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那就帮他一把(感谢书友名字你看着办万赏)

第三百六十二章 那就帮他一把(感谢书友名字你看着办万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基友二人,大醉一场,都睡在了樊楼之内。

  不在一个房间。

  甘奇的故事,总是汴梁城内文人圈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甘奇的逼格,自然也越来越高端。

  但是甘奇终究不是世外高人,当了官,终究还是要面对官场的这些事情。

  谏议大夫祝振,贬到广西去当判官了,户部员外朗到了湖北去当团练使,祥福知县去西北边境任团练使。

  知谏院的御史唐介,朝堂喷起来,威力也着实不小。至少喷这几个官员,那还是手到擒来的。

  事情也就明朗了。

  潘国从商税监衙门里放了出来,趴在一个门板上,举着两只手,被抬回家中。

  却是上午刚被放出去的潘国,下午又被抬回来了。

  随着潘国一起抬回来的,还有五万贯的罚款。

  一夜宿醉的甘奇,坐在班房里喝着醒酒汤。

  潘国被人抬了进来,还拱着两只包扎起来的手拜见:“草民潘国,拜见甘主事,草民知罪了,拜谢甘主事网开一面,甘主事之恩,草民没齿难忘,必当结草衔环以报甘主事大恩大德。”

  这世间的事情往往都是如此,撞了南墙,自然就会回头。商业就是商业,利益总是最重要的。

  甘奇其实并不愿再见潘国,也并不享受此时潘国的卑躬屈膝,但还是说道:“好好做买卖,好好交税,此事就此揭过,只要你依法纳税,往后商税监也不会再去找你麻烦。”

  潘国此来,不是为了认怂,认怂对于一个真正的商人来说,其实并不是难事。他此来就是想要甘奇这一句话,以后不找他麻烦了。唯有如此,潘国回家去才能睡得着觉。比起认怂,潘国更怕自己的生意从此以后做不下去了。

  “草民潘国,再拜主事大恩大德!”潘国不论心中有多少委屈,此时唯有如此去谢甘奇。

  甘奇也知道潘国心中有恨,只摆摆手说道:“罢了,去吧!”

  未想潘国竟然并不急着走,而是开口又道:“还请甘主事能在百忙之中抽得一些空闲,到草民那潘家酒楼去坐一坐,草民于生意之道,愿向甘主事多多请教。也请甘主事指导一下发票使用之法。”

  甘奇听得出来,这些都是假话,潘国在这汴梁城生意做得极为成功,哪里需要甘奇指教什么,发票用起来也很简单,也不用如何指导。

  那潘国请甘奇去是为什么呢?不用多想,如今潘国在这龙盘虎踞的汴梁城算是无依无靠了,自然要想着找个靠山。能轻松把祝振扳倒的甘奇,自然就是最合适不过的对象了,给甘奇多少好处也是值得的。

  甘奇却并不在意潘国给自己的好处,摆手说道:“有暇再说,如今差事忙碌,你且回去好好养着吧。”

  这是拒绝之意,潘国听得出来,也只有悻悻而回。

  世间之事,并非真的就是正反两面,其中的复杂程度,就如潘国这件事情一般,仇也好,怨也罢,亦或讨好巴结,已然不在人心所感受。

  潘国又被抬出了甘奇的班房,却听得衙门大堂之内,又起了那打板子的声音,挨打之人,哀嚎不断,撕心裂肺,听得人抓耳挠心。

  潘国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受的苦难,连连说道:“快,快抬我出去。”

  左右的小厮加快脚步而出。

  不过潘国却还有一事要做,那就是配合蔡确写一篇报道。报道要刊载在报纸之上,详细说潘家酒楼逃税漏税一案,还得写上潘国痛定思痛悔悟的亲口话语,潘国不仅要悔悟,还得要劝人依法纳税,不要对抗朝廷,不要对抗商税监。

  这自然又是甘奇安排的操作。

  至于衙门里正在挨打的那些人,大多会按照处理潘国的办法去操作,先打成个血肉模糊,然后关几天,开一个巨额罚单,然后再放出去。

  出去得太容易了,偏偏有人不信邪不服气,出去之后,到处找着自己的关系,不想交这份巨额罚单。

  祝振之事才刚刚发生,历历在目,又还有谁人会为了商税之事出头呢?

  不信邪的也就信邪了,不服气的也就服气了。

  甘奇真正的杀鸡儆猴,也就起到了作用。

  发票也开始用了,税丁衙差们开始真正在各大商户处到处巡查,也按时提醒商户们带着已经开出去的发票,按时到商税监衙门里去缴税。

  商税监培训学堂,又开始了第二期,开始向中等规模的商户收税。

  甘奇的几处产业,甘奇也是详细安排,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一点是必须的,对于交税而言,甘奇自己那肯定不能出任何问题。

  汴梁城商税之事,暂时而言,还是十分顺利的,正按照甘奇的计划,按部就班推行着。

  只是这件事情让韩琦很是意外,韩琦已然在真正关注甘奇,也不免会问一问甘奇的差事办得如何了。其实也在等甘奇办差出问题。

  田况今日是到政事堂办其他事情的,韩琦却随口问了一语:“听闻那商税监衙门近来抓了不少人入狱,严刑拷打,怎么这几天又没什么消息了?”

  田况闻言答道:“听下面人来报,说那商税监衙门关押之人,如今都给放出去了。那商税监连个牢狱都没有,人关多了还是个麻烦,哈哈……”

  韩琦眉头一皱,又问:“都放了?怎么就都放了呢?”

  “头前唐介不是在朝堂弹劾了谏议大夫祝振吗?此事并非弹劾那么简单,听人来报,唐介乃是为甘奇之事奔走,当时那个潘家酒楼的掌柜也正在商税监收押。如此一来,他甘奇倒算是把事情办成了。杀鸡儆猴之后,事情倒也简单了许多。”看来田况还真是去深入了解了一下。

  韩琦听到这里,颇为不快,说道:“生不出乱子了?”

  田况摇摇头:“当是生不出什么大乱了。”

  “哼哼……生不出大乱,那就帮他一把。”韩琦轻声说道。

  田况闻言,也不多说,只道:“还请韩相示下。”

  韩琦已然皱眉在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