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26章 被豪门大哥盯上26(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尧低沉喑哑的嗓音,瞬间把那些被原飞星努力抛掷脑后的春.梦,一股脑的翻了出来。由于画面过于黄.暴,原飞星捂着大红脸将头埋在贺尧的办公桌上,一边嗷嗷叫:“不要叫我小草莓!”

  但动作过于猛烈,T恤下摆被带了起来,露出一小截莹白如玉的腰线,以及两个可爱的腰窝。贺尧眸光一暗,原本带他吃饭的计划就这样被推后,先来一道餐前甜点似乎也不错。

  温热的大掌贴了上去,揽着腰将人带入怀中,傻乎乎的小猎物只顾着羞赧,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他将臊红的脸转而埋进男人宽厚的胸膛,决定在眼前这个辣鸡男人道歉,并收回那个羞耻的绰号前,他绝不抬头!

  也察觉腰腹处风吹的凉意,他回手想要拽下来,贺尧却先他一步,小猎物天真地想着:嗯,算你乖觉。

  没曾想这念头才刚刚冒出来,温热的大掌便顺着滑.腻的肌肤一路下移。

  延申到尾.椎附近的温热酥麻,让原飞星瞬间宕机,二十几年的人生,他第一次被人摸了屁.股!还是男人!这个男人还是他一手带大的!刺激程度超级加倍!

  原飞星挣扎要离开,贺尧的双臂却如钢筋铁骨牢牢将他箍住,温热的大掌逐渐收拢。

  原飞星面红耳赤:“贺尧,你你你松手!”

  贺尧低头亲了亲他的唇珠,哄骗道:“乖。”

  原飞星心说我乖你个大头鬼!这种时候难道还要躺平被你吃吗?!但敲打捶击毫无用处,男人胸前坚硬的肌肉让他手痛,他有些急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小声乞求道:“贺尧别这样,我们才刚在一起,你冷静一些……”

  回应他的却是被打横抱起,直奔休息室走去,原飞星挣扎不开,气得一口咬在男人的肩头上。

  “咔哒”一声,休息室的门被反锁,原飞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男人压.进松软的床铺中。

  原飞星卡着男人的脖子不断推却,贺尧却转而吻住他反抗的小爪子,在指缝间细细舌忝.吻,一边用灼热的目光看着他,仿佛他亲吻的并不是眼前的手指,而是某个更为紧要的位置。小菜鸡原飞星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高超的撩.拨,刻意闭紧自己加以掩饰。

  贺尧摊开他的掌心,落下饱含浓情的一吻,随后转而十指交握,将他的手撑在头顶,另一只手则提起下颌再度吻上,舌尖勾.引.逗.弄,仔细描摹口中每一寸甜软。

  原飞星被他亲的头昏脑涨,早就失去了身体的支配权,瘫软的膝头被毫不留情地抵.开,更加紧密的触.碰让他心慌意乱。

  “啵”的一声气音,两人的唇.瓣分开,贺尧抵着他的鼻尖低低地笑了,眸中泛着一丝戏谑:“嗯?”

  原飞星觉得自己大概是直男之耻,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贺尧撩出反应,红着脸转头不吭声,贺尧又再度确认。

  原飞星羞赧嗔怒道:“你蹭你也会的!”

  贺尧又是一阵轻笑,低沉好听,却让原飞星只想掀起被子把自己埋起来。

  男人没打算这样就放过他,手指再度按上他的腰侧,薄唇蹭着原飞星圆润小巧的耳垂上,低低呢喃:“看到你我就……”

  随后趁着原飞星被他撩到魂飞天外之际,一把将他的运动裤扯……

  原飞星立即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一副绝不屈从的坚毅模样,厉声呵斥道:“贺尧你疯了!”

  然后就被人轻松挖了出来,贺尧让他屈膝侧身。自己则从后方一把将人抱住,轻吻着他后颈柔嫩的肌肤,一边帮他解决。原飞星上一秒还在顽强抵抗,下一秒就想给贺尧送锦旗。在贺尧的指引下,主动侧头与他缠.吻。

  原飞星侧趴在床上享受余韵的美妙,不得不说这事情,自己来和别人来,真是截然不同的体验,现在回想起来,之前的人生还真是苦了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撅着个小屁.股,侧趴在床上的模样看起来多么美味。贺尧靠近,原飞星瞬间清醒,捂着屁.股立即后退。

  “你你你要干嘛!?”

  “要。”

  “……”

  原飞星顾不上肚皮上的东西还没擦,立即用被子捂住自己,十分坚定道:“我怕痛,我不当下面的那个。”

  这件事情原飞星从答应贺尧开始就在考虑,经过严肃严谨地深思熟虑。他想了三个方案,他原本对这事情并不热衷,而且还是直男!贺尧偏要和他在一起就是要承受这些啊!要么贺尧跟他当一对快乐的葫芦娃,要么贺尧给他压,实在不行最差也是一个互攻!

