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帝国老公狠狠爱 > 第77章 贤夫良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家先生现在演技越来越好了,我差点都被他给骗了”

    原来这个混蛋根本没醉,害他扶了那么久

    安叔哑然失笑,道“先生正在学习如何当个贤夫良父,也是煞费苦心啊”

    “贤夫我倒是相信,这良父只怕还有些日子不过他能从当年的阴影里走出来,也不容易。”

    “是啊。”

    安叔长叹了一口气,由衷的说道。

    当年,简直就像是噩梦一般,也只有先生挺过来了,二少爷却

    厉训并没有叨扰,直接离开了。

    而楼上,许意暖将他放在床上,着急忙慌的想要去准备解酒汤,没想到人刚刚转身,手腕上就缠上了一股力道。

    她的身子猛地被拉了回来,随后稳稳地落在男人的怀里。

    他的大手宛若桎梏一般,牢牢的锁在她的身上。

    她小脸贴着他的胸膛,夏日衣衫单薄,她隔着那衬衫能清楚的听到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鼻息间,全都是那浓郁的酒香。

    她有些糊涂,不明白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顾寒州”

    她试探性的叫着他的名字,听到他的回应。

    “嗯,我在。”

    声音敦厚沙哑,就像是大提琴的曲调,悠扬且性感。

    “你喝醉了吗”

    “没有,如果不是这样,厉训那家伙怎么舍得放过我。他是单身狗,陪他有什么意思,我倒宁愿和你在一起。”

    说罢,他圈紧了一分,翻了个身,将她紧紧纳入怀中。

    两人面对面,鼻息撩人。

    他俯身一个吻落下。

    许意暖心脏狠狠一颤,小手下意识的揪紧衣服,紧张的忘却呼吸。

    她和顾寒州很少接吻,他硬生生的将她宠成了孩子。

    这个吻来的猝不及防,但是她却没有反抗。

    她明明没有喝酒,但是却觉得大脑模糊,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她也形容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滋味,好像有细小的电流经过全身,让她身子发自灵魂的颤栗。

    一番结束后,他恋恋不舍的松开。

    要是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他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无比沙哑的响起“意暖,你做好和我共苦的准备了吗”

    “当然啦,这个还用问吗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废了你”

    她捏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这话谁教你的”顾寒州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白欢欢啊,她说就要这样对付男人,女人才不会吃亏”

    “她说得对,让她好好教教你。你既然做好和我共苦的准备,也要最好和我同甘的准备。我比你年长十岁,在外人眼中差距的确不小,但是在我眼里算不得什么。“

    “我大你十岁没什么不好,坎坷的路我先走,你只需要待在我身后,看一路风景就好。”

    许意暖听到这话,心脏狠狠一颤,呼吸都慢掉了街拍。

    同甘共苦,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很难。

    可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她愿意相信

    “那你可不能倒下”

    她捏紧他的大手,一字一顿的说道。

    顾寒州听到这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以前活着,是为了复仇。

    二哥的死像是大山一般压在心头,他要为二哥拿回一切。

    他这条命早就不属于自己的了

    可现在,他却想为了自己好好地活着,努力幸福的生活下去

    “好,我答应你,我永远不会倒下,我会和你白头偕老”

    “你先去洗澡,我去给你准备解酒汤,一身酒气,我都要嫌弃你了”

    她推搡着他的身体,催促他起来。

    他突然说了这么多煽情的话,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把年纪的人了,说起情话来就像是二八小伙子,一点都不害臊。

    他脸皮厚,可她不好意思了

    顾寒州知道她害羞了,忍不住嘴角勾笑,道“亲我一下,我就去洗澡,洗的干干净净的,让你晚上抱着睡。”

    “你爱洗不洗”

    她没好气的白了眼。

    “我喝得有些多了,站不稳”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多大的人了,还要哄”

    许意暖无奈,只能凑过去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她忙不迭爬下床,灰溜溜的出去了。

    她脸颊通红,火辣辣的,那火都一直烧到了耳后根。

    许是他说了感人肺腑的情话,许意暖这一晚睡得格外香甜,像是八爪鱼一般缠在顾寒州的身上。

    顾寒州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被迫数绵羊。

    假期很快结束,姜寒送她去学校,顾寒州和厉训有些事情要处理。

    车上,厉训看着他的黑眼圈,笑着说道“你都没有性生活,怎么还把自己折腾成这样莫不是那个,要节制,自己玩自己,也是很伤身的,要我开点补药给你吗”

    “闭嘴”

    顾寒州一张脸瞬间阴沉沉的。

    “好了,说点正题。”

    厉训敛了笑,脸上带着冷意,他毕竟是军医,常年都在部队里,所以身上也有铁血军人的气息。

    “对方自从四年前害了你和你哥后,就销声匿迹,现在隐隐有卷土重来的迹象。我在边境捕获过一个分队,是那组织的人。这个组织一直混迹黑道,实力广泛,东西方国度都有涉及,要小心为妙。”

    “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动手,但是提防一点总是好的。”

    “他们露出头角来也好,我二哥的仇也该报了”

    他狠狠眯眸,拳头无声无息的捏紧。

    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将jc发展成跨国集团,费尽心力,为的就是替二哥报仇

    “寒州,以前的你是铜墙铁壁,子弹都不能令你折服,但现在你有了软肋。你知道何为软肋就是这世上最烈的醋,能把最硬的骨头融化”

    厉训声色凝重,无奈的说道。

    顾寒州闻言,眉宇深深蹙起,拳头无声无息的捏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

    鲜血从指缝缓缓沁出。

    厉训是医生,对鲜血敏感。

    他低头看了一眼,心中微微叹气,现在是顾寒州该做抉择的时候了。

    是要这个软肋,还是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