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撩到社恐影帝 > 第139章 第 13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九脸色刷白,哆哆嗦嗦地说:“那个,我、我没有——”

  “我师哥不是找我有事吗?”樊小瑜道,“他人呢?”

  小九似乎更加紧张了,几滴大颗的汗珠从他头上滑落。樊小瑜奇怪,这里也不热啊,他怎么吓成这副模样……

  啊!难道他怕我!

  樊小瑜换上了一副笑吟吟的脸:“你干嘛啊我又不吃人……所以他不在这儿吗?还是他有什么事让你来转告我?”

  “没、没有吧,我不知道,不是他让我来找你的……”

  “哦……”

  那难不成是刚刚那人传错话了?

  樊小瑜将头探出门外,整个棚里都没有蒋函泽的身影,倒是不远处有几个衣着鲜亮却鬼鬼祟祟的人,显然就是上午那群粉丝中的成员。

  樊小瑜向来心大,说不定是他那傲娇的师哥(蒋:谁他妈傲娇了?!!!)本来想找他,转念一想又不好意思了。

  反正下午拍戏还会碰上,到时候再说吧。

  他转身走了。身后的小九长吁一口气,关上了道具室的门……

  ·

  ·

  可是下午拍戏时蒋函泽说什么都不承认找过他。

  “做梦了吧你,我能找你干啥?”蒋函泽脸上嫌弃,目光却有些躲闪,“想我想疯了吧?呵呵。”

  旁边有两个小姐姐捂嘴偷笑,樊小瑜很是无语:“那那个来找我的小伙子是谁?穿着件黄色的T恤,头发很短。”

  “我怎么知道?你看看剧组里有没有这号人啊?”蒋函泽不开心地转过身去,旁边的道具师在给他俩弄威亚。

  小九也在帮蒋函泽整理威亚衣的带子,蒋函泽看他一眼:

  “哎呀你手能不能轻一点?勒猪吗你?用那么大的力气?”

  小九低着头不敢看他,却看了看樊小瑜,樊小瑜愈发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了。

  他转身敲了敲正在给他俩疯狂拍照的郭蕊:“别玩了丫头,去看看剧组里有没有个穿黄色T恤,头发是板寸,身材很像武替的那号人。”

  “嗯?黄T恤?今天剧组里没有穿黄T恤的人啊?”她说,“不然那么显眼怎么可能没发现?”

  “咦……”

  樊小瑜挠挠脸,蒋函泽高仰着下巴从他身边经过,脸上尽是高傲和鄙夷。可是这种画面在旁人看来大概很“有爱”,连郭蕊都急忙掏出手机又疯狂拍起来——

  樊小瑜不甘心地又敲了敲她,威亚弄好,他向场中走去。

  “来,我们把上午那场再来一遍,”导演举着大喇叭说,“这回函泽,你假装被石子滑一下然后让小瑜‘飞’过来接住你——不要不开心嘛,这样效果最好了,听话好吧!”

  “好个屁!”蒋函泽暗暗地啐了一口,“一群腐虫上脑的家伙……”

  “也不能这么说吧,”樊小瑜站在他对面的高台上,整了整衣袖,“你身为我的‘宿敌’,我能不顾自身安危把你救下,不管是剧里剧外都是很有意义的——很能体现出我这人的人格高尚啊。”

  “高尚个屁!”蒋函泽道,“我现在是看透你了樊小瑜,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心里憋着那么多坏呢?亏我还一直觉得你很单纯很可爱——”

  “嘘——”樊小瑜夸张地比了个手势,“千万别让下面的小姑娘们听见你这么说啊,不然他们又要磕起来了!”

  “你!——”

  “就连我助理都磕起来了——哎你助理不会也是我俩的cp粉吧?我看他今天老看我啊,不会是爱上了我吧?”

  “爱你个头啊!给我闭嘴行不行?!”

  樊小瑜哈哈大笑。他知道他师哥,虽然长了张看似多余的嘴,但是要谁真把他用了很多年的助理抢走了,他一定会大发雷霆——小九在他这儿一直被骂却一直不离不弃,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今天小九的反应让他有些奇怪,但他也没有心思多想。郭蕊是跟他说了几次小九准备跳槽了,他们也早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可是小九自己一直犹豫不决,始终没有放弃蒋函泽。

  也许这才叫相爱相杀不离不弃吧,樊小瑜叹道。

  ·

  拍摄开始了,两个人隔空过了几招。有些镜头是单人的,所以只当镜头转到自己这边时他们才需要做出相应的动作。

  这场戏演的是他一直被樊小瑜压着打。樊小瑜这个身处高堂之上的“帝王”居然武功了得,连他这个江湖高手都招架不住——所以按理说蒋函泽应该越打越兴奋才对,因为终于找到了久违的对手。可是他那脸苦大仇深的表情樊小瑜总觉得不对,他也太任性了,再怎么样也不该把俩人私下的恩怨带到戏里来……

  他停下了手中的剑,想叫停拍摄。谁知蒋函泽飞身过来那剑锋堪堪擦着他的左脸而过,樊小瑜急忙闪躲可是蒋函泽对他穷追不舍——

  “师哥,停下来,这条重新来吧!”

