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六百七十章 白起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论吕不韦再如何不情愿,既然已经接受了这个命令,那么作为臣子,就必然要为君王完成这个命令。

    让吕不韦略微有些惊讶的是,太子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等待或者审判就直接要吕不韦杀了白起,很显然这位太子已经完全不想让白起活下去哪怕一天了。

    这让吕不韦心中不免有些疑惑,难道说自己一直以来有意无意灌输在太子心中的那个“功高震主”的形象,真的已经在太子的心中完全扎根了?

    但吕不韦是不敢去问太子这个问题的。

    总而言之,想办法杀掉白起原本就是邯郸方面给吕不韦的任务,现在吕不韦亲手完成,将来也好向赵王请功了吧?

    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思,吕不韦来到了偏殿之中。

    这座偏殿外有着上百名精锐的士兵把守着,而且为首的赫然就是尉缭。

    “见过武成君!”尉缭见了吕不韦也是不敢怠慢赶紧行礼,毕竟谁都知道吕不韦现在已经是一飞冲天了,此时不拉关系更待何时?

    吕不韦微微一笑,对着尉缭说道:“尉缭将军不必多礼,对了,那人就被关押在里面?”

    尉缭听到吕不韦发问忙道:“正是,武成君莫非是要进去审问那人?”

    “审问?”吕不韦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尉缭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就走进了偏殿之中,只留下尉缭在那里看着吕不韦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吕不韦走进了偏殿之中,然后发现在这座偏殿的正中央坐着一个孤零零的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白起。

    白起显然听到了吕不韦的脚步声,缓缓的回过了头来,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是汝。”

    “是吾。”吕不韦应了一声,在白起的对面坐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起。

    白起看上去精神稍微有些萎靡,但看得出来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势。

    不知为何,吕不韦在发现了这一点的时候,心中突然微微一松。

    看到白起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吕不韦就主动开口了:“武安君似乎并不是很想看到吾。”

    白起嘿了一声,摇头道:“都这个时候了,来得是谁又有何关系呢?吾只是奇怪……子楚连自己面对吾的勇气都没有吗?”

    吕不韦正色道:“武安君为臣子,怎能直呼太子之名?”

    白起哈哈一笑,道:“都这个时候了,直呼又如何,不直呼又如何,总归是一个死罢了。”

    吕不韦沉默了一会,道:“说实话,武安君汝……不应该和?宸勾结在一起的。”

    顿了一顿之后,吕不韦忍不住继续说道:“其实吾有些不太明白,汝为何要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来?其实以汝在大秦之中的声望,完全是没有必要这么做的。”

    “完全没有必要?”白起讽刺的笑了起来,足足过了好一会才止住了笑声,缓缓说道:“汝不明白的。吾若是不加入?宸一方,那么无非便是个死。吾若是加入了?宸一方,尚且还有希望能活,明白了吗?”

    吕不韦看着白起,脸上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吕不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某些从未听说过的隐秘东西。

    “武安君此言何意?”吕不韦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

    白起深深的看了吕不韦一眼,突然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无他,只是吾刚刚想到了某些事情而已。”

    吕不韦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开口追问。

    大殿之中突然陷入了一阵莫名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之后,白起才开口打破了这个沉默:“太子命汝前来,是要汝来杀了吾吗?”

    吕不韦身体猛然一震,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白起那十分淡定的目光。

    吕不韦张了张嘴巴,有些艰难的说道:“是的。”

    不知为何,当吕不韦的嘴里说出这句话得时候,他突然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白起好像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千钧重担一般。

    大殿之中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

    一名老太监悄悄的端来了一爵酒,放在了白起的面前。

    白起看着面前这酒爵之中那猩红如血的酒液,突然自嘲的笑了一笑,开口问道:“吕卿,吾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吕不韦道:“武安君但问无妨。”

    白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在汝的眼里,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吕不韦显然并没有想到白起所问的竟然是这么一个问题,愣了好一会才道:“在吾心中,武信君乃是一位用兵如神的优秀统帅,是老秦人的骄傲和自豪。”

    白起嘿了一声,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几分得意的表情:“用兵如神?什么用兵如神,说白了,也不过是……”

    白起长叹一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又过了片刻,白起再次开口问道:“吕卿,若是吾在长平之战前死去,汝觉得应该会如何?”

