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老胡同 > 400、图书馆电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片刻过后,华容敲门进来。

  “处长,您调整王明军的分工?”华容直接问道。

  “不错!”

  楚牧峰点点头,淡然说道“像王明军这种人已经不适合继续去负责刑侦,他就去做做总务工作,应该会很顺手。”

  华容早就想要调整,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楚牧峰这样做了,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意见。

  跟着,他带着几分喜色说道“处长,盗心案有新线索了。”

  “哦,怎么说?”楚牧峰精神一振。

  华容将手中的资料递过去,然后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道“目前锁定的嫌疑人就是他。”

  楚牧峰看过去,这是个样貌普通,平凡无奇的中年男人,丢到人群中,转眼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详细说说。”

  “是!”

  华容就开始讲述起来。

  “经过初步调查,四位死者生前的确都是在医院输过液,他们是在两家不同的西式医院。西式医院对病人档案的管理颇为严格,不是谁都能接触到这些资料。”

  “我那就沿着这条线去查,结果发现这个人竟然就是唯一的重合点。除了他之外,在档案这块,两家医院是没有任何一点重合部分的。”

  “他叫程明治,负责的是给两家西式医院送办公用具。像是档案袋这类的东西,都是他在负责,他也最有可能接触到。”

  “而且我问过两家医院的档案室,他们都说程明治闲着没事的话就会带着零食和点心过去,和他们都很熟悉。”

  “有个管理人员还说要是说他们临时有事的话,就会让程明治帮忙顶班。”

  华容说到这里时,语调有些拔高,“咱们的人已经找到了程明治,并且我已经安排好布控,随时随地都能进行盯梢。”

  “程明治的详细资料有吗?”楚牧峰问道。

  “有!”

  华容从刚才递过去的文件中扒拉出来一份,“就在这里。”

  “我看看!你说!”

  楚牧峰边翻看着资料边听着华容的汇报。

  “程明治孤身一人,经营着一家文房四宝店,是个心眼灵活的人,在那条街上的口碑不错,碰着的人都会夸奖他很仗义。”

  “他能拿下两家西式医院办公用具的差事,据说也是有人帮他说话的,那人好像是有点身份背景的,目前正在调查中。”

  “程明治是个非常自律的人,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要说惟一的爱好那就是收藏书籍和读书!”

  “他那个店里有很多古书不说,平时闲着没事,就会去金陵大学图书馆看书。”

  “停下!”

  楚牧峰猛然抬起头,扬手打断华容的话语问道“你刚才说程明治平时喜欢干什么?”

  “最喜欢收藏书。”

  “还有。”

  “看书,闲着没事就去金陵大学图书馆看书,处长,怎么了?”华容有些狐疑地说道。

  对,就是这句!

  楚牧峰立刻就察觉到这个线索很重要,金陵大学图书馆那不是金石成所在的地方吗?

  刘海平举报说金石成是有问题的,西门竹也一直在监控着那边。

  现在冒出来的程明治和盗心案有关系,却也喜欢去图书馆看书。

  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程明治真是去看书的吗?

  他要是行凶的凶手,那么他杀人盗窃走的心脏是做什么的?

  是不是说和金石成有关系?难道金石成得了某种稀奇古怪的病,需要利用别人心脏苟活?

  一瞬间,楚牧峰脑海中闪过很多种猜测,不然谁会无缘无故的盗走心脏?

  “金陵大学图书馆。”

  原本就想去那边瞧瞧的楚牧峰,此刻已经有所决断,无论如何都要过去一趟,夏组和盗心案的线索都指向那里,不去不行。

  “程明治现在在哪里?”楚牧峰问道。

  “目前应该是在他的店里面,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去图书馆。处长,您放心吧,就算是去图书馆,咱们的人也会跟着过去的。”华容沉声说道。

  “让你的人继续监视,我去一趟金陵大学图书馆。”

  “是!”

  ……

  楚牧峰将资料放在旁边,起身就走出去,没有坐汽车,而是选择公共电轨车。

  此刻他戴了副眼镜,穿着身藏青色中山装,那年轻的面容,走进校园说他是一个大学生都有人信。

  金陵大学。

  作为金陵城中最显赫最重要的一座大学,这里扮演着极具分量的角色。

  华夏无数人才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他们充斥在社会每个行业中,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学校图书馆。

  虽然说很快就是新年,但这里还是有很多学生在读书。

  毕竟对于学生而言,学业为大,要对得起脚下站着的地方,不要辜负眼前满书架的书籍。

  楚牧峰不是这里的学生,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想要出入还是有点问题。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让人过来招呼一声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间从眼前出现。

  “青梅!”