  “谁要跟你重新来,”蒋函泽道,“好不容易拍到了最后,我可不想再被威亚再吊好几个小时了——看剑!”

  “小心你脚下!”

  一颗滚动的石头正好落在蒋函泽脚下,他一个没站稳,脚底一滑,身旁就是高台边缘——

  他掉出去的一瞬间被控制威亚的人紧急拉住,钢线的惯性将他甩出去好几米,然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单摆运动又被甩了回来——蒋函泽的腿一下子撞到高台架子上,顿时哑了声抱着腿痛苦万分。樊小瑜想过去把他拉上来,可就在他躬身的那一刻他看见了一个令人心跳停止的场面出现——

  蒋函泽身后的那根威亚,那个与威亚衣相连处的吊环,就在他的眼前突然崩断!

  “师哥!——”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他朝蒋函泽扑了过去。可是拉威亚的几个人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并且这根钢线上突然重量暴增,几个人没有意识到需要更大的拉力——所以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樊小瑜抱着蒋函泽从七八米处的高空直直掉落下来!

  “小瑜!”

  旁边众人立刻冲了过来。樊小瑜只觉得自己的背部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搂着蒋函泽的那只手也一片酥麻,好像有千万根针在不停地扎进肉里。

  而倒在一旁的蒋函泽已经失去了意识。现场一片混乱,不断有人在尖叫,还有女孩儿好像哭了起来,包括郭蕊——她的脸一凑过来就把樊小瑜吓了一跳,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妆也被花得一塌糊涂。

  樊小瑜一边忍着痛一边烦躁,你们倒是给叫救护车啊,哭了顶个什么用啊……

  ·

  ·

  几个小时之后,樊小瑜被送进了单人病房。

  他的右手没大事——因为在坠落的最后一瞬间拉威亚的工作人员还是稍稍使上了一点力,将他们坠落的速度一下子降下来不少,不然他的右手不会仅轻微骨折的。

  可是蒋函泽好像情况不太妙。虽然坠落也没给他带来太大影响,他很快就醒了过来,但是掉下来之前那一下撞到腿好像伤到了骨头,貌似不是打个石膏就能解决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多亏有樊小瑜抱住他给他缓冲一下,现在只能算伤筋动骨,要是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就那样从高台上掉下来,就算没撞到腿,也得丢掉半条命了。

  ·

  回病房的时候郭蕊一直在哭,脸上花得一塌糊涂。樊小瑜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笑哈哈地调侃道:

  “丫头你平常不是挺强悍的嘛,怎么还会哭啊?——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哭吧?好难得!哈哈哈哈!”

  “你懂个屁啊!”郭蕊冲他哭喊道,“我这是后怕好吗!你知不知道当时那一幕有多可怕,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呜,哇啊啊啊啊!——”

  她又哇哇大哭起来,把樊小瑜逗得不行:“哈哈哈,你看看你这鼻涕——”

  “你烦死了!”郭蕊一把打开他的手,恼羞成怒。

  “哈哈哈哈哈……不过你别说,我今天才意识到原来你是个真·女孩儿。我一直以为你比我还爷们儿,现在不用担心你嫁不出去了,哈哈哈——哎哟你别掐我啊!”

  郭蕊伸出“爪子”来掐他,樊小瑜忙着躲闪,两个人打打闹闹地跑进了病房,最后樊小瑜跌坐在床上。

  “小瑜哥你小心点啊,”此时唯一的“正常人”胡宝说,“别撞到手了,回头好得更慢了……”

  “没事没事,”樊小瑜扬了扬打着石膏的胳膊,“已经不疼了。话说我是手断了又不是腿断了,干嘛要住院啊?”

  “还是要留在医院观察观察的,”胡宝给他拉开被子,“万一有什么事呢……而且这也是谭总的意思,他正在来横店的路上,马上就到了。周老板本来也要来,但听说你只是骨折什么的,就说有事了再叫他。”

  “对啊就是骨个折啊,我小时候都打过几次石膏,没多大要紧的——哦对了,这件事还没跟罗骁说吧?”

  两个人同时:“说了。”

  “哈?!”

  “那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他!”郭蕊吼道,“你下次别乱来了好不好?万一今天拉威亚的人最后没使上劲儿,你俩就都玩完儿了!”

  “怎么会……”

  “怎么不会啊?你下次救人之前先想想自己的安危行不行?你俩加一块儿都快三百斤了,就那么几个工作人员,突然重量加倍他们怎么拉得住啊!”

