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赤色的守护 > 第77章 传闻透露的行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

  听见有人接近房门的脚步声,青年一如既往地在门被打开前迅速跳上床躺好,已经把这个病房作为重点检查对象的主治牧师看见床上“温顺无害”的病号也只能无奈地摇头离开,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漏过了什么。

  牧师前脚刚走,青年就后脚掀开被子站在房间中央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你已经连我都懒得瞒了?”冰坐在自己的病床上斜眼看着他,“就不怕我去告状?”

  “我都那么可怜了!他们甚至都不许我离开床耶!”神委屈地在病房地板上踱步转圈圈,他经常就好羡慕隔壁的少女可以无所顾忌地在教会医院里到处串门,而且她对别人都特别温和耐心,导致人气一天高过一天,与之相对的,她对自己就非常不客气,甚至算是乐于欺负自己,他虽然不反感,但如果少女也能对他一视同仁该多好。

  “你这个伤换了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这么活蹦乱跳的,而且就因为你不当回事,才又受了新的伤啊!你给我自觉一点好不好!”冰这几天真是深刻地体会到了满满的担心全被扔进水坑里的丧气感,这不爽的感觉让她在对神说的话里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揶揄。她今天准备哪儿都不去,就是要亲眼看住这个不爱惜自己的小伙子。

  神忧郁地一直看着窗外热闹的街道,就算牧师打死不承认,用眼睛看也看得出他的伤大部分都愈合了,不给外出许可,他只能靠观察外面来打发时间,而且经过这几天的骚动后青年无奈地发现自己的感觉又敏锐了不少,大概是开始觉得能做到,就特意去做了,现在他都能感知到周围那么一两个明显在注视着自己的人。

  因为昨天的事他们离得特别远,青年也还记得子元最后的忠告,被这个职业粘上真的好麻烦哎……他一边默默抱怨一边选了个最近的方向大方地回视了几分钟,对面的人赶紧离开了。

  神听见翻书的声音,他回过头。

  “冰你在看什么呢这么有兴趣的样子?”

  “图书室的杂志啊。”少女都没抬头,依然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中。

  青年好奇地绕过自己的病床凑过去看了看书里的内容,好像是商品简介,彩色的大开页里展示的尽是些雕花精美的花瓶或宫灯之类,层层叠叠的复杂结构,又是镂空又是抹金粉,一看就价值不菲。

  “你很喜欢这些东西?”他盯着少女的脸。

  “这些都很漂亮啊!”少女的视线还是没从书页上移开。

  “漂亮归漂亮,没实用价值的嘛。”

  冰忍不住斜了边上泼凉水的小伙子一眼:“这是艺术品,格调!”

  神无奈地站直身子不继续扫她的兴,他其实觉得这些富贵的东西不像是少女的格调,不过她貌似很憧憬的样子,能帮就帮她一下吧。他这么想着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水果篮,随手拿起篮边的小水果刀,又挑了个红透的苹果。

  “唉,只是打了一架嘛,连对刀的感觉都跟以前完全不同了。”他随便拿手指转了几圈小刀,仔细地看了下书页上最复杂的宫灯。

  “哎?”冰对他突然说出的话完全莫名其妙,不由得从书里移开视线直盯着他。

  青年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苹果上,思索了十几秒,突然拿起水果刀开始了令少女眼花缭乱的切削,他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只有小刀的反光快速地闪过白墙,30秒后他复制出一个苹果宫灯放在少女掌心。

  冰直发愣地盯着手上的苹果灯,不管是层次还是雕花,图片里能还原的部分在这个苹果上都精确地还原了,她说不出话。

  “啊,这个红色和圆乎乎的样子很配这些花纹嘛~我觉得这才是我们这些平民的格调……”青年一边把切下来的果肉扫到一堆一边兴致盎然地打量着自己刚完成的作品,他都想双手叉腰吹嘘自己的厉害了。

  少女还是呆呆的不出声,弄得气氛都有点冷场起来,青年收起得意洋洋的神情,开始烦恼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侮辱了她的格调,他真就是一时兴起没想太多,要是她不喜欢又要吼自己……呜……可怕……

  “好漂亮……”

  “——呃?”

