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心上蜜桃 > 66、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黛自从回到江家之后, 觉得这才是人过的日子。一日三餐按时就餐,偶尔饿了还能加个夜宵。

  早上被她哥江闻拉着去后院里跑跑步, 白天就窝在家里看看书,日子过得宁静美好。

  不像她一个人住的时候, 饿一顿两顿是经常的事情,熬夜丑得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吃完早餐后, 江黛优哉游哉地回房敷了个面膜。江闻上班去了, 江父江母忙着在外面旅行, 根本没时间管她。

  江黛穿着小吊带,光着小脚丫躺在后院的秋千上, 稀稀落落的阳光洒在她白皙的肌肤上, 细腻得仿佛一碰就能捏碎似的。

  家里的阿姨过来喊她,“小姐,外面有人找您。”

  江黛随口应了一句:“谁呀?”

  阿姨说:“说是您的朋友,不过没说名字, 只让我过来叫您。”

  江黛:“怎么这么不小心, 万一是坏人呢?”

  阿姨:“看着倒不像坏人。”

  江黛:“……”坏人能把坏人两字写在脸上吗, 她叮嘱道:“下次问清楚再把人放进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江黛心说该不会是安安来找她了吧, 也不对呀, 她家阿姨早就认识安安了。

  脸上敷的面膜还没到时间,她舍不得撕掉,光着脚丫就往客厅走去。

  韩哲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他今天和平常不太一样, 穿着简单的日常服。

  江黛一见到他,面露错愕。韩哲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视线扫过她的身上。

  江黛怔楞了片刻后,连忙慌慌张张地扯下面膜,又看了眼自己身上比较暴露的小吊带,两只手根本不知道可以遮住哪里。

  她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你等下,我去换下衣服。”

  说罢,她立马溜上了楼,根本没给韩哲开口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江黛穿了一身白色百叶裙下来,脸上还化了一个淡淡的素颜妆。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在韩哲面前坐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来了?”她问。

  韩哲望着她的眼睛,“有人在躲我,我只能来这里找。”

  韩哲嘴中的有人,自然就是小脸泛红的江黛,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家里的阿姨悄悄往这边望了一下,江黛大概是觉得心虚,而且坐在客厅里这么聊天让她有些不大自在,她站起来对韩哲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韩哲乖乖跟在她的身后。

  江家的后院有一大片花圃,开得正是茂盛。花圃旁边一座秋千,是江闻帮她弄的。

  江黛坐在上面,心情都不由得轻松了几分,韩哲坐在边上的实心木椅上,挨着木椅的是一个小小的圆石桌,上面有江黛之前泡好的茶,但是已经凉了。

  “你来找我什么事?”江黛回到正题上,目光在韩哲身上停留了一秒,又赶紧移开。

  不得不说,韩哲穿着这样其实真的挺好看的。少了几分清冷凌厉,多了几分温柔多情。

  江黛暗戳戳地鄙视了自己一下,这种时候,怎么还能犯起颜控来呢。

  韩哲慢条斯理地说:“上次已经跟你说过一次了,我在追你。”

  江黛:“???”您老人家是认真的吗,她一直以为他那天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江黛小脸气鼓鼓地瞪着韩哲,认真道:“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韩哲,你别以为你是司教授的好朋友,我就不会跟你生气!”

  “我没开玩笑。”韩哲无奈勾唇,“江黛,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那宋简呢?”江黛脱口而出,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吃一个已经去世的女孩的醋的时候,自觉不妥,又乖乖闭上了嘴巴。

  空气一时凝固下来,她手指用力地攥紧,又慢慢松开,最后咬了咬唇,抱歉道:“我不是故意提她的。”

  韩哲只是楞了一下,情绪很快平静下来,“没事,我和宋简没关系,当初是两家人一直在撮合,我没有喜欢过她。”

  江黛怔住,恍惚地开口道:“你没有喜欢过她?”

  韩哲淡淡地“嗯”了一声。

  江黛突然用力摇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上次我明明听见,明明听见司教授说你放不下她。”

  韩哲站起身来,走到她的身边,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细心解释:“你误会了,当年小简跟我表白,我拒绝了。小简喝了一晚上的酒,第二天和朋友去爬山时出了意外。我对小简只有愧疚,没有喜欢。”

  江黛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她一直暗暗较劲了那么久的事,一度让自己难过得差点呼吸不过来的事,而现在韩哲却轻描淡写地告诉她,这只是一个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韩哲,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江黛情绪一时有些激动,韩哲想去抱她,被她用力推开。

  “江黛,我那时候还不确定,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你,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你幸福,对不起……”

  江黛轻声冷笑:“所以呢?现在你就确定了吗?”

