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956章 你,不如我!【感谢张承欣道友的五万书币打赏】

第956章 你,不如我!【感谢张承欣道友的五万书币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晨光目光凝重。

  陈阳这般浩大声势,想要拿下这一战,并不容易。

  众人望着陈阳身后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水柱,皆是张大了嘴巴。

  这是陈无我等人第一次看见。

  前面三场,他们没有亲眼看见,并不知道陈阳是如何战胜对方的。

  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了。

  这样的手段,同境界之下,有几人是他对手?

  “踏踏…”

  许晨光沿着方圆十米接连踩下,每一步都好似有着特殊的韵味。

  同时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杆似狼毫一般的物品,虚空快速写画。

  随着他的动作,空气之中有令人不安的气息荡漾。

  四周观战众人,不断后退。

  陈阳没有让他尽情施展。

  孔庙既然应战,必然不会再派曹云那样水准的弟子。

  恐怕,此人就算未能筑基,也差不离了。

  “去!”

  他唇齿轻启,长袖一拂,身后一道巨大水柱,灵活的像一条蛇,变幻扭曲着形状,像一条愤怒的龙,冲向许晨光。

  许晨光眉头紧皱,眼看神授将要施展,此刻却不得不被打断。

  水柱逼近。

  “嗡!”

  许晨光探手入后,长剑一拔,一道寒光剑影,向着水柱推了出去。

  “噗!”

  剑影轻松的绞碎了水柱。

  他还未有所轻松,就看见十多道水柱,从落下的水幕后,紧跟着撞击而来。

  “嘭!”

  水柱冲撞在岸边的地上,地面都在微微震动。

  巨大的水花溅出十多米高,四周靠的近一些的人,头发衣服全部被打湿。

  许晨光瞬间就被淹没。

  下一秒。

  他从水柱中冲了出来,脚下是不断从水柱中飞跃出来的鱼。

  借着这些鱼,他得以短暂的腾空。

  “这就是儒教的手段?”

  陈阳看着这些鱼儿,稍显诧异。

  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控制这些鱼,没点真本事,真做不到。

  “曹云,不弱。”

  许晨光忽然说了一句让人感到十分莫名其妙的话。

  他望着陈阳:“我儒教弟子,从来不弱。只是过于轻敌,被你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今日,让你瞧瞧,我儒教弟子的真正手段。”

  他挥剑斩下三寸狼毫,两指夹住,大声而快速道:“夫子之道,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今孔庙弟子许晨光,请圣入凡!”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瞬间,一股无形之势,涌入他身体之中。

  身周微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孔庙弟子,眉目紧拧。

  “许师兄他…这么快就施展神授?”

  “即使对方如蝼蚁,也不得轻视。”

  “师兄此举,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并无不可。”

  他们嘴上如此说,心里比谁都明白。

  许晨光必须这么做。

  否则仅以他自身之力,想要彻底的解决陈阳,难如登天。

  此一处陵山湖,几乎就是陈阳的福地。

  陈阳没有再阻止。

  一来,他神授如此之快,阻止不了。

  其次,他也想看看,儒教的手段,究竟都有些什么。

  “陈真人,今日你便是败了,也不丢人!”

  许晨光大笑一声,执剑如笔,剑锋之下不断闪烁着一个个字符般的符印。

  随之是他的铿锵有力的喝声:“风来!”

  “呼呼”

  狂风凭空而出,一瞬便是将陈阳的气势压制。

  那数十道的水柱,都在狂风之下,扭曲不断。

  陈阳的道服,头发,随之掠向身后。

  “雨落!”

  他再一声大喝。

  那些水柱,此刻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烈日下蒸发。

  而后,是淅淅沥沥的雨水不断的落下。

  “此方生灵,听我号令!”

  他再次喊道。

  狂风暴雨之下,一条条鱼儿,从湖水中露头,全部的游向他身下。

  众人见这一幕,惊叹不已。

  “儒教这等手段,佛门与道门,筑基之下,谁人能有?”

  “不借助符篆,不借助法咒,一念呼风唤雨,一念驭兽驱从。”

  “若去海域,孔庙这些弟子,就是一海之神呐!”

  “是不是海神,我不敢说,但称一声湖神,他有这资格。”

  众人不吝称赞。

  尤其是被孔庙请来的那一千多人,此刻言辞之间,皆是对孔庙的赞美之意。

  “陈真人,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许晨光摇头道:“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论对自然的了解,控制,你不如我,道门不如儒教。”

  “此方天地之下,我,即是陵山湖神!”

  他的神态、言语之中,尽是自信。

  他心里,同样有一些感慨。

  若是他今日没能施展神授,未曾神力加身。

  这一战,他输定了。

  “此时言之,早了。”

  陈阳神态自若。

  他只是惊讶,单纯的惊讶。

  儒教的手段,的确与众不同。

  不同于道门以符篆沟通天地,不同于佛门以法咒显示奥妙。

  而在于与自然的沟通。

  但归根结底,依旧殊途同归。

  只是,他们省去了符篆与法咒的繁琐程序罢了。

  所谓的阵,依旧需要借助他手中那杆长毫作为媒介沟通。

  “嗯?”

  “不认输?”

  许晨光微微点头:“是啊,毕竟,你是道门弟子。连胜三场,此时不战言败,的确不妥。既如此,也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转动长剑,一霎,狂风暴雨,都在这一时缩小了范围,只笼罩陈阳方圆十米。

  他踏浪而行,一剑刺向陈阳。

  这一剑,来的凶狠凌厉。

  在雨水下留下一道痕迹,久久不散。

  “许师兄赢了!”

