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帝国老公狠狠爱 > 第716章 我能休假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你们是不是有很多话要聊啊,要不你们好好聊,我去给你们泡壶茶”

    她想要溜走,却不想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用。”

    整齐划一,吓得许意暖瑟瑟发抖。

    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默契了

    “那要吃点什么吗”

    “也不用。”

    又是异口同声。

    “那我走,你们好好聊”

    她想逃之夭夭,却被顾寒州扣住了手腕,轻而易举的拉入怀中。

    “我和简先生没什么好聊的,我们夫妻许久未见,也要好好温存一下感情。那我就不打扰简先生做康复训练了,接下来我老婆就要陪我做康复了,简先生另找他人吧。”

    说罢,他搂着许意暖离开。

    简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却只能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刚刚恢复力气的双腿,此刻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挪不动分毫。

    许意暖被顾寒州拉了出来,见他面色阴沉,她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好茫然啊。

    她亦步亦趋的尾随着,却不想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她笔直的撞了上去,撞得鼻子生疼。

    她疼的龇牙咧嘴,摸着鼻头,苦兮兮的。

    “怎么突然停下了”

    她忍不住抱怨说道。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我我要说什么啊”

    “我出去治疗的这个月里,你都干什么了”

    “我我吃了睡睡了吃啊,但因为担心你,日渐消瘦,你没看出来我瘦了整整五斤吗本来就胸不大,现在好了,一瘦就先瘦胸现在更没有多少了。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岂不是要饿死了”

    她小嘴嘟囔着,噼里啪啦说个没完。

    顾寒州本是满肚子的火气,可听到这些不知道该气该笑。

    “这是重点吗”他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什么是重点”

    “你这一整个月都陪在别的男人身边,你就不怕我误会”

    “哎我们不是信任彼此吗”

    “就算我对你有百分百的信任,可是我依然会吃醋。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过亲近,我会生气。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你要注意懂不懂以后不准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纠缠不清”

    “你必须培养正确的审美观,在你眼中,所有男人只有我最帅最好看。还有,遇到事情,必须找我,不准找别人。哪怕你和傅西城、简的关系再好,也要给我保持距离,知道吗”

    “这么多条条框框啊”

    她撇撇嘴,有些不乐意。

    顾寒州的确心眼小,怎么结婚后心眼更小了呢

    “顾寒州,你是不是移植了一个小心眼人的心脏啊你度量越来越小了”

    “在老婆的事情上,你指望我大度,不可能简利用女人的身份接近你,对你做了多少吃豆腐的事,我要是追究起来,那他早就躺在医院了”

    “还有,你跟他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对不起我是不是看他长得好看,动手动脚了”

    顾寒州质问道。

    许意暖咽了咽口水,完了,东窗事发了。

    以前瞅着简好看,小姑娘家家的就跟芭比娃娃一样,没少捏捏脸,摸摸胸啥的。

    这些可都是流氓行为啊

    顾寒州心眼那么小,要是都知道了,肯定会把她的屁股打成八瓣的。

    她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小心翼翼的寻找措辞。

    “我说我对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你你信吗”

    “许意暖,你看到漂亮小姐姐就走不动道,你以为这鬼话我信吗”他眯眸不善的说道。

    “额老公我饿了,想吃饭”

    她赶紧岔开话题。

    “等会要是不把我喂饱,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就是惩罚”

    “什么”

    许意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寒州打横抱起。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她带回了自己名下的别墅,直接去了二楼卧室。

    许意暖苦苦央求,可一点用都没有。

    整整一天,她都没下床过。

    脚一踩地,就开始哆嗦。

    她又默默无声的把纤细的双腿提了回来,躺在床上继续挺尸。

    顾寒州吃的很满足,竟然还有心情亲自下厨,做她爱吃的糖醋里脊。

    好歹吃了一顿好的,这才让她缓和过来。

    “表现不错,下次继续努力。”顾寒州餍足的说道。

    许意暖正吃得开心呢,听到这话吓得浑身一哆嗦,碗筷都要摔出去了。

    “那个要节制啊”

    “你之前不是想跟我生个孩子吗可以考虑考虑造人计划了。我年纪的确不小了,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噗”

    许意暖差点吐血。

    她有说过这话吗

    一定是错觉吧

    “你听错了,我肯定没说过这话。那个你大病初愈,还是少做剧烈运动,伤身体啊”

    “医生说适当的运动,有利于心脏复健。”

    “庸医害人”

    许意暖把小脸埋在被子里,觉得好痛苦好绝望。

    她的小身板真的经不住折腾啊。

    网上说什么,男女之事是鱼水之欢,巫山云雨之乐,全是狗屁。

    之前想要给他生孩子,也就不在乎疼痛了。

    可现在,来日方长,她怕自己迟早要去住院。

    三十岁的男人如狼似虎,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而且顾寒州还久不开荤。

    完全就是一匹饿狼啊,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每到天黑拉灯的时候,她就开始颤抖。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也颤抖。

    一天下来,小身子都快要抖成筛子了。

    家里,最具有威胁力的一句话是

    “许意暖,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

    许意暖闻言,立刻秒怂,灰溜溜的点头。

    信。

    她信的不要不要的。

    她等来了大姨妈,笑的连蹦带跳,连姨妈痛都感受不到了。

    她以为逃过一劫,却不想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好可怕。

    她这个初生牛犊,被顾寒州这个老司机越带越远。

    “老公能休个假期吗”

    她瑟瑟发抖的问道。

    “可以,一个月休一次吧。”

    顾寒州倒也仁慈,她的身子自己再清楚不过,的确无法连续承受这样的刺激。

    只是这丫头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让他每每都把持不住,反复要了很多次。

    “一次一年可以吗”

    “许意暖,你是想死吗”

    顾寒州毫不客气的吼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