  原飞星口齿不太利索的宣布完自己的计划,贺尧看他那个心虚的小模样就想笑,大掌一把握住他纤细的脚踝,轻轻一拽就连人带被拽到身前。

  原飞星不甘的蹬腿,表情十分不忿,一副底线已经给你划出来了,不要不识抬举。贺尧笑着亲了亲他,耐着性子柔声哄道:“你想哪里去了?”

  “我不动你,只是想你帮帮忙。”

  ……

  又涨了五点圆满度后,原飞星瘫在被子中,不停冷笑:“呵!男人。”

  身上的黏腻已经被贺尧清理干净,但过度摩.擦的腿侧皮肤让他十分不适。床单和被子都是新换的,他的衣服也不能穿了,只能光溜溜躺在被子里等贺尧买衣服回来。

  原飞星突然将头埋进被子里,土拨鼠式嚎叫!

  嚎了一会儿感觉心脏又有点闷痛,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绑着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自动脱离任务世界了……

  他有点难过,不敢想贺尧会变成什么样,故意往不正经的方向转移注意力:他们才刚刚在一起,他才爽过一次,贺尧还没给他压……

  原飞星低落地问系统:[我还能在这个世界待多久?]

  系统半晌后才回答他:[按原书时间线,原嘉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原飞星理所应当的以为,他会按原书的时间线走,便开始琢磨怎么在走之前,将剩余的圆满度苟到手。如果没办法避免分别,那就珍惜最后的一切,尤其是大钱钱!

  贺尧没回来,他只能躺在被窝里,抹掉眼尾讨厌的水汽,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转移注意力,才发现他们被绑架的事情,已经在微博爆开了。而且就在不久前,平安Y城的官博还转发了该视频,表示已经收到报案,该案件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热评第一条说出了一众吃瓜群众的心声:“来,我把小马扎放这里了,我倒要看看这事情还能有什么神转折!”

  这次的案件确实十分恶劣,但一同被抓的人中有主动出来顶罪的,差点让赵一弘这个主犯逃脱法网,最后还是栾嘉勋主动站出来指认赵一弘。

  他跟在赵一弘身边多年,赵一弘虽然越来越不把他当人,但又觉得他最好用,做什么都能配合。再加上对栾嘉勋的了解,自认将他完全拿捏,尤其是栾嘉勋被他喂了东西后,更是成了一条根本离不开他的狗。

  却没想到,他也有被这条唯唯诺诺的狗反咬一口的时候。

  栾嘉勋对赵一弘作奸犯科的污糟事了如指掌,一边无法摆脱一边又害怕被他拖入深渊,自己偷偷留了不少证据。进了警局没多久,得到贺尧为其聘请的律师的一些保护承诺后,就将知道的事情全说了。

  最终,人证物证俱全,赵一弘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八年不等的刑期,并处没收一定金额的罚金。栾嘉勋虽有重大立功表现,但很多事情他身涉其中,也没逃掉一场牢狱之灾。

  剩下的时间里,原飞星异常乖顺,除了被压的事情不肯配合外,两人的恋爱生活可以说是蜜里调油。

  最后的舞台原飞星没能登上,觉得十分对不起苏辰玉,毕竟两人一起演练了很久。但苏辰玉得知原因后却比他还凝重几分,还反过来安慰他:“绑架的时候我的脚也扭了,正准备和你商量想换成自弹自唱。”

  出道以来风波不断,将苏辰玉爆红时带来的昂扬冲劲给磨没了,现在他比谁都明白名利这把双刃剑,既能帮你步入云霄,也能推你堕入悬崖。再多花哨的东西他也不想折腾了,踏踏实实地写歌唱歌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在贺尧阴沉的目光中,原飞星还是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辰玉你是最棒的!”

  苏辰玉笑着说:“虽然不能上台,但你总要来现场见证吧!”

  原飞星立即应下,语气亲昵自然道:“帮我留两张前排,我要去现场给你打call!”

