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11章 豪门大哥黑化了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飞星做完手术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完全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病床上的,系统自动帮他开了屏蔽他倒是不痛不痒,但大概是麻药的作用,他的脑袋里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又昏又沉晕乎乎的,长时间滴水未进让他快要渴死了!

  侧头发现贺尧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眉宇间一片冷肃。

  原飞星吓了一跳,心想大佬天黑了你不开灯,跟我在这玩什么目光如炬啊!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哥……”原飞星发出有些含糊沙哑的声音,口腔黏膜干燥缺水的感觉更加明显。

  听到原飞星的声音,静止的男人和漆黑的背景像是被突然激活一样,贺尧凑近顺手将灯打开,灯光让vip病房瞬间亮如白昼。

  贺尧又恢复温文尔雅的模样,声音低沉温柔,“小嘉感觉怎么样?”

  原飞星觉得贺尧今天的假笑特别的假,还不如一点笑容都没有好呢。

  “哥我好渴,想喝水。”

  贺尧伸手拨开他垂落的刘海,淡淡说道:“术后六小时不能喝水,再忍一忍。”

  原飞星“哦”了一声,艰难地吞咽感让他感觉,自己是沙漠里被骆驼啃了一口的梭梭树,根系断裂奄奄一息。

  平躺了一会再次开口,“哥我要渴死了。”说完眨着水汪汪的眸子,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

  贺尧看他唇边干得快要起皮,原飞星继续哼哼唧唧要喝水,没办法只好让负责监护的护士送来温水和棉签,随后用棉签沾着温水帮原飞星润一润唇瓣。

  没想到棉签刚一靠近,原飞星便伸头一口嘬住,将水分快速吸干,旋即露出得意的神色向贺尧眨了眨眼。

  贺尧唇角的弧度不变,直接将水杯收起,原飞星嗷的一声阻止道:“哥!我错了!我乖我乖我超乖,你再帮我润润唇吧。”眼角低垂,露出无辜的狗狗眼。

  等嘴部干涩缓解,贺尧的目光又落向他小臂处的纱布,片刻后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搭在他的右手上,低声询问:“这样痛吗?”

  原飞星觉得纳闷,摇头道:“不痛啊。”

  贺尧的大掌随之将他包裹,指腹轻轻摩挲,贺尧看着他被层层缠绕的小臂,“小嘉,我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旋即抬眸看向他,乌沉沉的眼眸深不见底。

  原飞星看男人唇侧的笑容消失,又改变主意想道:您还是假笑吧……

  “我、我、骨折而已,这不是好了么。”说完用指头在男人的掌心搔了搔,脸上也换上了示弱讨好的表情。

  贺尧将手抽走,面无表情地盯着原飞星说道:“你当时摔落的位置,离道具架仅差五公分,如果再偏一点,”贺尧眉宇间带上了显而易见的戾气,他停顿片刻继续沉声道:“再偏一点,我将会彻底失去你。”

  原飞星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卧槽统统救命!贺尧的眼神在鲨人!]

  系统难得一次没和他贫嘴,十分干脆地应了声[好],随后利落地将他的痛觉屏蔽关掉。突如其来的痛觉让原飞星瞬间红了眼眶,暗骂一句我靠!

  原飞星:[系统!!]

  系统:[不用谢,我的名字叫雷锋系统。]

  一眨眼,泪水就顺着太阳穴流下来,原飞星觉得自己好娘,呜呜呜但真的好痛!啊!

  本着痛都痛了,眼泪绝不能白流的想法,他立即软了嗓音,哭唧唧道:“哥我麻药好像退了好疼啊呜呜呜……”

  贺尧立即按下呼叫器,让护士给原飞星下止痛药。

  与此同时,系统也帮他将痛觉屏蔽又开启了,笑嘻嘻邀功道:[宿主你看,任务对象现在的眼神,又变成满满的关心和怜爱了哦~]

  刚收住泪水的原飞星:[……]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护士走后,贺尧柔声问道:“现在还疼吗?”

  原飞星眼中还泛着泪光,委屈巴巴地摇摇头,“好多了。”

  贺尧轻“嗯”了一声,揉了揉高挺的鼻骨,淡淡道:“不疼就先睡吧,爸知道了也很担心你,他们坐夜间航班回来,明早就能来看你。”

  原飞星觉得今天的贺尧极为异常,闻言立即乖巧地闭上眼睛,心想贺父快点回来吧,有爸的孩子像块宝,贺父在的时候他是安全的!

