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战国赵为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尉缭说魏王圉(第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国,大梁城。

    魏王圉注视着面前刚刚落座的秦国使者,脸色并不是太过愉快。

    在魏王圉的身边,魏无忌和段干子一右一左分别坐落,两人之间的目光毫无交集。

    即便是大梁城之中的升斗小民,此时此刻也已经知道两位重臣魏无忌和段干子不和的消息,可见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完全公开的地步。

    这位秦国使者看上去颇为年轻,年纪大约三十出头,一袭紫衣黑冠,朝着魏王圉恭敬行礼:“外臣尉缭见过魏王。”

    魏王圉唔了一声,不置可否的说道:“不知使者前来有何事?”

    尉缭道:“此番前来,乃是为解魏国于危难之中也。”

    魏王圉脸色微微一动,不禁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尉缭:“尉缭,汝此言倒是颇有意思。以寡人来看,汝并非是要解魏国之危难,乃是为了解秦国之危难吧?”

    尉缭正色道:“如今天下,赵国独强。此非秦国之难,乃是天下之难也。魏国既为天下诸国之一员,岂能免乎?”

    一旁的段干子突然开口道:“如今天下谁人不知三晋之盟,使者此言,未免过于危言耸听。”

    尉缭道:“段卿此言谬矣。尉缭敢问段卿,当今天下,可有两国之盟约超过五年乎?朝秦暮楚,实乃诸国常态也。且大梁城距离邯郸如此之近,赵王丹心中难道便一点忌惮也无乎?且尉缭曾听说,信陵君攻取陶郡之事并不得赵王之欢喜,赵王必定怀恨在心也。凡此三种,这三晋之盟,想来应当是不如段卿所言那般稳固。”

    段干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尉缭见驳倒了段干子,倒也不乘胜追击,而是继续朝着魏王圉道:“大王,如今赵国狼子野心,欲要吞灭天下。若天下诸侯不连横而攻赵,待到被赵国各个击破之日,便是悔之晚矣!”

    尉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色极其严肃,言辞十分认真。

    魏王圉沉吟一阵,又看了看左右的魏无忌和段干子。

    魏无忌轻轻点头,段干子却不停摇头。

    魏王圉叹了一口气,对着尉缭说道:“使者请暂且到偏殿休息片刻,待到寡人和两位卿家商议一番再做决定吧。”

    尉缭站了起来,在朝着魏王圉行了一礼之后离开了这座大殿。

    尉缭刚一走,段干子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大王,以臣之见,这三晋之盟实在不宜退出。且不说赵魏两国之间的距离如此接近,而且自从加入三晋之盟以来,魏国每战必胜,胜则必得土地。若背盟和赵国为敌,恐便无再无此等好事矣。”

    魏王圉听了之后脸上的神情也不觉有些变化,显然心中的确有所意动。

    魏无忌见状,不由咳嗽一声,缓缓开口道:“大王,以臣看来,这连秦之事,乃是迫在眉睫、势在必行也!”

    “哦?”魏王圉皱了皱眉头,对着魏无忌说道:“这又是为何?”

    老实说,现在的魏王圉也有点懵。

    要知道一直以来,段干子这个人都是连秦抗赵的支持者,而魏无忌则是连赵破秦的支持者,怎么今天两个人的态度却完全相反过来了?

    魏无忌道:“大王,之前臣之所以希望大王连赵抗秦,乃是因为当时秦强而赵弱也。如今请大王连秦抗赵,则是因为赵强而秦弱也。”

    段干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冷笑道:“荒谬!既然赵强而秦国,那么连赵便当必胜,又何必去联合秦国,同赵国打这胜负未定之战!而且安邑如今在河东之中,若和赵国开战,安邑如何能守?”

    魏无忌看了一眼段干子,同样还以一声冷笑,道:“无知!如今天下,能够遏制赵国者,除秦国外再无他国也。若是秦国败亡于赵国之手,那天下还有何国能够抗之?至于安邑,不过一座城市罢了,守不守得住又有何妨?只要成功破赵,何愁赵国不归还安邑?”

    段干子道:“可笑!自三家分晋至今,霸主国轮流坐庄,却从未见有一国能独霸天下超过五十年,这赵国即便短暂强大,又有何惧之?如今之计,应当专注于如何使魏国变得更加强大,而并非去参与到什么秦赵两国之争中!”

    魏无忌道:“愚蠢!这天下大势,岂是汝想不参与便不参与的?而且如今魏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不是赵国便是赵国之盟友,汝倒是说说若是要让魏国变得更加强大,应当去征伐何国啊?”

    “够了!”魏王圉重重的一拍桌子,怒道:“都给寡人噤声!”

    魏无忌和段干子同时闭上了嘴巴,但是看向对方的眼中都带着明显的不爽神色。

    魏王圉面色阴沉,对着两人喝斥道:“汝等二人皆是寡人之左膀右臂,难道就不能够和谐相处,为魏国之复兴齐心协力?”

    魏无忌和段干子沉默不语,但是任谁都能够从他们的表情之中看得出来,想要让这两个人和谐相处,这难度怕是要比登天还难。

    魏王圉也不去理睬二人,径自思索了片刻,随后十分果断的说道:“以寡人看来,那赵王丹和秦王稷皆是傲慢无礼之徒,无论是秦国还是赵国,皆非魏国之良友!但吾魏国之国策,向来便是助弱除强,否则的话魏国地处中原,如何在这多强国夹缝之中生存?寡人意下已决,此次便暗中联合秦国,反了这三晋之盟!”

    魏王圉说话的时候声音十分的果断,透露出了斩钉截铁的意味。

    段干子张了张嘴,虽然有心继续劝谏,但是却知道就算再怎么说也根本没用,于是只能低下了头:“大王英明!”

    段干子怏怏不乐的离开了宫城,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坐在书房里生着闷气。

    一道倩影带着香风从门口掠了进来,原来竟是一名俏丽女子。

    只见女子朝着段干子行了一礼,柔声道:“妾见过家主,家主缘何如此不乐?”

    段干子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新纳的小妾。

    这小妾乃是赵国中山人,不但身材高挑相貌甚美,而且极为善解人意,因此颇得段干子的喜爱。

    段干子叹了一口气,恨恨的说道:“还不是那该死的魏无忌,竟然蛊惑大王,要和秦国……”

    段干子说到这里突然若有所觉,马上闭上了嘴巴。

    小妾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但马上这丝异色便又从脸上隐去,浮现起来温柔的笑容。

    “家主勿忧,妾之父亲曾为巫医,教过妾一套推拿手法,不如让妾为家主推拿一番,如何?”

    “推拿?这就不必了。”段干子笑了笑,突然站了起来,十分粗鲁的将面前的佳人一把搂入怀中,顺手关上了房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