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惹爱上身:国民宠男神 > 218.很久没有的亲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韩枫压着怒意离开了。

    云傲越淡淡地起身,颀长的身姿走到花丛里,俯身颔首,洁白的衬衣似乎晃入了花里。

    那修长得脊梁再次挺直时,林跃只看到那如玉般的指尖淡淡地掐着一朵玫瑰花。

    娇艳欲滴,映衬着那人修长得宛如弹钢琴的手,莫名有种魔鬼般的妖。

    林跃眉头一跳,却听见“咔嚓”一声,鲜艳带刺的玫瑰花被男人指尖折断了半截。

    力度之大,甚至让玫瑰的刺深深地插入进了男人的手指中。

    只见一滴规整的血珠逸出在男人的指尖上,林跃终于没忍住地喊出了声。

    “少爷”

    云傲越充耳不闻,他长睫微阖,幽深的眼眸此时雾气环绕。

    “云先生费了这么多的心思,确实让我十分感动,只是不知云家能否接受一个男人当云家主母,否则,云先生现在做的这么多,怕是最后换来一场空。”

    一场空

    薄薄的唇线淡淡地勾勒出冰冷得宛如下弦月般的色泽。

    谁阻晨晨成为他的妻子,他便清了这些不起眼的绊脚石,为晨晨铺一条康庄大道。

    无论是谁,一概而论

    少爷身上熟悉又可怕的杀意,让林跃心头猛地一跳。

    他愣了愣,却听见少爷那淡淡冷冷的声音平静无波地响了起来。

    “演唱会如期举办。”

    “是,少爷。”

    林跃抬头,却见少爷淡漠的侧颜氤氲着一种看不清的迷雾。

    “风云传媒年度盛宴制作邀请函,送至所有传媒参加。”

    和所有的传媒相比,向来风云传媒的年度盛宴低调得简直不能再低调了,怎么这次少爷会这么大张旗鼓地举办

    似乎要做些什么事情。

    “是,少爷”

    “最后,把殷暖阳放了。”

    林跃的心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把殷暖阳放了

    怎么会这样

    压住心底极度的疑惑,林跃颔首,道,“是,少爷”

    他有预感,有什么要翻天了

    相比拉斯维加斯的辉煌夜色,t城的夜色稍微逊色,灯光依然璀璨。

    趁着夜色的掩盖,洛晨出了门。

    下楼时,洛晨一眼便看到了安静地站在宾利旁的男人。

    男人颀长的身姿优雅地倚在宾利前,如青竹般秀逸,茶褐色的发丝条理分明,看到她时,那薄如冰削的唇线便静静地勾起了温柔的弧度,似乎宠溺,却又似乎知道了她要去哪里。

    和平时不一样,男人穿着白衬衣灰色薄毛衫,白衬衣搭在里面,最上面一粒扣子规整地系着,衣领贴合在他脖颈处,显露出一股子难以言喻的美感,柔和那不容侵犯的矜冷,有种引人痴迷的俊美。

    洛晨忍不住一笑,云傲越温柔看着她,然后朝她安静地招手。

    “晨晨,我载你去。”

    宾利里,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安静地目视前方,但连开车的样子,都有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温柔。

    景色一一飞快地掠过。

    洛晨坐在副驾驶座,看着那熟悉的路,忍不住挑了挑眉,笑道,“你怎么猜到的”

    云傲越轻轻勾唇,温柔道,“为了傅子?的安全,晨晨你一直压抑着自己不去看傅子?,而现在右翼的隐患解除了,应该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飞奔去看傅子?的心了。”

    原来这个世界,永远有一个人,会比她自己还懂她

    洛晨凤眸温柔,忍不住伸手,搭在了男人放在中间如玉般的大手上。

    微凉的指尖贴了上来,似乎淡淡的安抚意味。

    是怕他吃傅子?的醋么

    被洛晨珍视的感觉让云傲越忍不住勾了下唇,他大手淡淡地从她的掌心里脱了开来,而后反手一握,便从她的手腕滑到她的手掌,动作流畅然后握住,轻柔又宠溺地捏了下她的掌心。

    他与她掌心相交,炙热融化着冰凉,十指相扣,似乎天荒地老。

    宾利,一路往普通的小区驶去。

    傅子?住的是普通的居民房,没有保安,没有物业,安静的楼梯通道里,只有昏暗的灯光闪烁着。

    等到洛晨站在那普通的木门前时,她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的紧张,伸起的手指久久没落到门铃上。

    子?在里面。

    只是,子?为什么会骗她说出国

    为什么要离开她

    她会怪她知道她住在这里,却这么久没来看她吗

    看出了洛晨的迟疑,云傲越揉了揉她的发丝,温柔道,“晨晨,傅子?也在等你。”

