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21章 豪门大哥黑化了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卓成功把原飞星笑得浑身发毛,立即问系统:[他是不是准备对我下手了!可贺父现在还没死啊!]

  系统:[有贺尧在,你怕什么。]

  品了品系统的话,原飞星松了口气,但一想到贺尧目的达成,他的小雏菊第一个不保!前有狼后有虎,小星星真的苦:[我怕他肛我……]

  系统:[嘻嘻嘻别怕,你哥可不是什么好人。]

  原飞星:[……]

  贺尧回国的事情原飞星谁都没说,却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早就被人监听。

  按着洪曼殊的计划,原嘉会傻乎乎地坐上车,在机场接上贺尧,回来的途中恰好遇上一辆满载钢筋的大货车。根据司机身上的追踪器,在最适合的时候,将她心中的隐患一举碾碎。

  原飞星对此全然不知,他穿着宽大的帽衫,戴着同色系棒球帽,正等在落地出口心绪忐忑。

  原以为出口人多,他会看错漏。但当贺尧一出现,明明隔着很远,他却瞬间认出对方,原飞星心头一紧。旋即自我安慰地想着,毕竟是一手带大的儿子,感情自然不一样,而且久别重逢,他还惦记着贺尧接下来的计划。心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有些紧张的状态放松不少。

  贺尧今天.衣着休闲,换下西装革履褪下贺氏继承人的光环,又成了学生时期才有的模样,原飞星的思绪一下飘到了很多年前。

  那时候贺父正值壮年醉心工作,贺卓有洪曼殊照顾,对于前任们留下的孩子,洪曼殊向来是只做表面功夫。毕竟贺尧从小就不像个普通孩子,养废这一套在他身上压根行不通,而原嘉跟个小傻子一样,根本不需要她费力。

  因而在贺父顾及不到的时候,兄弟俩便相互依偎彼此陪伴,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深入血脉,无可替代。

  原飞星一个晃神的功夫,贺尧拉着皮箱已经走到跟前。一把将他拥入怀中,低沉优雅的声音再一次在耳侧响起,他说:“小嘉,我好想你。”

  伴随着潮热的气息,贺尧继续问道:“你想我吗?”

  出口处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热气吹拂过的地方像是有细碎的电流,让原飞星的耳朵顿时一酥。

  原嘉应该会忍不住告诉对方,但原飞星话到嘴边却迟疑了,只是任由男人抱着他,呼吸着熟悉又怀念的味道,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将人推开,小声道:“哥,走吧,司机在外面等很久了。”

  贺尧颔首,自顾自地拉住他的手,攥在掌中紧紧包裹。

  司机是在贺家干了大半辈子的老人,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对贺家的变动也略有耳闻。见到贺尧还是第一时间下车,帮对方提着行李,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大少爷”。

  贺尧垂眸和他对视一眼,微微颔首,将行李交给对方,才淡淡道:“我不是什么大少爷了。”

  司机笑容未变,拎着行李低头不答话,原飞星拽着贺尧上了车。

  坐上车后,贺尧却不松手,捏着葱白柔软的手指,关切地问道:“手臂恢复的怎么样?”

  原飞星闻言转头看他,心道这么长时间才问,就是哪吒都能用莲藕重塑肉身了。

  他将手从男人掌中抽出,随后做了一下挤出肱二头肌的动作,虽然还不算利落,但表面看起来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平时注意一些就好。

  贺尧微微颔首,便坐直身体目视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原飞星将小屁股挪远一些,也学贺尧的样子坐的笔直。

  片刻后侧头偷偷打量贺尧,完美的侧颜略带忧郁的眼神,活脱脱就是王室跑出来的落难王子。贺尧突然转头与他对个正着,原飞星吓了一跳,目光闪烁立即扭头看向窗外。

  修长的手指按下一旁的金属按键,隔板升起,原飞星呼吸一滞,“哥,你要做什么?!”

  贺尧一把将人揽入怀中,温热的大掌抚上背脊,一下一下轻柔安抚。半晌后,贺尧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深邃的黑眸直直抵入原飞星的眼底。原飞星听见了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又听到了贺尧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声音:

  “我想多抱抱你。”

  原飞星的浆糊脑袋又开始咕噜噜翻滚沸腾,只觉得贺尧再撩他就要死了。万幸的是,贺尧只是这样抱着他,直到车程过了大半,才堪堪松开臂膀。贺尧揉了揉原飞星柔软的额发,淡淡道:“陪我去看看贺董事长吧。”

  原飞星:[他要开始了吗?!竟然连爸都不叫了!]

  系统:[嘻嘻嘻是个带孝子~]

  原飞星回首向窗外看去,车子已经到了贺父所在的私立医院附近。原飞星之前没想到贺尧目的性这么强,竟然直奔贺父。他现在去看贺父,是想一步到位气死对方报仇雪恨?原飞星对即将到来的大场面多少有些胆怯,并且十分担心自己成为其中一个环节。

  贺尧那边接起了一个电话,他轻嗯了两声便挂断,唇边弧度越发明显。

  原飞星不解,脑中便传来系统的提示音:[恭喜宿主大人,圆满度增加了5点哦~总计25点请您再接再厉呢~]

  原飞星惊了:[久别重逢的加成?摸摸抱抱都能涨?!]