  “可是万一我没拉住我师哥,他就直接摔下去了,那才叫真玩完儿了。”

  郭蕊擦了擦眼睛,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她并不在乎。樊小瑜问:“他没事吧?听说还要做手术?没那么严重吧?”

  “左小腿骨粉碎性骨折,”胡宝说,“不做手术以后就得瘸了。”

  “那么严重啊?”

  “是啊,他的粉丝都快哭死了,”胡宝说着,给他拉开了被子,“而且现场就有几个粉丝在,已经把这件事迅速扩散到了网上,现在网上哭声一片——”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死了。”郭蕊翻了个白眼。

  “别这样,”樊小瑜说,“他也不想受伤的。我当时看见他背上那个扣环崩开我都吓呆了,哎平常吵架归吵架,这种事我也不能真见死不救吧……”

  “小瑜哥你就是人太好了……”胡宝嘟嚷道,郭蕊又抹了抹眼睛。

  “哈哈哈别煽情,咱不玩这种风格哈……话说胡宝你帮我把床升起来,我不想躺着,我屁股又没受伤……”

  其实他的背上和屁股上还是有些淤青的,但是都问题不大,休息几天就能好。

  他无聊地看看手机,感觉没事做,这才想起来:“对了,罗骁知道我受伤怎么没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你们怎么跟他说的?”

  “我发了条微信。”胡宝说。

  “我微博上艾特了他。”郭蕊说。

  樊小瑜:“……”

  “他那边应该还是早上吧,”胡宝又说,“可能还没起床,一会儿就看到了。”

  “嗯……”

  樊小瑜手上扔着手机玩。其实他倒不担心什么,他巴不得罗骁不知道这事,不然可能分分钟要打个飞的飞回来……

  他不会已经在飞机上了吧!

  算了算了,随他。樊小瑜拿了个苹果过来啃,这是剧组听说他们要住院让人快马加鞭送过来的。刚刚导演和武指心惊胆战地陪他做完了全部检查,现在又跑去蒋函泽病房蹲着了,生怕这两尊大佛有事。

  樊小瑜说不想惊动太多人,让剧组的各位都该干啥干啥,别来“探望”什么的——何况他最多观察一晚,明天就回去了。现在比较热闹的还是蒋函泽那边,听说冯芷梅也在往横店赶,而剧组因为他俩的受伤,注定只能停机一段时间了。

  “棚子已经封掉了,”郭蕊说,“听说是谭总第一时间下的命令,说要彻查事故发生的原因,所以估计一段时间都不能拍摄了……粉丝们也在网上闹开了花,可是……”

  郭蕊捧着她的办公工具,pad,在刷微博,突然眉头一皱:“怎么那么多人私信骂我……她们说他们居然是通过对家粉丝的照片才知道小瑜哥受伤了,怪我怎么不告诉她们?——这种事情本来应该保密的!难不成我什么事都发微博跟她们说啊?!”

  “可是你却专门发微博艾特了罗骁。”樊小瑜面无表情地说。

  “那不是……你们还在‘cp热恋期’吗,我当然得做戏做全套了……”

  “……”

  “不管怎么样,还是发个微博给大家报平安吧,”胡宝说,“刚刚我打水碰到个护士小姐姐说是你的粉丝,她说她看见微博上的照片差点吓哭了,看你俩被围在众人中间还以为你死——”

  “别说这种晦气话,”郭蕊瞪了他一眼,“我已经让公关部官方通报一下了,不过小瑜自己也发一个吧,不然粉丝们可能真的要疯。”

  “唔,行吧,发张自拍吧,把我胳膊也拍进去~”

  “别啊,不能让他们知道你打石膏了,”郭蕊说,“你知道大家会多心疼吗?”

  “那也总比以为我死了强吧?”

  “……”

  最后郭蕊拗不过他,两个人被他一左一右揽着拍了张自拍——当然打了石膏的那胳膊揽得很费劲,与其说是他揽着还不如说是胡宝捧着。

  然后郭蕊给他切换好了微博账号,可就在递给他之前,她的脸色再次陡然一变。

  “又怎么了?”樊小瑜伸手去拿pad,郭蕊却躲闪了一下。

  “额,那个……要不还是我帮你发吧,你要说什么?我帮你编辑?”

  樊小瑜现在只能用一只手,确实不方便,可是……

  “丫头,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个表情?”

  郭蕊纠结着:“没、没社呢吗——”

  “你瞒得住我吗?我们都一起混了多少年了?——把pad给我。”

  而且他猜到肯定是跟自己有关。如果仅是郭蕊的事,那她的反应会像刚才一样直白而暴躁。

  而现在……

  他想去抢pad,郭蕊不给,还跳开了。樊小瑜干脆拿出手机,登陆了自己的大号——

  然后他气得将手机给扔了出去:

  “这群人他妈的有病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