  比赛当天,苏辰玉放下一切返璞归真,一曲动人的剖白却意外收获了全场最高票数。大屏幕滚动一停,原飞星立即“嗷”的一声蹿了起来,站起身为苏辰玉尖叫呐喊,还没等他嗨起来,就被贺尧一把拽回椅子上。

  男人冷冷地提醒道:“你不能太激动。”

  原飞星只能憋屈地坐在椅子上,非常平静地替好朋友开心。

  ……

  原飞星想到自己可能没剩多少时间,便乖乖听贺尧安排,每天安心当米虫,跟着贺尧上班下班想多陪陪他。

  一开始还觉得纳闷,为什么贺尧要把零食柜设在办公桌下方?这间总裁办公室非常宽敞,不论是文件柜下方空出的位置,还是会客厅茶几,甚至单独休息室里除了挂了贺尧的两套西装衬衫,和后来添置的换洗被单,其余也都是空的。在他看来,哪里都比贺尧的办公桌更适合。

  直到原飞星接连三次去零食柜挑选时,被坐在一旁戴着金丝眼镜认真办公的贺尧突然拦下,非要摸摸亲亲享用一番才肯将人放过。

  捂着一锁骨吻.痕的原飞星顿悟了:妈个鸡!这死变态!啊啊啊!

  不过贺尧的美好生活仅仅持续了一个多月,便被他重金聘请的华裔专家给打破了。

  检查身体的时候,原飞星惴惴不安地问道:“李医生,你告诉我真相吧!我还能活多久?”

  李简一抬头,就看到一脸坚毅勇敢,就差写上“我能挺得住!”的患者,红着鼻尖眼眶,一双墨玉般的眸子,已经即将沁出泪水了。

  没忍住吭哧吭哧笑了起来,自认幽默地用他不太流畅的中文回答道:“你能……活到死。”

  原飞星:=_=

  李简被自己的幽默逗坏了,一顿爆笑后才艰难忍住笑意,对一脸菜色的患者说道:“请放心,你能活很久很久。”

  原飞星眼睛微微睁大,不可置信地问道:“我的心脏不是出了问题吗?!”

  “它只是有些小感冒,并不严重,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只要你定期来检查就好。贺先生说你母亲很可能是死于罕见病,目前确实是不能排除这个情况,但只要持续观察,即使出现问题我们也能第一时间解决掉。”

  原飞星一双杏眼已经瞪成铜铃,贺尧正好接完电话推门而入,对着李简微微颔首,“这次的情况怎么样?”

  原飞星一把拉住贺尧,激动道:“我我不用死了?!”

  贺尧挑眉突然想起什么笑了出来,亲昵地捏了捏他的鼻尖,柔声道:“是的,只要你乖乖听话。”

  原飞星直到坐进车子,还处于他不用死了的狂喜中,等车子停进贺宅的车库,原飞星才回过味来,“贺尧!你是故意误导我的对不对!”

  贺尧的手挡在车门上方,防止他犯傻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头,闻言眉头轻蹙,“什么?”

  “你不是说我活不久了吗!”

  贺尧轻笑着否认,“没有。”

  原飞星迟疑着低头仔细回想,然后一拍大腿,“我想起了!我问你我会活多久!你让我答应你不要去节目!”

  被拆穿的贺尧也并不惊慌,将原飞星的手攥住,还低声提醒他小心脚下的台阶。原飞星整个人的毛都炸了起来,扯着贺尧的西装领口气呼呼道:“你就是故意的!!”几番拉扯之下,一直被贺尧贴身保管的两截银行卡,从胸前口袋中掉出一块。

  原飞星看到自己的宝贝银行卡,竟然被这人弄断了,一股火气直冲天灵盖,发出小兽般咆哮:“贺尧!你还掰我的卡!”

  贺尧笑着抱住他的腰,不顾原飞星的挣扎将人带进电梯中,随即将人抵入电梯的一个角落。原飞星身前是一堵炙热的肉墙,身后及两侧是冰凉的金属内壁,看着贺尧不断逼近,十分机智地用手将嘴巴捂住。

  “嘀”电梯打开,贺尧直接将人拦腰扛起,不顾走廊可能出现的佣人管家,直接将人扛回房中。

  原飞星新仇旧恨态度坚决:“滚!我还没原谅你呢!”

  …

  原飞星得了便宜后态度有所软化,梗着脖子骄矜道:“除非你让我压,我就原谅你。”

  …

  原飞星魂飞天外,再一次被贺尧纾.解得哭唧唧:“哥……唔唔唔……轻点、嘶……呜呜呜……原谅!原谅你!放过我吧呜呜呜…求求哥哥……”

  …

  原飞星发现贺尧这里是讨不到便宜,便去找同样误导自己的系统对线![狗系统!你编号多少!]

  五年后。

  原飞星虽然已经退圈,但与贺尧地下停车场被拍时,依旧有不输顶流的影响力,恋情曝光的消息火速蹿到热搜榜首。

  两人被拍也实属乌龙事件,贺尧哄着原飞星去某个全市知名的主题酒店,玩一些不一样的。好巧不巧,和某位密会模特男友的一线花旦撞到同一天了,贺尧帮他开车门的时候又骚了一下,两人在车子旁拥吻的高清大图就这样被传到网上。

  当事人还没回应,网上便涌现了诸多爆料贴: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贺氏员工表示:“小原总经常来公司找贺总的!而且好几次来时和走的时候穿的都不是同一条裤子!!”