  孔庙弟子,喜色难以掩饰。

  洪言笑容布满脸颊,叶秋舫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众人也浅笑。

  守护尊严徒劳无为的挣扎罢了。

  陈阳望着刺来的这一剑,尚有时间扫过岸边,众人脸上的表情,一一被收入眼中。

  他们,都在等着我一败涂地。

  是,江南道门因我而被针对。

  但若无我,难道就无人针对?

  我为何要造势?

  是,我固然是为了自己的名气。

  我更是为了江南的名气!

  这一战,即使输了,他们难道又能放过道门?

  可笑!

  他看着吴子重几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只叹这些人的鼠目寸光。

  何况,我并不会输。

  “陵山湖,只有一个湖神。”

  “那,就是我,陈玄阳!”

  “凭你,也配称陵山湖神?”

  陈阳的声音,穿透了风雨,萦绕在众人耳边。

  声音,霸道!

  气势,浩荡!

  许晨光瞳孔猛地一缩。

  他此刻接近陈阳,才豁然发现,任凭风吹雨打,所有的风雨,竟然都是绕着陈阳的身体落下。

  他的衣服,头发,并未被打湿。

  “怎会如此?”

  他心头不解。

  而下一秒。

  他忽然感觉到,有雨水打在身上。

  有狂风推动他的身体,撕扯他的衣服,让他爆冲的身体,一瞬间止住,难以前进半步。

  他失去了对周遭一切的控制。

  而面前的陈阳,却是大变了模样。

  身下湖水,涌动,沸腾!

  一块黑色的石碑,极为莫名的从湖水之中浮出,横在陈阳脚下。

  一股滔天巨浪,从陵山湖的边际,推动而来。

  浪水足有十米高,随着风势不断推动,浪水越来越高,越来越宽。

  视线所及,四面八方,皆是数十米高的巨大浪花。

  浪花不断袭来,形成一堵堵围墙,将他们的空间完全封闭。

  这没有阳光的黑暗,让他感到内心压抑。

  终于,四面的浪花拍击而来,但并未有想象中浪花散开的景象。

  这些浪花,融合为一,顶住石碑,石碑之上是陈阳。

  而在许晨光所看不见的下方。

  湖中所有的鱼虾,乌龟,蛇类,此刻围拢着而来,呈朝拜之姿,面向陈阳。

  这般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岸边众人都是脸色狂变。

  “信仰之力。”

  感受到石碑上所蕴含的这股纯粹的能量,陈阳感觉如此的熟悉。

  一如他当日屠龙所汇聚的信仰之力。

  只不过,那时他可以主动汇聚,吸收,并化作己用。

  而现在,这些信仰之力,却只能汇聚在镇运石碑上。

  想要施展,也只能在陵山湖。

  但,足够了。

  陈阳感受着,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甚至忘却了眼前还有一场大战,等待他来结束。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岸边早已陷入一片死寂。

  许晨光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只能保持一剑刺出的姿态,长剑距离陈阳,尚有半米。

  终于,陈阳睁开了眼睛。

  心有所动,不禁抬头看向身后。

  他身后的天空,有一道虚幻而庞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

  他穿着威严不凡的法服,面容模糊不清,却有一股无言的威势。

  许晨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脏几乎骤停。

  岸边众人,皆是如此。

  恐惧与敬畏,充斥在众人心头,让他们不敢动分毫,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不敬。

  陈阳若有所思。

  这身影,与当日他治理洪水,聚集民意时,所出现的湖神身影,似乎是同一个。

  “抱歉,久等了。”

  他看向许晨光,轻轻一笑。

  而后,伸出右手,一根手指抬起,缩地成寸般眨眼出现在他的面前。

  许晨光瞳孔又是一缩。

  紧跟着,他看见,陈阳的手指,与剑锋轻触,轻轻一点。

  难以名状的力量,自他指尖迸发。

  他手中这柄长剑法器,放慢无数倍般,寸寸崩碎。

  力量透过断裂的剑柄,轰在他的身体。

  “嘭!”

  放慢的时间,此刻恢复正常,甚至加速了数倍一般,全部的施加在许晨光的身上。

  一声巨响之下,许晨光的身体,好似一颗炮弹,从半空化作一道直线,射入湖岸。

  “轰!”

  他的身体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坑,地面轰隆,尘土飞扬。

  众人目光骇人。

  他们只看见,陈阳抬手,一指触碰剑尖。

  而后那柄长剑就寸寸崩碎。

  随之许晨光身体倒飞。

  众人久久无言。

  而在陵山湖下游,上北堡村与下北堡村的村民们。

  有人大声喊道:“湖神,湖神啊!”

  越来越多的村民,跑了出来。

  他们看着湖中心的那道虚幻巨大的身影,纷纷跪下,大声的拜道。

  许久,那虚幻的身影,消失了。

  但村民们,久跪不起。

  而在岸边,孔庙弟子,也终于醒过神来。

  他们上前,扶起许晨光。

  后者一身白衫破碎成条,尽是泥土,但意识尚且清晰。

  他望着陵山湖众兽朝拜,巨浪托空的陈阳,失魂落魄道:“我输了。”

  陈阳心随意动,来至岸边,众人立即退散,不敢与他过分接近。

  陈阳淡淡说道:“你,不如我!儒教,不如道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