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逍遥在初唐 > 第六十二章 愿君成为燎原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京城时报虽为我首创,然却非独属于我一人,京城时报是属于大家的,属于天下所有读书人的。我希望能让京城时报成为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只要有读书人的地方,便有京城时报,只要是读书之人,便知道京城时报。凡国家危难之时,京城时报便可出现在世上,成型于读书人手中,以我心中志,手中笔,为盾为刀,以天地正气,秉仁义之心,行利国利民之事,拜托诸位!”

    说完,贺礼深深地弯下腰,一个深揖到底。是的,他想做的京城时报,与其说是一份报纸,更愿意它成为一个代表着读书人组织的名号,一个象征。

    他想让京城时报这四个字成为读书人心目中的神圣所在,心中明灯;愿京城时报成为可以燎原的星星,平时隐于灯火阑珊之中,若遇国家民族危难之时,星星之火能显于野,燎起读书人心中的热血和志气。

    贺礼作完揖,直起身子,直视前方诸人:“愿我国之读书人,志气不失,热血不干,梦想不死,不庸庸碌碌随波逐流,不世俗冷漠麻木不仁,愿所有读书人心中永远怀有对家国人民的热情和热爱,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谢谢大家,贺某今日致辞毕,耽搁大家的时间,请!”

    贺礼演讲完毕,功成身退,才柴擦擦因激动而产生的眼泪和汗水,上前朗声道:“我们这边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又快要到端午了,准备了一些粽叶、青艾之类的小礼物,有需要的可到这边领取。”

    五月初五就是端午,端午节若是在平日,京中定会组织赛龙舟一类的活动,但如今天下不太平,大家过节也就只是做些吃食。除了赛龙舟,时人还有端午时在门前悬挂青艾攘毒的习俗,所以,准备小礼物的时候,贺礼便提议准备些粽叶和青艾,既应景实用,还节省成本,人穷志短,古人诚不欺我。

    被取名叫做福禄寿喜财的五个男仆中的阿福很有眼力见的给贺礼递了一杯水,贺礼接过就灌,啪啪说了一通,加上心情激动,嗓子都干得快冒烟儿了。

    然而,不知是从谁开始的,两个木栏牌前,但凡有人经过或离开,皆抱拳弯腰,深深一揖,这样的做的,一人、两人、三人,多是读书人。

    贺礼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放下水杯,重又站回木栏牌前,有人作揖就弯腰还礼,哪怕已经很累,依然坚持。

    想来自此之后,京城时报四个大字,足以在洛阳城里的读书人心中立住,而这些人里,又将有几人会把今日开业之盛事传到天下,届时,贺礼期盼的燎原之火,或许能实现。

    燎原之火能否燃起,能否实现,贺礼估计是看不到了,但是,现下的欣慰与感动,却在他胸中激荡,哪怕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他脸上也是在笑的。

    有句话真是他的肺腑之言,他一个穿越来的现代灵魂,在这个乱世里,初时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无兵无权,出身贫寒,他除了有着一肚子的乱七八糟的知识,有颗还算灵活好用的头脑,别的什么都没有。

    现下,以志为盾,以笔为刀,他终于走出了独属于他的路子与将来,有所为,生活也有自己的节奏与坚持,并对未来保持着期待,而不是在这个乱世中随波逐流,茫然无措。

    送走所有观礼之人,贺礼没什么形象的瘫坐着,靠着凭几,就像身上没有半根骨头,才柴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他一个纯土著,今日受到的震撼较之贺礼这个穿越客更大,情绪特别激动,现在精神都还有亢奋。

    “阿柴,你不累吗?”

    “累自然是累的,但更多是高兴。当初我怎么就这么好眼光,选了郎君你呢?以志为盾,以笔为刀,我辈读书之人便该如此,才柴今日多谢郎君指教,明日我便找人把这两句话刻成桃符,挂于门上,时时谨记。”

    双眼亮晶晶地,果然还在亢奋着。

    贺礼是亢奋不起来了,摆摆手,无奈:“快坐下,别折腾了!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还能陪着你继续折腾的样子吗?阿柴啊,休息一下再说吧,岂不闻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之语?”

    才柴一听,赞道:“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这话虽说得直白,然意义却深远,郎君果然学识渊博,随便一句话便能引人深思,发人深省。”

    贺礼无语,拱手求饶:“大家都这么熟了,能别这么夸人吗?别扭,害羞呢。”

    才柴哈哈大笑,抗议:“此乃属下之心声,郎君负责听就是了。”

    “听不进去啊!”

    贺礼抗议着,才柴突然想起一事来,感激提醒贺礼:“郎君今日之疲累怕只是开始,今日郎君那一番致辞说的如此之好,待传开后,投来的名刺若用来烧火只怕都要烧半年,郎君又要辛苦了!”

    贺礼不以为意的再度摆手:“不怕,反正洛阳的事务我是交与立禾你了,等过完端午我就回荥阳去,该怎么做,秉持什么原则,我是告诉你了,对了,记得去买马,然后从福禄寿喜财五人中选个人出来,让人教他骑马,有的稿件就靠他运输了。如此,我们虽然分隔两地,却不用怕断了往来。”

    “喏,属下会留意的。”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边扯闲篇,一边躺着恢复精力。正说着,阿寿进来报:“总编,荥阳郑氏十一郎,越州顾氏顾十郎欲拜会郎君,郎君今日可还有时间会见这两位?”

    郑十一郎他是没见过,也不认识,但若是代表郑家而来,以郑氏的礼数周到,定然会有准备。倒是这位越州顾十郎……贺礼表情古怪,却还是起身,拉着才柴一起整衣冠,等着贵客的到来:“择日不如撞日,阿寿你去问问,若方便我现下便可以接见他们。”

    不一会儿,客人进来,郑氏来的不止郑十一,还有郑十三和郑十六,郑十六那小子进来的时候,脸上还笑吟吟地问贺礼:“贺总编,看到我是不是很惊喜?”

    贺礼没说话,而是把眼睛往那位顾十郎身上丢,确认之后,成功被吓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