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禁止偷亲 > 61、第六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朝夕抬起手来, 拨弄着江洲暮有些凌乱的头发。

  “怎么都把头发弄乱了?”她小声地说。

  江洲暮还有些怔忪,眼中的浓重情绪未消:“你刚刚,说什么?”

  顾朝夕道:“我说以后我来疼你啊。”

  江洲暮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眼睛,却只看见一片澄亮。

  顾朝夕便仰头,亲他唇角,每一下都很轻。

  “你怎么那么能藏啊,什么都不告诉我, 如果不是……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

  江洲暮弯了弯腰, 又将人紧紧抱住, 额头抵在顾朝夕肩上, 他说:“在这件事上, 我永远懦弱又胆怯, 我不敢告诉你, 最不想让知道的,也只有你。”

  ——别怕我。

  “可我不怕。”顾朝夕说:“江洲暮,我只有心疼。”

  ——别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 永远不会。”

  ——别不要我。

  “你也是我唯一的那颗星星, 我丢过一次了, 不能再失去第二次。”

  -

  徐叔派了个司机送二人回南溪。

  顾朝夕上了车才说:“你自己开车过来的?”

  江洲暮紧紧抓着她一只手,说:“嗯。”

  顾朝夕道:“是徐叔告诉你我过来的?”

  江洲暮又嗯了一声。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顾朝夕问。

  江洲暮道:“徐叔说你脸色不太好,我让周霄去问了你助理, 她说白阮今天去你剧组了。”

  顾朝夕了然,另一只手抱住他小臂,身子也靠过去, 江洲暮立刻往下坐了坐,让她脑袋舒服地靠在他肩上。

  “江洲暮。”她喊道。

  “嗯?”

  顾朝夕又说:“没什么,我就想叫叫你。”

  两人抵达南溪时,赵琳的电话刚好打过来。

  一只手被江洲暮牵着,怎么都不松,顾朝夕也由他去。

  接通电话,赵琳开口就问:“怎么回事?冬冬跟我说你去找导演请了半天假?”

  “嗯,有点急事。”

  赵琳担心道:“什么事能让你请假啊?你以前拍戏从来不会这样?发生什么了?”

  顾朝夕只说:“现在已经没事了,琳姐,别担心,我明天就回剧组。”

  “有事你就告诉我,兴许我还能帮上忙。”

  “好琳姐。”顾朝夕想了下,又说:“但现在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赵琳:“你说。”

  顾朝夕说:“我要让白阮身败名裂。”

  感受到江洲暮的视线,顾朝夕冲他笑了笑,又简单嘱咐了赵琳几句,这才挂了。

  她侧了侧身,没有多说,却钻进江洲暮怀里,抱住他的腰说:“老公,我困了,想睡觉。”

  江洲暮手扣住她的后颈,轻轻摩挲,声音又低又哑:“好。”

  -

  当晚,某娱乐周刊直接爆料,点名道姓。

  从出道就是就卖学霸人设的白阮翻车了。

  论文造假,抄袭剽窃,连H大的学位证书都没拿到!