  楚牧峰招呼一声,走上前去。

  “咦,楚大哥,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原本抱着书和同学有说有笑的陈青梅,在看到楚牧峰从旁边冒出来时,满脸惊喜地喊道。

  “我过来有点事,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你。”楚牧峰笑道。

  “青梅,这是谁啊?”

  “就是啊,怎么没听你说过有这个哥哥啊?”

  “赶紧给我们介绍下。”

  “别闹!”

  知道自己这群宿舍舍友的嘴有多厉害的陈青梅,赶紧推搡着她们离开“赶紧去食堂吧,再不去的话就没有饭吃了!”

  “咯咯!”

  一阵欢快的笑声从图书馆门外传来。

  真是年轻啊!

  楚牧峰心底暗暗念叨,他似乎忘了自己和她们相比,也大不了几岁,却把她们都当成了小孩子看待。

  这就是历练的差异。

  “楚大哥,你别和她们计较,都是我的室友。”陈青梅脸蛋微微泛红道。

  “没关系。”楚牧峰摆摆手。

  “楚大哥,你刚才说你想要做什么来着?”陈青梅抱着书问道。

  “我想要去你们图书馆里面借几本书,你方便带我进去,顺便帮我借书吗?”楚牧峰问道。

  “当然方便。”

  陈青梅骄傲地说道“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那就谢谢你喽。”

  “嗨,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果不其然。

  随着陈青梅过去和门卫打了声招呼,楚牧峰就跟着她进去了。

  原来陈青梅之前在图书馆兼职过,和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熟悉,加上她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没谁愿意驳她的面子。

  “楚大哥,你要借什么书,哪个类别的,要不我帮着你找下?”

  “不用了。”

  楚牧峰微微一笑“我自己在这里转悠下就行,你去忙你的事吧,不用管我。”

  “那好吧,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去我宿舍找我,我们宿舍就在图书馆旁边,你去三楼301找我就行。”陈青梅也很识相地说道。

  “好!”

  等到陈青梅离开后,楚牧峰便信步走到一个书架后,眼神如炬般透过缝隙扫视周围。

  金石成,你在哪里?

  金陵大学的图书馆就这么大,要是说有心想要找人的话,并不算多难。

  况且楚牧峰手里掌握着金石成的详细资料,所以说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就辨认出来。

  “金老师,我想要咱们学校的校报年刊,在哪里能找到?”

  “那边角落第一排。”

  “谢谢。”

  随着一阵对话声响起,楚牧峰很快就确定金石成的身份。

  眼前这位和资料中的相比,明显是要显得年老些,甚至就连后背都有些佝偻。

  不过就算被很多学生问问题,他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耐心解答着。

  “真像刘海平说的那样,只看外表你难以想象他是个冷酷心狠的人。”

  楚牧峰没有一直盯着,甚至就连刚才都没有正眼去瞧的意思,只是借着翻阅查找书籍的余光,不时瞥视这边。

  半个小时后。

  一道身影突然间出现,在看到他模样的瞬间,楚牧峰眼底迸射出两道寒光。

  就算对方带着帽子,围了围巾,他都能一眼认出,谁让刚刚在办公室中看过对方的照片呢。

  盗心案嫌疑人程治安。

  “你好,我想要找一本唐朝历史书,请问去哪里能找到?”程治安都没有丝毫避讳的意思,直接找上金石成问道。

  “哦,在那边,我带你去吧。”金石成客气说道。

  “劳烦了。”

  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图书馆的角落处走去。

  楚牧峰害怕跟得太近被发现,所以只是借着书架的遮挡,远远盯着。

  恰好一个学生走了过去,程治安很果断地直接离开,而金石成也开始低着头,继续整理起来书架上的书籍。

  见此情形,楚牧峰本着不暴露,安第一的想法,转身也走出图书馆。

  就在楚牧峰刚刚走出去时,金石成抬起头看了他背影一眼,神情若有所思。

  ……

  “处长!”

  当楚牧峰来到校外后,华容走上前来。

  “等到程治安回到店内即刻逮捕。”楚牧峰平静道。

  “是!”

