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武夫凶猛 > 第一五一章 跪着说
  张潇随着叶凡,凌空踏雪来到河对岸,在尸骸遍地的白玉山下,看到了那个伟岸男子立在夜幕下,如魔神一般。

  正是楚王无忌。

  张潇以阴神御刀飞临而下来到楚王无忌面前。

  此时此刻,这里的战事已告一段落。遍地尸骸中绝大多数是楚军尸体,也有一少部分半妖军团的,死后现出妖躯十分醒目。陈无忌就踩在一头小山似的野猪妖头上。

  深秋雪夜,战魂遍地,阴风萧瑟,如泣如歌。

  张潇与陈无忌四目相对,彼此都在打量对方,评估衡量,阴谋算计。

  “陈无忌,我来了!”张潇先开口说道。

  陈无忌咧嘴笑了笑,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眼眸赤红,眼神充满如火狂热,目不转睛的看着神色淡定的张潇。最初他是没把这少年人看在眼里的,这是异人的时代,一个凡夫俗子能有多大作为?

  那时候他眼中的强敌只有汉王叶辉。至于白宗元,一介匹夫而已。直到这个总是一脸和煦春风的北地小子走进长安城,一拳击退曹修道,险些要了楚歌邪的老命,他才真正将此子列为心中强敌。

  虽然如此,但也没上升到生平劲敌的地步。

  陈无忌最初以为张潇只是依附于叶辉,在他的预计里,北地十八行早晚连皮带骨被汉庭内院吞个干净。而张潇这个惊艳一时的年轻人,注定会像流星一样划破天际,迅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但今晚发生的一切让陈无忌认清楚了一个事实,张潇从来不是汉王的附庸追随者,这个年轻人是要左右时代发展的盖世豪杰。从他收到横阳汉军可能突袭楚军的情报,施展土遁术星夜赶到这里,到此时此刻,许多事情他已经看得分明。

  张潇在削弱汉王的力量,让东陆这一潭死水尽早的动起来。一个凡夫俗子,正在试图颠覆异人的时代。横阳城中巧布陷阱,困杀梦魇,迫的叶无影舍弃肉身,杀的曹修道险些形神俱灭,逼走盖博和伍德这样的最佳拍档。

  一想到这些,他非但没有颓唐气馁,反而更加格外兴奋。这样的敌人才是真正的生死大敌!

  他这一生若不能大胜,便求个大败。

  “你小子到底还是来了。”陈无忌全身沐浴在丝丝缕缕扶摇而动的黑色魔气中,桀桀笑道:“你若不来,我不会感到意外,但是会非常失望,看看吧,这些就是我为你准备的见面礼。”他已动了真怒,却仍能保持理性,言语间平淡的不含丝毫情感波动,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冷酷。

  张潇看了看他身周围满地半妖军团留下的尸体,道:“难得你盛情相邀,我岂有不来的道理。”没有看到特别巨大的妖躯。妖族强者,越是高阶真身妖躯相应越巨大。这说明三弟和半妖军团的主力及时撤走了。

  “这一仗我楚军打输了。”陈无忌道:“半妖军团的基础战力本就远在楚军之上,偷袭来的突然,我的军卒来不及布阵发挥人族法器的威力就被砍了脑袋,而我来的太晚,又在白宗元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只来得及留下这几个不自量力的小妖,可惜让鹏魔和朱雀姐弟逃了。”

  “人还在?”张潇看向他身后的白玉山。www.d9cn.org

  陈无忌点头,一指身后白玉山,道:“被本王镇压在山里。”

  张潇叹道:“说吧,要怎么才能把人放了?”

  陈无忌得意一笑:“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接着竖起两根手指,道:“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烧了横阳陪都的皇城,今晚本王血本无归,没道理叶辉不出点血;第二你与本王入白玉山中,一对一各凭手段决一雌雄。”

  “这山是你的法宝,我进入到那里还不由得你摆布?”张潇一口拒绝道:“一把火烧了内皇城也不行,众所周知我是支持汉王称帝的,如果按你说的做了,岂非等于公然与汉庭决裂?”

  “张潇,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陈无忌伸出右手,掌心向上,翻手之间虚空一压,恐怖的重力场压的大地向下塌陷。

  “重力每增加一分,白玉山内部的挤压力便会增加十分,你若再犹豫下去,白宗元很快会被挤死。”

  “你不必危言耸听,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想杀了他,如果可以,你早就那么做了。”张潇从容不迫,谈笑风生:“晚来天欲雪,可饮一杯无,你我难得这般心平气和闲叙几句,楚王何苦剑拔弩张破坏心情?虽然你我分属敌对,但是对你楚王无忌我一向是存了三分敬意,所以你请我,我便来了,你把我岳丈放了,文的武的就咱俩开诚布公的谈。”

  “楚王有诚意谈,就别一张嘴就给我画道儿。”张潇续道:“你知道我不会按照你画的道走。”

  “你一个人跟我谈?”陈无忌自从张潇现身便一直在用神识感知搜寻四周的动静。他不怕张潇,却对引来那场九层劫云的素还真十分忌惮。一语成谶和圣人微言都是能秒杀圣阶的魂技,他不得不防。

  张潇点点头,道:“楚王不必多心,我是一个人来的,专门有几句不传六耳之言说与你楚王无忌听。”

  从一见面起,张潇就有意无意的用一些比较感性的,容易刺激起陈无忌的个人英雄主义情怀的话语与之沟通。意思就是希望能激起陈无忌的英雄气。

  “现在就放了白宗元,然后让你们翁婿联手与我为敌?”陈无忌并不吃张潇那一套,他一向是个绝对的实用主义者,对太感性的东西不敏感,什么惺惺相惜煮酒论英雄都是文人幼稚的想当然,真正的大枭雄有机会干掉劲敌,绝不会错过。

  张潇呵呵一笑,道:“这种事我做得出,你觉得白宗元做得出?亏他把你看做毕生死敌。”

  “张潇,你不必白费心机。”陈无忌洒然一笑,道:“本王不是那假仁假义的叶辉,更不是为一点虚名坐失良机迂腐之徒,本王擒下白宗元是付出了极大代价的,岂会因为你三言两语便放人?”

