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良瓜铺 > 第8章 豪门大哥黑化了0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飞星一听栾嘉勋这个名字,就预感对方没憋好屁!

  耐心等待了一会儿,看着苏辰玉脸色越来越凝重,唇角绷直面白如纸。没过多久,就听苏辰玉咬牙问道:“还在之前的房间?”

  秀气狭长的一双鸣凤眼缓缓阖上,声音中多了几分艰涩:“你告诉赵一弘,我选择后者。”

  看他电话挂断,原飞星立即问道:“赵一弘?他找上你了?”

  苏辰玉点了点头,“你认识他?”随后眸光一暗心下了然,这些人都在同一个富豪圈子里,不认识才奇怪吧。

  他的人生每次都是这样,刚看到希望就会被瞬间浇熄,他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

  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清澈的声音低低道:“谢谢你了原少爷,之前是我误会了,没想到……还会有人无缘无故出手相助。”

  苏辰玉一声叹息似有千斤重,他暗暗做了决定,抬眼看向如玉般莹润的面庞,唇侧带着苦笑:“但我的事情……现在远不止四百万那么简单,沈家铭应该不会签我这么麻烦的艺人,钱我也会尽快还你……”

  原飞星听他这话,结合他先知的剧情,很快就知道栾嘉勋联合赵一弘在搞什么了。一张小脸顿时抽成一团,声音也带了几分生气,开口打断:“苏辰玉,四百万不够!”

  苏辰玉闻言愣了,就听原飞星继续“狮子大开口”道:“你当我们有钱人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我说过这是投资!不是白借给你的!等你红了要还我双倍的!”

  苏辰玉一时语塞,讷讷道:“八百万可能有些困难……”

  原飞星听完真想一巴掌给他拍醒,厉声道:“你以为你现在服软,跟了赵一弘就能解决问题吗?”

  “他是什么人还需要我告诉你?”

  “苏辰玉你是傻了吗?!”

  前世这两个垃圾是贺尧帮苏辰玉处理的,但这一世他这根红线不但牵的艰难,甚至就快把他自己捆住了。

  看着眼前苍白秀气的一张小脸,原飞星非常阿Q地想着,儿砸留下的烂摊子,也只能由他这个好爸爸来处理了。

  要说这个赵一弘就是标准的纨绔杂碎,上头有个顶门壮户的好大哥,与赵一弘差了十五岁,家里人对这个老来子溺爱非常。小时候就不是个东西,为非作歹一直有人帮他兜着,养得他性子越发乖戾,到现在更成了一个惹不得的祸害。

  原本苏辰玉根本碰不上这种二世祖,奈何他的好朋友栾嘉勋强行牵线。

  栾嘉勋和苏辰玉是高中同学,因爱好相近学生时代关系要好。高中毕业后苏辰玉没钱念大学,便开始在地下酒吧驻唱赚钱。而栾嘉勋去了影视大学,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

  栾嘉勋性子急躁爱钻营,看着身边同学都有了不错的发展,心生嫉妒走上歪路,运气不好碰上了赵一弘。钱虽然管够,但赵一弘有些异于常人的小癖好,让他难以消受,可他又想借着对方的背景更进一步,不得不委曲求全。

  和很多巨星出道经历相似,《星之翼》海选时,栾嘉勋本来是找苏辰玉陪他的。心里想着苏辰玉这个土包子,五官底子就不如他好,再加上衣着土气,实在是个极佳的陪衬。

  却没想到对方在酒吧唱了三年,又饱经生活风霜,唱歌技巧和创作能力都有飞跃式进步,让评审们交口称赞,最终以Y城赛区第一名的成绩进了节目。

  星耀平台为了铺垫热度,前期就把海选中的“车祸现场”和“光芒四射”的比赛实况分别做了剪辑,苏辰玉就这样又凭借自创歌曲《秋心》小红了一把。

  恰好有次赵一弘找栾嘉勋时听到了,一边拿东西发狠抽打,一边戏谑道:“唔这个小嗓音,叫起来肯定好听。”

  栾嘉勋被疼的冷汗连连,心中的不甘喷涌而出。赵一弘踩上他的后脑,漂亮的面孔因地板的挤压而变得扭曲,眸中寒光森森,栾嘉勋想,不如就一起下地狱吧。

  之后在他的推波助澜之下,赵一弘设计引诱苏父欠下赌债,栾嘉勋介绍苏辰玉到TKClub打工,就这样一步步将人推入火坑。

  原飞星看苏辰玉一脸悲凉恍惚,立即上前一步握住他的肩膀,真情实感想给他一巴掌清醒清醒。但实际操作中换成了大力的摇晃,朗声说道:“你清醒一点!你跟了赵一弘就彻底毁了!”

  “可……那又能怎么办……”

  原飞星实在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拍了拍胸口,软面团难得有硬气狂妄的一面:“喂!我这个金大腿就站你眼前,你都不知道找我帮帮忙吗?”

  原飞星骄傲的挺起小胸膛,就差在脸上写满“超吊、超有钱”。

  然后,原飞星就带着苏辰玉出征了?