  迷迷糊糊半梦半醒间,温热的触感在颊边逡巡徘徊,一道近乎呢喃的声音响起,他说:小嘉,永远都不可以离开我。

  第二天原飞星是被渴醒的,睁开眼便看到正睡在另一张病床的高大男人,长腿微屈眉头紧蹙,看起来睡的并不舒服。

  他有些恍然,梦中的记忆逐渐浮现又越飘越远。原飞星在心里感叹,贺尧的威力真是太猛了,连做梦都不放过他,竟然摸着他的脸说那种吓人的话……

  昨晚虽然嘬了一口水,又润了润唇,但睡了一夜干渴加剧。原飞星一抬眼就看到床边柜子上的纯净水,他费力的伸出左手去够。

  拿近才发现瓶盖并未开启,他砸吧着干的快要冒烟的口腔,目光炯炯地盯着贺尧,十分纠结要不要叫醒对方帮自己拧开瓶盖。

  天人交战之间,贺尧缓缓睁开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原飞星伸出水瓶递给他,“哥,想喝。”

  贺尧接过打开,又将他的病床缓缓升起,体贴地让他喝了两口便将瓶子收走,原飞星瘪着嘴还要喝,贺尧却将水瓶放远,回手捏了捏他颊边的软肉,“这水太凉,先喝点润润嗓子。”声音带了丝刚刚睡醒的低哑,格外好听。

  说完便让护士接杯温水送过来。喝完水原飞星想要洗漱外加解决生理需求,顺便又让护士帮他把护具戴上。

  贺尧扶着他站起身,走到厕所才发现自己脸上的妆虽然卸掉了,但头上喷的大量发胶还在,睡了一宿成了钢丝鸟窝,看起来傻乎乎的极为可笑。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他在稳住上半身不动的情况下,是无法单手褪下裤子的。

  背对着贺尧正无比纠结的时候,对方似乎是感知了他的困境,干脆利落地从后方环住他,双手拽着裤腰,“唰”的一下连带着内裤一起褪下。

  原飞星低头看着突然见面的小原:……

  身后的男人姿势不变,继续询问道:“需要帮你扶着吗?”湿热的气息落在耳骨上,原飞星顿时就顾不上风吹屁屁凉的羞涩,立即摇头慌张道:“不、不用!”

  贺尧“嗯”了一声,原飞星却觉得,对方的尾音似乎比平时要拖的更长一些,听起来对他不需要“帮扶”的事情,似乎感到十分可惜!啊!这个老se批!!!

  想到这些,原飞星一边放水,更觉得自己身后的两团白嫩烧的厉害。

  原飞星:[系统,我怀疑贺尧在看我屁股,但我没有证据!]

  系统:[没有证据是不能申请补偿金的哦亲亲~]

  原飞星:[……]

  原飞星解决完需求后身体一颤,随即悲催地发现,自己目前这个状态想要拿纸也是很困难,看着一臂之遥的卷纸差点泪目。

  低头看着小原,开始宽慰自己大家都是男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做好心理建设,原飞星咳了咳,小声说道:“哥,帮我扯一张纸。”

  贺尧应下转身帮他扯了纸,并利落地擦了一下小原,随后将纸扔进垃圾桶,紧接着裤子就被男人一把提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快到不可思议,让原飞星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原飞星:[系统,我……]

  系统:[证据不足也是不能申请补偿金的哦亲亲~]

  原飞星:[我恨!]

  贺尧先将手洗净,又帮原飞星洗脸刷牙。

  等两人洗漱完,贺家的阿姨已经将汤汤水水摆在桌子上。原飞星被贺尧搞糟的心情瞬间放晴,用左手盛着米糊吃得一脸满足,鼓着小嘴问向贺尧:“爸爸几点到啊?”

  贺尧一边把鸽子汤吹温喂到原飞星嘴边,一边淡淡道:“F国暴雨飞机延误,他们最早也要中午才能到。”

  原飞星点了点头,舌头舔唇,“哦,哥我还想吃鸽子肉。”

  等陈特助来送文件时,看到的就是贺尧戴着手套,亲自帮弟弟剥鸽子肉,原飞星小嘴长得老大,像个等待母鸟投喂的雏儿。病房中的景象让他在心底啧啧称奇,暗道真是一物降一物。

  说完工作安排,陈特助又像往常一样,向贺尧汇报关于原飞星的消息,“贺总,昨天的舞台事故星耀那边买了热搜,网上反响很热烈,不过……”

  陈特助有些犹豫,贺尧抬头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

  “不过我看大家都在讨论小少爷……和其中一位选手的恋情。”

  原飞星咀嚼的动作一顿,一脸纳闷地问道:“嗯?什么恋情?”

  陈特助将手机主动递了过去,原飞星单手操作也很顺畅,打开微博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位置还十分靠前:

  #原嘉舞台事故#

  #苏辰玉公主抱#

  #苏辰玉原嘉恋情曝光#

  原飞星:(○_○)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