  一时间,网友们纷纷被震惊到。

  【卧槽白阮?】

  【不是吧,我以为白阮是真学霸,这也翻车了??】

  【吃到大瓜了】

  【牛逼牛逼,学位证书都没有,却脸不红心不跳地自称H大毕业】

  【处分公告都有,铁锤了吧,我看团队还怎么洗】

  这还只是个开始,越来越多的爆料接踵而至。

  拍戏片场因自己的人设不如女二好大发脾气。

  杂志拍摄耍大牌,董翰那样的摄影师都说不拍就不拍。

  带资进组、买水军、公司买通营销号、纵容助理对粉丝破口大骂。

  ……

  一夜之间,白阮的国际巨星的光环全部破碎,热搜撤掉一个后面还跟着七八个。

  对于一个多年来致力于营造自身形象和逼格的明星来说,这种伤害是致命的。

  没有什么比一个本来所有人以为光鲜亮丽的壳,里面却包裹着污秽不堪,来得更有冲击性,这种巨大的落差所造成的后果也更严重。

  粉丝脱粉,路人转黑,代言纷纷解约,新签好的戏紧急宣布更换主演。

  之前营销的时的人设有多美好,现在跌落神坛就有多惨烈。

  【艹他妈恶心到了,对着董老师说不拍就不拍,鸽了所有工作人员,人品低劣我D区】

  【我知道白阮助理脾气大爱骂人是真的,没想到还曾经打过去现场的粉丝……无语】

  【还耍大牌??白莲花是拿到奥斯卡了?】

  【论文因抄袭被学院通报取消学位证书资格,就这样还能吹学霸,我吐了,白莲花真有你的】

  【众所周知,学霸人设没有不翻车的】

  【真情实感喜欢过,现在真的心情复杂,吃到屎的感觉,mm】

  【之前还拉人家江总炒作,还好江总一副莫挨老子地撤了热搜,估计是早知道论文那事的,换了谁都不想喝白莲花女士沾上吧】

  而白阮和团队,连个正面回应都没有。

  拖到第二天早上,也只等来一份言辞模糊的声明。

  对于爆料内容,则半个字都没有澄清。

  这一切对于公众而言,变相等于承认。

  况且,照片、视频等等都是铁证,白阮是彻底无法翻身了。

  -

  顾朝夕只请了半天的假,第二天一早就要重新回剧组。

  赵琳正打电话和她说网上的情况。

  顾朝夕一边听,一边去衣帽间挑衣服。

  江洲暮就跟在她身后。

  “现在的情况基本都是这样,白阮那边在查背后的人,不过我用的人可是江总之前派给我们的,她没那本事找到。”

  顾朝夕嗯了一声,从衣橱中挑出来一件上衣,却被站在身后的江洲暮覆在手上按了回去。

  顾朝夕没在意,又去拿另外一件,又被江洲暮按回去。

  她转身,没什么气势地瞪了他一眼。

  赵琳还在说:“剩下的你都别操心了,忙完自己的事情就安心回剧组拍戏吧。”

  顾朝夕应了一声,收了手机,重新转回去挑衣服。

  手刚拿起一件,便再次被江洲暮放回去。

  顾朝夕看了眼他,说:“你知道就算这样我今天也得走的吧?”

  江洲暮低眸,问:“你忘了?”

  顾朝夕被他问得有些懵:“忘什么?”

  江洲暮迈脚,从一旁的衣橱,拿出来两件衣服。

  一黑一粉,款式相同。

  正是顾朝夕临走之前买的那套情侣装。

  江洲暮说:“你之前说再回来的时候就穿。”

  顾朝夕顿了下:“我当时的意思是等杀青回来。”

  江洲暮看着她不说话。

  顾朝夕笑着凑过去,道:“可我现在要回剧组嘛,我们都不能在一块,等我杀青回来再穿好不好?”

  江洲暮低头,在她发心落下一吻,说:“我跟你一块去。”

  顾朝夕:“你不用上班吗?”

  “你生日要到了,忘了?”江洲暮看着她说:“本来就定了假期,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顾朝夕一顿,算算日子,明天就是七月七。

  这时间点,还真是巧合。

  她惊喜道:“那你要跟我一起去剧组么?”

  江洲暮点头:“嗯,可以吗?”

  顾朝夕笑着踮脚,捧着江洲暮的脸,重重地亲了一下:“可以啊,当然可以。”

  -

  吃了早餐,两人直接坐私人飞机前往B市。

  落了地,顾朝夕才发现微信上居然收到白阮的消息。

  一连好几条。

  【顾朝夕,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别以为我查不到我就猜不出是你,你那天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凭什么这么害我!】

  【顾朝夕,你等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顾朝夕一一浏览过,表情平静地把这个女疯子拉进了黑名单并删除。

  江洲暮从身后过来,拿了个口罩给她戴上。

  “怎么了?剧组的事情?”江洲暮问。

  顾朝夕说:“白阮,我把她拉黑删除了。”

  江洲暮顿了下问:“她说什么?”

