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 第5276章 见面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

  松长老被气得一身气血翻涌,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第二招。”

  帝莘依旧是站在了老位置。

  松长老这一次,却是不敢再轻敌。

  他手往了身上一摸,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形如鱼钩的银白色小钩。

  “松老道,你卑鄙,你用法宝!”

  一旁的夜凌光见了,看不过去,出声骂道。

  道门冰心和松长老同时朝着夜凌光几人的方向看去。

  “是你个小畜生,你与夜凌日戮师,罪行滔天,待老夫解决了帝莘,再收拾你们。”

  松长老恶狠狠道。

  道门冰心一除,夜凌光和夜凌日两兄弟的罪行就等于坐实了,松长老必定会押送两人回道门问罪。

  “呸。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你和长孙雪缨勾结一气,陷害我们。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怕自己这些年克扣弟子和疯道士的月俸,担心被揭发,所以才助纣为虐!”

  夜凌光嘴皮子功夫了得,指着松长老的鼻子破口大骂。

  “小子,你是不想活了!”

  松长老眼眸一变,手中的那一枚小小银钩子,倏的射出,那钩子化为了一道利光。

  那钩子也是古怪,在了半空中,忽是一消。

  夜凌光一怔,眼底还带着几分困惑。

  “阿光,小心。”

  叶凌月见状,心知不对,将夜凌光一把推开了。

  “吃了我离魂钩的,魂魄非死即伤。”

  松长老冷笑道。

  那钩,乃是一种法器,是太乙道君的在他离开道门时,赐于他的。

  太乙道君说了,此宝乃是上古时,昆仑遗宝,能够勾人魂魄。

  若是道门冰心执意不从,就用此钩夺去他的魂魄。

  利光转瞬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就是这时,叶凌月的身前,一道金光闪烁。

  金刚般若,无坚不摧。

  叶凌月口中微微阖动。

  佛光普照,那道银光还未近身,就被弹了出去。

  这是?

  人群中,有人看到了这一幕,目光一闪,有些诧异,看了看不远处那个面有红斑的丑陋女子。

  那女子,看样子,似是道门中人,怎么会懂得佛宗般若经。

  那人看看叶凌月,若有所思着。

  “你是佛宗中人?”

  松长老也是诧异。

  “松长老,她是叶凌月,是道宗的女弟子,也是道门冰心唯一的徒弟!”

  一旁帝阳瑾见了叶凌月身怀佛宗佛经,也是大吃一惊。

  他忙在旁提醒道。

  道门冰心的弟子!若是能拿下她,道门冰心必定束手就擒。

  松长老眼眸倏的一亮。

  叶凌月的金刚般若承了离魂钩一击,那离魂钩也不愧是昆仑遗宝,威力不小。

  一击之下,叶凌月的金刚护壁虽是挡在了致命一击,可也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崩坏。

  见状,松长老极快扫了叶凌月一眼,眼底狠光一闪而过。

  他迅速将一股天力注入离魂钩内。

  “叶凌月,要怪就怪你倒霉,是道门冰心的弟子,看我勾你魂魄,取你性命。”

  松长老大笑,手中离魂钩箭矢般,飞驰而出。

  “你敢!你真以为,本道君是死的!”

  可就是这是,身前,一个了凌然声音传来。

  那离魂钩前,陡然多了一人。

  帝莘犹如从天而降。

  万千剑意在那一刻,爆发而出。

  剑意无双,那离魂钩被生生绞杀成了粉末。

  嗡声作响——

  剑意凛冽,犹如狂风大作,松长老浑身僵硬,僵立在场。

  嘭——

  松长老一脚被踢飞了出去、

  “帝莘,你言而无信,说好了,你不动手,接老夫三招。”

  松长老头皮一麻,他的周身,剑意无数,只要帝莘抬抬眼,他只怕就会被剁成了肉泥。

  松长老硬着头皮说道。

  “呸!”

  一口浓痰,对准了松长老的老脸吐了下去。

  “你个老不死的,你还有脸说信守承诺。你连妇孺都动手,简直是猪狗不如。”

  方才,若非是阿姐出手,道门冰心殿后,自己这怕就成了那破钩的钩下亡魂了。

  “阿光,与这种人多说无益。”

  叶凌月将夜凌光拉了回来。

  “还有第三招。”

  帝莘看松长老的眼神,也是冰冷一片。

  “老道士,不是吧,还有第三招?这老东西可坏了,一身都是阴谋!”

  夜凌光唯恐松长老再使诈。

  帝莘磨光一扫,他手一扬,一道银光不偏不倚,落到了夜凌光的手中。

  那是枚小小的鱼钩,闪着银光。

  “见面礼。”

  三个字,落在了夜家三姐弟耳中,却是有些不同寻常。

  “哈?你是说,这玩意是我的见面礼?老道士,看样子,你记性不错啊,你居然还记得?”

  夜凌光见了那离魂钩,一下子就把到了嘴边的怒骂全都给忘了。

  这小玩意,看似小小,不过威力不小,连佛宗的金刚般若都能直接击溃,看松长老的架势,分明也是刚到手没多久。

  给那老东西,也是暴殄天物。

  夜凌光敢发誓,他一定好好研究这玩意,将来将其“发扬光大!”

  夜凌光很是识货,知道这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拿人的手软,他就再忍松长老一次。

  “帝莘、夜凌光,你们敢!那是都道门至宝,是道君赏赐给我的!”

  松长老被打了个个半死,还被收起了法宝,气得体内气血翻涌,不禁吐了一口老血。

  “你那什么狗屁不通的道君,等你能活着回到道门再去告状去吧。这玩意,也是我的道君赐给我的。”

  夜凌光喜滋滋,将离魂钩收了起来。

  叶凌月和夜凌日见状,尤其是夜凌日,居然有几分眼红阿光那家伙了。

  “第三招,不哟啊再让我说第二次。”

  帝莘却是完全不理会松长老,他冷冷看了眼松长老。

  后者被道门的弟子们搀了起来。

  可被帝莘打了几个耳光,踢了一脚后,松长老别说是第三招,就连站都很麻烦了。

  “松长老,不如我们先回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帝阳瑾看到松长老的模样,眼底有喜色快闪而过,虽然没有教训到道门冰心,不过帝阳家的目的确实已经达到了。

  堂堂道门长老被打成这副模样,太乙道君和道门冰心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