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胜负分(第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乌维单于的心情此刻极度的紧张。

    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匈奴人遭受的压力正在越来越大。

    时间对于匈奴来说非常不利,他必须要取得突破,否则的话一旦两翼之中有任何一翼崩盘,那么赵国人只需要顺势掩杀,这一场战争就彻底的结束了。

    匈奴重骑兵带着滚滚烟尘而去,乌维单于焦急的远望着,但是却根本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

    这一场战争打到现在,这位匈奴单于已经将手中所有的筹码都打出去了。

    现在,他只能够不安的等待着结果了。

    ……

    “为什么匈奴人会有一支该死的重甲骑兵?”

    屠斜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世界绝对发生了某种错误。

    作为一个曾经的匈奴人,屠斜自觉得简直是太特么了解匈奴人这个种族了。

    连一个铁锅都制造不出来的民族,现在竟然有了一支看上去至少有一千人的铁甲重骑兵?

    这种事情对于屠斜来说,实在是太过玄幻了一些。

    但是近在咫尺的匈奴重骑兵可不会给屠斜什么震惊或者惊讶的机会,冲在最前方的那名看上去似乎是匈奴千夫长的家伙已经冲到了屠斜的面前,并且恶狠狠的挥舞着手中的马刀,朝着屠斜劈了下来。

    平心而论,屠斜觉得对面这个家伙无论是骑术还是马上的刀术都比自己差了至少两条街,只要屠斜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抢先一步砍到对面的手臂、肩膀、胸膛或者小腹。

    但是问题在于,对面的这个家伙能够被屠斜砍到的这些要害部位都被厚厚的重甲给覆盖了。屠斜别说是砍一刀了,就算是砍个十刀八刀,也不可能对这个匈奴千夫长造成任何的伤害。

    而对方只要一刀,就能将屠斜送上西天!

    屠斜心中无奈,只好高举手中的马刀,打算和对面硬碰硬的来上一击。

    两把弯刀重重的斩在了一起。

    “当!”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屠斜只感觉自己握着马刀的右手虎口一阵剧痛传来,整个右手的手臂几乎麻痹了,身体也被一阵大力击中,差点就被这股冲击力撞下马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一百四十斤的正常选手和一个两百多三百斤的肉山对撞一样,吃亏的显然只能是屠斜这个在重量上完全落入下风的家伙。

    还没等屠斜回复一下,又是一名匈奴重甲骑兵奔驰而至,同样高举着马刀朝着屠斜劈落。

    “*****!”屠斜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脏话,再次挥刀迎了上去。

    “当!”

    “当!”

    “当!”

    连续三声密集的兵器交响声传来之后,屠斜的右手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虎口完全震裂,掌心之中全是鲜血,手中的长刀也脱手飞出,被震上了半空。

    “不好!!!”屠斜大惊失色,这本来就是轻骑兵,现在连武器都没有了,还怎么玩?

    然而匈奴人可不会给屠斜任何的喘息机会,又是一名匈奴重骑兵出现在了屠斜的面前,手中的马刀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无可奈何之下,屠斜只好一个侧滑,整个人瞬间无声无息的滑到了坐骑的肚子底下。

    “你们看不到我,你们看不到我!”

    然而现实注定是要让屠斜失望了,屠斜才刚刚滑落马腹之下没有几息时间,他的这匹坐骑突然间就是猛的一阵,随后发出了一声惨叫,整匹马瞬间失衡,翻滚落地。

    “混账啊,连马都杀,还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草原人了!”屠斜的脑海之中才刚刚泛起这个念头,整个人就已经跟着马匹一起摔得七荤八素,直接昏迷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屠斜的整个人意识终于慢慢回归。

    一阵阵剧痛从他的身体各处传来,让屠斜情不自禁的低低痛哼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

    “咦,我竟然没死?”

