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孤独地爱着 > 第140章 地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这是离学校不太远的一个公寓,学校附近的公寓很多,他之前也想买的,后来还是选择了小别墅。

  “沐恩,你搬家了?”楚??问道。

  “嗯。”余沐恩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楚??偷偷记住了这个地址和门牌。

  ——

  两周后。

  如章程所说,签证很快就办下来了。

  余沐恩在家里收拾东西,她也没什么东西,也就是最近才买的两件衣服,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个她永远都不要再回去的地方。

  门铃突然响了,余沐恩突然警惕,她本能的以为是陆辰修在敲门。

  余沐恩屏住呼吸并没有动一下,门铃又按了几次。

  “她好像不在家,给她打个电话。”

  她隐约听到了章程的声音,紧接着自己的手机就响了,是楚??打来的,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开门。

  楚??的手机还贴在耳朵边,愣了一下,“还以为你不在家。”

  “刚才在收拾东西。”余沐恩有些尴尬,她指了指地上的行李箱。

  “我们都收拾好了,感觉也没什么要带的,到了日本再买就是了。”楚??走进来。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余沐恩想到那天办签证的时候写了地址的,不禁苦笑,自己脑子真的不好使了。

  “我楚??什么不知道啊,我可什么都知道。”楚??嬉皮笑脸的笑道。

  “沐恩,你这房子还不错嘛,就是有点小。”楚??装作很有兴趣的参观,其实是在找寻陆辰修的痕迹,后来他看了一圈都没看到任何男人的东西,这才有些怀疑余沐恩和陆辰修是不是分开了。

  余沐恩笑了笑没有说话。

  第二天。

  他们一起去了A市机场,因为头等舱座位本来就不是很多,所以即便木拓提前买的机票,他们四人的座位也都连在了一起。

  除了余沐恩一个人安静的在那儿闭着眼休息,剩下三个人相谈甚欢。

  到日本后,楚??原本打算是住酒店,可是拗不过木拓的诚心邀请。

  “虽然我家离市区有些距离,但是开车还是很方便的。”木拓一边取行李一边说道,“那是我自己的房子,好久没人住了,真的很希望你们可以住下。”

  楚??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过话的余沐恩,不禁想问问她的意思,“沐恩,你的想法呢?”

  “你们做主就好。”余沐恩声音很淡,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好吧,那我们就让你尽一回地主之谊吧!”楚??搂住木拓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眼神,“今晚带我们去一趟。”

  木拓欣然答应:“没问题。”

  章程凑过来,觉得有些不妥:“我们带沐恩一个女孩子去红灯区不太好吧?”

  “没事的,那已经算是景点了。”木拓解释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要干点啥,沐恩怎么办……”

  楚??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你还想干点啥?你要干啥你!”

  余沐恩被惊动,回头。

  章程不服气的反驳道:“不是你嚷嚷着要去红灯区找美女玩一玩吗?”

  楚??这下更尴尬了,“明明是你的说,别栽赃陷害!”

  余沐恩明白红灯区是哪里,她之前听说过,是日本很有名的一条街,她知道楚??和章程都很想去,便走过来主动说道:“我就不去了,我很累,回去就要休息了。”

  楚??狠狠地瞪了一眼章程:“都怪你。”

  他们一行人从日本机场出来,木拓的好友来接他们。

  “你们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木拓问道。

  “吃拉面吧,沐恩你觉得呢?”楚??眼巴巴的看着余沐恩,等待着她的回应。

  余沐恩微笑:“好,还没有吃过正宗的日本拉面。”

  “那我带你们去一家已经开了一百多年的一家拉面馆吧,味道很棒,我从小吃到大的。”

  “不会又要预约吧?”楚??顶着一张苦瓜脸,“我们吃点不需要预约的。”

  木拓的朋友笑了一下,一边开车一边用日本说了什么,木拓翻译出来就是:“不要担心,拉面馆就是他家的。”

  “我朋友说,我们去吃不用提前预约位置,直接走后门就好。”

  章程吃惊的感叹道:“有个资源强大的朋友可真重要啊……”

  “我在中国的时候,阿??帮过我不少,他才是资源强大的朋友。”木拓给了楚??一个眼神,楚??立马扬起傲娇的小脸连连点头。

  余沐恩被楚??逗笑了,他真的好可爱。

  ——

  英国。

  医院。

  陆辰修满身伤痕的躺在床上,安静的像死了一样。

  二十天了,他完全没有任何要醒来的意思。

  陆父站在隔离门外,手中拄着拐杖,这是自陆辰修出事以后陆父就拿不掉的必备品。

  他体态很明显苍老了许多。

  二十天前,陆辰修不知为何忽然逃婚,随后又在中国发生车祸,幸好保住了性命,只是医生却说他能不能醒来全看他个人的意愿。

  他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条项链,那是他在国内出车祸的时候紧紧攥在手里的,当初做手术时医生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这个项链从它手中拿出来。

  想必那条项链对他来说一定非常重要。

  陆父站在有些久了,正准备回去休息,刚转身就碰到了阮千宜。

  她也来看他,只是这二十天里,她来的次数是越来越少。

  “伯父,辰修他醒了吗?”阮千宜紧张的问道。

  陆父面露沧桑的缓缓摇头。

  “这都那么多天了……他还能醒吗……”阮千宜这是自言自语的话,声音很小,她以为陆父听不见的。

  可是陆父耳朵还没老,他都听见了,有些怒意,这阮千宜和陆辰修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原以为他们很恩爱,可是自从陆辰修出事以后,陆父渐渐看明白了阮千宜的心思。

  “能不能醒,全看他自己了。”陆父不想再和她说下去,直接离开了。

  阮千宜走到隔离区的玻璃前,透过干净透明的玻璃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陆辰修,她现在其实是有些恨他的。

  那天婚礼她简直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所有身份尊贵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永远会记得那天的自己有多狼狈,有多不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