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禁止偷亲 > 40、第四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将落尽的夕阳染红了接天的云, 霞光铺在天尽头,煞是好看。

  顾朝夕刚去卸了妆,从洗手间出来时,望见的就是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远方的一幕,忽而感觉到由内而外的安心。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顾朝夕踮脚,从背后捂住江洲暮的眼睛。

  两人都没说话, 保持着这个动作。

  顾朝夕靠上去, 脸贴在江洲暮背上, 这才问:“你在看什么?”

  捂在他眼睛上的手被覆住, 却没有拉开她。

  他们就保持着这个动作, 江洲暮说:“在看你每天能看到什么。”

  顾朝夕顿了下, 笑了, 松开手挪到江洲暮身前,环着腰把人抱住。仰着头问:“那好看吗?”

  “一般。”江洲暮垂着眸望着她说。

  顾朝夕:“我觉得挺好看呀,有山有水的, 今天还有夕阳。”

  江洲暮按着她的背将人揽进怀里, 下巴轻轻搭在她发顶, 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问:“这部戏一共几场吻戏?”

  两秒后,被压在胸前的顾朝夕瓮瓮出声:“就这么一场。”

  “嗯。”

  “‘嗯’是什么意思?”

  “松一口气的意思。”江洲暮说。

  顾朝夕:“……”

  “你是在吃醋吗?”

  “我不能吗?”

  顾朝夕笑得很开心:“能啊, 特别能。”

  江洲暮抬手,捏了捏顾朝夕左边耳垂,语气中带了几分无奈:“你好像还很开心?”

  顾朝夕躲了躲, 侧过脸把左边耳朵藏进他怀里。

  然后说:“好像是挺开心的。”

  江洲暮拿她没办法,在顾朝夕发顶落下一个吻。

  “晚餐想吃什么?”

  顾朝夕想了想道:“这段时间我都要被你远程投食喂胖了,我不能再那么吃下去了,上镜会胖,会变双下巴。”

  江洲暮回想了下刚才从门口把人抱到沙发上那段路,道:“没胖,还是很轻。”

  铃声恰在此时想起来,顾朝夕的。

  她从江洲暮怀里出来,跑到门口将落在玄关柜上的包拿起来,是冬冬的来电。

  “喂?”冬冬的声音听起来很小心。

  “怎么了?”顾朝夕问。

  冬冬说:“我把今晚的减肥餐拿上来?”

  “好。”

  冬冬没想到顾朝夕答应得这么快,语气紧张地问:“方……方便吗?”

  顾朝夕回头看了眼江洲暮,转头淡定地跟冬冬说:“拿上来吧。”

  没几分钟敲门声便响了,顾朝夕将门开了15度的角,伸手去接:“给我吧。”

  冬冬把装了打包盒的袋子递到她手上,眼睛忍不住往里面瞧。

  顾朝夕装着看不见,只想赶紧把这姑娘打发走。

  “没什么事了,你去休息吧,辛苦了。”

  就那么一点点门缝,看到的还都是旁边的墙壁,也不知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但趁着这个机会,冬冬小声提醒:“夕夕,看人不能只看脸啊。”

  顾朝夕:“……”

  这苦口婆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送走冬冬,顾朝夕神色复杂地提着东西进房间,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了点金屋藏娇又怕被人发现的感觉。

  “要不要一起吃?”顾朝夕问。

  江洲暮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没几口的减肥餐,道:“你吃吧。”

  顾朝夕又说:“我帮你订餐?”

  江洲暮按住她拿手机的手,说:“你吃你的,我自己来。”

  顾朝夕便作罢,她吃东西的时候,江洲暮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处理邮件,不时抬头看一眼。

  她吃完时,江洲暮手机上助理的信息刚好进来。

  是周霄发来说晚餐已送到房间的消息。

  “吃完了?”

  “嗯。”顾朝夕说:“吃完了?”

  江洲暮又问:“吃饱了。”

  顾朝夕没什么感觉,只说:“还好。”

  江洲暮便站起来:“晚上是不是还要看剧本。”

  “嗯,再看看明天的,熟悉一下台词。”

  “那我走了?”

  顾朝夕眼睛微微睁大了些:“去哪儿?回北城??”

  江洲暮走了过来,“不是,我回房间吃饭。”

  “你还订了房间?”顾朝夕脱口而出。

  江洲暮眼角蕴着三分笑意说:“那我今晚住这儿?”

  顾朝夕不说话了,望了一眼房间里唯一的大床。

  耳朵不禁发热,平息好几秒,才开口:“你房间在哪?”

  江洲暮报了个房号,是顶层的套房,来之前只给周霄说了句给他订房间,没多嘱咐,周霄就按照平时的习惯来了。

  顾朝夕也不想表现得太粘人,所以这会儿即便不想江洲暮走也忍住不说。

  “那我走了?”

  “你就不能,”顾朝夕说:“让人送下来在这儿吃吗?”

  江洲暮:“在这儿吃?”

  “不行吗?”

  “不是不行,我怕你减肥餐又白吃了。”江洲暮低头,手指在顾朝夕鼻尖点了下,“就不勾你了。”

  顾朝夕眨了下眼睛说:“我会忍住。”

  江洲暮轻笑出声,对她这个会忍住持怀疑态度,却开玩笑似的道:“那我怕你抢我的晚饭行不行?”

