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10章 豪门大哥黑化了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下门铃,两人等了一会儿,门才打开。

  苏辰玉素白着一张小脸,身上挂着普通的淡黄色围裙,一看就是宜室宜家的极品小零!

  原飞星接过拖鞋,笑着为两人介绍道:“大哥,这是我好朋友辰玉。”

  “辰玉,这是我大哥贺尧,你跟着我叫大哥就好。”

  苏辰玉笑着点头,跟了一句,“贺大哥好。”

  贺尧颔首,低头看向弟弟的好友,唇侧优雅的笑容不变却不达眼底。

  剪裁考究的灰黑色定制西装,衬得高大的男人更加英俊挺拔,却与两人的休闲风格,和室内温馨的软装都显得格格不入。

  再看到弟弟亲昵地挎住好友的肩头,两张年轻朝气的面孔凑在一处说笑。目之所及的一切,让他本就阴郁的心情,再度下沉了几分。

  苏辰玉笑着问向原飞星:“你们是亲兄弟吗?”语气自然熟稔。

  原飞星点了点头,“对啊,我随母姓。”说完吸了吸鼻子,“这股辣椒味真香!”随即作出夸张的吞口水动作。

  苏辰玉笑了笑,“菜已经准备好了,饭我按晚了,可能还要等几分钟。”

  原飞星面上一喜,摸了摸肚皮直接说道:“菜好了我们就开始吧~边吃边等,一闻这个味道我都等不及了!”

  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川菜,原飞星立即挨道尝了一口,竖起大拇指感叹想给苏辰玉投资开个私房菜。

  美食在前,原飞星也没忘记自己的使命,开始卖命和对方推销起来,“哥,这道水煮肉片太好吃了,你不是也爱吃辣吗?快尝尝。”

  “哇塞辰玉你真是个宝贝!这个钵钵鸡也太正宗了吧!”

  知道贺尧不爱内脏不爱合成食品,挑了几个素串剥下来夹给他,一边献宝一样笑眯眯道:“哥,你快尝尝,真的好好吃啊。”

  看贺尧将他夹的菜悉数吃掉,原飞星眨着亮晶晶的眸子,立即询问道:“怎么样?好吃吧?”贺尧抿唇轻轻点头,“嗯好吃。”

  原飞星面上笑容更盛,他之前分析贺尧上辈子看重苏辰玉,也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苏辰玉剥掉那层硬壳之后,是很容易让人有家的感觉。

  因家庭不幸被迫□□属性满点,知冷知热又很会照顾人。与贺尧同样缺乏父母关爱,性格上都受到不幸童年的影响。两个不完美的人凑在一起,恰好能弥合彼此。

  他在心里嘿嘿嘿,感觉自己这次正中靶心,多日来越走越偏的感情线,终于枯木回春!让他忍不住和系统炫耀道:[弯道超车!统统!大声的告诉我!我是不是坠吊的宿主!]

  系统敷衍:[哇哦~吊得嘞~]期待您的弯道翻车。

  贺尧吃的不多,但原飞星吃到撑肠拄腹,坐上车子后,还在和贺尧说苏辰玉有多么能干。这种宝贝真的不考虑娶回家!狠!狠!疼!爱!吗!

  看到贺尧兴致不高,接了电话后更是一脸凝重,原飞星觉得自己好像说的不是时候,又切换成怂唧唧模式,小声问道:“哥,是公司的事情不顺利?”

  狭长的眸子斜睨过来,轻声“嗯”了一下。原飞星乖巧坐好,“哦,那我不吵你。”

  ……

  在万众瞩目中,《星之翼》第一期的初舞台终于到来。

  苏辰玉的节目排在原飞星之前,半个小时的功夫已经看他上了三次厕所,原飞星笑着打趣他是不是肾不行,顺便帮他松松弦。

  台下虽紧张的要命,但当苏辰玉站上舞台,就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他的表演如他们预想中一样出彩,极具撕裂感的高音震撼全场,台风又燃又炸。原飞星不禁感叹,有些人就是为舞台而生,理应在舞台上光芒四射。

  没想到苏辰玉顺顺利利,原飞星却一头栽倒在舞台上。

  节目后半段的设计,是让他手持小提琴站在两名舞者搭建的“桥梁”上,一曲奏毕,一个漂亮的甩弓最后再利落跳下,搭配舞台的光影效果,以及节目组特别为他准备的烟花,两厢得宜也很有看点。

  实际操作时,原飞星把看点变成了爆点。烟花炸的比之前预演时更猛烈,舞者抖了一下虽然又立即稳住,但原飞星在上面本来就虚,脚一错位就“利落”地从舞者身上摔了下来。避开舞台道具的同时,下意识护住手中昂贵的小提琴,落地一阵剧痛,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事发太过突然,以至于系统反应过来帮他屏蔽时,他已经哭到涕泗横流。

  原飞星:[呜呜呜我要投诉你!好痛好痛好痛!]