  抓捕行动很顺利。

  程治安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倒霉,刚进店铺的大门,都没有能坐下喘口气喝口茶润润嗓子,便被等候已久的警员当场抓获。

  随即他就被带到了刑侦处。

  审讯室中。

  楚牧峰亲自审问,他看着眼前这个容貌很普通的男人,语气冷漠地说道“程治安,这应该是你的假名吧,说说你的真名叫什么。”

  “长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就是我的真名啊。”程治安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看着楚牧峰他们,情绪有些激动。

  “你们警员也不能胡乱抓人吧?我到底是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把我抓到这里来?好歹也给我个说法吧!”

  咚!

  华容猛地扬起个铁锤重重砸向桌面,在低沉的撞击声中,他冷厉喝道“闭嘴!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家吗?”

  “怎么,难道我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吗?”程治安看似恼怒,但说话却很有条理性。

  “没有!”

  楚牧峰神情冷漠地说道“在这里,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的,而是我让你说什么你才能说什么。”

  “你……你这简直就是土匪做派!”程治安被呛了一下,有些语塞道。

  楚牧峰身体微微前倾,不紧不慢说道“行了,别装了,咱们说点正经事吧,之前的盗心案是你做的吧?那四个人丢失的心脏是被你挖走的吧?”

  “什么盗心案,我听都没听说过,你别诬陷我,想拿我当替罪羊!”程治安立即嚷嚷道。

  楚牧峰站起身,就在程治安话音落下后忽然大声质问。

  “人一死心脏就不跳了,你竟然残忍地将心脏摘走,应该是另有所用吧?你是不是把心脏给了别人?那个别人就是金陵大学图书馆的金石成!”

  程治安脸色顿时微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初。

  不过这种变化却是没有逃过楚牧峰的视线。

  果然有问题。

  他会这么快就将金石成抛出来,为的就是试探程治安的反应。

  毕竟程治安对其余问题准备的再充分,都不会说对金石成无动于衷。

  假如说金石成真是夏组组长螳螂,那么自己突然点出这个人物,程治安是绝对会吃惊的。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金石城,木石城。”程治瞪大双眼,抵死不认账。

  “不认识金石成?”

  楚牧峰冷笑一声,然后猛地一把拽住程治安的头发,让他整个脑袋向后仰去,头皮上传来的强烈撕裂感,疼得程治安五官都扭曲了。

  感觉头皮都要被这个混蛋给扯下来了。

  “你刚才去金陵大学图书馆见谁去了?”

  “我……我没见谁!”

  “没有,你就是去见金石成了,当我没有看到吗?”楚牧峰冷冷道。

  程治安心跳骤然加快,什么,他居然看到了,该死的,他怎么能看到呢!

  “程治安,你说自己和盗心案没有关系,可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只有你才有可能同时接触道那四个死者的档案资料。”

  “我说你和金石成是有联系的,你还矢口否认,行啊,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我也就不必跟你讲道理了。”

  楚牧峰使劲往下拉扯。

  程治安张口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整张脸宛如猪腰子般涨得通红,简直快要窒息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楚牧峰俯瞰着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程治安哆哆嗦嗦,呜呜喊道。

  “给脸不要脸!”

  楚牧峰猛地松开头发,在程治安的大口喘息中吩咐道“华容,这家伙就交给你了,严刑审问,我要知道盗心案的过程,还要知道那些心脏和金石成的关系。”

  “是!”华容恭敬道。

  楚牧峰走到一边,端起茶杯开始喝起茶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华容去办。

  “你……你想做什么?”

  程治安看着拿着竹签走过来的华容,满脸惊恐地叫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在没有证据前,你们不能滥用私刑。”

  “谁说我要用私刑,我是要用公刑!”

  华容挥舞着手中的竹签,缓缓说道“程治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事只要你做了,就别想抵赖!”

  “我既然能查出你和这个案子有关系,那么自然会有证据,比如说死者被杀的时候你在哪,谁能证明……”

  “哦,对了,顺便提醒下,我们已经派人去你家了,相信一定能从你家里搜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程治安听了这话,脸色瞬间顿变。

  去搜家了?

  糟糕!

