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逍遥在初唐 > 第七十九章 实践出思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家所在的村子就叫陶家庄,有百十户人家,在附近算是大村子,然就算是大村子,平日来往的人也多是本村之人,偶尔来个生人,刚到村口就要被老人小孩儿给盯着打量一稍,今日也不例外。

    队伍里有陶三、陶五是本村之人,村民见了自是认识的,见有熟识之人,立即开口搭话:“陶三,陶五?是你兄弟回来了?”

    “叔公,是我们。”

    “真是你们啊!这是从哪里回来的?”

    一群乡人用乡音叙起了旧,一边说话眼睛一边往一身锦衣的贺礼,以及身后的马车和陶氏兄弟身上溜。

    贺礼淡然站着,手里牵着贺鱼,原身就是东郡本地人,东郡的乡音不像别处十里不同音差异那么大,口音虽略有区别,但贺礼都能听懂。贺礼让阿田拎着个竹篮子,里面都是买的糖块,敲碎了的,给围观的小孩儿一人发一些。

    寒暄几句,陶三立即回头,恭敬的道:“这些皆是乡亲,叫郎君久候了,郎君请。”

    贺礼道:“无妨,此乃人之常情,不足怪,也不当怪,走罢,到你家去。”

    “喏。”

    陶三、陶五一起应喏,那声音大的,较之往常起码更响了数倍,贺鱼被吓了一跳。贺礼拍拍贺鱼安抚她,笑着跟陶氏兄弟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有乡人问:“陶三,这位贵客不知是何方人士?与你们兄弟是何关系?”

    “叔公,这是瓦岗魏公府新派下来的县令。”

    “啊?新县令?这么年轻?”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小村子难得来个生人,还是贺礼这样穿着锦衣,有着官位的生人,自是引得村里的人来跟着看热闹,更有那机灵的,悄悄地跑去通报去了。

    贺礼一行人还没走到陶三家,便有本村的村长、里正并村中乡老同来迎接——

    隋百家为一里,以陶家庄的规模,是该有个里长。

    贺礼年轻,哪怕位尊,也没受乡老的礼,而是避开了亲自扶起来:“诸位长者免礼,晚辈今日过来乃是为私,非为为公,不敢担长者礼,阿山,我们先进去?”

    “喏。叔祖,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去说可好?”

    “对对,是该进去。”

    一行人进去,除了陶三、陶五的父母,其余女眷皆避开,只留了男人陪客。贺礼谢了尊位,只以位尊与诸老做了并排,低头对贺鱼道:“鱼儿可要过去玩一玩?阿水、阿田陪你去。”

    贺鱼有些犹豫,不过,看了看满堂的人,又点点头,让阿水牵了手,一起出去,刚出去,立即有陶家的女眷过去。

    贺礼见状,这才收回目光,和和气气的与诸位乡老闲扯家常,陶家庄也如本地许多人一般,以渔猎为主,种田为辅。陶家庄村子大,打猎的时候又是全村出动,猎获较之单人为多,开皇年间,日子过得还算马虎,到了大业年间,壮丁被抽调的多,人口损失的也多,日子才艰难起来。

    贺礼与他们聊了一通,大概就对本地的情况有了个了解,聊了一通后,吃了一顿饭后,乡老们各自回家,陶家终于只剩下自己人,贺礼这才道:“阿山、阿立,过来跪下。”

    两兄弟也没打咯噔,立即跪下请罪,陶父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若不是贺礼在场,只怕当场就要揍人,还是贺礼出面替二人说情,才免了一顿揍。

    “阿耶,儿和五弟当日冲动,图一时之快惹下祸事,是儿子们不孝,拖累了父老。”

    陶三羞惭的道。陶父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骂道:“现在知道拖累了,当时做甚去?莽货,混账,也是世道乱,县丞又被人砍死了,否则,破家灭门近在眼前,你两个孽子是痛快了,可想过乡亲父老?”

    这话重了,陶三、陶五被训得立时跪下了,低着头,满面羞惭。这兄弟俩儿也是确实该骂,人老子训儿子,天经地义,贺礼自然不会多说,只一旁默默地看着,待陶父把两兄弟狠狠骂了一顿,眼看就要动上手了,贺礼才开口:“陶伯父且息怒,左右事情已过去了,阿山、阿立也受了教训,之后有我看着,伯父看可还行?”

    陶父吓了一跳,这位贺令长虽然面嫩,但自家门至今,言行举止却亲和中透着沉稳,较之他那两个孽子不知可靠了多少倍,哪里还有不放心的,连忙道:“有郎君看着,老朽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放心的,放心的。”

    “既如此,伯父怎不坐下?”

    陶父这才坐下。

    贺礼帮着陶氏兄弟镇了场子,涨了脸面后,留两兄弟在家歇一晚,他带着人回县衙去。他们这么多人若是留下,也不是住不下,只是贺礼身份在那里摆着,他留下还要陶家招待,实是给人招麻烦,不如回县衙去,留陶家兄弟俩儿在家,又有礼物,来时的目的便达成了。

    谢绝了陶家的相送,贺礼带着人往回走,较之来时放缓了脚步,一路默默观察,现在是农忙时节,路途中经过的田地里大多有人在耕种,只是,看田埂边的杂草已老高,显然也是荒芜过一段时间的,也就是这一季才捡起来重新耕种。

    贺礼在外头转了一天,及至快关城门了才回县城,回到县衙洗漱完毕,让阿水哄着贺鱼先睡了,他难得舍得费下眼睛,熬个小夜,奋笔疾书,今天出去转了一圈,倒是让他思路开阔不少。

    若说先前发动读书人以引领舆论的思路他只有一个大概的构思的话,那现在却有了实际的操作思路,也当谢李密起用他,否则,这操作还真不一定能成,现下却可以试试。

    李密的魏公府里眼看着人才济济,各种谋士、文士不缺,但是李密缺基层人才,特别是基层民政方面的人才,急缺。

    贺礼欲上书李密,广发招贤令,充实治下基层人才,把民治这个短板给补起来,把治下之民管理起来,只要李密同意,他就可以在京城时报上发倡议,号召读书人到基层来,从实是做起,先安民再治国。

    李密的统辖范围就在洛阳城周边,只要周边安稳了,等洛阳城乱起,就能吸引普通百姓到安稳的地方来避难,而这些吸引出来的,只要能有人留下来,则就不枉费他耗费的心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