  顾朝夕:“……”

  “好了,我真的走了。”江洲暮最后说:“再待下去就走不了了。”

  顾朝夕假装对最后一句置若罔闻。

  乘电梯时,江洲暮刚好遇到了从楼下餐厅吃完上来的霍遇。

  霍遇主动道:“江总好。”

  江洲暮点了点头:“你好。”

  一人要出,一人要进,便也没有再多说,直到江洲暮搭乘着电梯上去,霍遇才自言自语道:“奇怪……江总怎么从这层上去?”

  这问题这只是在脑子里徘徊半刻,霍遇不是习惯猜测别人的人,兀自想了会儿没找着答案便放弃了。

  -

  江洲暮是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回北城。

  临走之前顾朝夕在拍戏,他便只发了微信给她。

  顾朝夕本以为江洲暮起码下午才离开,今日她的戏份都在上午,还想着能送他去机场,结果没曾想这人居然那么早就走。

  因为这个原因,顾朝夕失落了一整天,直到江洲暮落地发微信报平安,那分失落彻底爆发,她立刻就回了语音电话。

  “我到了。”江洲暮在电话里说。

  顾朝夕声音很冷漠:“哦。”

  江洲暮明显听出来不对:“怎么了?谁惹你了?”

  顾朝夕直指凶手:“你。”

  江洲暮微顿,“我?”

  “你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早上就走?”顾朝夕质问道。

  江洲暮:“你早上不是有工作?”

  他又解释道:“航班太早,我怕打扰你。”

  顾朝夕就没说话了。心头的那点气焰在听到这句话时全部消弥,反而留下被温水浇灭后湿漉漉的模样。

  失落被心头的酸意代替,皱巴巴的心事全部被江洲暮温柔抚平,让她的每一分不虞都化作思念飞走。

  明明是他顶着疲惫坐两三个小时的飞机千里迢迢而来,离开时却还要想着让她睡个好觉。

  这人怎么永远这样啊。

  两人静默半分钟,顾朝夕才开口:“杀青那天你不要来了。”

  江洲暮顿了下,才问:“怎么了?”

  “一来一回不累吗?”顾朝夕说:“你到时候在机场等我吧。”

  江洲暮答应了。

  顾朝夕就开始扯别的话题。

  “你帮我把冰糖接回去吧,还是一直去的那家寄养。”

  “好。”

  “狗粮都在家里,门锁密码是我生日。”

  “嗯。”

  “你要记得每天遛它,忙的话也要让阿姨去遛。”

  “嗯。”

  ……

  “那我挂了。”

  “七七。”

  两人同时开口,顾朝夕说:“你说。”

  江洲暮道:“我等你回来。”

  -

  因为这句话,顾朝夕觉得,杀青的日子都开始变得慢了起来。

  进入了盛夏,除了杀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江洲暮的生日。

  江洲暮是农历五月初五出生的,顾朝夕从前并不知道这个日子的好坏。

  遇见江洲暮的那年,她听到了很多传言。

  那些小孩们打他骂他,而大人们,就坐在一起议议论论。

  “你不知道吧,那个孩子是五月初五出生的!哎呦,那不祥的呀!”

  “恶月恶日生子,怪不得妈妈不要爸爸不管的,这可是克父母的命格。”

  “长得倒是乖乖的,可惜了呀……我可早跟我家小孩说了别跟那孩子玩。”

  像这样的,太多了。

  顾朝夕不知道江洲暮听见过多少,但从那时候开始,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的。

  按照公历算,江洲暮今年的生日刚好是在杀青后的下周。

  顾朝夕为考虑送什么礼物,愁了好久,甚至开始向林初薇求助。

  “送江洲暮?”林初薇问。

  顾朝夕:“嗯,我不知道送什么东西。”

  “让我想想啊……”思考三秒,林初薇建议道:“表?乐高?车?鞋?香水?”

  顾朝夕边听边把这些东西记在备忘录上,在香水两个字上打了个圈,当年她就说过要送江洲暮一瓶香水,但那些事情的发生,导致最后都没有兑现。

  香水暂时成为备选。

  列完又蓦地记起,重逢以来,好像经常能在江洲暮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柑橘调男香,所以江洲暮是喜欢柑橘调的?

  顾朝夕又在香水旁边备注了三个字:柑橘调。

  “我说顾七七,你俩这什么情况啊,先婚后爱剧本已经发展到开始送对方生日礼物了?”林初薇真挚发问。

  顾朝夕说:“不是先婚后爱吧。”

  林初薇:“呵呵,你还知道承认。”

  顾朝夕不置可否,对于林初薇的调侃不甚在乎。

  “和好了?说开了?在一起了?”林初薇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顾朝夕很轻地嗯了一声。

  林初薇叹口气:“那就好,也不枉费我一番心血。”

  “什么心血?”顾朝夕问她。

  林初薇打哈哈道:“为你们操碎了心,整天整夜睡不好觉的心血啊。”

  顾朝夕:“……”

  “我还以为我们姐妹就是天生的孤煞,遇到的人要么一走之后杳无音信,要么花天酒地没心没肺,还好你家江洲暮回来了。”林初薇笑出来:“但我可不指望谢闻浪子回头。”

  顾朝夕听着她的声音,说:“只要你不回头就行。”

  林初薇哼一声:“我才不会,漂亮弟弟那么多,明天我就找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