  “好漂亮哎!真的!神你真是太厉害啦!”她突然灿烂地笑起来,一个劲儿地夸人,神被她突然抬头的笑容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他觉得她的笑比外面的日光更灿烂,现在就像无数光束接连不断地射穿他的胸口,让他差点忘了该怎么呼吸。他挪不开视线,直到少女开心地重新去来回端详那个圆滚滚的苹果灯,他才能缓过气来退了几步跌坐回自己床上。

  这个笑,要是不提前说一声给个心理准备的话真的吃不消啊!他满脸通红地使劲儿盯着地砖的接缝。每次遇到这个少女的变化自己的阵脚就会被打乱,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再多来几次的话,因为隐约觉得自己可能会做出什么不妙的反应,所以到时候估计只能逃跑了。

  冰心满意足地捧着青年的礼物,这个虽然放不久,但她也不舍得只把它当成水果吃掉,她没有注意到隔壁正在发生的动摇,现在只是一心觉得这个小伙子十分万能,都不知道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少女静下心来再重新考虑了一阵子,她决定还是说了。

  “——神?”她抬起头看着隔壁床,突然发现对面人的脸色不太好。

  “啊?”

  少女瞥见青年无自觉地看了好几次床头柜上的水果小刀,但表情里没一点高兴,她还是知道他最近的烦恼的。

  “你是不是又在想不好的事啦?”

  “没、没有啊。”

  “不管是用刀也好什么也好,那只是你的能力,是没有对错的,决定怎么用这些本领的是现在的你,你不是也能好好选择吗?”她托起手上的苹果灯给他看。

  神苦笑了一下,他一直没敢对冰说出之前失控杀人的事,他现在虽然能控制,但要是那些声音再出现,他就没有了选择的能力,他掌控不了自己,这让他始终无法安心。

  “我打听了哦,幻樱和星月的事,你要听吗?”

  “嗯?我听!”

  “他们和前全国巫师协会会长光克鲁斯是五年前古城战役的英雄,五年前在王国西北边境线上的废弃古城克雷斯特汉姆海音,由魔物首领冰暴骑士率领被封印在城中数百年的高等魔物军团入侵王国,扬言要消灭所有人类。古城军团一度差点攻陷西北的魔法之都吉芬,当时光会长指导全国的魔法力量先在正面对抗了魔物军的邪法,而幻樱和星月绕道后方打开突破口,拖住冰暴骑士切断了他对魔物们的指挥,然后和赶来的光会长一起消灭了那个古城军的统领,终于使王国军扭转战局击退了魔物进犯,那之后他们的勇武事迹就广为流传了。”

  尽是些没听过的地点和名字……神倒是对之前在斐扬村里找到的地图上吉芬的名字和大概方位有印象,至于那个克雷斯特汉姆古城,他确定地图上并无标注。“那他们就是战斗英雄?可跟我们又有什么过节啊?古城战斗离斐扬森林斜跨了整个王国的距离,他们对战的也是魔物不是人,我想不出任何联系啊。”

  “还是有一点的。”冰补充说明道,“你家边上那个村子斐扬,正好是在古城战役前几个月突然毁灭的,生还者很少,幻樱的故乡就是那里。”

  “……”

  “假设我们都是那个村子的幸存者的话,她认识我们就说得通了吧?”

  神回忆起那个森林深处破灭的村落,当然他对村落曾经的日常没有记忆:“你说的有道理,联系是有了,那要去哪找这两个名人呢?”

  少女面露难色,关于这点也是她一直纠结于要不要说起这个话题的原因:“大战过后,三位英雄都隐居了,很少有人能再见到他们。”

  “连长相也不知道吗?”

  “那倒是在广场上就有纪念他们的雕像,我去看过,有大致的样子吧,星月是普隆德拉圣堂的牧师,幻樱是猎人,他们在古城战役前没什么名气,应该只是普通人,不过幻樱拥有王国五大神器之一的炽天使之弓,那个雕刻很精细而且独一无二,应该看见一眼就能认出来。”

  “呜……为什么冰你连教会外面都能去我却不许出房门啊……”

  “哎你关注的是这个吗?”少女哭笑不得。

  “我——想——出——去——”青年拉长了音抱怨,看来昨天的那次成功非但没让他收心反而让他对自由的向往更深了。

  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个小伙子会有的反应,只能说败给他了吧,冰提出了最后的重点。

  “那么,我听说最近有人在克魔见过他们哦。”

  神原本慵懒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他用双手撑住床沿前倾着身体激动地连连确认。

  “真的?西边那个克魔?”

  “你记性真好啊。”冰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在什么方向都没有的时候特意去记住整张地图上大大小小的陌生地名,大概这也是面前这个人过去的习惯之一吧,“就是那里。”

  “最近是多近?哎呀不管了,冰我们走吧,赶紧去克魔,也许还能抓到什么线索呢!”有了明确的目标,青年一下子神采飞扬,他终于有事做了!

  “你还是在这里多住两天把伤彻底养好……”冰不抱希望地最后试图劝说了一下。

  “我好透了!真的!冰你相信我啊我绝对没事的,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了我们立刻马上走好不好嘛我求求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