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帝国老公狠狠爱 > 第534章 发展到哪一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悠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依然无法保证许意暖的生命安全你的敌人越多越强大,她的性命也就岌岌可危。你能给我什么承诺,可以保护好她,甚至比季家给的保护还要好”

    “我的命。”

    顾寒州菲薄的唇瓣开启,短促的三个字,字字铿锵,落地有声,敲打在季家三兄妹的心头。

    季阳和季军是男人,感触最为深刻。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超越自己的生命,谁也不敢想象他爱的有多深。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你以为我会相信男人的话吗”

    季悠然捏紧拳头。

    “我猜你肯定受过情伤,你可以不信,只有许意暖相信我,我相信自己就可以了。”

    “你”

    季悠然听到这话,气得面色涨红。

    季阳连忙劝慰“妹妹,你情绪太激动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

    “成全他们吧,难道你以为我们还能够拆散他们吗”

    季悠然听到这话,银牙咬碎,很想反驳,但是半晌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拆散他们。

    “顾寒州,你可以和意暖在一起,但如果你害死了意暖,自己还活着,我一定会要你的命,要你整个顾家陪葬”

    季悠然恶狠狠的说道,这不是玩笑话,而是说到做到。

    “好。”

    顾寒州不假思索的回应,没有任何迟疑。

    “好了好了,意暖算是正式带男朋友回来,等会你这个阿姨可不能脸色那么难看。你在这儿敷个面膜,休息会,我们就把这小子带下去了,免得你看着生厌。”

    季军比较会说场面话,做生意的,嘴巴都很甜。

    三言两语安抚了季悠然,随后将顾寒州带走了。

    季阳季军两人,一左一右的夹着顾寒州,一边走一边问“你没欺负我家意暖吧,她今年才十九岁,还是个孩子,你这个禽兽应该没做过什么坏事吧”

    “比如”

    顾寒州明知故问。

    “你小子耍我是不是我问什么你不知道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长辈连晚辈这么私密的事情也要追问吗”

    “如果我侄女找了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两人自由发展没有任何问题。关键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谁知道你是不是衣冠禽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学过心理学,你如果撒谎,我能看出来的。“季阳恶狠狠的说道。

    “牵手了。”

    “可以忍。”

    “拥抱了。”

    “这个也可以忍。”

    “亲嘴了。”

    “你你这个禽兽”季阳情绪有些激动。

    “大哥,情理之中,能忍。”

    “也同床共枕了。”

    “靠,这个不能忍大哥,扁他”

    季军情绪失控。

    两人摩拳擦掌,就要开打的时候,顾寒州不紧不慢的说道“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仅此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和她在一起睡了一年半了,依然什么都没发生过。除了最后一步,其余的似乎都干过了。这个答案你们满意吗”

    “你小子不会有问题吧”

    两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了某处,带着探究和狐疑。

    顾寒州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倒立起来,下意识的遮了遮,道“我很正常,只是她太小了。”

    “你小子也会良心发现,知道自己老牛吃嫩草了”

    “我很老吗”顾寒州郁闷的说道。

    二十九岁事业有成,多少人艳羡自己。

    可现在却被人说成老牛

    “你这年纪真尴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这话算是戳中顾寒州的痛楚,他目前的状态的确如此。

    自从和许意暖在一起后,他的辈分里外都不是。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顾寒州有些无奈的说到,老婆娘家人太强势也不好啊。

    “没什么了,问再多也没用,我们家宝贝侄女就看上你了,我们能怎么办。你可别欺负我家意暖,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寒州摸了摸鼻子,有些哭笑不得,他已经被威胁好几次了。

    而此刻

    季景安和季修带她四处看看。

    楼上看到楼下,前厅看到后院。

    她察觉到季景安走路有些不便,便知道他肯定受罚了。

    可这一路,季景安都是笑着的,让她倍感温暖。

    他只字未提,也是怕她担心吧。

    三个人在后院晒太阳,冬天的太阳难能可贵。

    “想不到,我竟然还有妹妹。”季修有些感慨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季家还有掌上明珠。”季景安笑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许意暖。

    “谢谢二哥哥。”

    “以后家里肯定会热闹很多,因为姑姑的管辖,我爸和大伯都不喜欢回来,现在有你在帝都,估计他们都舍不得走了。今年终于要过一个团圆年了,真开心。”

    “今年我要到这儿过年吗”

    “肯定的啊,你觉得大伯和姑姑会放你走吗”季修理所应当的说道。

    许意暖听到这话,面色一僵,还是有些害怕的。

    季景安宽慰,让她不要紧张,距离农历年还有好几个月,家人在一起可以慢慢培养感情的。

    几人聊了一会儿天,季景安就被季修支走了,想必是有话要说。

    这个话题必然是关于顾微的。

    果不其然,他扭捏了一下,才有些尴尬的说道“意暖,你和微微是好朋友,一定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对不对她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也不想跟我结婚”

    “其实你也应该知道不是吗你应该了解她和厉训的过去。”

    “可是她已经忘记了啊,忘记的那么彻底,这难道不是上天的预示吗告诉她重新来过,也在给我和她一个机会吗”

    季修急急的说道。

    他一直觉得老天爷是在帮助他,可这么久过去了,他和顾微的感情依然没有任何进步。

    是朋友,是上下级,是战友。

    就独独不是情侣。

    她敬重自己,偶尔也像朋友一样聚会,但却一直很客气。

    他的礼物,偶尔会收下,也会义正言辞的拒绝,更会礼尚往来,从不拖欠什么。

    她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就因为如此,他才惶恐不安。

    自从上次姑姑催婚,顾微回到了顾家老宅,到现在都没出来,也没有任何音信。

    如果预料不错,她一定是在逃避。

    “她告诉我,心里很空。也许空到放不下别人的地步,她的确忘记了厉训,心也忘记了爱人的能力。”

    许意暖这番话,可谓是当头棒喝,一下子敲醒了季修的自欺欺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