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孤独地爱着 > 第99章 旷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清早。

  余沐恩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竟然已经中午了!

  她这才开学多久啊就旷课……

  余沐恩抓紧时间去洗漱换衣服,然后下楼就看到陆辰修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文件,这几天他肯定是没办法去上班了。

  陆辰修听到动静就回头看,“醒了。”

  “早上为什么不叫我?”余沐恩跑下楼,刘婶正在把做好的午饭端上餐桌。

  “吃过饭我送你。”陆辰修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余沐恩见陆辰修那么淡定,突然觉得旷个课也没什么了,她走到餐桌前坐下,“陆辰修,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陆辰修放下手中的文件,走过来,“问。”

  她咬了咬下嘴唇,有些不敢问,但是内心又很想问,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开口:“那天真的是你救的我吗?”

  “嗯。”陆辰修就这样看着她。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的……”余沐恩心中期望着答案。

  “我听见你在叫我。”陆辰修毫不犹豫的说道,眼睛里透露着肯定,完全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余沐恩被这个答案怔住了,“你……真的听见了?”

  陆辰修俊眉微挑,“你真的叫我了?”

  余沐恩脸一红,她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肉放嘴里,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没有。”

  陆辰修没有动筷子,反而是在喝咖啡,桌上的菜又只有余沐恩一个人吃。

  她不解的看着他,以前也没见过他有这个习惯啊……

  “你为什么不吃饭?”余沐恩问道。

  “怕你不够吃。”陆辰修淡淡的飘出这么一句,另外一只手还在翻文件。

  余沐恩突然想起来昨晚吃饭的时候自己竟然把一整桌的菜全都吃光了,又羞又恼,可是当着陆辰修的面又不敢发脾气,而且她一看见陆辰修那张精致完美的脸就根本没办法发脾气,只有乖乖投降的份儿。

  “下午几点的课?”

  “两点。”余沐恩撅噘嘴,表示抗议。

  “几点下课?”

  “五点。”

  陆辰修把文件合起来,“你还有什么必需品是要从那个地方拿回来的吗?”

  余沐恩想了一下,“你是说楚??家?”

  陆辰修一听到楚??两个字就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余沐恩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哆嗦,“我的书都在那儿呢。”

  余沐恩总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她咽了咽口水,装模作样的拿了一只螃蟹,结果陆辰修从她手中又拿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学会吃螃蟹了?”之前都是他给她弄这些,甚至牛排都要给她切好。

  陆辰修不经意的一瞥,隐约看到余沐恩的手腕上有个疤。

  “你手腕上是什么?”他皱眉,语气像是来自深渊的回音。

  余沐恩下意识的就往后缩,她不想被陆辰修知道自己竟然懦弱到自杀,这对她来说是不想提起的经历,“没……没什么!”

  陆辰修已经猜出七八分了,可是他不敢确定,之前顾景迁一直在背地里守着余沐恩,如果余沐恩出事,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伸过来我看看。”陆辰修命令般的语气。

  余沐恩怎么肯,她被陆辰修的语气惊到了,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我的事不要你管……”

  陆辰修眼眸中划过一丝痛楚,他走到余沐恩的身边,强行将她的手拉出来,就在他看到她手腕上的疤痕时,心脏像是被千万支带火的箭射穿,痛的无法喘息。

  她竟然……自杀过……

  为什么顾景迁没有告诉他……

  余沐恩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有些回避,“送我去学校吧。”

  陆辰修不再发声,甚至他送余沐恩去学校的路上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到A大门口,余沐恩下了车进了学校。

  陆辰修在车里望着余沐恩的背影,心痛的无法呼吸。

  “七少,现在去哪儿?”司机问道。

  “顾家。”陆辰修双眼一眯,他要去找顾景迁算账。

  顾景迁一般不会带女人回家,都是住外面,所以他家还算干净。

  陆辰修到他家后发现他正在床上睡着,一脚踢在他的腿上,“起来!”

  顾景迁有些恼意,猛的坐起来:“你有病是不是?你吃炸药了啊!”

  “余沐恩自杀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陆辰修开门见山,语气不容抗拒。

  顾景迁一怔,下意识的一撇嘴,立马往陆辰修踹不到的位置挪:“你那几天跟个死人一样,提到余沐恩就像炸药似的一点就着,我如果告诉你了,你去炸地球怎么办?”

  “少贫嘴!”陆辰修是真的生气了,他可以接受余沐恩那几天会难过,生活会有些困难,但是绝对接受不了余沐恩自杀。

  “那我现在说总行了吧!”顾景迁无奈了,“你现在还是个病号,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吗?”

  “快说!”陆辰修根本没耐心听他东扯西扯。

  “那天你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知道你听到那么劲爆的消息会不会想不开啊……”顾景迁嘟嘟囔囔的。

  “说重点。”陆辰修不耐烦的揉了揉太阳穴,坐在沙发上。

  “余沐恩自杀那天就是你计划实行那天,她是在章家自杀的,是章家人把她送去医院抢救回来的。”顾景迁打了个哈欠,“多亏了我,要不是我一直盯着,那丫头的小命可就悬了。”

  陆辰修神色不悦的瞪他一眼。

  “当时那破医院说血库告急,章家那孩子急的都快挠破头皮了也没办法,是本公子出马,才解决了输血的问题。”

  顾景迁说到这儿终于有了点底气,“还不赶紧谢谢我这个大恩人!”

  “你刚才踹我那一脚我跟你没完,早晚有一天我要还回来。”顾景迁瞥他一眼。

  陆辰修根本都不睬他,起身就准备走。

  “喂你怎么刚来就走啊?你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呗,好歹我能帮衬着点,毕竟你和阮千宜还要订婚,余沐恩如果知道,不得疯了啊?”

  陆辰修听到这个才顿住脚步,面无表情的回头:“那就不让她知道。”

  “你在和我开国际玩笑嘛?那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倒不如和她挑明了说。”顾景迁觉得挑明了说是最好的办法了。

  陆辰修当然也知道这个办法目前来说是最保险的,可是他现在对他和余沐恩之间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他不确定余沐恩是不是会相信他的话,他不确定他如果说他要和阮千宜订婚,他会不会彻底失去她。

  倒不如,瞒着她,等订完婚,陆氏大权到了他的手里,这一切就都可以完美的结束了。

  “她现在和我之间还有隔阂,不能挑明。”正因为陆辰修太在乎她,已经经历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顾景迁极力反对:“你怎么回事,怎么一遇到和余沐恩有关系的事情智商就急剧下降了?”

  “你如果不挑明了告诉她,到时候她如果从报纸或者电视上知道了,再或者听阮千宜说了,你想过后果吗?我好不容易给你把人给追回来,一个月都在忙你的事情,根本没时间约会,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一个月没有性生活的感受?”顾景迁话刚从嘴里说出来,突然才反应过来陆辰修更没有性生活。

  他轻咳一声,试探性的问道:“咳,那个……咳,你和她发生——”

  “闭上你的嘴。”陆辰修皱眉,将眼神横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