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帝国老公狠狠爱 > 第970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许意暖很早就醒来了,因为喝得不多,所以脑袋不是很疼。

    她起来的时候,天边才刚刚鱼肚白,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这儿不仅观星最好,看日出也是绝好的地方。

    山上视野开阔,矿台很高,四周没有多少树木遮挡。

    她甚至能看到远方的城市,这种眺望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她心情激动,想要把顾寒州叫起来看日出,却发现他睡得深沉。

    这段时间,她被困雾岛,回来后又生了病,他没有一天是好好休息的。

    也难怪今天睡得如此深沉。

    她侧着身子,忍不住端详男人的美貌。

    用盛世美颜来形容顾寒州,一点都不夸张。

    她认识的顾寒州,还停留在毁容半张脸的阶段,哪怕现在天天看到这张俊容,她还是觉得有一种浓浓不真实的感觉。

    人帅多金,有权有势,还疼老婆,事无巨细,把自己照顾的妥妥帖帖。

    简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啊

    这辈子,她感觉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很难帮他排忧解难。

    自己只能努力的不拖后腿,她就阿弥陀佛了。

    如果真的有轮回,有下辈子。

    那她希望自己早点成长起来,轮到她守护自己最爱的人。

    她忍不住俯身,在第一缕晨光照入山间的时候,亲吻他的薄唇。

    她本想撤退,却不想身子还未抽离,男人就紧紧搂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禁锢在怀里。

    她忍不住面色涨红。

    完犊子了

    大晚上无人,胆子还大点。

    可这青天白日的,她觉得好羞耻啊。

    她一番挣扎无果后,气愤的说道“顾寒州,你放开我,别别太过分,我还腰酸背疼呢”

    “暖暖,昨晚明明一直都是我在辛苦,你腰酸背疼什么“

    “额”

    这话,她竟无言以对。

    “就,就是疼,哪哪都不舒服,你松开我们看日出好不好”

    她软了语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男人心软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手指一寸寸的撩过她的脊椎。

    这动作撩人无比。

    她的心脏都在颤抖。

    “好,看日出。”

    他贴着她的耳朵,沉沉的说出这几个字,带着无尽诱惑的意思。

    她的身子一软,毫无招架之力的软在了他的怀中,像是一滩春水。

    阴谋

    这绝对是阴谋,嘴上答应的好好地,可是手脚根本不规矩。

    这儿碰碰,那儿蹭蹭,让她疲软心累,气喘吁吁。

    到最后任人宰割。

    她这次,是真的腰酸背痛

    他薄唇覆盖在她的脖间,她吓得浑身一颤。

    “你该什么”

    “盖个章,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谁也动不得。”

    他霸道专制的说道。

    这话,暖在了心里。

    结果,日出没有认真看,很快就天热了。

    她是被顾寒州抱着下了山,随后被送到了店里,而他需要去二哥那儿看望夫人。

    他走的时候神清气爽,而许意暖腿软无力。

    两个师傅一看,便齐齐摇头。

    “为什么我有种家里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戈登很是心塞的说道。

    副厨把刀重重的敲在案板上,气呼呼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是吗我们两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继承衣钵的人,竟然被这小子拱了,气得心疼”

    “哎,搞半天顾寒州这小子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做饭,气得慌”

    难得一次,两人站在一条战线上。

    十点钟的时候,白欢欢带着儿子过来,许意暖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她和简的事情。

    有些话难以告诉顾寒州,不想增加他的压力,还好她还有白欢欢,不至于闷在心里,憋着难受。

    “简”

    白欢欢听完前因后果后,狠狠蹙眉。

    “他现在不仅痛恨顾寒州,还恨着我,这一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感觉他和威廉肯定有所行动,但到底要做什么,我不知道。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只怕不好对付。”

    “的确是个难题,简让人忌惮,温言也说过,顾寒州这辈子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简。你说是不是真的有上辈子,两个男人和你爱恨纠葛,上辈子没解决完,牵扯到这辈子”

    “我怎么知道”

    她泄气的说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去找纪月啊”

    “找她”

    许意暖不明白,但是白欢欢已经有所行动,直接打电话叫纪月出来喝茶吃点心。

    纪月回去后,被纪年关在家里,寸步难行。

    要不是白欢欢来约,她也不知道自己猴年马月才能出来呢。

    纪月一看到她们,激动地抱了一下,道“感恩啊,多谢姐妹们仗义相助,以后但凡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好啦,来找你也是有事的。你算出了他们这辈子的纠葛,能算出上辈子的”

    “你真当我是神仙啊,我要是这么厉害,我至于和我哥嫁不出吗”纪月吐槽道。

    白欢欢闻言,嘴角勾起一抹鸡贼的笑。

    “我不需要你算得出,只要你嘴巴会说就行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纪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许意暖也是迷糊的,不知道白欢欢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白欢欢笑而不语,而是打了个响指,神秘兮兮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纪月亲自拜访凯特林。

    自报家门后,没过多久就被人接待进去。

    很快,她就看到了简。

    从雾岛别过后,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哪怕阳光照耀在他身上,她也觉得这人身在黑暗,无法自拔,注定于恶魔为伍。

    她只有两种人算不出因果。

    一,和自己牵扯太多的人,无法辨其命运。

    二,就是磁场太强大的人,命运已经无法牵绊他们的步伐,决定权早已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

    纪年是第一个,顾寒州和简,属于后者。

    一开始,她还能捕捉到一星半点的碎片。

    随着时间的推移,命运都要在强大的人面前,俯首称臣。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话一出口,带着颤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