确是她现在最感兴趣的东西。

  赤黎,为什么会将这么重要和机密的情报传给她?

  明明她与赤黎并没有太多交情。

  思索了一会之后,没得出结论的嬴明月不再纠结此事。

  她关注的是,有了如此确凿的证据,她终于是能让獓刃魔尊为青戈出头了!

  再回想起昨日嬴界那颐指气使的高傲姿态,嬴明月的心情就更为急切起来。

  她迫不及待想看到嬴界遭重的样子,一解心中郁气。

  “要不要先与青戈说一下此事?”她脑海闪过这个念头。

  随后,她摇了摇头,自语道:“不急,我还是先去找父亲,将此事落实之后再与他说吧,到时给他一个惊喜!”

  嬴明月很快做出了决定,匆匆离开明月府,再次前往弑吴魔尊府邸。

  ..........

  魔尊府。

  弑吴魔尊将心神从手中的墨玉里抽了出来。

  “父亲,墨玉中的信息你也看了,”见弑吴魔尊回过神来,嬴明月立刻是掷地有声道:“证据确凿,你这回一定不能轻饶嬴界!”

  “自然如此,族有族则,家有家规。”弑吴魔尊神色一正,眼眸终于出现了些微的变化。

  他肃声道:“嬴界他虽然年龄修为远胜你们,但按照辈分算,青戈可是他的未来姑丈。”

  “他敢对自己的未来姑丈下手,竟有此事,简直是畜生不如,”他神色不怒自威,猛一甩手道:“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我若是还能轻易饶过他,我们弑吴一脉的规矩也就坏了!”

  “明月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为你和青戈做主!”

  嬴明月大喜过望,“多谢父亲。”

  “不过,他现在被我派去御剑台值守了,按照规矩,现在也不方便直接召回他。

  清算之事,等祭祖日结束再说,你也先别着急。”弑吴魔尊又道。

  “啊?”嬴明月一怔,有些不能理解。

  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还有延后清算的道理?

  她心中有不好的念头闪过。

  但看了眼父亲的神情,又一切如常,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魔尊大人!”就在这时,魔尊府的管事突然脚步匆匆地出现。

  他语气中尽是震惊之意,神色之中则是透露出一抹惊喜。

  弑吴魔尊见此,不由蹙眉,“出了什么大事吗?”

  管事在府上多年,向来是极其知分寸的。

  如今他正与女儿嬴明月谈话,若不是有什么要紧事,管事绝对不会是轻易打扰。

  “大人,嬴界殿下他......”管事的声音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颤抖。

  “他怎么了?”

  “他在御剑台值守的时候,触动了一座战法碑......”

  管事深吸一口气,急促道:“嬴界殿下他感悟了莽苍魔尊的战法!”

  “什么?!”嬴明月下意识地惊呼出声,震惊异常。

  就连弑吴魔尊如此身份,在此时都是脸色微变。

  他完全想不到,嬴界竟然会在御剑台值守的时候,触动战法碑。

  太出乎意料了。

  莽苍魔尊留下的战法碑,嬴界又不是第一次见。

  在这之前,他就曾数次尝试感悟莽苍战法,但结果都是一无所获,时间久了,也就渐渐淡了这想法。

  弑吴魔尊也再没指望过嬴界能有所获。

  谁能想到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嬴界竟然巧之又巧地触动了战法碑。

  六座战法碑,是他们兵魔一族初代圣魔,莽苍魔尊,所留下的战法感悟,其中蕴含着无敌战法奥秘。

  任何魔修,只要能感悟其中一座战法碑,悟到一种战法感悟,就等同于得到莽苍魔尊的承认,

  这么多年下来,焚月域历史上,也仅仅只有是十四人曾从战法碑中有所得,领悟到战法奥秘。

  而这十四人,无一例外,都是成就非凡,足足有十一人成为了魔尊。

  感悟战法,是对己身天赋最强而有力的证明,地位会瞬间提升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焚月域诸多魔族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只要是触动战法碑者,都应该是被视作家族未来基石来培养,不论是资源还是其它,都会无条件倾向于他。

  而上一次出现触动战法碑者,已经是近三千年前的事情了。

  难道,嬴界要成为历史上,这第十五位感悟莽苍战法的魔修?

  “消息属实?”弑吴魔尊心情不可避免地急切起来。

  管事猛地点头,“绝对属实,嬴界殿下如今正在接受战法碑传承!”

  “好,很好,我们嬴家竟然出了这样一位麒麟子,弑吴一脉果然当兴!”弑吴魔尊忍不住开怀大笑。

  他本已经因为自己的受伤,即将身陨,做好了弑吴一脉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要衰败的心理准备了。

  没想到惊喜会来得这么突然。

  天佑弑吴!

  他们弑吴一脉的气数,命不该绝。

  弑吴魔尊不自觉地神采飞扬起来,“我去御剑台看看情况。”

  他准备亲眼见证这千年难得一遇的盛况。

  正欲出发之时,弑吴魔尊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神色无比惊愕的嬴明月。

  他脚步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了一下,浮过一丝复杂的意味。

  最后,他将墨玉扔回给嬴明月,开口吩咐道:“先前我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说过。

  至于你手上的这份名单,就不要再拿出来了,我也不想再看见它了。”

  嬴明月木然地接过墨玉,脸色不断变化,忽青忽白,无比难看。

  她没想到,就在父亲刚答应自己要找嬴界清算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这种惊天大事。

  嬴界竟然感悟了莽苍战法?

  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她不甘心。

  嬴明月咬了咬牙,倔强地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弑吴魔尊道:“嬴界他就算是感悟了莽苍战法,但依然改变不了他对青戈下杀手的事实。

  你刚刚答应我的,要为青戈做主,找嬴界清算此事。”

  “那又如何?”弑吴魔尊极其平静,不为所动,“今时不同往日,嬴界既然触动了战法碑,那他就是我们弑吴一脉的未来柱石。

  别说青戈没死,他就算是死在了嬴界手下,那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就因为他感悟了莽苍战法吗?”嬴明月眼中闪过绝望之色,语气之中带上了恳求之意,“可是,青戈他是我未来的夫婿啊......”

  “没错,就因为嬴界感悟了莽苍战法,”弑吴魔尊并不否认这点,直接道:“我们弑吴一脉的传承,比青戈的性命重要多了。”

  “告诉青戈,以后最好不要再和嬴界起冲突,尽量避免和嬴界接触,不然,到时再出了什么事,就怨不得旁人了。”

  看着眸光黯淡,面色灰暗无关,一脸颓然的嬴明月,弑吴魔尊内心一软,叹了口气。

  “不要怪我偏心,一个感悟战法碑的纯血后代,和一个杂血的女婿,换作任何一个人,他们的选择都是和我一样的。”

  “我知道了,”嬴明月面如死灰,心灰意冷,“那女儿就先退下了。”

  话罢,也不待弑吴魔尊做出答复,嬴明月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背影寂寥。

  弑吴魔尊见此,驻在原地静思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身形在原地一闪而逝。

  他要前往御剑台,亲眼见证嬴界感悟莽苍战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