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第九中文网 > 帝国老公狠狠爱 > 第1604章 你一定吃了很多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第九中文网] https://www.d9cn.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   白若年失魂落魄的回到婚礼现场,纪月已经给她打了无数次电话,发了十几天短信,一直在追问纪年去哪了。

    她回到了休息室,纪月瘫坐在地上,头纱丢在地上,头发凌乱,狼狈不已。

    她早已哭红了眼睛,抬眸看向白若年。

    “我哥哥呢”

    “临时任务,他走了。”

    白若年忍住痛意,佯装无事说道。

    “不可能”

    纪月想都没想,直接否定。

    她太了解纪年了,他那么期待这个婚礼,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离开的。

    除非除非他出事了。

    他把自己关进房间的时候,脸色很难看,面色苍白如纸,可唇瓣却像是沁了血一样,每说一句话似乎都在压抑。

    “他不会离开的,凡是重要节日,他都会陪这我过完这一天的。还没到晚上,他不该走的。你是不是知道他去哪了,你告诉我,我要去找他。”

    “找他做什么,你们不可能成为夫妻,你们只是兄妹,你不爱他,不是吗”

    “可是我爱我的哥哥没有男女之情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吗我不要什么威廉,我只要她。他想跟我过什么样的生活,我就跟他过什么样的”

    “他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只求他不要离开我。我从出生到现在,整整二十四年零一个月三天,他都在,他是我的全部。任何人都可以离开我,他不可以”

    “他不可以的,他怎么忍心丢下我不管。”

    她哭成了泪人,捶胸顿足,哭的歇斯底里。

    “你只是需要哥哥而已,而他需要太多。他不会回来了,他不想再见你了。”

    “你骗我,师母你骗我,哥哥不会离开我的。他在哪”

    “他上飞机了。”

    “我去机场找他。”

    她直接起身就要追出去,可是婚纱的裙摆太长了,结果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条婚纱是他亲自选的,戒指也是他求婚用的。

    婚礼是他精心布置,每一份请柬都是手写的,到来的宾客,都是他上门去说的。

    这么盛大的婚礼,他怎么能突然消失不见呢

    不应该,不应该的。

    她固执的再次起来,双腿都在打颤,膝盖疼的钻心。

    她执意出去,却还没走几步,就晕阙过去,无法承受这么大的打击。

    顾寒州正好上来找纪年,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

    他搀扶起纪月,狠狠蹙眉。

    “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们照顾纪月了,就说我是纪家远方亲戚,来参加婚礼的,我也要一同过去。她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放心。”

    “那纪年呢”

    “他以后不会再回帝都了,从今往后,他们不再是兄妹,恩断义绝了。”

    她狠狠心说道,决定将这个秘密,永远深埋于心,谁都不能说。

    “好,我也不多问了,岳母跟我走吧。”

    他将两人送上车,然后再去接许意暖和孩子。

    许意暖看着哭晕过去的纪月,还身穿婚纱,可脸上的妆容都已经哭花了。

    很快就到了家中,许意暖给纪月换了衣服,卸了妆,让她睡一觉。

    忙完一切出门,就看到白若年端着牛奶,冲她微笑。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妇人是纪月表亲。

    “纪伯母,你是客人,就不用忙这些了,让下面人来做就好了。”

    “我姓白。”

    “你会说话”她很震惊。

    “一直都会说,只是那个时候你误以为我不会说话,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这孩子热心肠,我没好意思打断。”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说你姓白”

    “怎么了”

    “好巧,我母亲也姓白。”

    她笑着说道,并未将两人联想到一起。

    她的认知中,一直以为她的亲生父母早就死在了傅卓的手上,从未想过她们就在身边,有一个人已经亡故。

    白若年听到这话,鼻头一酸。

    她强忍住,怕露出破绽。

    她也想过继续装哑巴,可能更好的藏匿情绪,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和她说说话,唠叨几句。

    “纪月在这儿,叨扰你们了。”

    “没事,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如果你在这儿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别觉得不好意思,就当自己家一样。”

    许意暖觉得她很亲切,也没防备什么。

    她紧接着又给白若年收拾屋子。

    “谢谢你了,孩子。”

    “没什么,都应该做的。”

    “你是个好孩子,你爸妈有福气了。”

    “伯母可能不知道,我亲生父母早就亡故了,有个姨妈对我很好,跟我母亲差不多。”

    “是吗没有爸妈疼爱的孩子,肯定很辛苦吧。你,一定吃了很多苦。”

    许意暖听到这柔柔地话语,心脏狠狠一颤,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妇人。

    为什么,听她说这话,自己忍不住想哭。

    明明都熬过来了,不值一提,她也差不多忘了以前的事情了。

    可偏偏这个人一说,她内心难受的要命。“我我可能冒昧了。”白若年意识到什么,匆匆解释。“我有两个孩子,但因为和丈夫不和,离婚后,我两个孩子接二连三的出事。如果我小女儿还活着,和你一般

    大小。”

    “原来这样啊,你肯定很爱你的女儿。以前没有当母亲,可能不懂,现在自己也在这个位置上了,所以很明白。辛苦了,你还有纪月。”

    “你怨恨过你的父母吗没有疼你爱你”“没什么好怨恨的,我很感谢他们给了我生命,让我遇到了顾寒州,现在还有三个孩子。只可惜我没见过她们,不过我知道我母亲的样子,和我阿姨一模一样,总不算

    那么不孝。”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红了,她赶紧擦了擦眼角,道“今天说太多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一下子被勾出万千思绪,她怕哭鼻子丢人,赶紧止住。

    白若年看着她离去,眼底尽是温柔。

    那是一个母亲看孩子的眼神。

    而此刻,纪月入梦

    梦里,她梦到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梦里一下子想起来,他们见过

    “老人家我哥哥呢你把我哥哥弄哪去了”她赶紧冲过去,希望从他这儿得到答案。“你,真的想知道”他沉沉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