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内外交困的楚国(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息城。

    春天到来,万物复苏,但是这座楚国的临时都城看上去却并没有任何能够复苏的迹象。

    斑驳的城墙上,到处是被投石机所砸出来的裂痕,有些裂痕看上去极为触目惊心,让人有一种似乎随时都会直接让城墙开裂崩塌的错觉。

    楚国的临时王宫就在息城的最中央。

    说是王宫,其实有点勉强,因为这里其实也就是之前息城城守的府邸,然后被退到这里的楚王元用来当了临时落脚的地方罢了。

    自从上一场战争陈城被赵军攻破之后,楚王元就对于陈城的防御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感。

    正是因为这种不信任感,所以在得知了韩魏联军出兵之后,楚王元无暇细想,就立刻做出了从陈城南撤的决定。

    从地理的角度来说,陈城位于楚国的最北方,本身就在楚魏两国的边境线之上,实施防御其实是比较不利的。

    从这场战争打到目前的结果来看,楚王元的撤退导致了楚**民人心浮动,大批楚国北部的土地落入了韩魏两国的手中。

    除此之外,楚军在随后和韩魏联军的决战也没有逃到便宜,最终只能够败退息城。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

    好在退到息城之后,楚军总算是如梦初醒,牢牢的守住了这里,没有让韩国人将这里攻破,也就阻拦了韩国人继续南下的步伐。

    当韩国人同意了赵国的要求,和楚国和谈并且撤军之后,这里才慢慢的恢复了生气。

    但即便如此,包括陈城在内的大片土地也依旧被韩国所占领,楚国这一次依旧是损失惨重,整个淮河以北的中原地带都已经完全失去了。

    楚国令尹春申君黄歇坐在一辆马车之上,在街道上慢慢的行进着。

    和之前相比,黄歇看上去更加的憔悴了,头发也几乎全白,看上去已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了。

    对于黄歇来说,最近的这几年都非常的难过。

    楚国虽然有过短暂的复兴和胜利,但是更多时候里迎来的都是失败。

    作为楚国的国君,楚王元无疑是不可能会受到苛责的,也没有人敢于苛责国君。

    所以那铺天盖地的质疑之声,自然就只能够让作为令尹的黄歇来承受了。

    如果说仅仅是当一个楚王元的替罪羊也就罢了,更让黄歇感到无奈的是,就连楚王元自己都已经对黄歇产生了不信任的感觉。

    这两年以来,黄歇手中的权柄在不断的减少。

    和其他国家的相邦不同,楚国令尹可是军队和政府的统帅,拥有着极大的权力。

    然而随着不断的失败,黄歇手中的军权已经完全被剥夺了,如今的手中只剩下了统领文官的权力。

    但鉴于楚国之中贵族封地众多,中央官府直辖人口稀少,如今又遭逢战争和常年的围困,可以说楚国中央政府对于地方的统治力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危险程度。

    在过去的一个冬天之中,黄歇几乎没有闲着,一直在全力的恢复着楚国中央的威信和对地方的控制力,同时还忙着统计过去一场战争之中对楚国的损失。

    统计出来的结果一点都不让人乐观。

    如今的楚国,境内人口不到三百万,除去大约三分之一的贵族们下辖的人口之外,能够组织起来应对敌人进攻的士兵和民夫数量加起来不超过三十万,其中上过战场的人不超过十万,能够称之为老兵的人不超过五万。

    现在的楚国,绝对是自从春秋时代楚庄王称霸以来,史上最弱的一个楚国!

    一想到这里,黄歇的心中就沉甸甸的。

    作为楚国令尹,黄歇心中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责任是跑不了的,但他又必须要坚持下去。

    以这个时代政治斗争那无比的残酷性,黄歇一旦倒台,一场大清洗就会立刻展开。

    昭景屈三家的反扑将会让黄氏一族满门皆灭,那些投靠黄歇的大臣和亲信们也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算是为了这些亲人和亲信们,黄歇也必须要坚持下去啊。

    马车缓缓的停在了一扇戒备森严的府邸大门面前,这里就是楚王元的临时行宫了。

    黄歇走下了马车,直接走入了这座府邸之中。

    在行宫的“正殿”,也就是府邸的大堂之中,黄歇看到了自己的国君楚王元,以及和分别坐在左右两侧的几名楚国重臣。

    “臣参见大王。”黄歇恭恭敬敬的对着楚王元行礼。

    楚王元的精神看上去也不是很好,整个人有些无精打采的朝着黄歇点了点头,道:“春申君,坐吧。”

    黄歇坐了下来,正好迎头看到了坐在楚王元另外一侧的老对手景阳,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触即分,心中都有些不快。

    等到黄歇落座之后,楚王元咳嗽一声,缓缓开口道:“诸位爱卿,今日召汝等前来,乃是为了商议迁都一事。寡人欲将都城迁回寡人大父之郢都,不知诸卿觉得如何?”

