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寡人的命苦啊!(第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咸阳城。

    吕不韦默默的坐在那里,注视着面前一片气氛紧张的大殿。

    秦王楚正在拍桌子。

    无论是谁坐在秦王楚的位置上,在听到来自前线的糟心消息之后,都会像秦王楚这般大发雷霆的。

    说实话,拍桌子的秦王楚已经是脾气比较好的了,要是换个暴躁一点的,现在恐怕已经出了几条人命了。

    “这个王翦到底是怎么搞的,寡人给了他二十万大军,结果他竟然连李牧的五万人都打不过?还像寡人要求援军?”

    秦王楚脸色的怒吼声在大殿之中不停的回荡着,脸上阴云密布,如同雷阵雨时的情形。

    除了一脸淡定的吕不韦之外,在场所有的秦国大臣们都十分出色的出演了鸵鸟的角色,一个个脑袋埋得低低的,完全不敢直面秦王楚的怒火。

    吕不韦的目光移到了蔡泽的身上,看着一脸紧张和无奈的蔡泽,心中不由得涌起了几分快意。

    蔡泽啊蔡泽,想当初汝不是很猖狂吗?不是言必称要抗击赵国吗?好了,现在吾倒要看看汝怎么收拾这个局面,怎么消除大王的不满!

    说起来吕不韦的心中其实也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在吕不韦自己想来的话,王翦手里怎么也有二十万人,只要回师的话估计李牧也是只好直接撤退了。

    结果让吕不韦和整个秦国朝廷上下统统都惊掉了下巴的一件事情就是,李牧竟然在以五万对二十万的情况下把王翦打退了,然后将王翦所部牢牢的钳制在了洛水西岸,丝毫不得前进一步。

    吕不韦其实是能够理解秦王楚不满的。

    想想吧,现在王翦手里的这二十万人,几乎就已经是秦国能拿出来的最大兵力了。

    要是这二十万人连李牧手中的五万骑兵都只能够五五开的话,那么等到廉颇率领着赵军主力进入关中、和李牧两面夹攻的时候,这还怎么玩?

    这才是秦王楚大发雷霆,而所有人都只能够装聋作哑的原因。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话,也没有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说话。

    说什么?说秦军的实力太弱?这不是直接啪啪的打秦王楚的脸么。

    那说王翦是个渣渣?可问题在于王翦也是秦王楚任命的人啊,好像还是在打秦王楚的脸。

    好吧,就算是把王翦撤了,现在能有谁上?王翦王陵这种被虐过的选手?还是那些压根就没有证明过自己的菜鸟将军们?

    总而言之,现在秦国君臣们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困境之中。

    吕不韦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突然有一种稳坐钓鱼台的快感。

    说起来,其实吕不韦的身份是最适合在这个时候出来和稀泥的,但是吕不韦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

    所有人都知道,吕不韦一开始就是主张休养生息,不希望马上和赵国开战的。

    问题在于,秦王楚最终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如果说这一战秦国打赢了,那没的说,吕不韦必须要乖乖的、第一时间的装孙子,承认自家大王的英明,争取得到大王的谅解,然后想办法在下次面对蔡泽的时候扳回一城。

    可现在不一样啊,现在的秦国可是打输了,而且还输的很惨。

    于是这个情况就有意思了。

    吕不韦现在不急,一点都不急。

    按照吕不韦的心思,最好王翦再出点什么小差错,然后被李牧打得大败而逃,这个时候才是自己应该站出来收拾残局的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无论秦王楚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要将议和的权力交到吕不韦的手中。

    有了这个权力,吕不韦就能够更加光明正大的以帮助秦国的名义来悄悄的坑几波秦国,好达到让赵国尽早统一秦国乃至整个天下的目的。

    说实话,现在吕不韦已经不是很把这个秦国相邦的位置放在眼里了。

    纵观如今的天下局势,赵国的一统似乎已经是一种完全不可阻挡的事情了。

    说起来吕不韦也有些不敢置信,七年前那位年轻的大王对自己亲口许下的诺言,竟然真的能够有实现的一天。

    自己竟然真的有机会当上这整个天下的执掌者!

    虽然说仍旧要屈居于大王之下,但是以吕不韦自己来说,也没什么不满足的了。

    别忘了吕不韦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什么吕太公的后裔,但是他自己心理清楚得很,吕氏齐国早都灭亡了,现在谁还管什么吕太公后裔啊?在大部分人的眼里,吕不韦只不过就是一个商贾出身的家伙罢了。

    一个商贾出身的家伙最终能够真正的成为这整个华夏世界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邦,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更重要的是,按照现在这个剧本下去,吕不韦的外孙将会成为下下一代的赵国大王!

    一个拥有着吕不韦血脉的男人坐在君临天下的王位上,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能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就在吕不韦畅想未来美好人生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秦王楚阴恻恻的声音:“纲成君,如果寡人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是汝极力推荐这个王翦出任主帅的吧?现在这一仗打成这个样子,汝就没有什么想要对寡人交待的吗?”

