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吕不韦整个人都震惊了(第三更)

第七百七十五章 吕不韦整个人都震惊了(第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咸阳宫城之中驶出,在夕阳的黄昏下朝着北方而去。

    秦国相邦吕不韦坐在马车之中,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犹如那天边的乌云,阴沉得随时都有可能下起雨来。

    然后就真的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了下来,噼噼啪啪的拍打在车厢顶上和四周,让吕不韦竟然升起了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他静静的坐在车厢之中,雨点驱散了夏日闷热的空气,让车厢之中慢慢的变得清凉了起来。

    这段日子对于吕不韦来说,绝对是非常难过的。

    由于蔡泽力主对赵国开战的计划获得了成功,因此这阵子蔡泽可以说是扬眉吐气,更在许多事项上都得到了秦王楚的支持,屡屡压倒吕不韦的提议。

    如此一来,原来吕不韦占据明显优势的秦国政局,现在竟然又慢慢的被蔡泽给扳了回去。

    如果说原本的秦国政坛之中吕不韦和蔡泽的势力是七三开甚至将近八二开的话,那么现在吕不韦和蔡泽之间又变回六四开了。

    这让吕不韦终于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即便自己和秦王楚的感情再如何的好,但是秦王楚毕竟是一位国君。

    只要是一位国君,那个他就或多或少的会使用一些帝王之术,而这帝王之术中最基本的,应该就要属制衡了。

    虽然现在的吕不韦的势力仍旧是秦国之中最大的,但是无论是蔡泽也好,又或者是那些报成一团至今仍旧让吕不韦难以插手的秦**方也罢,都是让吕不韦非常头疼的对象。

    雨越来越大了,密集的雨点用力的敲打在车厢之上,声音比原先大了数倍,一阵狂风突然吹过,车厢一阵猛烈的晃荡,让吕不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抓住了马车的窗沿,却被窗沿上的雨水瞬间湿了袖子。

    吕不韦咒骂了一声,伸手想要推开面前的车厢门,让车夫找个地方躲藏一下,但想到外面的狂风骤雨,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拿起了铺在车厢地面的皮子直接堵住了车窗的缝隙。

    这该死的雨呵!

    但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后,雨慢慢的变小了,从倾盆大雨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吕不韦松了一口气,伸手将车窗推开了一丝缝隙。

    就在不远处的街角一户人家墙头上挂着三块白色麻布,即便是在淅淅沥沥的雨线之中依旧显得十分的显眼。

    吕不韦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一遍,的确是三块布。

    就在此时,吕不韦面前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道粗壮之极的闪电,让吕不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关上了车窗。

    “轰隆隆!”几息时间之后,雷声如约而至,震动着吕不韦的耳膜。

    即便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面对着这一切的时候,吕不韦还是忍不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回到府上之后,吕不韦立刻就叫来了自己的心腹管家,说道:“吾今日有些不适,似乎是感了风寒,汝且去街角那家医馆找那人来为吾诊治一番。”

    大约两刻钟之后,敲门声响起,管家带着一名提着药箱、做医生打扮的男子出现在了吕不韦的面前。

    吕不韦挥退了管家,目光炯炯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缓缓的说道:“可是邯郸方面又有了指令?”

    男子恭敬的朝着吕不韦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回君上,并非是邯郸方面的指令。”

    吕不韦脸色微微一沉,道:“不是邯郸方面的指令,为何会用到最高级别的暗号?”

    男子拿出了一面令牌和一封信,毕恭毕敬的递到了吕不韦的手中。

    吕不韦接过这两样东西,先是拿起令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确是最高级别的令牌……”

    吕不韦放下了令牌,然后拿起了信,拆开了上面的火漆,抽出信纸读了起来。

    上面十分简短的写着一句话。

    “李牧欲再破咸阳城,不知君可助否?”

    吕不韦看着面前的这张帛书,久久无言。

    良久之后,吕不韦突然猛的伸出了手,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喝出声。

    “简直胡闹!!!”

    吕不韦的怒吼声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对面的这位名为医生实为密探的胡衣卫中人都被吓了一跳。

    吕不韦抖了抖手中的密信,一脸怒容的对着面前的这位胡衣卫间谍说道:“汝可知这信中所写何事?”

    胡衣卫间谍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吕不韦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李牧,竟然想要吾配合他再破咸阳城!”

    间谍楞了一下,随后说道:“君上,若是能够再破咸阳城的话,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呸!”吕不韦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此事哪有那么容易?如今的咸阳城之中可是整整有着四万兵力,就凭李牧手中那两三万骑兵,还想要攻下咸阳城?”

    间谍小心翼翼的说道:“或许可以效仿上一次的破城计划……”

    吕不韦烦躁的摇了摇头,道:“汝当没有人觉得上一次的破城蹊跷吗?上一次的事情早就已经被候给注意到了,若不是吾足够机警及时掐断了所有线索,汝等胡衣卫和吾早就一起丧命在这咸阳城之中了!正所谓有一而不可有二,除非秦国人都是傻子,否则的话此事怎么可能再瞒过秦国人?”

    房间之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片刻之后,胡衣卫间谍再度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君上,这个令牌可是最高等级的,代表着大王的意志……”

    “吾当然知道!”吕不韦烦躁的打断了自己面前这个讨厌鬼的话,说道:“否则的话,吾早就叫汝滚出这座房间了!”

    胡衣卫间谍被骂的噤若寒蝉,整个人都不敢再说话了。

    吕不韦站了起来,有些烦躁的在房间之中来回踱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吕不韦突然停了下来,回到了桌子上拿出帛纸,又提起笔嗖嗖嗖龙飞凤舞的写了一封信,然后用火漆封上,没好气的将信和令牌都扔回到面前这胡衣卫间谍的手中。

    “汝让人把这封信带回去给他,告诉他若是能够做到的话,事情还有那么一丝可能,若是做不到的话,那便尽早渡过黄河,去中原参战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