  要知道在我家的地窖里还藏着第五颗心脏,那是我昨晚刚刚杀死人后摘的,原本准备今天就送出去的,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送,就被这帮家伙找上门了。

  豆大的汗水滴滴从程治安额头滑落,这一刻,他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

  华容自始至终都死死盯视着他的神情变化,在瞧见这个后,心中愈发有底气。

  他知道程治安的家中肯定有什么马尾,要不然这家伙不会这样紧张。

  “好了,在他们回来之前,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玩,看到这些竹子了吧,待会我会把它们一根根扎进你的指甲缝,让你尝尝十指连心的滋味。”

  “不要……不要……不要啊!”

  程治安惊恐地挪动身子,可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他,又能往哪里躲呢。

  “不要?我看你是很想要!”

  华容一把抓起程治安的右手按在桌面上,跟着抬起左脚,直接踩在他的手指上,嘴角泛起一抹狞笑,拿起根锐利的竹签,在他手指上慢慢滑动。

  “说,案子是不是你做的?”

  可没等程治安回答,华容便直接发力,那根锋利的竹签深深扎进其中指的指甲缝中。

  刹那间传来的那种剧烈疼痛,让程治安的心脏仿佛都要停顿,他立刻痛苦地吼叫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身体都开始痉挛抽搐。

  “呦,嘴还挺硬的,没关系,等这个完了,我再帮你拔牙,看看你嘴到底有多硬!”

  华容举起了第二根竹签,眼神里充满冷漠。

  看着那近在眼前的竹签,程治安是心胆俱裂。

  身为间谍,他很清楚十指连心刑罚的变态,而且竹签可要比铁签更痛苦,铁签插进去不会有倒刺儿之说,但竹签有。

  当竹签慢慢往外拔起,上面的刺儿会扎进肉里,那种痛苦是难以想象的惨烈。

  第一根就疼得让人要疯,后面还有九根呢!

  审讯室中的所有人都是面色肃然,眼里没有所谓的怜悯同情。

  既然已经确定这家伙和命案有关,那自然不必再客气。

  同情你谁同情那些惨死的无辜百姓?他们难道说就该死吗?你如此残忍地杀人挖心,别说这点酷刑了,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看好了,第二根来喽。”

  华容说着又拿起根竹签,对准了脚下的食指。

  这次和刚才快插不同,而是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慢慢刺了进去。

  程治安两眼瞪得跟鱼泡般,看着竹签扎进指甲缝,刺进鲜红的嫩肉中,同时一股鲜血倏地射出,染红指甲盖的同时,也仿佛染红了他的双眸。

  这帮该死的华夏人,简直太残忍了!

  疼得我快要崩溃了,还能坚持下去吗!

  程治安如杀猪般疯狂嚎叫,想要驱散心中的恐惧,可是,越叫心越慌!

  “好了,下面就是无名指了!”

  华容的话语仿若恶魔呢喃,一边说着,一边又抽出第三根竹签。

  程治安陡然如打摆子般急促地叫道“说……说……说!我说!”

  “说什么?”华容淡淡回道,手上并没有收回竹签的意思。

  “盗心案是我做的。”程治安说完这话,是面若死灰。

  面对这幕,楚牧峰一点意外的意思都没有。

  就算你程治安是个铁打的汉子,到了审讯室,都会让你变成铁渣。

  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反复摧残的无穷折磨!

  “果然是你!”

  华容抬起眉角,冷然道“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是如何行凶的!那些被挖出来的心脏你用来干什么的!都给我一五一十地交代。”

  此刻疼得心都要揪起来的程治安已经不再去想别的事,按照华容的问题,一股脑地都说出来。

  随着他的招供,楚牧峰也是暗暗皱眉,原来这个程治安还真不是夏组的间谍,他虽然说和金石成认识,但这种认识更多的是一种交易关系。

  “我是个杀手,雇主给钱我做事。你们猜的没错,那些心脏都是金石成要的,至于说到他要那些心脏干什么,他不说我也不会问。”

  “是他让你杀那些人的?”华容追问了一句。

  “那倒不是,他给我的要求只有一个要新鲜的,而且都要是a血型的,至于价格,一颗心一根小黄鱼!”

  “我那和那些医院比较熟,店铺老板的身份也只是我的一种掩饰,所以我就乘机查看了他们的档案,将那些人一一杀死,然后将心脏挖出来带走。”

  就在程治安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走过冷声问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和金石成联系上,他也不会没有原因就相信你吧?”