    洛晨深吸了口气,按下了门铃,却没注意到身后的男人幽深的双眸里掠过了淡淡的薄光,犹如破碎的繁星,又是光,却又是冷。

    门开了

    洛晨一怔。

    浓重的口音响了起来。

    “找谁”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门外两个穿着俊美的人,一双眸子审视又疑惑。

    云傲越淡淡道,“我们找傅子?。”

    “没这人。”男人不耐烦地低哼了一声,便要关门,却被那如玉般的大手按住了。

    他使劲用力拉上门,却发现那门在那人的力度下,竟然纹丝不动。

    男人顿时恼了,囔囔道,“你们想做什么”

    “之前住这里的人搬去哪里了”云傲越嗓音淡淡道。

    男人越发恼了,一边大力地拉上门,一边嚷嚷道,“我怎么知道,我搬来这里时,这里便是空了”

    男人更加用力,却死活拉不上门,云傲越如玉般的大手微一用力,门便完全地开了,男人触不及防地被惯性甩了出来,摔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洛晨神色微凝,跨过男人身子,走进屋子,审视地巡视了一圈,却见里面安静如昔,一个单身男人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

    子?,看来确实不在这里。

    洛晨转身走了出去,快步地一步跨两步往楼下走去。

    淡淡地扫了一眼屋子里面的摆设,云傲越朝男人俯下身去。

    男人只觉得眼前的光似乎被一道黑影挡住了,便蓦地觉得脖子一疼,呼吸死死地噎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那人,竟然要杀无辜的他

    空气似乎稀薄得重影了。

    “前一个租客,去了哪里”

    我,我不知道。

    那人手劲越发加大,意识到那人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想杀他时,男人顿时慌了。

    “唔,唔。”

    男人的脸憋得通红,却死死地说不出话来。

    云傲越神色冷漠,如玉般的手松开了男人脖子一些,男人连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等到他完全地喘过气来时,他便忙不及地道,“大哥,大哥,我搬来那天,刚好听到搬家公司说,要把家当搬到半山别墅。”

    云傲越淡淡地松开了手。

    调虎离山之计,调开了监视傅子?的云家人,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傅子?带走么

    两栋矮小的居民楼中间,是一处空旷的地方。

    云傲越追上洛晨时,便是看到洛晨神色苍白,眉头紧皱地站在那空旷处,她攥紧自己的手机,力度之大甚至指尖发白,似乎刚派左翼人去找傅子?了。

    感觉到了后面有人,洛晨静静道,“云傲越,陆蔺的目标,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她顿了顿,“子?。”

    果然,瞒不过晨晨。

    云傲越上前,抚过洛晨的肩膀,便轻轻地把她环进了怀里,淡淡解释道,“晨晨,那个男人是双龙集团的继承人龙飞城。”

    “龙非城”

    窝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洛晨轻声咬着这三个字,半晌,她淡淡道,“不知为什么,这个人总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云傲越轻轻一笑,看来,晨晨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如玉般的手轻轻地抬起她的头,云傲越幽深的瞳仁反射着她的脸,粼粼的温柔犹如水光一样浮现在水面,温柔道,“不全是利用,而是他爱上了傅子?。”

    洛晨点了点头,一点并不意外。

    只要和子?接触过的人,会爱上子?,一点也不奇怪。

    看着洛晨毫不意外的神色,云傲越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丝,温柔道,“晨晨,不用太担心,只要有龙非城在,傅子?便不会有事的。”

    “而现在,晨晨你需要思考的,便是”

    洛晨神色微冷,接过了云傲越的话,轻轻吐出两个字,道,“陆蔺。”

    俊俏的脸庞如出削的剑一样,闪着泠泠冷光,洛晨凤眸闪着锐利的光芒,殷红的唇勾起玩味的弧度,看得云傲越心底柔软一片。

    “我倒是好奇,这个人,究竟是谁她不仅非常了解我,甚至知道子?的存在,那么这个人,必定是一个对我熟悉至极的人,究竟是死去的人活了,还是活着的人改头换面,装神弄鬼”

    清越的声音蓦地顿住了。

    洛晨只觉得自己的声音被男人薄薄的唇线给吞了下去,她睁着眼睛,可以看到男人分明的长睫微闭,沉迷又温柔地吻着她。

    她的唇很甜,甜得像蜜,很软,软得让人发狠,但偏偏又教人咬一口也舍不得。

    太久没碰她了。

    就像沙漠行走了半个月的人突然遇见了绿洲一样。

    连看着她生动的神色,都无法压抑住自己。

    他二十七年来引以为豪的自控,自从碰到她后,便全数崩溃了。

    空旷的夜色里,云傲越就这样不管不理地吻着洛晨,像上瘾的人一般汲取她的甜蜜。

    任由对面居民区二楼处,一道隐蔽的红外线若隐若现地闪着昏暗不明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