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 第780章举杠铃和跑马拉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80章 举杠铃和跑马拉松

  “老公,你别生气啦。我坚决不换老公,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我活着,我就永远是你哒。我们的儿子也离不开你。”

  小妮子抱着孩子,坐在他的腿上,一直胳膊搂着他脖子,嘟起红唇,吻在丈夫的嘴上,“我爱孩子,但更爱孩子他爸。”

  小家伙学着妈妈的动作,捧着爸爸的脸,也亲了一口,“爸爸,要卟噜机。”心心念念孙悟空,比什么都重要。

  小财神的记性很好,给他买的学习机,谢闵行亲自看了一集,画面确实弱智,干脆直接丢一边,“只能看一集。”

  小家伙垫着脚伸手要,他随口昂了一声。

  又是一年冬日盛景,公司已经订好放假的时间,云舒每天都是扳着手指头过日子。

  她最激动,因为过了这半年,就意味着她的实习期结束,解除劳工合同还不用赔钱,自己就是自由人了,只要过了这个年,天高海阔任她扑腾。

  去婆婆店的路上,她还在和谢闵行炫耀,“我要解放啦,老公,以后咱家继续靠你养活了。我这种人才,你留不住。”

  “这么想脱离我身边?”

  云舒点头,“我想以你老婆的身份去公司作威作福,可不是以你下属的身份去被你压榨,我这个金子得去别的地方发光。”

  谢闵行的手表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又被他儿子给盯上了,不管爸爸在开车,也要上去抢。

  “在妈怀中别动,你爸在开车呢。”

  “唔。”

  小财神比之前瘦了点,但还是肉肉的,他大腿上的肉,谢闵西可以用来弹琴,一轮一轮的,看起来还是一个奶包小子,胖乎乎的可爱。

  南宫老夫人在这里住的有几天,家中的人都催着她回紫荆山住,这也是今天谢闵行来的一个原因。

  “外婆,妈这里天冷雾寒,在这里住久了,体内的湿气就会多,落下腿疼的毛病。你跟我们回家吧。”

  谢闵行抱着孩子,他在一边热闹的咋呼,一定要抢到爸爸的手边。

  为了稳定他的声音,谢闵行妥协,他的手表经常沾上儿子的唾液和他的臭脚丫。

  小家伙成功夺得爸爸的手表,熟悉的动作,放在口中啃,还有模有样的套在自己的手腕儿上,诶,掉了,他再套上去,又不会扣,继续掉。

  老夫人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几个小孩子,但她不会和小孩子玩儿、接触,总是若有若离的远离。

  谢夫人看到,她理解母亲的难处,于是朝孙子招招手,“小财神,来奶奶这里。”

  小家伙看了眼奶奶,没有鸡蛋羹不去。

  不一会儿,谢夫人手中是一个刚出锅的蒸鸡蛋,她手扇着香味飘过去,“奶奶喂你吃。”

  小家伙从爸爸的怀中溜坡似的下去,迈着小步子走到谢夫人的身前,张开口,“啊,奶奶。”

  小家伙面对吃的从小到大都是一副馋猫模样。

  谢夫人将手中的碗交给老夫人,并说道:“妈,你喂喂他。小财神不哭不闹,只要用吃的诱之,就能将他骗走。是个很好骗的孩子。”

  谢长溯得亏听不懂奶奶的话。

  但是他的父母都扎心了。

  老夫人半信半疑的接起了碗和勺子,舀了一勺,吹凉,犹豫的朝小孩子伸过去手。

  小财神站在那儿,他和这个银白老人不熟悉,可她手中又有香喷喷的鸡蛋。

  “长溯,这是你的外曾祖母,是你的长辈。”谢闵行说。

  小家伙迈开肉肉的腿,脖子下还有一圈儿的肉是双下巴。“啊,吃。”

  他把着老人的手,往口中塞鸡蛋。

  谢夫人蹲下身子揉揉乖孙儿的脑袋。

  老夫人对孩子的抵触大概是身边几十年没有孩子的叫声,才会这样吧。 她的孩子和孙子们都是诞生后,便交给了家中的奶妈。

  小财神是她这四十年来,第一次喂的一个孩子。

  “我的天使,你就是上天恩赐的礼物。”

  小家伙内心:不是天使,不当礼物,要当祖宗,赶紧喂饭,我吃完了。

  有了小家伙的存在,老夫人不等谢闵行再次开口,她自己都打好包袱,吃过饭跟着外曾孙子去紫荆山。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讨人喜爱的孩子。

  南墨紧跟着南宫老夫人。

  这天,江季和谢闵西也赶巧的回家了。

  客厅的老夫人想抱抱孩子,小财神看着外曾祖母,走路都颤颤巍巍的样子,小家伙不放心的不去。

  “小财神,老外婆抱抱你。”

  小家伙抱着谢闵行的腿,不撒手,白天还说要换爸爸,这会儿就和爸爸亲密,谁也分不开。

  老夫人对着谢闵行说:“外婆抱抱这个胖乎乎的小子。”

  谢闵行:“外婆,你抱不动他。还是只喂他吃饭吧。”

  “胡说,你爷爷都能抱动,我比你爷爷还小三岁,我也能。”

  老人倔强的时候,几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时,谢爷爷出现,“我身体好,有劲儿,抱个曾孙子不在话下,我还能再抱一个曾孙女儿后背再背一个。”

  老夫人:“我也有劲儿,我在国外经常饭后散步。”

  谢爷爷鄙夷不屑:“你那是虚力气,我在家还举杠铃,你举么?我还敢参加马拉松,你敢么?”

  谢闵西和江季回到家,推开门,恰好就听到谢爷爷又在吹牛皮。

  谢爷爷说他举杠铃,怕是杠铃等于他手中的拐杖吧。这样的老人,餐后谢闵慎提醒散步,他也不听话的让管家开着车在家中转悠几圈,然后回去,这就是他的散步,更别提马拉松。

  谢爷爷说多了,做小辈的都已经习惯。

  “我们家特意腾出来一个空房间,里边都是健身器材,我每天都去锻炼。”

  谢爷爷越喷越来劲儿,差点上头。

  南墨摇头笑,谢闵西见到她问:“皇子笑什么?”

  “恩,爷爷还和之前一样,我记得皇宫有一次设宴,谢爷爷酒过三巡也开始夸大他的本事,恩……那会儿你应该十二岁。”

  江季突然呛南墨,“我们家西子的年龄,你倒是记得清楚。”

  江季内心:任何男人都不能和他的西子套近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