  “你所以能擒下他,不过是借助一件法宝的威力罢了。”张潇不屑道:“论及真实战力,他十年磨一枪,一股锐气你就未必挡得住,英雄常被小人磨,所谓的楚王无忌也不过是满身俗气的小人俗物罢了。”

  “随你怎么说。”陈无忌浑不在意张潇的嘲讽,淡淡道:“总之人在我手里,你想谈就拿出诚意来,本王刚才已经开出价码,你还的价太离谱,要说没诚意,那也是从你先开始的。”

  张潇叹道:“我一半残的废人,能拿出多少诚意呢?”

  陈无忌嘿嘿冷笑,道:“张潇,收起你那扮猪吃虎的一套吧,无论何时何地,本王从来没有小觑过你,就算外界都在盛传你因为黑白双龙附体而实力大减,本王依然不会丝毫托大,更不会中你的激将法,放弃先手优势,跟你玩什么君子之争。”

  “看来是没得谈了。”张潇把手一摊,身处百倍重力场中,外界传闻中实力大损的潇哥混若无事,迈步向陈无忌走去。

  “停!”

  陈无忌面色一黑,身后浮现苍茫混沌的大地魂相,那白玉昆岗所化的白玉山灵界拔地而起,与他的魂相结合到一处,绽放出土黄色的光芒笼罩在陈无忌的圣者结界内。重力场的重力又增加了。法宝加持下,百倍重力都不是他的极限。

  楚王无忌声音嘶哑,身形被黑色魔气笼罩,那些正常情况下本不受重力场引力影响,但此时此刻却明显受到超强的重力场引力牵引而扭曲变形的黑色魔气,仿佛一条条黑蛇在试图挣脱某种束缚,他的身躯似乎比之前高大了一点,面貌狰狞凶戾,显然处在非常状态中,魂相吸收法宝的力量,对他本身的承受力也是个极限挑战。

  “还敢逞强。”他开口说道:“你不想白宗元活了吗?”

  张潇顿住脚步,道:“你现在的能力已经在老费扬古之上了,而我现在却是最差状态,何不拿出点英雄豪杰的气魄放手一搏?面对我这么个凡夫俗子还死捏着一个人质不肯撒手,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你若真只是个凡夫俗子,此时此刻已经被压成齑粉了。”陈无忌毫不在意张潇的言语挤兑,道:“就在刚刚不久前,白宗元面临你相同的境地,被我压在白玉昆岗下动弹不得,而你却似乎没受到影响。”

  张潇叹了口气,又向前走了一步,距离楚王无忌三丈三,全身上下不见波澜,唯有衣衫无风自动,那是被陈无忌的重力场吸引拉扯所致,如果不是材质比较特殊,又有张潇的护体罡气保护,这些衣物早就被挤压成齑粉了。

  “陈无忌,你我之间先前并无死仇吧。”

  “现在有了。”陈无忌死盯着张潇每一个动作,结界重力场内,他的神识无处不在,随时随地可以发出雷霆一击。现在他的魂相融入白玉昆岗之中,白玉昆岗便是他的魂相,全力一击绝不在神圣领域巅峰强者之下。他继续说道:“你看到这些这些楚军将士的尸体了吗?”

  张潇摇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打仗就难免死人,这是公恨而非私仇。”

  “那就公恨私仇一起报!”

  陈无忌再翻手,张潇感到身上陡然一轻,瞬间失重的状态下全身气血升腾,身体险些不受控制的腾起。全靠阴神控制真气下行压住才没有出丑。但在下一瞬,陈无忌又做了个翻手下压的动作,重力瞬间回到百倍以上,升腾起来的气血又沉降下来,恐怖的重力下压与下行的气血形成双重压力,刹那间压的全身骨骼关节变形。

  剧烈的痛楚袭遍全身,张潇不愿示弱,依然神色不变,真气瞬间密布全身,将脱臼变形的骨骼和关节恢复原状。

  陈无忌的战力比之上次交手时明显提升许多,那白玉昆岗的威力惊人,与他的魂相刚好完美契合,让他达到土系异人的神圣领域巅峰级别。不仅有重力神通,还多了斥力魂技,二者自由转换之间,在他领域结界内的对手真是很难适应。

  张潇再进一步,间隔三丈。

  “真不愧是让谢壁心悦诚服的男人。”楚王无忌狞笑注视着张潇,两种极致的重力神通转换下,这凡夫俗子居然还能恒定如山,这份定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又道:“张潇,你再接本王一个魂技试试。”双掌一合,两根中指相对,食指和无名指相扣,盘错纠结形成个手印,口中低声喝道:“天地混沌,囚!”

  四周围陡然安静下来,张潇的眼前景观突变,极目四野,竟只有一片苍茫浑厚之色。紧接着,那看不透的土黄色开始翻滚搅动,磅礴精纯的重力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

  陈无忌的声音不知从何方滚滚传入:“想跟本王谈,你先学会跪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