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黑心女配是团宠 > 第99章 你不是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青茂当心!妖兽朝你那边去了!”林芸嫣躲在竹林后出声提醒道。

  方青茂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掠过的残影,就在残影快要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脚下忽然开启法阵,罡风从四面八方涌来,立刻将踏入阵法的妖兽大卸八块。

  林芸嫣从竹子后绕出来,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发丝,对方青茂道:“这是第几只入城作乱的妖兽了?近来妖兽怎地如此之多,快要赶上五年前渝州妖祸那时候了。”

  方青茂收回阵法,看着地上一坨断肢残骸道:“不止渝州城,渝州周边也有不少妖兽出没,这几日恐怕要辛苦你了。”

  “那也算不得什么,咱们这些人好歹还有自保能力,刚刚被妖兽入侵的那个村子里的村民,若是再有妖兽屠村,他们只能任人宰割。”林芸嫣担忧地望向东北方向的天空,叹了口气道:“唉,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呢?”

  “听说是天下灵力阵有崩塌之势。”竹林后忽然传出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那声音离得极近,可方青茂方才始终都没有发现有人站在他们附近。

  他戒备地挡在林芸嫣身前,之间竹林之间走出一位身穿青色衣衫,衣领袖口绘卷云纹的男子。这男子生得浓眉方脸,眉宇之间带出一股中正之气,可举手投足之间却彬彬有礼。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忽然接话的行为过于冒失,立即退后一步,对二人拱手欠身道:“方才多有唐突,惊扰到二位,实在抱歉,在下张松之。”

  “原来是青山派张掌门,掌门不必客气。”方青茂还了一礼。

  “眼下渝州大大小小的门派都忙着四处平息妖祸,可这些妖物狡猾,难免趁咱们不备为祸城市村庄,到时候又会平添不少死伤,我有个想法,不知方仙君和林仙子是否愿意一听?”

  方青茂问道:“什么方法?”

  “这是怎么回事?”先前那个同景扶苏说话的商贩彻底蒙圈,一边是这位姓景的郎君说这人是自己侄儿,要带侄儿去治病,另一边这位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男子说这人是自己妹妹,而景郎君倒成了强行拐骗自己妹妹的人。

  他不知到底哪一边说的才是实话,干脆去瞧那身着麻衣的小姑娘。

  这姑娘不过十四五岁年纪,方才拉扯之间头巾掉落,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散落开来,衬得一张惨白的小脸愈发楚楚可怜。此时她紧紧抓着这个自称是她哥哥的年轻人的衣襟,想来是与这人更亲近些。这样的话,难道当真是那位景郎君在说谎?

  渝州人民就是这般古道热肠又心思淳朴,这商贩指挥着自己的手下不动声色地站在小姑娘和景郎君之间,将二人隔开。

  寇庭舟趁势拉住寇端云,环顾了码头一圈,对景扶苏道:“景掌门,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抓走了我妹妹,此时我妹妹平安无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咱们就此别过。”

  虽然此时他想把景扶苏一起带走,但这四周人实在太多,当真动起手来恐怕会伤及无辜,只好先将寇端云救回,等景扶苏的船只回到渝江上,再寻机会动手。

  他这样想,但显然景扶苏并不想放走寇端云。

  “平安无事?你将你妹妹带离这里试试?”他边说着边将藏在袖袍下的拳头握紧,一瞬间,一股作势要将寇端云心脏硬生生捏碎的疼痛席卷而来。她疼痛得弓成一只虾米,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云妹,这是怎么回事?”寇庭舟着急地问道。

  寇端云艰难地摆着口型,痛苦得发不出任何声音,“心脏......咒石......”

  寇庭舟凑到她耳旁把声音压得极低,“调动先天灵宝的灵力试试?”

  试过了......不行......寇端云无声地扇动着嘴唇。

  站在二人身后的景扶苏也不必寇端云轻松多少,这是他炼制的最高等级的咒石,可灵力还是被先天灵宝压制得死死的,若不是他先前封锁住寇端云体内的灵力运转,此时又拼尽了全身功力,眼下才将咒石的效用发挥到两三成。

  先天灵宝,生死活人白骨,真是个好东西啊,当年如果他抢先一步,在寇晚容之前得到先天灵宝,是不是他的阿盈就能活过来?他不用忍受昼夜不息的思念之苦,他的阿盈也不用以妙龄之姿躺在冷冰冰的地窖中,成为一具毫无生气的白骨。

  不过好在阿盈现在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万一哪一天阿盈又遇到了什么危险该怎么办?那种生死分别,宛如将心肺撕扯开来的疼痛,他真的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所以,只要有那块先天灵宝,是不是就可以保护他的阿盈不伤不死?只要把先天灵宝从寇端云胸膛里取出,换给阿盈,是不是他就可以永远和阿盈长相思守?