    吕不韦想了想,道:“若是如此,那么想必武安君必当是荣耀无比,风光下葬。”

    “是啊。”白起点了点头,叹道:“明明吾多活了几年,为了大秦贡献了更多的胜利,让大秦避免更多的损失,但是吾却变成了罪人,却只能够获得这一杯毒酒的命运,真是何其讽刺也!”

    吕不韦闭上了嘴巴,并没有接话。

    白起所讽刺的对象正是秦国的王室,这个话题是万万不能接的。

    白起看了一眼吕不韦,脸上一丝怪异的笑容一闪而过,道:“吕卿,今日得胜,想必太子给了汝的封赏应当不轻吧?”

    吕不韦点了点头,十分老实的说道:“武成君,相邦。”

    白起听了吕不韦的答案,脸上不由得更加的感慨了,叹道:“相邦之位,多少人梦寐以求,却如此轻易的落入汝的囊中……吾听说过汝当年和太子在邯郸的故事,汝当时就已经想到了今天这般光景了吗?”

    吕不韦想了想,答道:“当时却是也曾想过,但是……吾从未想过此事竟然成真了。”

    “是啊,”白起又一次的发出了叹息:“又有谁知道,吾这个曾经为大秦出生入死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武安君,如今也只能够落得一杯毒酒的命运呢?”

    很显然,白起对于秦国王室的怨念是非常重的。

    吕不韦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

    白起看了吕不韦一眼,笑道:“却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也罢,或许便是像汝这样的人,才能够在咸阳宫正殿之上如鱼得水吧?”

    白起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伸手在酒中蘸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在地上写了一个字,接着端起了酒爵,笑道:“有些事情,吾其实也是刚刚想明白,可叹吾戎马一生,战场之上从未惧怕过任何对手,却想不通如此简单的道理。”

    “罢,罢罢!”白起长笑一声,高高将手中的酒爵举起,突然放声高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歌词苍茫大气,旋律深沉哀伤,一曲既罢,白起潸然泪下,泪水打湿了灰白的胡须,滴滴落地。

    “吾,白起,恨不能逢明君在世时!”

    白起一声狂啸,仰头将酒爵之中的毒酒一饮而尽。

    ……

    看着面前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气息的白起,吕不韦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无限的感慨。

    想不到这大秦帝国的一代名将,竟然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最终收场。

    从今天起,白起的时代终于结束了。

    山东六国终于永久的摆脱了这个曾经让整个东方大地恐惧不已的杀神。

    不知为何,吕不韦看着白起的尸体,心中突然也替白起感觉到了一阵轻松。

    或许,这也是对这位武安君最好的解脱吧!

    吕不韦缓缓的站了起来,准备回去向太子复命。

    就在这个时候,吕不韦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地上,落在了白起刚刚用手蘸酒在地上写的那个字上。

    虽然酒液已经开始干涸,但是吕不韦还是能够十分清楚的辨认出来,那上面写的应该是一个“赵”字!

    赵?

    赵!

    吕不韦突然身体一震,整个人好像掉进了无边冰寒地狱之中。

    足足过了好一会,一个声音才在吕不韦的身边响起。

    “他死了?”

    吕不韦的身体一个哆嗦,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刚刚端着毒酒献上的那个老太监不知何时竟然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吕不韦下意识的瞄了地上一眼,还好,已经干了……

    吕不韦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默默的点头。

    老太监朝着吕不韦露出了一个笑容和几乎已经掉光的牙齿,道:“武成君,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吾等来做吧。”

    吕不韦有些麻布的点了点头。

    老太监招呼几名太监进来,将白起的尸体抗了出去。

    吕不韦跟着走出了大殿,一阵寒风迎面吹来,风中的细小雪花拍在吕不韦的脸上,让他不由自主的精神一震。

    几名太监扛着白起的尸体渐渐的远去,最终消失在了吕不韦的视线之中。

    吕不韦突然笑了起来,转身走向了另外一边的正殿。

    太子还在等着他回去复命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