  “什么?逐出贺家关系破裂?别开玩笑了,贺总宠弟狂魔谁不知道?”

  “憋死我了,让我说!还记得原嘉晒过的零食柜吗?那是贺氏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星之翼》总决赛那次!!!原嘉站起来为辰宝欢呼,结果被贺大佬黑着脸按住了谁还能翻到动图?当时差点笑死我,印象超深刻!”

  “卧槽姐妹!《星之翼》都是几年前的节目了!这种细节你还记得?下一季最强大脑没你我不看!”

  “我早就说他俩有一腿了,都没什么关系了,还经常能看到狗仔拍到两人同出同进,餐厅偷拍我都看到不下十次了,就算是亲兄弟都没走这么近的吧?”

  “呜呜呜麻麻你粉的尘缘BE了……”

  “哦豁!我懂了!原嘉其实就是贺尧的童养媳吧!”

  ……

  原飞星没想到时至今日,广大群众盯他盯的依旧很紧啊,感觉再不说点什么底裤都要给他扒没了,卧槽!他还看到有营销号做他和贺尧恋情汇总……

  原飞星立即切换到发博界面,传了一张对戒照片,还有不久前两人在瑞士注册的结婚证,并配文道:“[捂脸]请给我们一点空间,也谢谢朋友们的祝福。”

  已经成为天王巨星的苏辰玉,刚从录音棚出来就看到这条消息,立即点赞并评论道:“恭喜贺总终于有了名分!也终于不用每次见面都瞪我了~[狗头]。”

  原飞星的心脏在贺尧严格的把控下,比两人预想的情况要好很多,虽然原飞星日常抱怨自己为什么明明还很年轻,就要过退休后的生活,早睡早起早上慢跑晚上散步,辛辣油腻定时定量,晚上也只能开心一下下?

  贺尧开始还要费心费力地哄着,后来发现他极度爱钱的事情,虽然觉得十分奇怪,但利用起来如虎添翼。原飞星只要乖乖听话,坚持健康打卡,就定期往他的小金库里转钱。

  四十岁的时候也出现了主动脉瘤的问题,但由于发现的非常及时,先后动了三次手术,趁着没有破裂前都置换了。都说他做的这种手术,术后恢复期非常疼,原飞星便直接让系统开了屏蔽,全程美滋滋。

  贺尧以为他是强颜欢笑,心疼的无以复加。几次原飞星半梦半醒间,都看到贺尧瞪着两个红通通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看就是偷偷背着他哭过了。

  原飞星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男人的手背,贺尧便立即俯下身,焦急关切道:“怎么了?是嘴唇干了吗?我再给你擦点蜂蜜水?”

  原飞星轻轻摇头,看着贺尧泛红的眼尾,软软道:“贺尧,我想亲亲你。”

  ……

  原飞星六十岁的时候,接到系统的通知,告诉他原嘉的身体撑不住了,提醒他做好随时脱离任务世界的准备。

  当时他正和贺尧一起吃饭,手一松汤勺就掉在地上。

  贺尧看他愣愣的模样就问他怎么了?

  原飞星低头忍了忍,再抬头又恢复成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刚刚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转头又忘了,你说我是不是要得老年痴呆了?”

  贺尧帮他接过新勺子,重新放进汤碗里,温柔地笑了笑,“别乱说。”

  原飞星呲出一口新做的烤瓷牙,神态一如年轻时傻乎乎的模样,心里却难过的要死,为什么一辈子的时间这么短?他以为自己还能再陪贺尧至少一二十年……

  当天晚上,原飞星出奇的粘人,紧紧贴在贺尧怀里,他说:“哥哥,我好爱你啊。”

  贺尧像年轻时那样,揉了揉他的头发,温柔地贴在他的耳边,低低呢喃:“我也爱你。”

  一直拼命隐忍的泪水,瞬间决堤,下一秒原飞星便失去了意识。

  原飞星死在了贺尧怀中,脸上是刚刚流淌下的热泪。贺尧瞪大了双眼,无法置信,他的时间像是被按了暂停,抱着原飞星的身体一直到天光乍亮。

  阳光射入温馨的卧房,怀中人早已冷却,贺尧才倏然转醒,脸上的震惊错愕却变成了一个浅淡幸福的笑容,漆黑的眸子被晨光拢上一层暖金色,看起来深邃又温柔。

  他轻轻抬手,周遭的世界逐渐破碎成细小的光斑,汇聚到男人的手掌中。在所有光亮消失的最后,贺尧低头吻住了怀中人的眉心,低低地说道:“我的星星,下一个世界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