  “确定了,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韩哲用力牵住她的手。

  江黛没有拒绝,只是难过的看着他:“你喜欢我什么?”

  韩哲思考了一会,哑声道:“我不知道,也许是从经常在公司看到你一个人加班我会心疼,也许是在停车场看到你一次又一次地等我我会开心……也许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喜欢你。江黛,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江黛手腕纤细,被他这么一抓,手腕都被勒出一道红痕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韩哲看见后,立马道歉:“对不起。”

  江黛没觉得手疼,只有心疼,疼得她呼吸困难,仿佛快要窒息一般。

  “韩哲,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一些?当初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拒绝我,现在却来让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凭什么?”

  江黛抬起下巴,冷冰冰地看着他。

  “松开。”江黛说。

  两个人对峙了好几秒,最后,韩哲还是松开了她。

  “你走吧。”江黛转过身去,转眼,泪珠子像雨滴一样淌过她的脸上。

  “我不会放弃的,过去是我不好,但我今后一定会加倍地补偿回来。我说会追你就一定会追你,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一直追下去。这辈子,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也只会喜欢你一个人。”

  江黛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不想回头不敢回头,怕自己一回头,就会没出息地狠不下心来。

  僵持了片刻后,韩哲退让了一步,“对不起,今天是我唐突了,下次我一定会好好准备再上门,你等我。”

  江黛还是没有吭声,直到韩哲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她这才回头,匆匆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江闻回来,没看到江黛,问家里的阿姨,“小姐人呢?”

  阿姨说:“少爷,小姐今天一天都闷在房里,连饭都没吃。”

  江闻脸色一皱,“发生什么事?”

  “上午来了一位先生,不知道和小姐说了什么,他离开之后,小姐就哭着跑回房间去了。”

  江闻思考了一会,吩咐道:“去准备几个小姐爱吃的饭菜。”

  “是,少爷。”

  江闻将手中的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放,提步上楼。

  江闻在门口敲了几下之后,江黛还是弱弱地给他开了门。

  这个家里,江黛谁都不怕,就怕她这个大哥,对她最好也对她最为严格。

  “哭了?”江闻语气清冷,手掌却抚上了她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她。

  江黛本来已经好了的,突然被这么无声地关心一下,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又全都涌上心头。

  扑在江闻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江闻由着她哭,有一下没一下顺着她的后背,直到她停了,他才用纸巾温柔地给她擦了擦。

  江黛满脸泪痕,眼眶更是红红的,任谁看了都心疼,更别说江闻了。

  江闻脸上愠怒,那神情像是要把罪魁祸首碎尸万段一样。

  “他今天来了?”

  江黛仰起头,呜咽着应了一声。

  “下次他再敢来,直接让人把他赶出去。我江闻的妹妹,还轮不到他一次又一次地来欺负。”江闻盛怒。

  江黛有点被他哥哥的模样给吓到,反倒没那么难过了,而是劝和道:“你别生气,他也没干什么时候。”

  “他没干什么你都哭成了这个样子,连饭都不肯吃,他要是再干点什么,我妹妹的命是不是都得交代在他手上?”

  江黛:“……”哪有这么严重,但是她不敢反驳。

  要是反驳了,她哥肯定连她都一起凶了。

  她撒娇道:“好了,别生气了嘛,真的没什么事。哥,我饿了,呜呜呜。”

  江闻拿她没有办法,冷声道:“阿姨做了你喜欢吃的,下楼去。”

  “好勒,我们一起去吃。”

  *****

  韩哲今天难得约了个局,把司珩和左然都叫了出来,左然酸溜溜地说道:“大哥,你这就太厚此薄彼了啊,我每次叫你你都不出来,怎么韩哲这个闷葫芦一叫你就出来了?”

  左然委屈,司珩睨了他一眼,“你也失恋了?”

  左然哂笑:“那倒没有。”

  两个人齐刷刷看向没有失恋但是比失恋还惨的韩哲,一脸悲苦的模样……

  惨兮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