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异能名为太宰治的我 > 第126章 第 12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两个中也君呢。”森鸥外推门而入,看着檀君和被檀君抱着的的诗人中也。

  “你是……森先生?”草野心平看向了进门的人,花了点时间才认出来了。

  “哎呀,竟然是认识我的吗?”森鸥外惊喜。

  草野心平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呃,不,大概是认错人了?”

  “当然是认错人了。”诗人中也也冷静了下来,示意檀君把他放下来,“这样的邋遢的不修边幅的大叔哪里像是森先生?而且森先生已经死了快二十年了吧?”

  除了诗人中也要打太宰的时候,檀君的表现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后辈。

  他松开诗人中也,还把他的衣服整理好。

  诗人中也个子小,而且有一张看上去很嫩的脸,但是他的神态却莫名地让人有点火大。

  突然死亡的森鸥外:“……”

  干部中也:“……”

  等等,这个中原中也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张嘴这么欠啊!

  干部中也仿佛看到了一个和太宰治欠揍程度不相上下的人。

  然而这个人似乎是另外一个他自己。

  草野心平扯了扯檀君的衣领,把檀君扯到他身边:“檀君,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已经死了。还有这里……不是我们的那个年代吧?”

  草野心平是最能看出来现在时代位置的人。

  毕竟他是死的最晚的那一个。

  诗人中也大概还没反应过来,但是他一扭头看到死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原中也可是被吓了一大跳。

  他即使和中原中也关系好,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害怕。

  “关于这个我很难解释的……”檀君也低声和他说道。

  只要中原中也不和太宰闹起来,他和草野心平的关系就很不错。

  檀君在写小说之外也会写诗,和草野心平交流起来也很有趣。

  “檀君,在和别人说什么呢?”首领宰扯着檀君的衣服。

  “啊,没聊什么。”檀君茫然道。

  草野心平觉得檀君一如即让地被太宰吃的死死的:“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太宰吧?”

  草野心平早就发现问题了。

  诗人中也也就是自吹自擂,自认为自己武力值高超,如果没有专门练习过,人类的战斗力和身高体重是成正比的。

  就中也的身高和体重。

  虽然首领宰嘲讽是姑娘的小粉拳有点夸张,但是诗人中也真的是很难伤到人,顶多就是把人打到火气翻涌。

  别问这种事情草野心平是怎么知道的。

  和中原中也一起喝过酒的人都挨过打。

  他、檀、安吾、太宰……哪个没被打过?

  其实也就是太宰那个家伙挨打挨骂不太会还手,换他们任何一个,都会躲开醉酒中也的攻击。

  但是眼前的太宰……不是他说,胆子也太大了。

  主动撩拨诗人中也,而且完全不见有半分气弱。

  不过确认这只太宰不是他们认识的太宰还是因为看到了另外一个中原中也。

  “是的。”檀君点了点头。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首领宰扬起下巴:“我才不是那个胆小鬼呢。”

  ……像是翘尾巴的黑猫一样。

  檀君无奈。

  再说,说作家宰是胆小鬼?

  檀君觉得这可未必吧。

  只是作家宰的胆小溢出来了,而首领宰的胆小是藏起来的。

  这个品种的黑猫都是胆小鬼。

  没有例外。

  “看出来了。”草野心平和首领宰的接触时间不长,不过首领宰很会装,即使是长时间接触怕也是很难看出首领宰的本质。

  那边诗人中也的反射弧似乎有点长:“等等,檀!”

  “那个……我知道中也你想问什么,有些事情稍微等会再谈。”檀君看着森鸥外和干部中也。

  “……哈?他们原来是敌人啊?”诗人中也看着干部中也,“你辞了吧。好歹是另外一个我。”

  干部中也一头雾水,但是却瞪大眼睛:“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一句话……我们还不熟!”

  檀君:“……中也还是一如既往地任性呢。”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不了他,觉得这个人太过于自我了。

  “是洒脱。”草野心平摇了摇头,“没有洒脱的灵魂怎么能做出好诗?”

  首领宰心说看着中原中也和中原中也吵架,这可真是名场面啊。

  而且看样子……干部中也似乎干不过诗人中也。

  因为干部中也没诗人中也那么任性。

  “你好啰嗦。”诗人中也用蔑视的小眼神看了看干部中也,“让你做你就做,还舍不得森先生吗?你又不是太宰那家伙。”

  “这位中也君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啊。”森鸥外举起自己的双手。

  他也低头看着诗人中也,忍不住有一种发笑的感觉。他完全可以想想太宰看到这只中也大概会笑到岔气。

  诗人中也太矮了。

  不过森鸥外的表情控制的还是很到位的。

  倒是爱丽丝噗嗤一声笑了。

  “什么?森小姐已经不能满足森先生了吗?居然还拐带别的小姑娘?”诗人中也看着爱丽丝。

  人种都不一样就别说是什么女儿了。

  “森小姐是我的妻子吗?”森鸥外笑着问道,“还有什么叫……太宰?”

  他不怕诗人中也现在对他有对立的态度,就怕诗人中也不搭理他。

  只有交流才能解除误会吗?

  干部中也是好用的社畜。

  森鸥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诗人中也拐过来了。

  “是女儿啊。”诗人中也很自然地说道。

  森鸥外迎来了自家干部中也的惊诧诡异目光。

  干部中也:“……”

  原来另外一个森先生的变态程度更加地深了吗?

  普通的萝莉已经不能满足了吗?

  是传说中的已经进入到女儿不是亲生的就会兴致全无的变态程度了吗?

  “……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森鸥外心说另外一个自己都做了什么啊!

  森鸥外向来怀疑自己的人品。

  他立刻转移话题:“另外一个太宰很喜欢我吗?”

  “另外一个……好吧,大概的确是另外一个。是挺喜欢的。”诗人中也看着首领宰。

  “啊,这事我知道,太宰可是留下遗嘱说要埋在森先生对面的。”草野心平毫不犹豫地来揭穿作家宰的黑历史。

  首领宰:“……那个丢人的家伙。”

  檀君为作家宰挽尊:“不过见到这个世界的森先生,太宰似乎有了把自己挖出来重新埋的冲动。”

  “大概有点难吧,毕竟纪念馆就在附近。”草野心平已经开始讨论起把作家宰挖出来的可能性。

  “那是把森先生挖出来吗?”檀君沉思道。

  森鸥外:“……请放过另一个我吧。”

  这是无妄之灾。

  中原中也扭头继续说道:“看你这语气,怎么,觉得太宰不会喜欢?啧,做人真失败。不仅没有森小姐,连太宰都不待见你。”

  森鸥外:“……”这个中也君说话怎么这么气人呢。

  “对了,森先生之前是想说什么?啊,按照说话的套路来看,应该是该说自己的优点了吧?”诗人中也抱臂,“如果森先生要证明自己不是敌人的话,就该说点话来拉拢我?”

  森鸥外沉默,他觉得自己都快被诗人中也怼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