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孤独地爱着 > 第337章 说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猛的大喊一声:“滚,都他妈给我滚出去。”

  秘书不敢停留,圆润的滚了出去。

  直到半个小时后陆梓然还是没有平复好心情,他忍不住拨通了陆辰修的号码,握住手机那片肉在大力下几乎变了形。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辰修终于接了电话,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有事?”

  陆梓然气得牙痒痒,一股脑质问起来:“陆辰修,我子公司是不是你搞的鬼。”

  不然怎么会毫无预兆的丢了那么多合同,还白白损失了20亿。

  跟他有仇的就那么几个,除了陆辰修外还有谁会这么做。

  谁料陆辰修却像是没有听出他的潜在含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事的话挂电话吧,我很忙,没空跟你浪费时间。”

  “陆辰修,你敢。”陆梓然咬牙切齿的拔高声音,“你别那里装无辜,我又不是傻子,会这点都看不出来吗?”

  说的这样无辜,他妈的给谁看?

  饶是从小接受的都是高级的教育,陆梓然还是想要骂脏话,他顿了顿,道:“陆辰修你给我等着,你这么对我,来日我一定要你哭着喊着在地上求我。”

  “是吗?”陆辰修讽刺的一扬唇,满是不屑,“那有什么招数就尽管使出来,也不要藏着掖着,我拭目以待。”

  “好,你给我等着。”陆梓然神情阴霾,在挂断后,泄愤似的将手机用力摔在了地上,瞬间屏幕破碎成了蜘蛛网。

  陆家。

  “我再问一次,你到底回不回英国驻守!”陆父看着面无表情的陆辰修,没了耐心,甩下一句话,胸口被气得剧烈起伏。

  经历过岁月的风霜,他脸上满是皱纹,已经不再年轻。

  然而这个越长越叛逆的儿子,却是硬生生的让他又多气出来几条皱纹。

  抓住身旁的椅子扶手,陆父才勉强克制住一巴掌将他打醒的冲动。

  然而笔直站着的陆辰修像是一点都没有体谅他的意思,毫无犹豫的吐出两个字,态度坚决。

  “不回。”

  停了一下,他直视着陆父的目光,一字一顿:“还有,如果你再对沐恩动手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到时候,我不会顾念父子之间的情分。实在有必要,我会更加决绝。”

  他刚下飞机不久就被陆父叫了过来,连时差都没有倒。

  而且,顺势留在英国也只是为了解除后患,并不代表要扎根。

  他的根,在有余沐恩的地方。

  陆辰修面色倏的柔了柔,陆父却是一口气没喘上来,气急攻心,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下一刻,他脸色发青,眼前一黑,瘫软在了椅子上。

  察觉到不对的陆辰修及时稳住他的身体,极快的拨打了急救电话。

  英国的急救车速度很快,没过多久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抬着担架进了别墅。

  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动了整个陆家。

  半个小时后,陆家几乎有威望的人都守在了手术室门口。

  陆梓然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凑热闹的机会,

  他幸灾乐祸的混在一群上了年龄的叔伯中,状似不经意的说:“陆辰修,这次大伯是被你气得进了医院吗?”

  其实他只是为了引起两边的战火而已,毕竟这陆辰修一回来,陆父就高血发作进了医院,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里面的不对劲。

  果不其然,他这话一出,还算安静的伯叔们脸上就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一个堂叔指责道:“辰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爸爸年纪大了怎么能够情绪波动这么大,这多危险啊,一不小心就是要丢命的。”

  “就是,辰修,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爸爸想一想,他是你的亲生父亲,血缘关系是怎么都割不断的。”另一个堂伯苦口婆心。

  独自站在角落的陆辰修微抬了一下眸,垂在身侧的手不经意间握成了拳状,他压下心中的担忧,不紧不慢道:“堂叔,堂伯,你们放心,我心中自有判断。”

  闻言,语气还算好的堂伯突然脸色一黑:“心中自有判断,我看你的判断都是为了那个叫余沐恩的女孩子?”

  “为了一个外人把你爸气成这样,陆辰修,你可真是冷血。”

  堂叔亦是皱了一下眉,赞同的附和:“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应该是非不分,为了一个野丫头闹脾气和你爸置气,听叔叔的,跟那个丫头分手,来英国照顾你爸。”

  他用的是理所当然的口气,仿佛余沐恩只是一个不值得一提的物件。

  陆家人向来注重利益,相比较起来,感情就显得浅薄不少。

  身为例外的陆辰修听到这儿蓦地看向了他们,冷冷道:“你们刚刚说什么?”

  “我让你跟国内那个不三不四的野丫头分开。不过是一个出身卑微的平民,哪有资格跟在你的身边。”堂叔重复了一遍。

  陆辰修蓦地转了身,俊脸沉沉:“这件事不劳诸位废心,还有堂叔堂伯注意一下用词,沐恩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野丫头。”

  她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宝贝。

  所以…...

  他话锋一转,多了些逼人的意味,“所以我绝对不可能离开沐恩,如果下次再听到类似的话,不要怪侄儿不留情面。”

  他话说的极重,压根没有想过给自己留后路。

  有恃无恐的叔伯们突地就愣了一下,眼睁睁看着陆辰修头也不回的离开,竟然连手术中的陆父都不管了。

  背影决绝又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凌厉。

  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的堂叔堂伯不由都脸色难看,沉默了。

  不过几年没见,陆辰修的脾气好像更加不好了。

  两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堂叔先开了口:“辰修最近越发没了规矩,这般模样,哪还有继承人该有的冷静自持。”

  怕不是疯了吧。

  先前原本已经下定决心想将继承人的票投给陆辰修,此刻两人都有些犹豫了。

  毕竟,将偌大的权利交给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不知道是好是坏。

  看出他们动摇的神态,一直沉默看戏的陆梓然突然痛心疾首的开口,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叔叔,伯伯,其实有一件关于堂哥的事我一直没有说,现在看来,怕是不得不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