  系统自知理亏,试探道:[补偿金加倍好不好?]

  原飞星吸鼻子:[真的太痛了,痛到死去活来!!!]

  [……不过……补偿金你准备给我加多少倍?]

  系统:这个财迷真是从不会让它失望。[绝对让您满意,不过您要是不护小提琴,应该也不会这么严重吧?]

  原飞星:[不要找理由。你造这个小提琴多少钱吗!万一被赶出贺家,我还指望卖掉这琴糊口呢!]

  原飞星的痛觉被屏蔽了,满脸泪痕都不用他演,一动不动等着工作人员来送他去医院,却不曾想第一个冲到他身边的是苏辰玉。

  苏辰玉脸上还带着有些夸张的舞台妆,惊慌失措地问道:“小嘉!摔到哪里了?!”

  得知他摔到右臂便立即从左侧将人小心抱起,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很快将人送上节目组配备的医疗车上。

  ……

  事出突然,贺尧当时还在开会,陈特助接到通知时有些纠结,会议过半正是最重要的时候,但他也知道贺尧有多看重这个弟弟……

  助理靠近耳侧几句低语,贺尧唇侧的笑容顿时冷了下来,将会议交由副总主持,紧接着便带着助理,大步流星地离开。留下一众公司高层们面面相觑,都在猜测是出了什么大事。

  贺尧走出会议室就让助理联系工作人员办转院,陈特助应下,上车时询问贺尧是直接去转诊的私立医院吗?

  “去接小嘉。”贺尧毫不犹豫道。

  贺尧到医院的时候,原飞星已经拍完片子,接到要换医院的消息,医生只为他进行了简单的固定。

  节目组对他足够重视,身边跟了不少工作人员,经常对他嘘寒问暖的副导演也跟了过来,一行人都在等着原飞星的转移。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快步走来,一身笔挺的灰黑色西装,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庞极为出众,神情却冷肃骇人。

  为了方便看诊,系统将痛觉屏蔽的数值调整至30%,让原飞星既能向医生反应受伤情况,又不至于太痛受苦。

  作为豌豆王子的原嘉泪腺异常发达,他因疼痛眼眶一直红着,一副艰难隐忍痛而不发的模样,看起来又惨又可怜。直到见到自家大哥黑沉的脸,他的眼泪唰的一下涌了出来。

  担心碰到伤处,侧身靠近贺尧怀里,脸贴在男人的胸口化作一个小哭包,可怜兮兮地说道:“呜呜呜……好痛好痛好痛。”

  贺尧平时总是伪装出言笑晏晏的样子,鲜少在人前露出这般锋利的目光,狭长的眼眸一扫,周围人顿觉室内温度直降冰点。纷纷在内心尖叫大王饶命,原嘉的伤是舞台事故!不是他们推的啊!

  等贺尧带着人离开了,众人才后知后觉地开始议论,“这人谁啊,卧槽吓得我冷汗都要出来了!”

  算是其中比较知道内情的,副导演徐涞使了个眼神,手向上指了指,“还能有谁,就那位啊。”

  一群人脸上均是震惊,“卧槽?贺一还是贺二啊?”

  副导演徐涞伸出食指,周围人一同倒吸冷气。

  “卧槽卧槽卧槽!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啊!原嘉是贺尧的……”

  “诶不对!我怎么听说是贺二的啊!”

  “啊?我怎么听说是兄弟俩一起的啊!”

  其中一个显然是第一次听说,反应片刻才懂大家说的是什么,旋即发出如打鸣般高亢的“卧槽?!!”

  徐涞拍了那人一下,“好了别乱传,哪个咱们都得罪不起,先回去吧。”

  众人纷纷做封口动作,齐齐拉上嘴部拉链,“保证不外传,就说原嘉被家人接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