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孤独地爱着 > 第85章 嫉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家。

  刘管家站在陆辰修的卧室门口,刘婶在楼下熬汤。

  家庭医生已经在陆辰修床前守了一夜了,就怕伤口感染。

  终于,陆辰修渐渐醒了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叫刘管家进来,刘管家神色慌张的跑进来,“少爷您醒了!”

  “她呢?”陆辰修想坐起来,但是肩膀实在是太痛了,他一动就痛的难以忍受。

  “少爷,您别动!您的肩膀被烫的都……”刘管家说不出口,很是难受,“少爷,我已经确保了沐恩小姐没有事,您就放心吧,一定要好好休息啊……”

  陆辰修这才微微放松,没事就好。

  他昨天进去救余沐恩的时候被火烧到了肩膀,出了药店们正好遇到楚??路过,他的肩膀被烫的太严重已经不能开车了,就把余沐恩交给了楚??,让他送她去医院。

  “你们先出去。”陆辰修闭上眼睛,他想一个人。

  刘管家担心的看了看他,不走又不行,只能带着医生出卧室候着。

  陆辰修等他们走后,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渐渐睁开,眼前和耳朵里全都是昨晚看到余沐恩的场面。

  那一声声的七叔,像一根根带着剧毒的箭,刺穿他的胸膛,毫不留情。

  她在最危险的时候最想见到的人是他,她觉得七叔一定会来救她……

  她是那样相信他依赖他,甚至在快要被火烧到的那一刻喊的仍旧是她的七叔……

  而他呢,又对她做了什么?

  陆辰修额间暴起青筋,攥紧了双拳,心中的痛楚像是藤蔓,一点点缠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开始蔓延,让他渐渐开始窒息。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禽兽,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连禽兽都不如。

  “少爷,景迁少爷来了。”刘管家敲了敲门。

  顾景迁哪里讲究这些,直接开了门走进来,“听说我们的七少受伤了,小弟特意前来探望。”

  “怎么样?死没死?”

  “滚。”陆辰修横过去一眼,面无表情。

  “不是我说你,怎么好端端的大半夜跑去A大干什么?你不去A大不就不会受伤了吗?”顾景迁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余沐恩那丫头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在宿舍睡觉不好吗?非要大半夜跑出去买药,还偏偏遇上了人家的祸事,平白无故差点丢了命。”

  “闭嘴。”陆辰修皱眉。

  “我问过了,放火的人和药店的那天值班的药剂师有私人恩怨,说是药剂师和那人老婆偷情被发现了,所以人家恼羞成怒就把药剂师咔嚓了,还把他老婆咔嚓了。”

  顾景迁摊摊手,“根本和那丫头没关系,偏要凑上去给人送人头。”

  “你说够了没有?”

  “你说那傻丫头知道是你救的她吗?”顾景迁说到这段的时候来了兴致,一脸八卦的表情。

  陆辰修闭上眼睛,知道他话多,已经习惯了。

  “我就纳了闷了,你是怎么知道余沐恩会出事的?”顾景迁的脸差点就凑到陆辰修的脸旁边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为什么。

  陆辰修睁开眼,淡淡的看着他,刚要开口。

  “别告诉我是什么心灵感应,鬼才信!”顾景迁一撇嘴,知道他想说什么。

  “去之前,我也不信。”陆辰修这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从来就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对余沐恩有了一种特殊的感应。

  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是吧!你还真给我整这么一句啊?”顾景迁吓得一屁股坐回沙发上,震惊的看着他,“才九年的时间就能有这种感应了?”

  “我和你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我们之间怎么就没有这种感应?”

  “因为你不是她。”陆辰修低沉疲惫的嗓音,有些暗哑。

  顾景迁吃瘪,“什么就我不是她了,是谁前几天一个劲儿跟自己较劲,根本听不得余沐恩三个字,现在好了,自己张口闭口就说什么心灵感应。”

  “善变的男人!”顾景迁瞪他一眼,“你是不是想通了,要把那丫头接回来了?”

  陆辰修不再言语。

  顾景迁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他给个反应,微微叹气,看样子陆辰修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那丫头有多依赖你,我们都是知道的,她在家里天天像个树袋熊一样趴你身上,从小就是个跟屁虫,你在沙发上坐着,她就绝对不会离开沙发一厘米。”

  “她除了跟你撒娇,你见她跟别人说过什么话?不说外人,就说我,我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我也一直疼她宠她,但是你看她对我撒过娇吗?依赖过我吗?”

  “她对你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我说,你就赶紧把那丫头追回来吧,就算她脾气再倔,她依然是个小孩子,依然是那个离不开你的余沐恩。”

  顾景迁苦口婆心的和陆辰修分析问题,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陆辰修在这样跟自己较劲了,折腾自己不说,还苦了余沐恩。

  “之前我劝你不要因为余沐恩就放弃自己苦心经营的计划,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多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你吃的苦受的罪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我不允许你因为一个女孩子让一切崩盘。”

  “可是现在不同了,你的计划完美的结束了,陆氏的大权明摆着就是你的了,虽然你还需要利用阮家再走最后一步棋,但是这都不是什么难事儿,对你来说和阮家定亲只是一个步骤而已,根本都不用费脑筋去想什么。”

  “你就趁着余沐恩还没成为别人家的,麻溜儿的把人给接回来,你这天天的和自己较劲是真的没意思,哪怕是为了余沐恩,你也应该追她回来继续过以前的生活,她现在不管和谁在一起,肯定都不如和你在一起开心。”

  顾景迁说的口干舌燥的,朝着门外喊道:“刘婶——给我倒杯水!”

  “别喝了,滚出去。”陆辰修精致绝伦的双眸透出寒气,他要不是现在动不了,早就一脚把顾景迁踢出去了。

  “我偏不!”顾景迁知道陆辰修的性子,他就是故意赖着不走,气死他。

  刘婶端了两碗汤上来,是医生让熬的,补身体用,“景迁少爷,要不先喝点汤吧,没加什么材料,也挺解渴。”

  “好,喝什么都一样,反正我今天是什么时候说开心了什么时候走,刘婶,多给我盛几碗。”

  顾景迁翘起二郎腿,继续巴拉巴拉不停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