  当然不可,原嘉是个事事依赖父兄的小弱鸡,玻璃房养成的天真音乐家。就算同处一个帝都圈子,小辈中如果不是和贺家走得近的对他也不熟,大多都只知道贺家有个三少爷,但可能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他正面冲上去,很可能会被赵一弘按在地上摩擦。他这一身娇嫩的皮肉,贺尧吮几口都能形成一背脊的斑痕,可经不起什么风吹雨打。

  原飞星搓了搓下巴,有些得意地想到原嘉虽然废物,但是他可以告家长啊!狐假虎威我坠棒!红线牵不上,让贺尧英雄救美一下,万一两人就天雷勾动地火了呢!

  拿出手机准备遥人,系统突然说道:[你哥送你上班,你却偷跑出来见苏辰玉,借口想好了吗?]

  原飞星:[敢作敢当,想什么借口?]

  系统:[哇哦~士别三日你混壮了少年?]

  原飞星不以为意:[大不了就郑重道歉,下回我还敢~]

  系统窃笑,十分想为宿主大人加油鼓劲,又想到它的屏蔽数值已经被调整,暗叹几声可惜辽。

  电话很快拨通,贺尧听起来像是在开会,他让会议暂停一下,一阵脚步声后才再度问道:“怎么了小嘉?”

  原飞星腰板挺的笔直,清朗的少年音十分气壮道:“哥我错了!”

  “嗯?”带着低沉鼻息的声音,似乎染了一丝笑意。

  “我没去工作室,而是偷偷跑来见苏辰玉了。”原飞星理不直气也壮。

  贺尧的指腹轻轻落在金属扶手上,积埋了一上午的郁气渐渐消散,耐着性子问道:“既然是偷偷,为什么又告诉我了?”

  原飞星立即软了嗓子,哼哼唧唧道:“这不是……出了问题我解决不了么。哥我主动承认错误了,而且我瞒着你也是怕你误会我喜欢他……所以全天下最好的哥哥,能不能帮你可爱的弟弟一个小忙鸭~”

  听着弟弟软绵绵的声音,脑中载入无数弟弟小时候,干了坏事后打滚求饶的小模样。立即想到这小东西要是在他跟前,怕是又要揉搓衣角,又要用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乱蹭。

  原飞星等了片刻,听筒中传来贺尧低沉好听的一声淡笑,颇为无奈地宠溺道:“你呀。”

  挂断电话,向苏辰玉抬抬下巴,倍儿有底气道:“放心吧,这事情解决了,现在跟我去见沈家铭吧。”

  看苏辰玉还呆愣愣的,原飞星懒得和他磨叽,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走,一边念叨着:“你知道沈家铭什么身价吗?他很忙的,别让那败类耽误了正事。”

  午间正值用车高峰期,两人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才坐上车。期间原飞星一直套他的话,状似无意坦率直言:“我觉得你这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多留个心眼吧。”

  因从小到大遭遇了太多磨难,苏辰玉对身边为数不多的善意十分珍惜,不论是眼前意外出现的活菩萨,还是学生时代的好友。原飞星的话让他错愕不已,立即就想开口帮栾嘉勋辩解。

  原飞星也知道他什么调性,一本耽美小白文就是因主角受优柔寡断,横生波折而多出大半本剧情。原飞星也不指望他能一下子看清谁,留颗疑虑的种子,希望在他顾不到的时候,苏辰玉别送人头送的太厉害就行。

  下午解决完苏辰玉的经济合同,原飞星本打算带着苏辰玉和贺尧吃饭,亡羊补牢期待爱神重新降临,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尝试。

  苏辰玉如果顶不上,他只能和贺尧拖着,看对方报仇雪恨后完成度还剩多少,大不了临走之前让系统将自己的感官屏蔽……

  结果贺尧晚上还有应酬,原飞星只能先作罢。但他对赵一弘的下场太好奇了,晚上特意晚睡等贺尧回来。

  “哥哥哥哥哥哥……”

  原飞星见到贺尧便黏了上去,第一时间抢在管家前面,接过了贺尧的西装外套,笑嘻嘻道:“哥哥辛苦啦。”随后又踮脚凑近闻了闻,“喝了多少?我让陈姨煮了解酒汤,我去端给你。”

  说完转身要走,就被贺尧一把揽住肩膀。

  贺尧直接将他带进房内,抵在紧闭的门板上。狭长的眸子因醉酒有些迷离,半阖着看向少年。

  原飞星喉结滚动,含糊问道:“哥,你醉了?”

  感受到强有力的大腿顶开膝盖,逐渐与他贴合,原飞星傻了。对着那双幽深的眼眸,声音微颤:“哥哥哥哥你……”

  贺尧一手捏住他的下颌,另一只手从下而上缓缓摩梭,就在原飞星已经考虑开启感官屏蔽时,贺尧拇指搭在中指上微微用力,一个弹指落在原飞星的额头上。

  旋即向上抬了抬原飞星的下颌,带着酒气的声音,比平时多了几分沙哑,又轻又缓地说道:“不乖就要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