  系统忍住说你想得美,平静地抛出重磅消息:[贺卓出车祸了。]

  原飞星:[???卧槽!贺尧干的??!卧槽!]

  系统:[洪曼殊干的。]

  原飞星彻底懵逼,系统简单说明了一下。洪曼殊和原书中设定一样,依旧打算采取相同的手段除去贺尧。这次因原飞星的加入,她的计划是一次性解决他和贺尧两个后顾之忧。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所有举动早被贺尧的内线掌握的一清二楚。不但如此,贺尧借力打力买通司机,又将追踪器换到了贺卓车上。公路猎杀计划如约执行,只不过这次出现意外的换成了她的亲生儿子。

  汽车停下时,原飞星还处于微怔。贺尧先一步下车回头看他,阳光斜晒,一部分被贺尧高大的身躯遮挡,一部分散落入车中。贺尧承着和煦阳光向原飞星伸出手,“小嘉,下车吧。”

  原飞星抬头看向阳光下美好的笑容,忽地想起书中对贺母寥寥数语的介绍,善良美好温柔娴静。她是贺尧心底的阳光,却也埋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原飞星曾经想过,如果贺尧是在一个正常家庭中长大,是否也会那样温柔美好?

  两人走向病房门口,贺尧突然顿住,轻笑了一声回身揉了揉原飞星,又将人轻轻拥入怀中温声安抚道:“小嘉,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害怕,哥哥永远都会保护你。”

  怀抱松开时,原飞星还在愣愣地看他,贺尧用手指蹭了蹭弟弟的鼻尖,原飞星才从杂乱的思绪中回神,看着贺尧的背影鼻头一酸,旋即觉得原嘉的哭包属性,真是拖累了他的硬汉气质。

  贺尧推门而入时,贺父正在打针。见到他脸色立即沉下来,呵斥一旁的助理,“为什么放他进来?我的话已经不管用了吗?!”

  助理低眉颔首,小声答道:“是小少爷让的。”

  贺父向后一靠,将头撇开,并不想多看他一眼,“你来做什么?贺家已经跟你全无关系了。”声音里难掩外强中干的颓势。

  贺尧伸手扯过一把椅子,坐下后双手叠于腿间,神态平静自然。虽然只穿着一身休闲装,但在贺父面前,气势比往日只增不减,轻笑一声直言不讳道:“我来看你笑话。”

  贺父甩头斜睨了他一眼,被他气得笑了出来,“我看你是疯了!”

  贺尧笑容不变,笑却未达眼底,目光森然口吻浅淡:“看来你还不知道呢。”

  贺父眉头紧蹙,瞪着他:“什么?”

  贺尧刚要开口,就听门口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随后女士高跟鞋急切猛烈敲击地面的声音,门被一把撞开。

  一向优雅从容的洪曼殊形象全毁,涕泗横流让精致的妆容斑驳不堪,额头颈侧青筋暴起,原飞星来不及躲闪,便被她巨大的冲力一下子撞倒在地。

  贺尧看到原飞星被撞倒眉峰一凛,想去扶他,洪曼殊却已经逼到眼前。涂着艳红甲油的手指,像猛兽的利爪瞬间一把掐住贺尧的脖子,目眦尽裂尖声嘶吼:“是你做的!是你做的!!!”

  男女力量悬殊,洪曼殊很快便被贺尧推开,“咚”的一声撞在床尾的隔板上,旋即摔落堆坐在地面,大声哭号声嘶力竭,“我的阿卓啊!啊!你这个恶魔!!”

  贺父呼吸急促,手扶着病床瞪大了双眼,慌慌张张地问道:“阿卓怎么了?!”

  “啊?阿卓怎么了!你这个畜生对阿卓做了什么!?”

  贺尧耸肩,语气优雅从容,“虽然我也曾经想这样做过,但实际上下手的人并不是我。”

  贺尧看向贺父忘记闭合的嘴巴,唇色泛紫不断颤抖,不算整齐的牙齿因常年吸食雪茄,早就已经被焦油染黄。让他倍感恶心,贺尧将目光移开继续说道:“这个女人想派人撞死我和小嘉,却一不小心撞到自己儿子身上。”

  贺尧摇了摇头,转向洪曼殊时声音温柔如水,“洪姨,你也太不小心了。”说完笑着轻叹一声,音调拖的很长,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

  洪曼殊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已经布满血丝,似乎随时要落下血泪,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将眼前的恶魔生吞活剥。

  贺尧的手指轻轻敲击床尾的隔板,声音忽然转小,呢喃低语像是在说悄悄话,他小声问向洪曼殊:“贺卓,应该活不了了吧?”不等两人反应继续道:“毕竟当初你和对方谈好的条件,是要将人碾碎,以免夜长梦多。”

  病房里的机器突然发出高亢尖锐的蜂鸣声,贺父喘着粗气向后轰然倒下,骤然间病房里乱作一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