  程治安点了点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回道“是,要是没关系的话,金石成是不可能相信我,我也不敢随便接这个活。”

  “不过和他有关系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亲弟弟程治飞。这件事就是我弟弟从中作保,所以我才接的。至于说到我弟弟和金石成的关系怎样,他没说,我也问不出来,也就懒得去问。”

  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程治飞是个关键人物了。

  “程治飞人在哪?”楚牧峰当即问道。

  “死了!”程治安语气中多了一丝悲痛。

  “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楚牧峰紧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我只是接到了金石成的通知,说我弟弟死了。然后我就赶紧过去认领,我也问过金石成,他说我弟弟是被车撞死的,那辆车逃走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凶手。”程治安眼底闪过一抹浓浓怨恨。

  “这么巧,那你就没有怀疑过金石成是凶手吗?”楚牧峰挑眉问道。

  “怀疑过,但是没有证据!”

  程治安摇摇头,语气苦涩的说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说?再说我还要靠着他赚钱,要是闹僵的话,我还怎么赚钱?”

  “你真的是财迷心窍!”

  楚牧峰冷冷说道“为了钱,你就能杀死无辜者,挖走他们的心脏!为了钱,连自己弟弟的死亡真相也不去调查!你这种人,罪无可赦,死有余辜!”

  “我……”程治安无言以对,死罪难逃,只求不再受折磨了。

  “继续审问。”

  楚牧峰懒得多瞧他一眼就走出审讯室。

  这事闹的,原以为程治安是夏组一员,这样的话就能有更大收获,最起码能知道金石成在夏组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是不是自己所推断的组长螳螂。

  可现在看来自己猜错了,程治安并非是岛国人,也不是被策反的汉奸,他就是一个利欲熏心的杀手。

  程治安甚至都未必知道金石成的间谍身份。

  不过关键的人物程治飞却是死了。

  这条线索难道说到这里就算是断了吗?

  至于说到程治安,楚牧峰是不用去想的,肯定会被宣判死刑。

  要不要将杨千钧和王长印抓起来审问呢?

  楚牧峰心里暗暗盘算着。

  但此举显然有些草率,毕竟事情未必就能尽如人意,比如说抓起来后,不管是王长印还是杨千钧一旦宁死不招,那么这事很快就会暴露。

  如此一来,夏组那些潜伏的间谍很快就会如惊弓之鸟,迅速销声匿迹。

  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只能继续等待了。

  在这种等待中,特殊情报科那边传来好消息,说的是情报处给了一台最新款的进口仪器,靠着这种仪器能够很快的锁定电报机位置。

  在一定区域内只要有人发报,这边就能很快锁定。

  总算是有个好消息。

  当晚。

  就在楚牧峰将带回来的案卷都看完了,刚躺下准备休息时,电话突然间刺耳地响起来。

  他赶紧拿起来,那边传来的是苏月柔激动的声音。

  “科长,金石成那边发报了。”

  “什么?”

  楚牧峰的睡意顿时消失,一下就坐起来,急促地问道“真的吗?”

  “千真万确,就在刚才,咱们电讯处的人监听到金陵大学图书馆有发出来的电波,但是没有密码本,没有办法破译。”

  “能肯定的是,电波绝对是从图书馆里面发出的,西门竹还带队在那边,所以想请示下您,要不要行动抓人?”苏月柔跟着说道。

  稍作思量,楚牧峰立即说道“等等,我这就过去,告诉西门竹,让他继续严密监视图书馆,不管是谁从里面出来,都要第一时间逮捕,绝对不能放过!”

  “是!”

  挂掉电话后,楚牧峰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

  一直以来对金石成都只是监控而没有抓捕,原因便是因为没有足够证据,害怕打草惊蛇。

  要是说现在有了电台的证据在,那么逮捕他审问就是。

  而且既然金石成有电台,肯定就会有密码本,在最短时间内抓捕他,搜查出来密码本,届时就算金石成不招供,自己也能找到更多线索。

  行,就这么做!

  楚牧峰拿定主意,披上件风衣,急匆匆走出家门。

  ……

  金陵大学,图书馆外。

  在推断金石成很有可能是夏组组长后,西门竹对这里的监控工作就加倍的小心谨慎。

  他在图书馆四周分别设立了四个监视点,每个监视点都是在最佳位置上,能确保方位的布控,绝对不会给金石成任何逃走的机会。

  而且这事做得十分隐蔽,即便是金陵大学内部都没几个人知道。

  正门对面的监视点是在一座教学楼储藏室内。

  这里架着个高倍数的望远镜。

  “科长!”