    蔡泽一听到秦王楚的这句话,整个人的冷汗就开始下来了。

    秦王楚说的还真的是没有错,王翦和尉缭的这一对搭档,其实还真的就是蔡泽推荐的。

    但是问题在于,蔡泽当初在推荐王翦作为主将的时候,其实还真就没有什么私心。

    因为众所周知的是王翦之所以崛起,那是因为平定了阳泉君芈宸的叛乱。

    而在那场叛乱之中,和王翦联系最深的人并不是蔡泽,而是吕不韦。

    所以如果一定要给王翦打上一个记号的话,那么说他是吕不韦的人,估计还比较容易让人相信。

    因此平心而论,蔡泽在推荐王翦的时候,是真的觉得现在秦国就王翦这么一个家伙有那么点希望能够和李牧对上一对。

    事实上,蔡泽觉得王翦也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够做到的最好。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敌人的研究是战国时代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蔡泽算是秦国之中比较早的去潜心研究赵国的人了,或许这和当年蔡泽曾经和那位赵王见过一次面有关。

    正是因为这份研究,所以蔡泽才觉得,骑兵这种兵种,还真是不能够单纯的以数量来算。

    在蔡泽自己看来,这五万赵国骑兵只要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未尝就不能够发挥出十几万乃至二十万大军的能力了。

    再考虑到王翦只不过刚刚掌军,对于军队的指挥能力和整合都还在进行之中,再加上本身秦军的战斗力也处于一个较弱的时期,能够打出这样的结果,似乎也并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

    但是道理蔡泽都懂,问题是他能够当着秦王楚的面说出来么?

    当然不能……

    本来现在秦王楚就在火冒三丈,这个时候跳出来说“大王的秦国之所以打败仗是因为军队太弱、敌人太强、王翦太年轻……”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么。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能说啊。

    于是蔡泽无奈之下只好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对着面前一脸不爽的秦王楚说道:“大王切莫着急,以老臣看来,这王翦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被李牧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大王想必也知道,在平原上作战本就是赵军骑兵的强项,王翦以弱敌强,吃一些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王翦能够吸取教训的话,那么击败李牧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秦王楚在听了蔡泽的这番话之后,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但仍旧有些不爽的说道:“纲成君,不是寡人没有耐心,现在大秦所面临的情况是如何的危急,想必不用寡人来说诸位卿家也是知道的。如果是在昭王和惠王的时候,寡人可以让王翦慢慢成长,但是现在不行!汝应该明白寡人的意思吧?”

    蔡泽点了点头,道:“大王的苦心,臣等自然是明白的,想来王翦必然也是铭记五内的。臣并非是为王翦辩解,但是臣想要提醒大王的是,最近赵国使用了一种名唤震天雷的武器,也是让战局变得艰难的原因之一啊。”

    “震天雷?”秦王楚一听到这个,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如果要评选一个“公元前252年华夏最热词汇”的话,震天雷这三个字绝对是高居第一,秒杀其他所有词语的。

    这种带着非凡威力的武器一出现之后,原本高大坚固的城墙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笑话。

    只需要轰隆一声巨响,什么百年城墙统统化为浮云。

    更加糟糕的是,这种武器仅仅只掌握在赵国的手中!

    原本赵国的骑兵一家独大,有具装甲骑兵这种怪物就够让人难受的了。

    但是那个时候的具装甲骑兵虽然强吧,最起码具装甲骑兵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具装甲骑兵攻不破城墙。

    现在这个震天雷一出来,具装甲骑兵攻不破城墙的问题就没了。

    泾阳城的陷落已经足够说明,当具装甲骑兵和震天雷两者相加的时候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鬼知道李牧什么时候就突然派一支部队出现在咸阳城外,然后震天雷轰隆一下,第三次破城……

    一想到这一点,秦王楚就根本睡不好觉。

    由于情报的原因,目前秦国人还并不知道震天雷的威力其实不足以轰开咸阳城这样的城墙。

    秦王楚十分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缓缓说道:“不是说震天雷只能够在攻城的时候用吗?汝不会想要告诉寡人,赵国人已经在和王翦的对战之中使用了震天雷吧?”

    蔡泽无奈的笑了一笑,道:“大王,正是如此。”

    蔡泽此言一出,大殿之中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之声。

    由于刚刚粗略的扫了一眼战报秦王楚就迫不及待的找人来骂街了,所以不但是秦王楚不了解具体情况,在场的大部分大臣们也不了解具体情况。

    但是现在秦王楚知道了。

    ……

    这还不如不知道呢。

    特么的,这下好了,震天雷不仅仅是在攻城的时候使用了,甚至就连在野外的运动战之时都能够用了!

    如此一来,这个震天雷,岂不是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完美无瑕无懈可击的超级大杀器了?

    一想到这里,秦王楚的眼前就一阵阵的发黑,突然有种想要立刻晕倒过去的冲动。

    寡人的命,它怎么就这么苦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