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19章 豪门大哥黑化了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满是泪痕的小脸可怜极了,漂亮的眸子已经被泪水泡的红肿,原飞星缓缓地掀起眼皮看向贺尧,一开口声音因哽咽而破碎:“哥,别、别再这样了……”

  “我们不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贺尧俯身抱住他,温柔地抚摸着他脑后柔软的发丝,低声安慰:“乖,不要怕。”

  原飞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停地重复着:“不可以,这样不可以。”“爸爸,该怎么办……”

  贺尧温热的大掌不断抚摸着怀中人的背脊,他一向自诩是一名称职的猎手,擅长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轻易便可隐匿在暗处伺机而动,用花样繁出的方法、手段甚至是阴谋诡计。

  他当过被人凌.虐的弱者,也尝过践踏一切的滋味,重活一世让他避开任人宰割的命运,但他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沥着他母亲的血、他被拔掉的指甲和被斩断下肢流出的一片鲜红、以及长辉桥下那寒彻骨髓的腐臭江水。

  他的血早就冷了,但原嘉这张童年时的护身符,却在不知不觉中落入心中。

  即使如今完全失去了效用,只要对方泪水婆娑带着哭腔求他,他便会心头酸软。对方嘟着小嘴任他索取,冷掉的血液便会重新如岩浆般炙热澎湃……

  他一直扮演着一个可靠的大哥,用最温柔的方式索取对方的信任,直到对方与他亲密无间。他一边迫不及待想拉开这场闹剧的帷幕,一边又无比吝惜每一次相拥的机会。

  原嘉是这场荒诞闹剧中最无辜的角色,他本应该保护好他的小嘉,不再像前世那般死的不明不白又悄无声息。但他又无耻地以复仇为理由,吻住了梦寐以求的唇.瓣。继而看着他的小猎物在惊慌失措中挣扎反抗,却被蛛网越缠越紧……

  两人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贺父经过抢救又休息了半夜,状况好转很多,早上一醒来便立即让洪曼殊将两人叫进病房。

  原飞星下意识瑟缩一下,贺尧搭住他的肩头揉了揉,温声宽慰:“别怕,都有我。”

  原飞星摇头,他揉了揉红肿不堪的眼睛,像一只受惊过度的小兔子,抿了抿唇没说话,心里却道:就尼玛是你惹出来的祸事!你自求多福吧!

  看到贺尧竟然揽着他,贺父当即被气的大喘起来,忍到贺尧走近便用尽全力甩了一巴掌,贺尧瞬间歪向一边,脸颊高肿起来。

  贺父哑着嗓子高声怒斥:“畜生!”

  说完就不停地咳嗽,洪曼殊在一旁帮他拍背,“老贺缓缓再说吧,你现在受不得刺激。”

  却被怒火中烧的贺父也一把推开,原飞星看着又担忧又害怕,泪水不争气地溢出,用手掩着脸止不住地哽咽道:“爸爸对不起……你不要气坏了身体……”

  原飞星想要上前,却被贺尧挡在身后,贺父见贺尧碰他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贺尧身体晃了晃一言不发,但颊边高肿看着吓人。

  贺父身体已是强弩之末,打了贺尧两巴掌犹觉不足,只恨周围没有趁手的利器,他恨不得干脆捅死这个对自己亲弟弟下手的畜生。

  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猛然向后倒下,瘫在病床里喘着粗气,大半天才再次凝起力气问道:“你们这样多久了!啊?!”

  贺尧身体站得笔直,将原飞星护的严严实实,语气淡淡和以往汇报工作时没什么两样,但说出的话却语出惊人,就怕气不死贺父一般,“很久了,和小嘉无关,一直都是我强迫他的。”

  原飞星眼睛微微睁大,纤长浓密的睫毛缀了几滴泪珠,随着睁大的眼睑轻轻颤抖着,模样脆弱又可怜,脑中却在和系统感叹:[好家伙!这个小老弟是真能火上浇油啊!]

  听到这话贺父再也无法忍耐,掀起被子一脚踹了过去,床边的仪器发出阵阵刺耳的鸣声。贺尧完全没有闪躲,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直到被贺父一脚踹倒,捂着腹部缓了半晌。

  贺父半趴在床沿,喘着粗气继续怒骂:“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对自己的亲弟弟也!也!也做下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贺尧咳了咳低笑着说道:“猪狗不如的畜生?”

  半晌后他掀起眼皮,眼神中充满不屑,“还是爸爸教的好,我不过是耳濡目染,想要的东西就去抢,对方不给就强迫他威胁他,当年……”

  “住口!你这个畜生!给我滚出去!”贺父粗粝的声音越发嘶哑,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和咳嗽,继续怒斥贺尧:

  “你以为我让你去总部你的地位就稳固了?我可还没死呢!”

  “贺氏的钱你一分都拿不到!滚出去!从今天开始我没你这个儿子!”

  “滚出去!!”

  洪曼殊一边拍着贺父的背,一边皱眉为难道:“阿尧,你爸爸正在气头上,你先离开他现在的身体受不得这么大的气。”

  贺尧轻笑一声,语气中尽是轻蔑,贺父再度咆哮:“把他撵出去!”

  原飞星听到贺尧起身时的闷哼,心里担忧腿先一步跟上,却被贺父声嘶力竭地叫住。原飞星肩膀一缩,颓靡地萎在病房的角落。

  原飞星:[卧槽?怎么肥四!?贺尧这就走了??枉费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他,他就为了搞弟弟直接弃赛了?!]

  系统:[怎么?舍不得他走?是不是……也很开心啊~]

  原飞星:[我怀疑你省略号里有鬼。]

  系统:[嘻嘻嘻色鬼吗?]