  顾朝夕道:“被曝光之后的气急败坏。”

  江洲暮还想说什么,顾朝夕却不愿让她去想那个女人,她拉住江洲暮的手:“别担心啦,我们走吧,司机都在等了。”

  江洲暮只能答应,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顾朝夕把房卡交给江洲暮让他先回去,自己则先直接去了剧组。

  昨天去找李澈风请假的时候,顾朝夕只说是对自己很重要的私事。

  李澈风看她当时状态,没有犹豫多久就同意了,而且本来顾朝夕上午的戏份就很少,稍作调整,影响不算太大。

  于欢望见回来的人,倒是没问她去干什么。

  她盯着顾朝夕看了好一会儿,摸着下巴道:“你之前从来没穿过这么粉嫩的颜色诶。”

  这倒是真的,顾朝夕之前的私服,大多以黑白灰色系为主。

  曾经有穿搭博主整理明星私服,给她的总结词就仨。

  冷,酷,气场两米八。

  只有在偶尔出席的红毯上,才会选择一些其他颜色的礼服,但也都是冷艳系,从来没这种粉嘟嘟的可爱类型出现过。

  冬冬也说:“好像是的,没想到我们家夕夕穿粉色也这么好看,可可爱爱!”

  于欢无语道:“你就是你家夕夕无脑吹吧?”

  冬冬点点头:“不不不,我有八个脑子也要这样吹!而且于老师,我这是实话好吗!”

  -

  晚上的拍摄结束时已经近九点。

  顾朝夕比平时快一倍的速度回了酒店。

  出电梯时,冬冬还纳闷说:“夕夕,你今天着急的状态,不知道还以为房间有人在等你。”

  顾朝夕:“你猜对了。”

  冬冬:?

  她试探着问:“该不会是……”

  顾朝夕打断:“你也回去休息吧,早点睡,晚安、”

  说完,便转身离开。

  冬冬望着顾朝夕的背影,又看了看时间,后知后觉地嘀咕了句:“才九点多,就晚安啊?”

  -

  顾朝夕还没走到门口,掏出手机给江洲暮发微信:【[突然出现.jpg]】

  等她走到,手指还没伸出来敲门,房门咔哒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顾朝夕歪了歪头,冲他笑道:“这是谁家宝贝,长得这么好看?”

  话音刚落,门内的人上前一步,手背在身后,亲在她扬起的唇角上。

  江洲暮也被感染地扬了扬嘴角。

  吻也没有停止,贴着顾朝夕的唇辗转斯磨。

  这可还没进房间,走廊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出来。

  顾朝夕眨眨眼,轻声问:“不进去吗?”

  江洲暮沉了沉眸,扣住她的腰,将人带进门内。

  一路吻到床边,又双双倒进床铺。

  顾朝夕手抵住江洲暮的肩,喘着气说:“我……我还没洗澡。”

  江洲暮手撩起衣角,吻落在她锁骨上,抽空说:“做完再洗。”

  ……

  第二天被闹钟吵醒时,顾朝夕还是迷迷糊糊的。

  江洲暮关了闹钟,看了眼时间。

  “七七?”他低声喊:“七七,该起床了。”

  顾朝夕蹙了蹙眉,眼睛都没整,又滚进江洲暮怀里,抱着他说:“再睡一会儿,我困死了。”

  江洲暮看了看她困倦的模样,没再喊,轻手轻脚地挪开顾朝夕的手,先去洗漱。

  早餐送到,估摸着时间,再赖床恐怕就真的要迟到,这才再去去将顾朝夕喊醒。

  顾朝夕揉着眼睛坐起来,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江洲暮你烦死了。”

  江洲暮闻言却笑了,抱着她去洗手间,将挤好牙膏的牙刷递过去。

  顾朝夕闭着眼睛刷完牙洗完脸,又吃了几口小馄饨。

  出门之前,江洲暮吻了一下她侧脸,说:“生日快乐。”