  他在低头之际触碰到卢香盈寒凉的目光,他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伸手拂过卢香盈的双眼,温柔得像是怕惊扰到爱人的甜梦,“阿盈,很快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他抬起头对码头上的两个人道:“庭舟侄儿,左右现在端云侄儿也走不开,不如你带着她一并到船上一聚如何?”

  寇庭舟一直将手心按在寇端云后背上,源源不断地向她输送灵力,企图帮她冲破一点咒石的压制。但那咒石大概是景扶苏这辈子最得意的高级法宝,一时半刻当真不容易解开。

  那船上是对方的地盘,以景扶苏的性格自然要在船上布满机关,一旦上到船上恐怕连自己的灵力都要受到压制。可他的云妹,云妹这副身体才十四岁,经不起这般折腾。

  寇庭舟咬了咬牙,对景扶苏朗声道:“好,我随你上船。”

  错身之际,那商贩拉了寇庭舟一把,“郎君,莫得去啊。”

  寇庭舟拍了拍那人手背,“多谢,我自有分寸。”他又将声音压得极低,“赶紧带着你的手下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那商贩问道:“郎君可是对云派的仙人?我刚听那人叫你们的名字,这位难道就是咱们渝州小神女,端云仙子?”

  这个时候的寇端云恶名远扬,无论是修真界还是凡人界都知道对云派出了这么个奇葩,她寇抢抢的名号家喻户晓,话本先生对她的风光伟绩津津乐道。

  寇庭舟下意识将寇端云护在自己身后。

  可下一秒却发生了一件令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事,以这商贩为首,码头上一众人全部呼啦啦地跪了下来,他们一边磕头一边高呼着渝州神女的名字。

  “是对云派救了渝州的老百姓啊!”

  “没有晚容仙子和端云仙子,咱们现在怕是已经叫妖兽吃进肚子里去了。”

  “晚容仙子和端云仙子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嘞!哦哦,这位对云派仙人也是,都是大恩人!”

  寇端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来感谢她。曾经遭受过的孤立、背叛、欺骗就像是厚厚的风雪,她可以咬着牙坚持着去抵御刺骨的严寒,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不能输,撑过去就好了。可此时一句真诚的谢意却如暖春江水,反而将她冲得溃不成军。

  她往后挪动着步子,几乎想逃离开来,也就是这时,她抬头看了一眼景扶苏,那人面上没有怒意,没有轻蔑,他还和往常一样带着温润和煦的微笑。寇端云拉了拉寇庭舟的袖子道:“咱们赶紧去景师伯船上吧。”

  寇庭舟扶着寇端云绕过众人,就在他踏上船板与景扶苏挨得极近的一瞬间,寇端云屏住了呼吸,等待寇庭舟随时发难,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

  但寇庭舟只是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任凭景扶苏在他的经脉上一按,他稳住身形,背着手,走进了船舱中。

  景扶苏吩咐手下收了船板,心满意足地离了这片码头。

  在一片潮湿的黑暗之中,寇庭舟察觉到有一双小手贴在自己后背上,一股暖流从掌心传来,他微微睁开眼睛。

  黑暗中眼睛失去焦距,耳朵便格外灵敏,他听到身后布料摩擦的声音,低声唤道:“云妹?”

  寇端云贴近寇庭舟,“我在这里,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寇庭舟摇了摇头,又怕寇端云看不见,出声道:“别担心我。”

  他想把寇端云附在背上的手拿开,却被寇端云格挡开来,她凑近寇庭舟耳边道:“你在码头上渡给我的灵力,供我控制先天灵宝冲开了一点经脉,可以调动一小部分灵力了,这间船舱阴冷潮湿,你现在灵力被封,我渡给你一些,帮你驱驱寒。”

  寇庭舟顿了一瞬道:“先照顾好自己,不要伤到自己这副身体。”

  他说的话明明再正常不过,可常年习惯于看别人脸色行事的寇端云却从他这话中察觉到了一丝怪异。

  寇庭舟不待她问,便继续道:“你不是云妹吧?你是谁?为什么会占用云妹的身体?”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多平静,没有诘问,没有憎恨,似乎只是在问她“你不是说要出去找朋友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所以寇端云也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平淡地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寇庭舟轻笑了一声,“我和云妹从小一起长大,她的脾气秉性我一清二楚。如果此时是她恢复了一点灵力,她一定在码头上就和景扶苏动手了......我知道,你是考虑到码头上无辜百姓的安危,考虑到我们两个如何脱身,懂得藏拙很好,只不过......”

  只不过你就算有千万般好,却仍有一点不好,你不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