  将贺尧赶走后,洪曼殊在一旁劝说,“老贺别这样,阿尧这么优秀,董事会的人都很看好他。而且你培养他这么多年的心血,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毕竟父子血缘,打断骨头连着筋,虽然一时鬼迷心窍但不至于……”

  原飞星:[哇这个女人好坏,贺父都这样了,她还火上浇油是怕气不死吗?]

  系统:[毕竟是敢肆无忌惮和原配叫嚣的人,气人她可是专业的。]

  原飞星看着贺父那张涨红的脸,在心里摇头:[自作孽不可活。]

  果不其然,贺父越听咳的越重,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凝在喉头,想要把肺腑五脏全都咳出来,半晌后,人像是被抽干一般,顶着颓败的脸色低吼:“从现在开始,任何人替他说话,都给我从贺家滚出去!”

  “老贺……”

  贺父的情绪一直无法平复,很快医生团队再度涌入病房。原飞星吓坏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夜的功夫,身边的一切都天翻地覆,怔怔地缩在角落流泪。

  起初,原飞星是坚决不信,贺尧这个王八蛋就这么不玩了。但他等了小半个月,贺父都出院回家疗养了,又先后找了律师重新拟定遗嘱,将贺尧从继承人中完全除名。

  原飞星想帮贺尧说话,但话到嘴边总会被贺父自责的眼神挡回去,贺父的嗓子像干枯的老树皮,声音粗粝又孱弱,“爸知道都是那个畜生逼你的,小嘉不要害怕,有爸爸在谁都没办法伤害你。”

  原飞星一边感动一边忍不住呵呵哒,心道上一世您前脚走我后脚没,身体扛不住就别谈什么保护了老哥。

  原飞星憋了一肚子话只能和系统叨逼叨:[这老头太想不明白了,原嘉一个大男人,再软弱无能会一点反抗能力没有?贺家上下一堆仆人,真想拒绝贺尧能得手?]

  系统:[你知道就好。]

  原飞星:[呸,我说的是原嘉,我不一样,我是为了钱。]

  系统敷衍:[哦酱。]

  又过了几天,原飞星突然接到了贺尧的电话。

  “你要去C国?!”

  贺尧说走之前想要再看看他,原飞星一听地点是某个星级酒店,心里就一咯噔。贺尧淡笑着像从前一样,语气温柔让原飞星十分踏实。

  说他什么都不会做,就是想再看他一眼。声音依旧低沉好听,原飞星却总觉得贺尧的声音失了锐气,听起来有些虚弱萎靡。原飞星才真正意识到危机,难不成贺尧是真打算弃赛了?

  原飞星一脸迷茫:[是我把他养的太随和了吗?]

  原飞星:[我是不是可以准备脱离任务世界,下个任务再战了?]

  系统给他递了一支数据香烟,一人一统嘶呼嘶呼的对着吸了起来,数据香烟对系统多少能有点作用,对原飞星来说就是抽个寂寞,但一支结束,他觉得还挺减压的。

  原飞星:[谢了兄弟。]

  叹了口气,从抽屉里翻出一张银行卡,这原本是为以后准备的生活保障金,以防日后他与贺尧闹翻出走,娱乐圈打工又不景气。

  却没想到防备贺尧的钱,要先一步用在贺尧身上。原飞星很痛心,他的貔貅属性是无法忍受进了自己口袋的钱再逆流的,但没办法谁让他是原嘉呢。

  原飞星不停的安慰自己,自己养大的儿砸,虽然是个垃圾但多少也有感情,总不能看着他吃苦。结果越想越委屈,妈个鸡,明明是他要肛我,结果翻车了我还要帮他!呜呜呜我到底是什么新时代的大傻子!

  原飞星看着银行卡默默垂泪:[系统你给我交个底,贺尧是不是在憋大招呢?]

  系统:[大概吧。]

  原飞星:[卧槽?!那你刚刚给我递烟干什么!我以为他真不行了呢!]

  系统:[嘿嘿嘿,新产品试用装不要钱,舍你其谁?]

  原飞星:[好说好说,试用装就两根吗?]

  系统:[……]

  原飞星纠结再三,还是把银行卡带上了,原嘉面对贺尧的窘迫不可能置之不理。

  不过,他是准备装模做样走个流程,掏出银行卡意思一下,等贺尧一推拒他再从善如流地揣回口袋,这样以来面子里子就都有了,简直完美。

  系统听完他的计划有些咂舌:[这个世界的钱您又带不走,何必这么吝啬?]

  原飞星:[一日铁公鸡!终身铁公鸡!]

  系统:[哦豁,做鸡还挺有操守。]

  两人约在一家星级酒店,原飞星刚刷卡打开房门,就被人从身后拥住。

  高大的身躯将他完全包裹,熟悉的温暖怀抱,带着清冷的气息,将他密不透风、牢牢笼罩。

  男人裹挟着他相拥着滚入暄软的大床中,原飞星被他压在身下,眨了眨眼睛,男人看起来过的并不好。

  他俯身凑近,原飞星歪头躲避,“哥,你说过不会做什么的。”

  贺尧的吻落在他的额发上,轻轻一吻弥足珍惜,“好想你。”

  两人额头相抵呼吸相缠,贺尧墨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下午的飞机,让我多抱抱你好吗?”

  原飞星没再挣扎,只是将手中的银行卡递到男人手边,垂眸低声说道:“哥,一切保重,我……我会想你的。”

  贺尧接过卡,原飞星呼吸一滞,紧接着就看到卡被男人塞进了口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