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孤独地爱着 > 第438章 奇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啊,为了能顺利的跟你在一起,早早的跟我联系,说合作,对付周围那些阻碍你们的人,只是希望,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反对,他为了你可是下了好大的功夫,甚至不惜跟陆家作对。”

  “那他......”余沐恩有些说不出来,心头发颤的厉害。

  “哼,那小子,甘之如饴。”

  余沐恩咬着下内嘴皮,想起之前顾景迁说的话,又想起两人分手的那段时间,只觉的心疼的厉害。

  没等再说什么,陆辰修就回来了,又跟应路聊了几个小时,三人才算分开。

  回到家,余沐恩的心情难以平复。

  “我先去洗澡。”快步的冲上楼,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卧室。

  陆辰修眉头微挑,直觉得有些怪异,想着之前聚餐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瞥见余沐恩的神情,唇角淡淡的勾了下,抬脚上了楼,去了客房洗漱。

  浴室里,余沐恩泡在浴缸里,怀抱着双腿,有些难受的撅着嘴,喃喃自语:“余沐恩,你就是个大笨蛋,大笨蛋,你怎么能不相信你的七叔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外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一点自己的判断,还想站在他身边,就是做梦。”

  眼泪顺着脸颊“啪嗒”的掉进里水面,融合的无影无踪。

  聚了把水,把脸嵌见手心里,女人下定决心。

  以后,她要有自己的判断,用心去感受那个人对自己的所做的一切,无论是遇见什么样的事,都不会轻易的说放手。

  七叔,沐恩也在努力,别走的太快哦。

  半刻后,只听“哗啦”一声,女人从水里站了起来,水珠顺着肩胛骨一路向下,流过引人遐想之地,汇入归处。

  门声微响,一颗泛红的脑袋探出了头,见卧室里还没有人在,飞速的跑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

  “哎呀,羞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声音捂在被子里发出闷声,也遮盖不住床上女人的羞意。

  回想起曾经,她面对陆辰修的时候只有满心的依赖和亲情,那时候的她还不懂什么是害羞。明明都上初中了还像是小时候一样喜欢赖在他的怀里,夜里还要他抱着睡。

  现在想想,余沐恩的脸越发红了,那时候的她还真是胆大妄为,得亏她七叔能忍得住没做出那种事。

  远在小镇的小周打了个喷嚏,望着天边的月色,咬了口薯片。

  “哎,也不知道沐恩姐有没有穿上我送的新年礼物,唉,陆总真是好福气,能找到沐恩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唉,我也想要大长腿的男朋友。”哭唧唧的,往薯片袋里神的手倒是没停。

  是夜,卧室的门被打开了,缩在被子里的女人猛的瑟缩了一下,感觉到身侧凹陷了下去,又深深吸了口气。

  陆辰修直觉得好笑,俯身凑近身边圈成一团的不明物:“蚕宝宝,送送被子。”

  余沐恩把自己卷成一团,活像一只蚕蛹。

  说着,余沐恩的力道略微送了送,随即又紧了紧,把被子轻轻下拉,露出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带着独属的妩媚,像男人眨了眨,随后一鼓作气的又钻了进去,一把搂住男人的腰俯身跨了上去。

  皮肤紧贴,刚刚洗漱过的滑嫩清冷,激的陆辰修墨黑色的眼睛渐起浓雾。

  在他腰际摸来摸去的小女人,只觉的欢喜的很,之前的羞意和踌躇瞬间被打散了,捧住男人的脑袋,撅起小嘴亲了上去。

  一下一下的,像小鸟轻啄,学着男人的日常的动作,手顺着男人的脸庞绕到了耳垂,轻揉捻抹,顺势而下。

  陆辰修握着女人纤细滑嫩的腰肢,脑中的神经随着女人的小手越往下,绷的越紧,突的,陆辰修只听见“啪”的一声,他,忍不住了。

  俯身占据主动权,被子被压在身下,映入眼帘的景色,诱的惊人,男人只觉得最后一点自制力也被击的溃不成军。

  “小丫头。”暗哑的声音如同低沉的大提琴,诱哄着愤愤不平的小家伙。

  余沐恩满脸通红,看着身前性感无比不曾见过的陆辰修,败于美色,身子霎时软了下来,娇娇的说了句:“你,你,不要得意。”

  男人何等聪明,轻笑了下,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啪”的,抬手关了身侧的暖灯。

  月色毫无征兆的跑了进来,点点滴滴的洒在女人身上,只叫人发狂。

  国外,医院。

  陆梓然看着一群说来探望,但都窝在一起打游戏的人烦躁的不行。

  其中一人好似想起了什么,看着通关成功,没接着继续,撇嘴说:“陆梓然,听说你大哥跟他那个小屁虫余沐恩又在一起了。”

  陆梓然挑挑眉,坐直了身子。

  周围的人听见了,边骂着手机里的人,边道:“不是吧,不是听说都分了么,当时还闹的挺凶。”

  “切,那女人长的这么好看,要是你,你愿意就这样分手。”另一个人道。

  那人耸了下肩:“也是。”

  “你从哪知道的?”陆梓然淡淡开口。

  那起头的男人说:“这事不是都传遍了,就国内,有人看见两人一块出行了,陆氏里不是也正八卦着,陆辰修回国了,但又延迟了返回的行程。”

  “我的妈,这都十二点了,不玩了,吃饭去。”

  其中一人无意抬头看了看钟表,叫了声,起身看了看周围,一圈的人摸了摸肚子跟陆梓然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陆梓然也不在意,毕竟狐朋狗友,也不需要他们关心,充其量就是他这里的传消息的。

  眯了眯眼,微微自语:“余沐恩。”摸了摸下巴,冷笑了声。

  门又开了,保镖拿着饭盒走了进来。

  是的,陆梓然被彻彻底底的禁足了,陆二爷发了火,直接上了保镖监视,以防止又有什么突发状况来不及阻止。

  下午,阮千宜踩着高跟鞋打开了病房门:“你叫我干嘛,不好好养病,谈什么?”坐到了一边。

  陆梓然望向窗外的视线移回室内,扭头看着进来的女人,说道:“你不觉得很奇怪。”

  阮千宜皱了皱眉,觉得这人是不是被打傻了,说话没头没尾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