    从楚国人的角度来说,像什么陈城啊息城啊,那都是其他国家人的称呼,楚国人对于自家首都的称呼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郢都。

    所以楚王元才会在说话的时候特地指明是他大父(祖父)的郢都,也就是那个云梦泽以西,曾经当了楚国好几百年都城,直到几十年前被白起攻破归入秦国的那个郢都。

    事实上,自从长平之战中楚国人成功的收复了这座都城开始,对于这座都城的重建就已经开始了。

    只不过由于近年来楚国接连吃到败仗导致人力物力和财政都十分吃紧,因此郢都的重建目前处于一个停滞状态。

    从汇报上来的情况来看,现在的郢都其实也就只不过是重新搭起了一个架子罢了,想要恢复到当年那种盛景,没有个二三十年的时间那是不可能的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楚王元的迁都未免过于匆忙了一些。

    但仔细一想,这似乎又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陈城和寿春短时间内应该是拿不回来了,息城以一个国都的标准来说又太小了,而且息城的地理位置也不佳,同样位于韩国人的兵锋辐射之下。

    在这样的状况下,位于更南边长江边上的老郢都也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对于这一点,在场的所有楚国君臣都想得非常的清楚。

    所以在楚王元开口之后,黄歇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表示了赞同:“大王高见。”

    一片赞同之声随即响起,即便是和黄歇向来看不过眼的景阳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表达任何的反对意见。

    如今这经历了战火而变得十分残破的息城就好像是一道疤痕,当楚国君臣们每天看到眼前这破落的息城,就等于是在无声的提醒着他们如今的楚国也是如此的破败。

    这显然是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人都很难接受的。

    早点搬走,就能够早点摆脱这种心理折磨。

    楚王元看到众臣纷纷赞同,心中也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但马上他的脸色就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诸卿,如今这一战之后楚国应该何去何从,且都来发表一下意见吧。”

    在场的楚国众臣一听这话,也是下意识的就直起了自己的身体。

    如今的楚国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危急存亡之秋”,这样的时候所做出来的任何决定,那都是要非常慎重的。

    要是在行差踏错的话,说不定真的就要灭国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出了错误主意的人,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一个臭名昭著记载在史书上被无数人痛骂的结局了。

    是以楚王元在开口之后,大厅之中立刻就陷入了安静之中,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

    楚王元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向了下首的黄歇:“春申君,汝且来说说吧。”

    黄歇深吸了一口气,出列道:“大王,臣以为,为今之计,唯有交好赵国一途。”

    “交好赵国?”

    黄歇此言一出,在场的楚国大臣们立刻就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黄歇的老对头景阳忍不住就开口说道:“春申君,汝难道忘了,就在不久之前赵国才从大楚夺去了大片领土。难道才过了不过两年的时间,我大楚就已经沦落到需要献媚于赵国才能够自保的地步了吗?”

    黄歇闻言冷笑了一声,对着面前的景阳说道:“上柱国,汝可能也已经忘了,不是因为赵王同意了太子的请求命令韩魏两国撤兵的话,息城之围恐怕现在都还没有解除呢!”

    景阳同样不甘示弱的反驳说道:“息城之所以解围,完全是因为太子的智慧,功劳全在太子,又和赵王有何关系?赵国如今有虎视天下之意,若是和赵国合作,岂非与虎谋皮?”

    黄歇哈哈一笑,双目直视景阳:“上柱国,如今魏国大军仍旧在寿春未去,如果不结好赵国的话,那么吾倒是想请问一下,等到下一次韩魏联军再度来攻的时候,又该如何去应对呢?”

    黄歇此言一出,景阳顿时为之语塞。

    虽然很想说一些豪言壮语,但是景阳现在很清楚,现在的楚国还真不是韩魏两国的对手,这个时候吹这样的牛皮根本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黄歇也不去理会景阳,而是转头对着坐在上首的楚王元说道:“大王,如今韩魏两国才是大楚的心头大患,必须要交好赵国才能够和韩魏两国抗衡,请大王明鉴啊!”

    楚王元犹豫了一会,说道:“春申君,那韩魏两国和赵国之间乃是盟友关系,寡人担心就算是寡人有心和赵国结好,那赵王也未必能够答应啊。”

    黄歇十分自信的一笑,道:“大王,虽然韩魏两国乃是赵国的盟友,但是赵国对于韩魏两国的崛起同样十分忌惮。否则的话,赵王又何必两度命令韩魏两国和大楚停战?况且在这之前,大楚和赵国之间同样有着盟友关系,只要大王愿意修好,那么赵国想来应当亦会是顺水推舟答应的。”

    楚王元沉吟了一会,咬牙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春申君汝便走一趟邯郸,务必要让赵国和大楚结好!”

    黄歇正色行礼:“大王有命,臣自当竭尽全力而为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