  当楚牧峰到来后,西门竹便迎上前去。

  “有没有动静?”楚牧峰直接问道。

  “没有!”

  西门竹摇摇头,指着图书馆说道“从苏科长那边发现电波后到现在,对方一直都是处于沉寂状态,没有再发电报,也没有谁出入过。”

  “那就好!”

  楚牧峰要的就是这个,真的要是说有谁进出的话,反而会增添变数。

  “科长,有情况!”

  就在这时,负责监控的特工抬头小声说道。

  楚牧峰都不用望远镜,扭头看过去,便看到一道身影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看他的体形应该和金石成很相似。

  “西门竹,动手,将这个人抓捕,同时进入图书馆,将里面的所有人员都控制起来,严密搜查,务必要将那部电台找到!”楚牧峰挥手下令道。

  “是!”

  早就等待这个命令的西门竹,迫不及待地就冲了出去,然后隐藏在四周的特工们就像是一个个鬼魅般,悄无声息地冲进图书馆。

  至于说到走出来的那位,也在第一时间被拿下。

  果然就是金石成。

  “金老师,你总算露出马脚了,真不容易啊!”

  楚牧峰打量着已经被卸掉下巴,在不断挣扎的金石成,嗤笑一声道“带回去,严加看管!”

  “是!”

  看着面前这个英姿勃发的年轻人,金石成眼里充满怨恨,心中后悔不已。

  原以为自己这边行动够快了,谁想还是没有快过对方。

  没想到楚牧峰做事竟然会这样迅速果断。

  真是恨啊,明明能逃走的,就因为轻视了楚牧峰,想要在临走前通知所有组员潜伏,结果就落到了他的手中,成为他的阶下囚。

  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图书馆中。

  随着金石成被捕,这里很快就变得灯火通明。

  负责值班的胆战心惊地被带过来,看到眼前这群荷枪实弹的特工后,腰杆立刻弯下去。

  “长官,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这里有多少人值班?”楚牧峰冷声问道。

  “白天的话多,晚上的话就我自己。”值班的曹老头赶紧说道。

  “就你自己?”

  楚牧峰挑起眉角,冷笑着说道“我看不见得吧?刚才我就看到金石成从这里走出去,你是值班的,不要给我说你没看到。”

  “你说的是老金啊,他有时候也会来这里陪着我值班,我们两个就是轮值,他刚刚带了点酒和小菜,跟我聊了会。”

  “不过他的酒劲儿真大,我喝了几杯就犯困了。”曹天易嘟囔着说道。

  楚牧峰扫过曹天易脸上的水滴,看向旁边。

  “科长,他说的没错,我刚才找到他的时候,正睡的香呢!我泼了一茶缸凉水才把他浇醒,那酒应该有问题。”西门竹跟着说道。

  肯定有问题!

  金石成真要是夏组间谍,做事不可能说这么不谨慎,会让曹天易还保持清醒。

  所谓酒菜应该是下,直接将他整昏,这样的话就没有谁打扰他发电报。

  反正整个图书馆,就只有曹天易一个值班的,他睡过去则万事无忧。

  其实这事要是换做楚牧峰去做的话,就会和曹天易换班,这样就省去了这道手续。

  想到这里,楚牧峰就问道“你刚才说值班是你和金石成轮着来,那么今晚是轮到你了吗?他怎么没有和你换班?”

  “我们两个回去也没啥事,反正值班也是睡觉,换班不换班无所谓啊!”曹天易解释道。

  原来如此。

  “带我去金石成晚上休息的地方,还有平时工作的地方。”楚牧峰岔开这个话题说道。

  “是是是!”

  楚牧峰对曹天易还是很放心的,毕竟西门竹是早就监控这里的,自然会对曹天易有过调查。

  调查的结果证明曹天易没什么问题,他就是地地道道的老金陵人。

  想想也是,要是曹天易也有问题的话,金石成会多此一举的整昏他吗?

  图书馆大搜查开始。

  “西门,安排人去金石成的宿舍没有?”

  “已经安排了,那边正在搜查。”

  “嗯!”

  楚牧峰暗暗点头,西门竹是挺会办事,这要是换做别人,或许只会将注意力放在图书馆这边,毕竟电台是藏在这里的,谁还会去管宿舍那边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