  顾朝夕脸红了红,又想起这人昨晚非要折腾到零点,就为了那什么的同时跟她说一声生日快乐。

  顾朝夕越想越气,要不是那样,她今天早上也不会赖床。

  这么想着,顾朝夕眼睛亮了亮,仰头一口咬在江洲暮喉结处,力气不小,牙印都出来了。

  顾朝夕对自己的作品满意,顿时也神清气爽起来,心情很不错地去了剧组。

  江洲暮望着她的背影,不由笑了笑。

  等顾朝夕走后,才给周霄打了个电话。

  “喂江总,东西都到了。”

  江洲暮说:“让人送到7011。”

  “好的,江总。”

  江洲暮伸手摸到那个浅浅的牙印,又无声笑出来,他进房间,换了件衣服,查了下附近的花店,这才出了门。

  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前一后出入的画面,会被人拍下来。

  当天中午,顾朝夕与一男子私会的词条,空降热搜。

  【又是大瓜!《如你灿烂》拍摄片场,顾朝夕与一男子身穿情侣装共同出入酒店,第二日清晨才相继离开!!】

  该条微博还配了几张动图。

  第一张,是顾朝夕当天拍摄结束,与助理同乘车回酒店,特意标亮了顾朝夕身上的粉色帽衫。

  第二张,是她早晨打着哈欠离开酒店。

  第三张就比较明显了,穿着同款黑色帽衫的高瘦男子,戴着口罩从酒店出来。

  身上那件黑色上衣,被同样被标亮。

  【我靠??最近的瓜也太多了吧!】

  【谁顾朝夕???她不是结婚了?】

  【这图他妈脸都看不清,请勿造谣】

  【那个男的一看就不是江总吧,看穿着打扮,像个年轻大学生】

  【说起大学生,不知有没有姐妹记得,之前也有过好几次博主爆料,顾朝夕和一小鲜肉看电影遛狗?】

  【我lllb了,什么小鲜肉?江总都长成那样了,顾朝夕还出轨啊?】

  【本届网友看图说话本事越来越高了,哈哈,凭这几张图就能说我姐姐出轨???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啊啊啊啊我记得!那条微博很快被人删了,大家都说是被团队公关了】

  【我操!所以是真出轨啊???】

  【造谣的nmsl】

  爆料没就此打住。

  有位八卦博主甚至根据评论区的言论,整理了时间线。

  甚至还拿到了当时那两条微博的没被删之前的截图。

  《窗外》上映时,爆料顾朝夕和一男生在首映结束后举止亲密。

  文清公园夜间拍到的两个背影。

  再加上这次的。

  那位博主言之凿凿。

  【说顾朝夕没有出轨我真他妈信不了,这时间线和图都石锤得不能再石锤了吧?看男生衣着风格,怎么看都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鲜肉啊。去搜了下,居然还找到了江总最新被拍到的照片。上周的纽约苏富比拍卖会,据说高价拍下了一颗阿盖尔粉钻,我不多说,几张图我都放出来,大家自行判断。只有一个问题,请顾朝夕这次正面回应!】

  附的图片,的确是江洲暮一周前在拍卖会上被人拍到的照片。

  西装三件套妥帖又修身,高挺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金属边眼睛,剑眉星目,薄唇微抿,就连白色衬衣领口露出西装的分寸,都是恰到好处。

  清冷矜贵,气质斐然。

  【啊啊啊江总又杀我】

  【看了图片忘记正文系列】

  【老公长成这样,gzx还出轨,这个世界上我不懂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我心疼江总了】

  【大家别忘了呀,这两人本来就是商业联姻,有个屁的感情。】

  半小时内,这条微博被转发上万,甚至牢牢锁定在热门。

  所有人都等着顾朝夕一个回应。

  而此时,一个新注册的账号出现在评论区里,连头像都还是系统自带的灰色人像。

  ID却是明晃晃的三个大字——

  @江洲暮:“都是我,你还有什么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