    屠斜有些费劲的从自己的坐骑尸体之下爬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骨折了,钻心的疼。

    战争显然还在继续,震天的喊杀声不停的传入屠斜的耳中,但是屠斜的身边除了弥漫的烟尘和上百具横七竖八的尸体之外,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匈奴人骑兵了。

    屠斜左右看看,突然心猛的抽动了一下。

    目之所及,大部分的尸体全是赵国骑兵的。

    或者说,是屠斜手下们的尸体。

    其实这也是可以想见的,毕竟当一支轻骑兵和重骑兵相互对冲的时候,胜负的结果甚至一开始就已经属于可以预料得到的了。

    屠斜一个踉跄,差点就再度摔倒在地,一双虎目之中已经变得赤红一片。

    “该死的匈奴人啊……”

    突然间,又是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带着喊杀声逼近了。

    屠斜心中一惊,赶忙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马刀,用左手拿着,再看看附近正好还有一匹无主的赵国战马,于是也翻身骑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屠斜有些警惕的注视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来的究竟是我们赵国人还是匈奴人?”

    在漫天的烟尘之中,屠斜根本无从辨别方向。

    但是屠斜很清楚,只要来的是匈奴人的话,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遍体鳞伤,握刀的右手也废了,这还怎么玩?

    屠斜狠狠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娘的,我可是匈人第一勇士,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李牧将军派出来的援兵也应该到了吧?”

    就在屠斜七上八下的时候,一支骑兵已经冲出了烟尘,出现在了屠斜的面前。

    屠斜猛的瞪大了眼睛,心情一下子坠落谷底。

    “匈奴人!!!”

    没错,出现在屠斜面前的,正是刚刚屠斜碰到的那支匈奴重甲骑兵!

    屠斜惨然一笑,心中无奈:“看来今天我注定死在此地……咦,等等!”

    屠斜突然发现了不对。

    因为在屠斜面前的这支匈奴重骑兵,他们此刻其实并不是在冲锋,而是在——溃退!

    对,就是在溃退,好像一群被杀散的羔羊一样,乱七八糟的溃退!

    屠斜楞了一下,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间,一名赵国具装甲骑兵出现在了屠斜的视线之中。

    一个,两个,三个……

    成百上前的具装甲骑兵出现了,他们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追击着匈奴人的重甲骑兵,将匈奴人的重甲骑兵杀得溃不成军。

    屠斜呆了一下,终于再也忍不住这劫后余生的快意,放声大笑了起来。

    ……

    “究竟战况如何了?”这已经是乌维单于不知道在脑海之中转过多少次的念头了。

    对于这位匈奴单于来说,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家的王牌部队究竟能否奏效。

    虽然乌维单于也知道匈奴的重骑兵比起赵国的具装甲骑兵来说还有诸多不足,但是差距归差距,总比没有重骑兵而被赵国人吊打的强啊。

    又是一名匈奴斥候疾驰而至。

    一看这名匈奴斥候脸上的慌张表情,乌维单于就有种不妙的预感,忙开口问道:“情况如何?”

    这名匈奴斥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大、大单于,不好了,重骑兵已经被击败,随后的中军部队也已经被赵国具装甲骑兵击溃,完了,全完了!”

    “什么!”乌维单于如遭雷击,整个人顿时就定在了那里。

    斥候的话几乎是立刻就得到了验证,无数匈奴骑兵开始出现在了乌维单于的视线之中,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无比惊恐的表情,漫山遍野毫无秩序的仓皇逃串着。

    而在这些逃遁的匈奴骑兵背后,一支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重甲之中的赵国骑兵是如此的显眼,身上的红色血迹在太阳的照耀下反射着夺目的光芒。

    乌维单于整个人的身体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他身边的诸多匈奴贵族们也是一个个面色如土。

    到了这个时候,任何只要不是眼瞎的人都很清楚这场战争的结果。

    匈奴人——败了!

    乌维单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艰难无比的下达了一个命令。

    “撤退,全军撤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